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26章弦月境,旋龟
夜间

第26章弦月境,旋龟

        

当晚和舍友蹲在寝室小桌子内,冰镇啤酒+烧烤+碳烤生蚝套餐后,苏漾做了个好梦。


        

梦里自己靠在一颗大树上,怀中抱着一把剑眺望远方,挥洒出的剑气化作细雨,在地上荡起一阵阵粉碎性的冲击。


        

还没等他喊上一句“剑来”,他就悠悠转醒。


        

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他懒洋洋的爬下了床,喊了一声“谁啊”,然后就听到了门口传来了姜以沫的声音。


        

宿舍内隐约传来了一阵躁动,对床上电脑传来的“Enemy Penta Kill”的声音瞬间小了下去。


        

只有某个到现在还睡的迷迷糊糊的憨批还在打着呼噜,声音此起彼伏。


        

苏漾放慢了脚步,直到听到宿舍内没动静,在过去把门打开,一脸无奈的看着姜以沫:“我还以为你昨天是在开玩笑。”


        

床下的青年大学习的声音一下子没了。


        

光着膀子吃早餐的舍友将韭菜盒子推到苏漾桌上,然后溜上床,将床帘拉了下来。


        

“哇,学长你这么勇的吗?”


        

“开玩笑,我超……呸,这关勇不勇什么事吗?” 记住网址m.qqwmx.com


        

姜以沫眨巴眨巴眼,笑嘻嘻的说道:“我可是说到做到的,况且学长你确定不需要我的帮助吗?”


        

苏漾打了个哈欠,拖着一个半人高的行李箱:“倒不是,我只是觉得我把东西搬到楼下后直接去找你就好了。”


        

然后在宿舍群里发了一句:“孩儿们,你爹奔赴星辰大海了。”


        

看着群里密密麻麻的“滚”字,他头也不回的踏出了寝室。


        

姜以沫一阵叹息,伸出手想要去帮苏漾拉箱子,但却被他一指头点住脑袋,推了一下后说道:“行了,我拖着吧。”


        

他回过头对寝室里喊道:“我先走了,有事QQ。”


        

姜以沫点点头,但又摇摇头:


        

“差不多,但也不全是,修行界这些年越来越不容易隐藏了,妖管总署那边已经在和高层对接,估计未来一到两年内,会向民众逐步开放修行界的信息。


        

在一旁看着苏漾动作的姜以沫笑着的一句话不说,两人走出了宿舍楼。


        

他看着姜以沫:“所以接下来往那里走,直接去生物工程学院吗?”


        

“是这个意思,以真相来掩盖真相,就能塑造出最真实的谎言。生物工程学院的培优班是真的,有院士挂名也是真的,班内主要研究前沿的生物科学技术也是真的。


        

只不过嘛,培优班培养的‘天才’是修士预备役,挂名的院士是灵教司神通院院士,前沿生物科学技术研究的是当下最火热的海洋灵兽学。”


        

不过嘛,网上这么多聪明人,多少有人猜出了一些事情了,也算是给上头未来公布我们的存在扫清了一些障碍了。”


        

苏漾略一思索就明白了:“看你的说法……稷下学宫可能其实有人知道它的存在,只是不知道它背后所隐藏的真相对吗?”


        

“走吧,我带你去你的宿舍。”姜以沫拉着他的衣袖走在前面。


        

“这里哪里来的宿……”话音刚落,苏漾瞳孔微缩,不知何时,自己身前的风景已经发生了变化,一栋栋简约中式别墅林立在一个弦月形小湖旁。


        

苏漾砸吧砸吧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从哪里吐槽好。


        

两人慢悠悠的在校园内走着,没有遇上出来挑衅的富家子弟,更没有想要调戏小学妹的臭流氓,很快两人就来到了生物工程学院附近。


        

“弦月境,由稷下学宫分属重明大学管理的小型洞天,我们的宿舍在弦月湖旁的汲水分栋,走吧,我带你过去。”


        

苏漾皱了皱眉:“我们?”


        

一股水汽扑面而来。


        

“卧……不得不说稷下学宫有点东西。”苏漾强忍着爆粗口的冲动,深吸了口气,心中突然有些迫不及待了。


        

走到别墅的路上,姜以沫开始和他说起弦月境的一些典故:


        

“传闻在上古时期,弦月境是天之四灵「玄武」的栖息地,岁月悠悠,天之四灵已不知所踪,而「玄武」残留的浓郁水灵力下沉,与弦月湖融为一体。


        

“你宿舍在我宿舍旁边,这是分担者福利的一部分。”姜以沫眉眼弯弯,藏下了大多笑意,“你不会以为,谁都可以掌握妖器,谁都可以成为分担者吧!”


        

姜以沫对于妖器的事情闭口不谈,苏漾也没有多问,和姜以沫并肩,拉着行李箱走在人行道外侧。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到时候了。”


        

姜以沫拉了拉苏漾的衣袖,示意他停下来,他略有不解的看向她,还没来得及问,就听见一声悠悠长鸣。


        

风生水起,这浓郁的水灵力形成了一个闭环,使得弦月湖成为了天然的吸纳重明市周遭水属灵气的阵眼,也引得周边大量水生妖族入驻。


        

先人在寻到此处后,与诸多水生妖兽做过一场,后多方妥协之下,我们也能定期从弦月境内获得相关资源,可以说,这里是全国产出水灵气和水灵珠最多的场所。


        

“弦月境的守护者,大妖级旋龟,人称弦月王,与寻常的旋龟不同,弦月王出现的时间几乎和弦月境同期,弦月湖内大多旋龟都是它的后代。


        

重大和弦月王在310年前签下「仓颉之契」,双方共享弦月秘境,弦月湖的产出由70年以下的水生妖族和重大学子修士共同争夺。


        

伴随着宛若飞流直下的瀑布冲刷声,那辽阔的弦月湖上突然出现了一块小岛,那湖水顺着小岛边缘倾泻而下,如同瀑布一般,带起大量的水汽。


        

那恐怖的风压裹挟着水汽扑面而来,一个巨大的有着鸟喙的头颅从水中缓缓抬起,它仰着头朝天长鸣,那叫声像剖开的木头的声音,带着沉重的摩擦声。


        

三年为一期,赢者多享两成弦月湖产出的的水灵气和水灵珠。”


        

“好大。”苏漾望着那山丘一样的旋龟「弦月王」愣愣的说道。


        

在他的感官之中,弦月湖上方就像是突然出现了一片汪洋大海,那浩瀚到他难以想象的水属灵力超越了他迄今为止见过的任何一个修士。


        

不过那巨大旋龟给他的感觉更多的像是宏伟,而不是恐怖,至少比起某奥运会期间,那不接地气接地府的克苏鲁式开幕式演出要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