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34章再见项明哲
夜间

第34章再见项明哲

        

来到楼下的苏漾找了个还空着的房间,缓缓将门合上,找了个沙发坐着,这才有心思多看几眼这个刚刚获取到的奇怪道具。


        

可以肯定的是,在前世他所玩的这款游戏中,是不存在这种冠以“记忆回廊”前缀的道具的,如果有相关能够丰富剧情线的额外注释,往往都会以“拾取了XXX书籍”的方式展现出来。


        

现在想来,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也许是因为基本不可能出现“日记”这一类的书籍道具,所以自己的这个金手指就适应了世界的变化,让他直接获取“记忆回廊:少年游”这样特殊的道具?


        

一名约莫十一二岁的少年懒洋洋的躺在地上,活像一条失去了斗志的咸鱼。


        

他似乎看不见苏漾,明明苏漾就站在他身边,但是他却自顾自的将脚搭在一旁的椅子腿上。


        

浑身充满干净.jpg


        

他失笑,想这么多干什么?


        

有心思去思考其中的细节,还不如直接去使用一下这个道具。


        

他控制意念在「一段记忆:少年游」上点了一下,刹那间,他视野中的场景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回过神来,自己出现在了一个还算宽敞,但是家具样式老旧的房中。


        

最后他只能将视线看向这个在房间里无聊得不想动弹的少年。 记住网址m.qqwmx.com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那少年像是被惊醒了一般,蹭的一下跳了起来,然后膝盖直接撞在了椅子上,身体抖了一下,强忍着不适龇牙咧嘴的坐好并将身前的书打开。


        

苏漾微微一愣,少年身前的那一本书,恰好就是《集成符文Ⅰ》。


        

更过分的是,这个少年明明可以将两条腿一起放在椅子上,做出个“十”的姿势,但就硬是要只将一只脚搭在椅子上,以至于整个人的形态变成了有些扭曲的“木”字。


        

苏漾下意识的想伸手将少年的腿给扒拉下来,结果没想到自己的手指就像是穿越过幻象一般,从少年的腿中穿了过去。


        

他在这件房间里尝试了很多次,最后承认了一个事实,自己似乎无法影响到这片小天地里的任何事物,甚至当他想走出这空间后,还会被一股温和的力量缓缓推了回来。


        

那样子看起来有些眼熟,但他一时间愣是想不起在哪见过这人。


        

“时间要到了,你该开始今天的课程了。”少年的笑容似乎稍稍感染了中年人,他的表情缓和了不少,言语中多有无奈,“这可是你自己下定的决心,如果你现在想放弃,那对我也没有影响。”


        

“好嘛,我去就是了。”少年摇了摇中年的手,然后一路小跑向前,他跑的速度很快,连带着苏漾都感觉到自己背后传来了一阵微弱的推力,顶着他一路向前,


        

门外的敲门声停顿了下来,一声沉闷的声音传来:“把门打开,你是希望我将这门拆了吗?”


        

“哎,师傅别,别,我现在就去开门!”少年这才想起自己干下的蠢事,跌跌撞撞的跑到门前,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脸,“师傅,你也要给你徒弟一点隐私的空间啊!”


        

苏漾稍稍往前,看到了门口来人的模样,那是个戴着眼镜、有着一头黑发的中年,他有着一张国字脸,但眉眼间充满着一种说出不的煞气,在看着自己徒弟时,那眼神锐利如鹰视。


        

苏漾倒是没被国字脸中年吓到,反而是被少年的尖叫给吓了一下。


        

然后一个手刀就直接“梆”的一声砸在了他头上:“项明哲你个臭小子,对为师尊敬一点,就你这样还想加入特级战斗司的种子计划?那帮老头子最不喜欢不服从作战指令的人了。”


        

项明哲?


        

还在少年去的地方离这房间不远,苏漾很快看到他停在一扇门前,手中捏着不知名的法诀,那扇门上方有一道密码般的符文如同瀑布一般滑落,等到符文洪流消失,少年才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苏漾下意识的跟了过去,还没靠近少年,一个鬼魅一般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身后,吓得少年蹭的一下跳了起来:


        

“啊~白老头能不能别这么神出鬼没。”


        

项明哲听到白姓中年的话后撇了撇嘴嘟哝道:“哪有的事,特级战斗司是斩妖除魔、替天行道的隐形保护者,里面的先生们怎么可能会像你一样这么迂腐。”


        

言语间少年的骄纵跃然,白姓中年倒也没有反驳,只是伸手将少年的头给揉乱,轻声说道:


        

“虽然我觉得你说的话是错的,不过至少你还知道反驳,师傅能教你的东西不多,但你一定要记住这种敢于反驳的感觉——


        

苏漾挑了挑眉,想起了在鬼火行车上遇到的那位青年,他对那名身着白衣、剑眉星目的青年映像挺深。


        

尤其是他那铿锵有力的“我叫项明哲,项羽的项,明哲保身的明哲,妖管总署特级战斗司的三级战斗雇员”的话,一时之间竟有些隔世之感。


        

年幼时真挚的愿望得到实现,这种感觉想必不错吧。


        

“我不知道你现在就打算加入那个部门的种子计划对你而言合不合适,没有任何人有权在你还无法明辨是非时决定你的航向,所以师傅我只能告诉,要多想。


        

想清楚了在做决策,这样也许会有遗憾,但却能让你在未来毫不动摇的坚定自己的道路。”


        

项明哲抬起头,那干净的脸上带着些许迷茫:“师傅,我能完成我的梦想吗?”


        

小哲,牢牢的记住,特级战斗司的人需要的不仅仅是力量,要多想。”


        

项明哲低着头,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白姓中年似乎以为他心里不服,走到他身前,蹲下来,宽厚的手掌轻轻将少年凌乱的发梢给抚平。


        

此时他脸上再无一丝狠厉,目光温柔且平静,静静的看着项明哲说:


        

“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要记得想想你最初到底想做什么。”


        

白姓中年脸上平和了不少,一旁的苏漾脑中灵光一闪,白姓……这个人,是那使用日月乾坤咒颠倒空间的那位白前辈。


        

只是比起后来的他,现在他身上充满着一种戾气,看上去就不像是一个好人,远没有后来世外高人般的模样。


        

不过看他站在项明哲身旁教导其人生准则的样子,那画面又与后来的他重合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