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40章还钱!
夜间

第40章还钱!

        

随着整个教室氛围越来越紧张,最后陈老脸上突然带上了一丝笑意:


        

“符文学就是给你们这些废铁准备的,因为你们注定没办法发挥出更多的作用,消耗在你们身上的资源也无法回收回来。


        

但你们可能还没搞清楚,这是稷下学宫,是无数先人在遭受了践踏,冲天恨意无处宣泄下建立的组织,现在掌握着这个组织的,是我们这群有着刻骨铭心仇恨的老不死。


        

几十年前的那场战斗,先人的尸体能够堆成昆仑山,流出的鲜血能够染红太平洋,老的小的死了这么多,换来的是宗门大改。


        

伴随着陈老话音落下,教室的每个角落都传来了一阵提示音,不少学生慌乱的掏出玉觿,只见那如兽牙一般的玉觿上闪烁着红光,在他们掏出来后,玉觿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投影。


        

“稷下学宫21届xxx学员,因违反稷下学宫入学指引二章五十一条,阻碍道种行为,被判处剥夺晋升相关精细化专业权限,仅保留符文学晋升通道。


        

让在宗门呆了一辈子的老不死亲手解散自己的宗门,集寰宇上下之力补全灵教司空缺,建立稷下学宫,为了就是能够保证修士如源头活水络绎不绝,重创的寰宇能够借此举休养生息。


        

怎么到了你们修士家族这里,这样的决意就沦为狗屁了?”


        

——本次决议由稷下学宫重明大学分校全体教职工发起,由天网收集证据并监察,相关报告已上传重明分会会长出,决议予以通过。”


        

教室内已经完全乱了,有不少学生激动的站起来怒骂。


        

即日起,相关课程绩效系数一应取消,单科最高获取积分为基础积分。 记住网址m.qqwmx.com


        

关闭灵教司及稷下学宫基础资源以外一切资源兑换资格,取消参与寰宇全球交流赛及下属子项目比赛资格。


        

“我必把此事上告我西山陈家家主,这件事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rnm还钱!!!”


        

“陈狗你怎么敢的!”


        

“你们是要断我道统!”


        

“沃r~”不知何时已经坐下的蓝可可脸上带上了兴奋的笑容,“牛哇牛哇,重大牛13,老陈牛13,会长牛13!”


        

“这什么情况?”苏漾感觉自己好像看了一场大戏,但是无奈的是这场大戏他似乎不太看懂。


        

……


        

场面已经完全乱了。


        

他们享受不到稷下学宫的一切资源,只能转行当符阵师,甚至于因为这帮人是菜狗,恐怕只能成为符阵师下属的符文师,笑死,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符文师。


        

他们中绝大多数人以后都只能充当符阵师创生符阵时,助起填补符文空白的廉价工具人,让这帮家伙上年坑我坑的这么惨。”


        

而蓝可可脸上却带着大仇得报的喜悦,脸上的愤慨好不遮掩:“这帮鳖孙之前搞小团体,我和颜子安那憨包被他们坑惨了。


        

现在这个决议一出来,这帮鸟人以后在稷下学宫的上升通道完全阻断了,老陈这是直接断他们前路啊!


        

懂了,学废了学废了。


        

昨晚姜以沫告知自己修行常识的时候就曾经提起过,原始符文充满着远古时代荒芜的力量,如果使用不慎,很容易动荡识海。


        

“蓝可可,我rn~”


        

“我是你die,我刚入学宫你们这帮鸟人告诉我想要多拿学科积分,就得提前学习原始符文QAQ……”


        

“他们倒是敢说,你就没有一点怀疑,啥也不问就直接做?”苏漾也是一脸头痛,想起之前在自己宿舍里蓝可可的举动,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有着足够多的前置装甲,但脑子却不那么好使的家伙。


        

但要说她是常人理解中的笨蛋,好像又不那么对。


        

站在蓝可可的角度,这帮人哪里是为了恶意竞争资源,根本就是为了毁掉蓝可可的一生。


        

看蓝可可的模样就知道这家伙是并非修士家庭出来的,被坑成这样,也不知道和那帮人是什么深仇大恨。


        

只不过他环视了一周,因为蓝可可的话语而对她怒目而视的修士不在少数。


        

苏漾心想,就以蓝可可的长相和那对于某类人颇具诱惑力的身材,就算是馋她身子,也不应该会遭到这么多人的反对。


        

就以苏漾学习玩《集成符文Ⅰ》后对于符文这东西的基本了解,原始符文对于修士的影响非常大,一个把控不好,变成废人都是有可能的。


        

看蓝可可这憨包的反应,应该学了不少时间,没有像吹气球一样自爆,反而还生龙活虎的接着当修士,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能也很厉害了。


        

既然这么想玩‘合纵连横’,想必一个全是你们这一类人的纵横班会很适合你们,当然,如果你们愿意选择离开稷下学宫,那我保证,我老陈必鼓掌欢迎。”


        

望着死寂一般的班级,老陈哼了一声:“还等什么,没接到玉觿上的消息吗?去你们该去的地方。”


        

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原因,在没了解相关事实之前,他不予评论。


        

“好了,废铁们,顺便再告诉你们个事,多亏你们过于放肆的举动,你们中有相当一部分人会从2021届外门班剥离出来,我们为你们这一类人专门准备了一个班级。


        

苏漾看着这群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开,那背影多少有些落魄,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大话西游中至尊宝和紫霞看着孙悟空的背影,说他好像一条狗的画面。


        

看着多少有些可怜。


        

一阵沉默之后,终于有第一个学生站了起来,怒而离去。


        

随着有人开了头,一阵叹息声响起,他们纷纷起身,离开了班级。


        

他摇了摇头,想这么多干嘛?他只是一个新来的学生,他是来学习的,是来求长生的,而不是来参与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的。


        

随着教室里接近一半的人离开,陈老这才拍了拍手掌。


        

教室内的空间开始缓缓折叠了起来,没有多久,苏漾就发现这如同湖面被扰乱的空间内多出了其他的一些学生。


        

“好了,闲杂人等已经离开了,接下来外门两班合并,另一个班的同学,从现在开始由我来全称带教你们符文方面的课程。


        

希望这一次,我在学生眼中看到的是对于未来的美好向往和强烈的学习热情,而不是一些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