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27章天门剑、云水遁和焚城咒
夜间

第27章天门剑、云水遁和焚城咒

        

也许是弦月王有意控制的缘故,那一身浓郁的妖气所带来的压迫感甚至还不如他在列车上见到过的妖蛇肥遗。


        

毕竟妖蛇肥遗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妖”的存在,那肆意绽放的杀机就如同垂天的黑云,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而弦月王身上,感受到的确实温润如水,而几乎没有那可怖的杀机。


        

在一声声悠悠长鸣中,一种长着鱼身,却有鸟翅膀的异兽在湖中绕着弦月王盘旋,发出像鸳鸯一样的鸟叫。


        

那湖面上有越来越多的水生异兽上浮,像是在奏乐一般,那浓郁的水灵气不断向外扩散,化作浓雾冲刷着周边的每一处地方。


        

“还挺震撼的对吧……”


        

苏漾摇头苦笑:“长见识了,大妖都这么大的吗?”


        

“倒也不是,也有人类大小的,只不过类似旋龟这种本就会随着时间而增长体型的妖族,只要给他们足够多的灵气,它们最后的体型确实多多少少有些吓人。”


        

「弦月湖旁,汲水别墅,千年旋龟同水属异兽共舞。你伫立湖边,沉浸其中,浓郁水灵气冲刷着你的身体,浓雾席卷恰似踏雾前行」


        

「属性变化:水灵根+4」


        

耳旁突然响起了声音,苏漾愣愣的望着那逐渐沉入湖底的旋龟,久久难言。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用你的凭证进行扫描吧,做完初次认证之后,在你还在重大就读期间,这栋楼就属于你的了。”


        

玉觿闪烁微弱光芒,很快大门就打开了,姜以沫随同他进入这宽敞的别墅,稍稍把东西整理好后,苏漾就被她带着横穿了弦月湖,来到了对岸的一栋略显古老的中式建筑前。


        

“走吧,先过去领相关的教辅书,我带你去见几名老师。”


        

苏漾点头,那扑面而来的水灵气从他身上冲刷而过时,一股水灵气就这样沉淀到了他身体内,他隐约能够感受到,如果自己愿意,完全可以调用着一股性质相对特殊的灵气。


        

“吸收水灵气还是很舒服的对吧~”姜以沫笑着说道,“水灵气好处有很多,现在你还没有学习相关术法,我们重大最不缺的就是水属性的术法了。”


        

两人聊着聊着就来到了位于中央的一处别墅前,姜以沫指了指被锁死的大门说:


        

她示意了一下苏漾,推开门两人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比较古朴的办公室,办公室三面墙都装上了木质书架,书架上填满了书籍,以为戴着眼镜、头发花白但是脸上毫无皱纹的“老人”缓缓抬起头。


        

“来了啊小沫,这孩子就是这次临时加入的新生吗?”


        

在一处窗台前领了十几本教辅书的苏漾将这些碍事的书籍放到了姜以沫的纳物玉佩后,就沿着楼梯走到了三层。


        

姜以沫在一扇门前轻轻敲了两下。


        

“请进。”


        

“那就这三本吧……”白前辈淡淡的说,也没有多解释写什么,只是手指轻轻叩打在桌子上。


        

只见这个并不算大的房间像是波浪一般荡漾了起来,视线望过去的每一处就像是层叠的积木被不断的铺开来,那不过六十多平米的房间像是被拉伸一般,越扩越大。


        

当一切都归于宁静时,出现在苏漾面前的,是宛若一排又一排宛若阶梯一般不断堆叠向上的螺旋书架。


        

“白前辈,这是我的分担者,苏漾。


        

学长,这是重大道藏馆馆长,白前辈。


        

白前辈,我这次来是想为师兄提前支取三本典籍,在学长这边补完相关课程前,我会根据他的学习进度跟进他学习术法的进度,不知您这边有什么可以推荐的比较适合的术法典籍?”


        

你入了斩妖司,相关规定我就不对说了,若让我发现你们私自泄密……呵呵,你会知道后果的。”


        

“不会让您有出手的机会的。”姜以沫笑嘻嘻的将三分卷轴收了起来,暗叹白前辈的大方,正准备将学长拉走,然后就看见了苏漾一脸艳羡的看着白前辈。


        

似乎是被看的久了,有些不大适应,白前辈微微撇过头,略带不满的说道:“拿到了典籍还不快离开,还留在这里作甚?”


        

姜以沫笑着说道:“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白前辈的日月乾坤咒越发精深了。”


        

白前辈没有回话,只是伸出了手,将缓缓从空中飘落的三份卷轴接过,走过去放在了姜以沫手中:


        

“天门剑派的天门剑,云水仙宗的云水遁,赤焰谷的焚城咒,就这三本,好生保管好。


        

姜以沫倒是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只是拉着苏漾往回走,边走还边说道:


        

“日月乾坤咒是道门少见的有着层层学习限制的道术,别说是你,就算是我现在,想要学习也需要向斩妖司那边申请。”


        

苏漾听了倒是没有什么太多的相反,毕竟这种一看就涉及到了空间变换的道术,学习条件必然很苛刻。


        

苏漾犹豫了一下,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欢喜,有些激动的说道:“白、前辈,那个日月乾坤咒有没有什么学习的条件?”


        

“对你们而言还太早了。”白前辈一指点出,那扩张的空间瞬间坍缩,等到苏漾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门外,而那扇大门也已经合上。


        

他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被拒绝了。


        

姜以沫摇了摇头,耐心的解释道:“不是白前辈不愿意教你,而是日月乾坤咒的修行具有一定危险性……好吧,我说的可能有些太好听了。


        

简而言之,过往不是没有新手去学习过日月乾坤咒,想要掌握那指尖天地的奥秘,然而迄今为止还没有出现过金丹期以下修成这门功法的人。


        

“主要是感觉那一门道术确实很对胃口……”苏漾小声的说道。


        

毕竟地球网络小说从远古文开始就奉行着“空间为王,时间为尊”的说法,包括各式各样的动漫、影视剧中,涉及到空间的诸多力量体系往往会更加高人一等。


        

对于日月乾坤咒这种看上去就很帅的道术,有着较高的学习条件也是很正常的。


        

不听人劝硬要修行这门功法的家伙,最后的结局往往都是那样……”


        

姜以沫从路上捡起一根枯枝,左右手分别捏住一端缓缓转动,伴随着一阵撕裂声,枯枝被拧成两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