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18章再遇谭雪风
夜间

第18章再遇谭雪风

        

“长生不死,是我我也心动啊。”


        

苏漾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对上了谭雪风似笑非笑的表情,表情有些郝然。


        

谭雪风哼了一声,语气有些嘲讽:“甘木不死树确实拥有一些神奇的效果,也确实能在某种程度上延寿,但你可曾听说过,凡人的世界中存在不老不死的富豪?”


        

苏漾自然知晓前世是没有的,但是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他也没有了解过啊。


        

谭雪风似乎因为苏漾沉默的行为而误解了什么,摊摊手说道:


        

“所以啊,既然那些几乎富可敌国的富豪们还不是该死就死,那你凭什么觉得甘木不死树就真有让人长生不老的力量呢?”


        

“甘木不死树乃木属灵果,如果是筑基期到具灵期的修行者服用,能够提高几年寿命,甚至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木灵根资质。


        

可是,这东西对于筑基期以下,尤其是那些连修行门槛都无法踏入凡骨,堪称是剧毒。”


        

“我对这些也不大了解,你有话不能直说吗?”眼见这个谭雪风确实没有对自己做什么,苏漾也稍稍放松了一些。


        

谭雪风多看了他两眼,表情有些许惆怅,淡淡说道:


        

1973年,考古专家曾经在百越省黑水河流域河床附近挖掘出了沙棠树妖的残骸。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只不过考古学家们没能认出这东西来,当成了某种古老物种的化石悄悄带回家中收藏。


        

“那些吃下甘木不死树的不死国的人又是什么情况?”


        

“古文记载的不死国在‘流沙之东、黑水之间’,大致应该是上古时代黑水河流域的某个小部族。


        

“话别说到一半啊,接着说接着说!”


        

“好好好。”


        

不过他没想到自己邻居竟然是为有道全真的修士,认出了这是未腐化的沙棠树妖的残骸,考虑到妖族残骸中的妖气会扭曲凡人性质,这东西后面该残骸被妖管总署回收……”


        

他停顿了一下,没有接着说下去,而听的正欢的苏漾不怕死的拍了一下谭雪风:


        

里边有大量半植物半骨骼的化石,经过检验,基本可以验证这片区域过去曾经存在一群流淌着树妖血液的小部族。


        

他们应该是那名万年沙棠树妖的后裔,对于这种半人半植物的族群来说,不死树那充沛的木属性能量和生机,绝对是他们成长的良药,毕竟他们本来就具有部分植物的特性。”


        

谭雪风表情有些无奈,顺着他的意思接着说下去:


        

“那沙棠树妖残骸至少有着万年修为,绝非等闲妖族,堪舆司的同事去那附近考察挖掘之后,在黑水河河床下发现了一处被掩埋的遗迹。


        

“好嘛,我知道了。”听到了谭雪风说的话,苏漾感觉心中的小欢喜有些破灭了。


        

毕竟修行嘛,千般法术,万般大道,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可不就是求得长生、有道全真?


        

谭雪风深处手指点了一下苏漾的额头:“所以啊,不要多想,你是人,不是半妖。


        

以你的实力,甘木不死树的力量没有经过炼化,你根本吸收不了。”


        

“这孩子体内灵力充沛,但是灵光暗淡,意念混乱,是典型的器魂污染的症状。


        

实力在年轻一辈里,是相当不错的那一批,不过受创之下,又怎能挡得住三名利欲熏心的修士呢?咬牙坚持没有用,落败只是迟早的。”


        

“你与其关心这些,还不如关心一下你的小女朋友,她貌似有些坚持不住了。”


        

“啊?”苏漾微愣。


        

话音刚落,他脸上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好聪明的小姑娘,知道器魂污染对自己影响极大,竟然直接将那污秽的魂力逼迫到眼上。


        

这样一来,与她双眼对视的人都会间接受到器魂污染的打击,既能短暂缓解她的精神压力,又能够干涉那三个小贼的战斗,好了,那帮盗猎者已经减员了,不过……也到此维持了。”


        

苏漾尝试性的说了一句:“要不你帮帮她?”


        

“我不要。”谭雪风毫不犹豫的开口拒绝,“这小丫头明显是西霞子那老娘们的弟子,我没拍手称快希望她早死已经是极限了。”


        

苏漾定睛一看,这不是姜以沫还能是谁。


        

“死吧!”一陈阴冷的声音响起,一道溢散的黑雾涌入了店内,姜以沫痛苦的蜷缩在地上爬不起来,但是手指上依旧有一道灵光闪烁,化作大风将黑雾吹出店外。


        

一声爆炸声响起,咖啡屋的玻璃墙瞬间破碎,一个身形身体扭成了被煮熟的大虾的形状,痛苦的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店内的消费者们似乎终于反映了过来,发出仓惶的叫声到处躲藏了起来。


        

“你急也没用。”


        

谭雪风呵斥了一句,脸上表情冷了下来:


        

苏漾有些焦急的想站起来,却被谭雪风强硬的按在凳子上:“别乱动,在这里的只是我的一具幻影,那家伙要对你出手,我保不住你。”


        

“可是她……”


        

苏漾闻言,不再挣扎,只是愣愣地坐在沙发上,望着姜以沫半跪在地上,咬着牙虚空画符,引来大风隔绝那不断冲击餐厅的黑雾。


        

“你能被妖管总署通缉,不应该很厉害吗?”他喃喃道。


        

“你没有任何力量,你就谁也救不下来,你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死,小鬼,修行界是很残酷的。


        

如果我没有刚好将幻影投放到附近,没有《太平神隐法》的气息遮掩,别说是那小丫头,你也要跟着一起死。”


        

“某种程度确实厉害,可现在在这里的我只是一道幻影,且恒定在幻影上的术法也只有《太平神隐法》。


        

你总不能指望我一边保证自身的隐秘性,另一边又能发挥出强大的力量吧?也许有人能做得到,但必然不是我。”


        

他多看了始终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但手上的术法却从未间断过的姜以沫,摇头叹息:


        

“器魂反噬已经很严重了,这家伙一边压制器魂的污染,一边维持着术法,看样子是不希望店里的普通人受到伤害,真是个倔强的小姑娘啊,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