千千小说网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15章妖器、代价与器魂污染
夜间

第15章妖器、代价与器魂污染

        

看着她的笑容,苏漾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笑容中有些许难过,他微微张嘴,下意识的说道:


        

“你看起来心事重重的,可以多考虑一下换个方法解压。


        

把事情憋在心里很不好受,我知道的,你要是愿意,我也不介意当个临时的垃圾桶。”


        

学长还真是……没有任何变化呢。


        

姜以沫心道,抬起头来,那脸上的笑容明明还是那般动人,可不知为何,苏漾却觉得她好像一下子活了过来一般。


        

“刚才的精神抗性测试,我要和你说声对不起。”


        

她鞠了一躬,无奈说道,“刚刚测试时,那人和你说了,让你以后有机会去妖器管理司获得妖器对吧?”


        

而剩下两种相对少见的,则是道器和妖器。


        

道器研制不易,且需要一些拥有道之韵律的材料作为道器的基盘,因为材料稀少且功能强大,道器往往会受到一定程度的管制。


        

苏漾点点头。


        

姜以沫却摇头说道:“在修行界,主要的武器就是一般有三种,最常见的就是灵器,以特殊材料打造而成的灵器是绝大多数修行者都能获取到的武器。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根据每个被杀死的妖族自身特性的不同,这些妖族的尸体上有时会出现以它们的身体部位为凝结核、吸纳妖族本源形成妖器的奇怪现象。


        

因为妖器的生成为概率性事件,且吸纳了妖族本源的妖器也会沾染上妖族的暴戾,这种稀少而又有着特殊功能的武器在使用过程中,往往会有反噬其主的危害。


        

而妖器……独立于正常的武器之外,在车上他们也给你粗浅介绍过妖兽的情况,而妖器的源头,就来自于妖族。”


        

她琢磨了一会,思考如何将妖器背后蕴含的残酷真相解释清楚,但最后却只能摇头道出实情:


        

她轻轻一会,剑身带起了一阵微风:“巴蛇剑,一头大妖级别的巴蛇被杀死后萃取出来的妖器,那天晚上你应该见过。”


        

她停顿了两秒,接着说道:“你应该有受到短信通知的台风预警了吧。”


        

精神抗性测试就是为了检验修行者对于妖器器魂反噬的承载能力而开发出的测试。”


        

姜以沫一挥手,一把白骨长剑缓缓浮现在她手中。


        

每逢妖气霍乱、暴雨倾盆,往往会有妖兽「山挥」活动的迹象,这种可以卷起龙卷风的妖兽对城区破坏异常严重,而分会的主力已经接受调令前往东海。


        

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我只能选择了使用重明分会保管的妖器,临时提升战斗能力,赢是赢了,但也付出了比较麻烦的代价——”


        

“嗯,那和妖兽有关?”苏漾瞬间联想到了背后的真相。


        

“嗯,那时东海大妖何罗鱼二度袭击沿岸,重明市的同僚第一时间前往沿岸进行拦截,残余妖气扰乱了天象,形成了大片的雨云。


        

他下意识的倒退了半步,惊魂未定的看着姜以沫。


        

“这就是使用妖器的代价,器魂污染。那天晚上,我没压制住,被巴蛇剑的器魂污染了魂体。


        

她伸出手放在了苏漾的掌心上,恍惚中,他看见了一条体型庞大、盘旋于山岳之间的大蛇死死的盯着自己。


        

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好像是刚刚在青铜王座上测试时面对的那些幻象一般。


        

苏漾皱皱眉:“污染了魂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有什么办法可以解除魂体的污染。”


        

“有办法,但代价比较大,不值得。”她柔柔的笑了一下,“之前在车上,长明阿姨说要帮我找一个分担者,我那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找你。”


        

被污染之后,修行者的性情或多或少会受到器魂的影响而发生一些改变,最严重的可能还会直接被器魂控制。”


        

她的手搭在身后,静静的看着苏漾道:“然后我看到了你,在我濒临崩溃的那一瞬间,巴蛇剑的器魂却停止了攻击,那时候我就知道,你比我更适合成为巴蛇剑的使用者。”


        

姜以沫缓缓将巴蛇剑收回体内,轻声说道:“妖器很危险,分担者需要和使用者定下《仓颉之契》,通过古代符文将器魂的污染共担。


        

可这本是我做出的选择,没理由让你来承担这种风险,在分会测试大厅,勉强你进行精神抗性测试,终究是我鬼迷心窍了。”


        

站在他身前的姜以沫打了个响指,刹那间,周边苍白的景色瞬间褪去,周边冷清的环境被绿意盎然的林间小路所覆盖。


        

苏漾眨了眨眼,认出了这是重明大学附近的小树林。


        

与之相比,山挥算什么?


        

巴蛇的精神污染又算什么?


        

大妖,何罗鱼。


        

出没于东海,所过之处掀起海啸,其十根触角裹挟妖力发起攻击,可裂石、催山、分海、唤起风暴。


        

说完后,她就这样离开了。


        

而苏漾却看了一眼突然跳出来的鬼谷八荒个人面板,上边任务栏在微微闪烁:


        

她朝着苏漾鞠了一躬,脸上带上了些许释然:


        

“给学长带来的不便,以沫在这里道个歉,之后进入稷下学宫后,遇上了问题还请务必告诉我,能够尽己所能帮到学长的,我一定不推辞。”


        

「任务难度:简单」


        

「任务进度:0/1」


        

「支线任务:天发杀机战云四飞,山挥趁机逼我重明。但总有人有破釜沉舟的决心,剑与玫瑰从来都不冲突,少女的倔强与你的选择也不冲突」


        

「任务内容:成为姜以沫的分担者,化解巴蛇器魂的污染」


        

完成这个任务对他而言,简单而又不会带来什么危害。


        

但是对于姜以沫,那就未必是如此了。


        

“破釜沉舟的决心~吗?”


        

苏漾看了一眼这个任务的难度,如果这个面板和前世他玩的那款山海题材的游戏别无二致,那简单的难度就真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他转身走出了树林,他还有很长的时间,用自己的眼睛好好的去看看修行者的世界,至于任务,再说吧。


        

回到寝室,苏漾懒洋洋的躺在床上,这短短的时间,他感觉就好像过去了很久很久一般。


        

他摇了摇头,或许姜以沫说的对,无论如何,自己都没有站得住脚的立场去帮她。


        

成为分担者与她分担巴蛇器魂的污染?他对于修行者的世界甚至都不了解,而他和姜以沫的关系也到不了无条件为她承担风险的地步。


        

穿越本就荒唐,一下子被拉入怪力乱神的世界,让他多少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这个修行界和他想的多少有些不一样。


        

至少修行者们不是人手一件道袍或是袈裟,若不是他们手头上还能看见各种稀奇古怪的武器,以及那沿途中捡到的与妖兽战斗的风采,他甚至可能认不出那些人就行修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