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19章手术很成功,你已经是个女孩子啦
夜间

第19章手术很成功,你已经是个女孩子啦

        

苏漾看了一眼微微闪烁着的个人面板,没有理会,而是冷静的询问谭雪风:“你知道《仓颉之契》怎么生效吗?”


        

谭雪风微微皱眉:“你有做过精神抗性测试?精神抗压测试不合格,使用《仓颉之契》是非常危险的。


        

毕竟器魂这种东西,可不会管你身份地位差距,扛不住污染,那就必然受创,甚至被污染的时间太久,没有及时清理掉灵魂余垢,还会使得自身理智朝着妖兽偏斜。”


        

“我向来成绩很好的。”苏漾再次强调,望着那眼神已经变得有些迷茫的姜以沫,突然有些不是滋味,“你说人与人之间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呢?”


        

“你知道我为了这次的交易花了多少代价吗?只要能够将甘木不死树卖出去,只要一颗,只要一颗,我到金丹期的资源都够用了你知道吗?”


        

“你这是在犯罪。”姜以沫艰难的抬起头,“法不容情,我不管你是什么理由,你的行为都是在毁掉我们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秩序。”


        

“妖管总署的狗。”


        

在一声怒斥中,那呼啸的大风被黑雾击溃,一个瘦小的青年佝偻着身体走了进来,望着倒地的姜以沫,眼中满是嫉恨:


        

“秩序?去你m的秩序,我只需要钱,我只需要资源!我们穷人生来就是等死的命,你们妖管总署吃的满嘴流油就算了,凭什么断掉我的修行路。


        

我就问你凭什么?凭什么毁掉我拼了命才带回来的不死树。”


        

“咔~”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一声脆响,谭雪风身前的玻璃桌上出现细密的裂痕。


        

哦,我忘记了,你是个背道者,没有任何一家合法修行机构会收留你。”


        

她笑了,语气中带着些许的嘲讽:“你只是一个慕强却又不愿扎根、卑微却又放任自由、想要收获又不愿受到束缚,一个……自以为是的走歪门邪道的罪犯。”


        

姜以沫淡淡的声音让青年脸色变得更凶恶,而姜以沫静静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一个身体健全的人,不存在生下来就是等死的命一说。盗猎者更是不值得任何的同情,你有手有脚,大可以在妖管总署分属的各大机构中任职。


        

“那就加入斩妖司,去剿灭那些霍乱妖族。


        

或者加入异常刑法司,去审判霍乱妖族的案件,然后连自己到底在做什么都不敢告诉家人,生怕被发疯的妖族报复。


        

“你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鹰犬。”


        

他身体止不住的颤抖,那咬牙切齿的声音:“你们只会这样,你们永远都这样。让我去那些机构,领着几十年都未必能够买得到晋升金丹期材料的死工资,打发叫花子吗?”


        

如果你有丰富的教学经验,灵教司麾下稷下学宫欢迎你的加入。


        

再不济,负责与危害较小的妖族族群保持联络的妖联司总归后安全了吧。”


        

妖器管理司和锻器司欢迎任何立志于封印妖器、锻造灵器的同僚。


        

如果你喜欢和普通人打交道,负责在其他部门清扫妖族时保护周边普通人的平宁司也是一个好去处。


        

“我已经没有兴趣和一条鹰犬多说些什么了。”他冷哼了一声,一道扭曲的黑雾在他身后张牙舞爪。


        

姜以沫头微微垂下,巴蛇剑丝毫没有放下的意思,但苏漾却发现,她身上那闪烁的灵气不知何时就已经消散了。


        

姜以沫手中的巴蛇剑指着他:“有很多条道路,都可以通往一条理想生活,虽然会有些危险,但更多的人甘之若饴。


        

可你们这些盗猎者,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不断破坏我们好不容易才稳定的秩序。我不管你过往充满了多少悔恨和不甘,无论是为了治安还是他人的安全,我都要捉你归案。”


        

但苏漾比他的速度更快,早在听到了谭雪风的声音时,他就踉跄的跳过沙发,奔向了姜以沫。


        

“啊啊啊啊啊~”


        

“握住她的手并得到她同意即可……”桌上玫瑰红茶壶瞬间裂开,一道滚烫的茶水突然有规则的溅射在他手背上,化作十几个细小的文字,“机会放在你手中了,要不要帮她,交给你选择了。”


        

“死吧……”那青年嘶吼着,黑雾化作几十条黑蛇,爆射而出。


        

下一刻,他和姜以沫的视线对撞,少女那迷茫的眼眸中就像是突然有一团火瞬间蒸腾,那漆黑的眼眸变成了红宝石般的颜色。


        

一枚枚黑符突然浮现,贯穿了两人。


        

感受着身后蔓延过来的危险,他仓惶的靠近了姜以沫,直接握住了她的手。


        

有些凉,还有些软。


        

那黑潮停顿了一下,似乎被一剑砍的有点懵。


        

“唰~唰~唰~唰~唰~”


        

“仓颉之契成立。”


        

刹那间,苏漾听见了风铃摇曳的声音,那冲过来的黑蛇潮直接被一道银光从头到尾砍成两截,狂乱的冲击瞬间将咖啡屋的木质地板给掀飞。


        

那呼啸的风声,让苏漾毫不怀疑就算是有人朝着她连续开枪,她都能轻而易举的将其砍成两半,且毫发无伤。


        

大人,时代没变。


        

五道交错的澎湃剑气瞬间将黑雾蒸发,凄风直接在青年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她单手抱住了被震倒的苏漾,那颓靡的表情已经一扫而空,看着被她勾住的苏漾,她笑的露出了一颗小虎牙:


        

“要继续吗?”


        

恍惚间,他似乎听到了姜以沫略有些焦急的声音,但那昏昏沉沉的感觉实在是太沉重了。


        

他甚至都无法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迷迷糊糊的失去了意识。


        

但是下一刻,头脑里就好像被人塞进了异物一般,又像是被人用棍子打了脑袋一般,又晕又恶心的感觉让他眼冒金星,他微微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但下一刻,他就昏过去了。


        

“he~”他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眼神涣散的从床上支棱起来,望着那纯白的房间和其中弥漫着的消毒水的味道。


        

他歪了歪头,记忆似乎还停留在了姜以沫咧着嘴露出可爱小虎牙的画面上。


        

额,怎么感觉好像被什么滑腻腻的东西缠上了,多多少少有些恶心。


        

……


        

“你醒啦,手术很成功,你已经是个女孩子啦。”


        

视线里突然探出了姜以沫的头,吓了苏漾一跳,直接伸手推开了她的脸。


        

(╬ ̄皿 ̄)ノ(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