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38章专属于天才的学科进阶
夜间

第38章专属于天才的学科进阶

        

蓝可可的说法让苏漾有些疑惑,这种计算方法本质上和考试分100分,50分算及格有什么差别?为什么要整出这么一套更麻烦的计算方法?


        

似乎是猜到了苏漾的疑惑,蓝可可没有好气的说道:


        

“行了,别猜了,那是因为重大有‘学科进阶’的特色,如果一个学生有足够的天赋,就算你是在刚入学的第一学年,也可以选择申报学科进阶。


        

由于各门课程老师在3年内基本都是那批人,所以学科进阶后的老师还是他们。


        

《炼气路径规划》的进阶课程自然是《筑基路径规划》,再往下,《结晶路径规划》、《金丹路径规划》。


        

而系数分就是为这种怪物设定的。”


        

蓝可可的表情变了变,看着苏漾久久不语。


        

由于跨境界的缘故,对于下一境界的路径规划可能还有一些头绪,但对于跨两个境界规划自身修行体系,就宛如隔行如隔山。


        

但是,假若出现了一个怪才,他在炼气期就能规划出金丹期自己要走的全部道路,那他在刚进入学院的第一年,就会同时获得从炼气到金丹四门课程的所有分属。


        

“是,所以我才要告诫你,我并不是要制止你和她成为朋友甚至是爱人,但至少现在,你还没有展现出自身的能力。


        

如果你是个连筑基期都无法突破的废铁,于你又或者于她而言,都不会有一个好结局。 记住网址m.qqwmx.com


        

苏漾愣了一下,然后一拍手掌说:“以沫学妹就是那一类人?”


        

蓝可可很认真的说道:


        

可他刚想说出口,就突然想到,他又不馋姜以沫身子,蓝可可这家伙和他说这么多干嘛?


        

要是自己反驳了,那不就承认他馋人家身子了么?


        

一个只能在炼气期活一百多年的人,和一个注定有上千年甚至上万年寿命的长生种在一起,是没有好下场的。”


        

苏漾本能的想反驳,有个人面板的他,不说能不能达到最顶尖的层次,但他还是有自信一生不弱于人的。


        

他脸上带上了些许苦笑,说没有任何相反,他自己都不信。


        

于是下一刻,他挺起胸膛。


        

我苏漾岂是馋人妹子的厚颜无耻之徒?


        

然后他脑中突然想起了那场暴雨交织的夜晚,那咬着下唇、满脸苍白的少女,想起那深受重创、但面对盗猎者依旧铿锵有力出声的少女,想起昨晚和她席地而坐,传授他修行界尝试的女孩……


        

见到苏漾萎靡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很快的精神了起来,蓝可可暗叹,年轻真好啊,以前她也是这么意气风发,想着整个世界都会围着自己转。


        

结果后边,那是被现实左一拳右一拳打的人都不清醒了。


        

我馋她身子,我下贱,我不馋,我才太监!


        

怕个屁,我也是有金手指的男人,放在小说里,大可高呼“三十年重明东,三十年重明西,莫欺少年穷”,给他个三年,晋升为歪嘴龙王也不是不可能。


        

有坐在巨大的酒葫芦上,懒散不动弹,衣着邋遢的老道士。


        

但更多的还是如同他俩一样,被牵引力拉来此处的修士。


        

“到了。”蓝可可喊了一声,苏漾脸色一正,发现前方出现了一座宛若山峰倒置、悬浮虚空、被一阵云雾环绕的宫殿群。


        

在宫殿群上方,还能修士脚踩仙剑、化身流光。


        

这是什么牛马?


        

随着两人缓缓降落,穿过微凉的云雾,一脚踩在松软的地面上,苏漾终于有了一种安心感。


        

嗯??


        

他下意识擦了擦眼,看见御板凳飞天的修士缓缓落到了那宫殿群中。


        

苏漾笑着说道:“修士的老师们也有点名批评那一套啊?”


        

“这不是很正常的吗?”蓝可可无奈,“陈老在修行界虽然并不是一个特别顶尖的修士,但在学术界也是核物理方向的院士,你也不要把修士想的太高大上,我们也是人,也有喜怒哀乐。”


        

他严重怀疑修士们之所以脚下要踩着个什么东西,就是因为不爽失重感。


        

“走吧,我们21届外门班今天的课程是《集成符文Ⅱ》,我可不想第一天上陈老的课就被点名批评。”


        

“蓝可可同学很有见解,修士也是人,所以我偶尔也倚老卖老,等会还请蓝可可同学第一个站起来回答问题。”


        

隔着门,苏漾隐约听见了教室里传来了一阵哄堂大笑。


        

“说的好。”一声苍老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蓝可可吓的身子抖了一下,下意识倒吸了一口凉气。


        

苏漾转头,看见以为头发有些许花白、但梳理得很整齐的老年人踱步迈过两人,那穿着深褐色中山装的背影先两人一步进入教室,在脚迈出半步之后,突然说道:


        

蓝可可气的跺脚,脸色微微发青,隔着门朝里边大喊:“你怎么凭空污人清白!”


        

然后门里顿了一下,一个嘹亮的声音传来:“什么清白?我上学期亲眼看着你被陈老提问,站着半天屁都说不出来!”


        

“蓝可可,你今天又要被点名提问了!”


        

“你一定又在背后说陈老坏话了。”


        

然后就听见门内传来了陈老的冷哼声:“颜子安,大堂之上公然嘲讽女生,你等会第二个起来回答问题。”


        

门内安静了一下,然后一阵低声嬉笑传来。


        

然后门内又是一番哄堂大笑。


        

蓝可可气的都没顾上苏漾,撸起袖子就打算杀进去。


        

陈安。


        

站在桌上的陈老扫视了一眼教室,从桌上拿起了一根奇怪的笔头,在虚空中缓缓写下三个字:


        

苏漾看了一眼蓝可可,先她一步迈入门内,蓝可可气嘟嘟的走了进来,直接坐在了苏漾旁边,啪的一下将书本放在桌上。


        

“今天有新同学,所以我就多废话几句,我是陈安,你们这三年符文学的老师,当然,如果你们有机会升到符文学专业,也许我还能再多当你们三年老师。


        

好了,废话就说道这里,记下来我们进入正题。


        

在上学期的年末考核,你们21届外门班很不错,挂科率高达百分之三十,且补考过后全员通过,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