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33章一段记忆:少年游(进入三更模式2/3)
夜间

第33章一段记忆:少年游(进入三更模式2/3)

        

苏漾望着自己发烫的手指,他觉得自己这种制符的方式多少有些离谱,十指并用同时画符,虽然对效率的提高并不至于比单手指提升十倍,但是高出个4-6倍还是能够做到的。


        

“如果是墨水画符,就算双手齐用,也不过是两只笔,比起‘十指’而言,差的有些远了,多指共用的情况下,画符速度远超画笔。


        

严格意义上来讲,如果计算速度足够优秀,合理安排好手指画符的次序,画笔那点小小的优势在虽然效果有所减弱、但是数量倍增的灵力制成的符纸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而水墨画符想要达到集成符阵的要求实在是太过麻烦了,这就使得在符文学的高端领域,水墨画符的意义并不大,更何况这些年我们还学习了其他的国家的法门。”


        

其他国家的法门?


        

听到这话苏漾耳朵微动,他现在连这个酷似前世国度的寰宇联邦的很多细节都没搞清楚,更别说是寰宇联邦之外的其他国家了。


        

姜以沫笑笑点头,然后顺着苏漾的话补充道:


        

“是这个道理,当然,这其中还有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随着符文数量的增多,各符文之间能够通过多种手段达成联动。


        

这二十年我们开发出了集成符阵,就如同集成电路一般,如果你专精符文,后期学习集成符阵的时候,可以通过集成符文降低灵力消耗、增加运算速度甚至是协同多符咒力量,如同翘板一般,撬动更大的力量。


        

姜以沫轻轻操控着三种相互勾连的符文,手指稍稍一用力,将这三种符文构成的符咒硬生生“按”到了红宝石里。


        

那红宝石上的光芒似乎变得更璀璨了一些,小小的符文在红宝石之中缓缓打转,散落点点星屑。 记住网址m.qqwmx.com


        

姜以沫抬起头看着他道:“这是莺歌王国和阿斯拉夫联邦比较流行的一种法门,他们一般将其称之为‘宝石魔术’,通过特殊处理过的宝石,能够直接将他们那特有的卢恩符文刻入其中。


        

然后他就看到姜以沫掏出了一个鹌鹑蛋大小的椭圆形红宝石,将它放在了苏漾手中:“给你看一点有意思的东西。”


        

姜以沫的手指在苏漾掌心打转,虚空之中,灵力分别勾勒出“火”、“分解”、“水”三种符文样式,三个符文在她小心操控之下,相互嵌合在一起。


        

三种符文之间相互排斥,靠的如此近的苏漾隐约感觉到三个符文之间出现了某些坍缩的现象,一股危机感让他微微后退了一步。


        

接下来的时间里,姜以沫没有再多做回应,摆着一副严师的脸,将相关教辅书上的知识体系和苏漾详细的说了一遍。


        

比如说《炼气路径规划》中,对于修行者如何通过合理规划炼气路径来打基础、提升晋升速度和发挥出更多的破坏力的。


        

比如说《海洋灵兽科学》中记载的界门纲目科属种中各种妖兽、灵兽、瑞兽的图片及介绍。


        

十几年前我们的阿斯拉夫联邦关系比较友好的时候,他们曾经教了我们宝石魔术的一些关键技术,比起传统的符纸,以宝石为载体释放出的符咒威力更强,不过这东西有个缺点……”


        

苏漾笑了,眨了眨眼后说道:“得加钱。”


        

然后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今天的课程暂时就先到这里,和我想的一样,学长真的很有天赋,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姜以沫将教辅书本合上,身体往后一倒,懒洋洋的躺在地板上,胸口微微起伏,有些迷糊的说道:


        

“我先眯一会,学长你等会记得叫一下我。”


        

甚至还有纯靠记忆的《寰宇修行界近代史纲要》中发生的诸多可歌、可泣可悲可叹的故事,以及《灵器制造浅析》中记载的诸多灵器制作过程中的准则和避讳。


        

……


        

日轮缓缓沉入地平线,那漫天的红霞倒映在弦月境的湖面上,染红了这片天地,被霞光印照在脸上的姜以沫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姣好的身子微微舒展开来:


        

那在获得了个人面板的加成了之后,他的感觉一下就变成了用吸管喝着香草巧克力牛奶,一口一口的将丝滑的牛奶喝掉。


        

姜以沫将苏漾回应了自己,就干脆身体往后一倒,在矮脚桌旁边随便找了个角度躺了下去。


        

伴随着轻缓的呼吸声,房间内逐渐安静了下来,只有在竖起耳朵时才能听到苏漾那刻意压制着动作的翻书声。


        

话音刚落下没有多久,姜以沫那略显疲倦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苏漾点了点头。


        

今天姜以沫和他讲了小半天的课程内容,凭借着领悟性记忆,苏漾第一次有了学习是如此简单的感觉。


        

如果说以前学习这些晦涩的知识就好像是被人强硬的往嘴里塞了满口粘稠的液体,以至于自己难以下咽。


        

看这样子似乎是某个学生的字迹,那些蝇头小字一开始还在认真的记着一些关于符文的速记内容,后面就变得只剩下几个提示词,以及潦草的涂鸦。


        

「叮,获得道具‘一段记忆:少年游’」


        

苏漾扫了一眼个人面板,看到了道具栏里关于这个道具的介绍。


        

他有一页没一页的翻阅着《集成符文Ⅰ》的相关内容,其他书籍看起来都比较新,但唯独《集成符文Ⅰ》这本书,看上去有些老。


        

随着他再次细细翻阅这本书,他惊讶的发现这本书确实不是新书。


        

虽然书皮保存完整,可以看得出书的主人对它非常重视,但书皮内书页的边角多有磨损,某些边角还有着一段不完整的蝇头小字。


        

「一段记忆:少年游」


        

「介绍:记载了一名少年愉快而有又短暂的学习时光,使用后可进入时间河中一位无名少年难忘的一幕」


        

苏漾看了一眼背过身睡着的姜以沫,缓缓将书本合上,站起身来,将空调的风力调小,然后轻轻拉开行李箱的拉链,抽出一张薄薄的床单,走到少女面前,小心的给她盖上。


        

眼见姜以沫没有被吵醒,他这才起身走向门外,移步楼下。


        

在苏漾转身离开时,姜以沫的身体微动,盖在她身上的床单被手指攥紧,似是安心了一般,她沉沉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