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17章咖啡屋内的偶遇
夜间

第17章咖啡屋内的偶遇

        

苏漾表情有些尴尬。


        

之前自己都是一个人来咖啡屋码字,也没遇上什么熟人,难不成他要告诉学妹,自己在更新一本扑街小说。


        

要是学妹问自己小说的名字,他是说好还是不说好?


        

毕竟对于他这种扑街作者而言,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小说总会有一种羞耻感,要是熟人还在自己面前聊起小说里的内容,那就更是大型社死现场了。


        

“我……”


        

“您好,您的柠檬红茶和西瓜泡泡糖。”店员端着餐盘,将一壶柠檬红茶和两杯西瓜泡泡糖放在了两人面前。


        

待到她离开,苏漾突然释然了:“没什么,我还没有努力到休息时间都在做大创项目的地步,平时带着电脑来这里主要是为了兴趣爱好。”


        

他倔强的抬着头,盯得姜以沫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才讷讷说道:


        

“别告诉别人,拜托了学妹。”


        

此时的他,落魄的好像一条狗。


        

姜以沫想起了什么,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我想起来了,好像是叫《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对吧!” 记住网址m.qqwmx.com


        

“啊啊啊啊~不要说出这么羞耻的名字啊!”去你m的释然,从姜以沫的口中听到自己的书名,前所未有的羞耻感惹得他脸上染上红霞,燥热的厉害。


        

他拿起桌上的西瓜泡泡糖,连吸管都没有用,直接“吨吨吨”的将一整杯气泡水给喝了下去,轻微的刺痛和冰水划过喉咙的刺激,让他疼的捂着头半天没缓过来。


        

「任务内容:击杀3名偷猎甘木不死树的盗猎者」


        

「任务难度:困难」


        

「任务进度:0/3」


        

“我……”姜以沫刚想说些什么,但瞳孔微缩,腾地站起来,“学长,我先离开一下。”


        

苏漾脸色一僵,在姜以沫冲出店外的那一刻,面板上突然弹出了一个任务:


        

「支线任务:寂寥虚境里,何处觅长生。然而长生难得,欲壑难填,总有人会铤而走险,另寻妖途」


        

然而心动过去,苏漾又开始担忧起姜以沫的情况了。


        

这家伙到现在还没有摆脱器魂污染的影响,恐怕自身精神状态会不太好。


        

不过问题应该不大,毕竟如果盗猎者真的有这么强,那没理由他们只能躲在暗处做一些见不得人、偷鸡摸狗的勾当。


        

苏漾眼神晦暗了些许,这个甘木不死树他虽然没听说过,但看任务介绍,应该是某种能够延长他人寿命的天材地宝。


        

话说这个人面板是加拿大缝纫机吗?这任务出的真是又细又快,就差直接告诉他快去救姜以沫了。


        

不过话说回来,也许能够让人长生的天材地宝,别说是有人盗猎了,就算苏漾自己也有些心动啊。


        

“嘘~别乱动,我可不想被妖管总署的那帮老同学给缠上。”


        

一层光膜挡住了苏漾的手,他脸上立刻换上了不好意思的微笑:“你是之前在车上遇到的那个张三?”


        

店铺的门口,一名穿着苍青色西装的青年笑眯眯的看着苏漾,脸上满是“看你表演”的表情,知道自己装的太不像了,他干脆也不装了:


        

没有任何掌握了更强力量的群体愿意蛰伏在暗处,他们只会跳出来为自己争取权益。


        

“嗯哼?这不是车上的那个小鬼吗?”


        

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苏漾的身体僵住了,下意识的摸向了桌上的手机。


        

“要不叫我风哥?哈哈哈,表情放松一些,别那么紧张,我要是想害你,你躲都躲不开的。”


        

苏漾微微苦笑:“所以你到底想要干嘛?如果可以我可真不希望在这里见到你。”


        

“瞧你这话说的,我也没伤害过你,虽然我名声差了些,但好歹还送了你个好东西,你这样的眼神看的我好痛心。”


        

“好吧,我该怎么称呼你?张三?或者是谭雪风?”


        

知晓自己挣扎无用的他脸上的表情逐渐恢复了平静,他打量了一下咖啡屋内的其他人。


        

看书的看书,玩游戏的玩游戏,在吧台打盹的女服务员似乎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连带着两人隔着一段距离对话,都没有吸引来他人的目光。


        

“你来找我到底是想干什么?”苏漾再次看了一下周边的人,发现他们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谭雪风身上的异常,都在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就好像……谭雪风这人在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一般。


        

《太平神隐法》


        

他脸上露出了夸张的表情,甚至还用手放在胸前,作出一副疼的快不能呼吸的模样。


        

“虽然你确实没有伤害过我……”苏漾有些捉摸不透这个人,但是想起了妖管总署的项明哲告诉给他的话,小声的说道,“但我总感觉,和你多接触,一定会惹上很多麻烦。”


        

“那你姑且就当是吧。”谭雪风往前踏出一步,在脚步落地的时候,他已经跨越了十来米的长廊,来到了自己身前的椅子上做了下来。


        

他指了指咖啡屋的橱窗外:“今天我接到天行会的同伴发来的消息,说有一伙盗猎了甘木不死树的贼人潜入到了重明市来,刚好今天闲的无事,就稍微调查了一下。”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许严肃:“盗猎的三人经历过穷奇妖血的改造,必然生性凶残。


        

有些人啊,实力虽然弱小,但是给一座城市带来的破坏,甚至还在那些顶尖强者之上,我有些不放心,所以我就主动过来帮你们这些家伙了。”


        

他脑海中瞬间响起了在鬼火列车上,一行人偶然提起的这秘法。


        

这种常人丝毫没有发现谭雪风的动作的异常,看上去有一种世界错位之感。


        

“我并不是来找你的。”出乎预料的,谭雪风否认了自己的行为。


        

“你这话说的,怎么感觉你才更像是警察?”苏漾摇头,总感觉这位谭雪风儒雅的一点都不像个犯人,反而更像是那上流宴会中的富家公子哥。


        

“我曾经是的。”他脸上带着些许追忆,最后只能化作一声长叹,“可惜了,身不由己,且无法回头了。”


        

他拍了拍苏漾的肩膀,和他解释道:“《山海经·大荒南经》‘有不死之国,阿姓,甘木是食’。


        

《山海经·大荒南经》中则记载‘甘木即不死树,食之不老’,在隐秘的角落,这东西是无数富人争相抢夺的至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