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41章灵兽的区别
夜间

第41章灵兽的区别

        

伴随着陈老话音的落下,整个阶梯教室的灯光突然暗淡了下来。


        

远算不上壮观的教室像是被拉长了一般,学生所在的位置像是掉入填坑一般,缓缓往下坠落。


        

苏漾抬起头,看着上方那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天花板,等他再回过神来时,整个教室已经停止了下沉。


        

黑暗之中,苏漾突然看到了自己的腰部出现了一道温和的光芒,他掏出玉觿,发现那玉觿上有着点点光辉闪烁。


        

不仅仅是他,此时整个坑底内学生的身上都发出光芒,他们纷纷将藏于身上某个角落的玉觿取出,那黑暗中不那么明亮的光芒连成一片,驱散了黑暗。


        

而另一批学生也有学有样的跟着那些人排成一排,一道闪光过后,陈老从老式的相机里抬起了:


        

“之后我也会把这张照片放到那里,等若干年后你们再回到这里,也许能多少让你们怀念一下这不那么美妙的重大时光。”


        

“按照老规矩,在这里留下一张照片吧。”陈老缓缓的走到所有学生前,老式的照相机蒙着黑布。


        

一些学生们似乎早就习以为常,径直来到相机前站好。


        

那教室之外黑暗的空间之中,存在着无数大小不一的妖兽,它们的身体像是被冻结在了某个时间点一般,维持着各种狰狞的姿态,或仰天咆哮,或虎视眈眈,或战栗后退……


        

千般姿态无一相同。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他拿起了相机,放在了黑暗里的一个角落,下一刻,室内光芒大量,无数盏灯光相互辉映,照亮了这黑暗空间。


        

苏漾震撼的看着那空旷空间内的场景,就算是之前已经上过符文课程的学生们在看见了之前黑暗中看不清的事物时,都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赞叹。


        

“那是獬豸,神兽中的一种,怎么样,是不是很壮观。”陈老的声音在苏漾耳旁响起,苏漾看了他一眼,点头称是。


        

“你是半途加入21届的,对于修行界的诸多情况不太了解,小沫和我说过你的情况,让我照顾你,但我觉得你已经是成年人了,这种行为不需要。


        

而最显眼的,就是那距离场地更远的一头哪怕匍匐着也有几十米高的巨物,黑毛、四足、头上有独角,形似羊,但又和麒麟有些相似。


        

它静静的匍匐在那里,眺望着远方,身躯上残留的威压让苏漾多看几眼都感觉到有些呼吸急促。


        

陈老严肃的点了点头,这让苏漾颇为惊讶:“可您不是称呼他们为废铁吗?甚至现在他们都失去了从学院获得资源的权利了。”


        

“这和我要不要教他们没有关系,只要是重大的学生,只要他们想学,教导他们就可以了。


        

但作为一名教师,平日里符文学上有什么不懂的就和我说吧,能传授给你们的,只要你们愿意学,我也不会敝帚自珍。”


        

苏漾笑道:“也包括今天被您驱逐出班级的那些学生吗?”


        

陈老环视四周,朗声说道:“你们有三十分钟的时间在此处自由观看,但在没得到我的允许之前,你们不许随意碰触。”


        

他这样说完后,按捺不住心中好奇的学子们纷纷四散到宽阔的场地之中四处打量这些妖兽。


        

再说了,就算是真的废铁那有如何,千锤百炼后才能见分晓,让废铁成为百炼精钢,让璞玉大放光芒,这本就是身为教师的工作。”


        

“受教了。”苏漾感叹。


        

由于没有刻录符文形成符咒,没有十几分钟,陈老就说完了课本上的内容,然后放在对他说道:


        

“这些都只是基础的知识,如果光是记忆就能掌握修士的力量,那寰宇早就全员超凡了,你的课程落下他们不少,平日里要多想,不然想要追上他们,有的你头痛的。”


        

说完话后,陈老示意苏漾跟上,苏漾跟在他后面,陈老开始和他讲起了关于基础符文的含义以及多种功能的运用。


        

这其中有相当多的内容和姜以沫说的重复,但是苏漾没有拒绝,两人在妖兽之间游荡,陈老讲的很快,苏漾将他说的内容与姜以沫说的内容进行对照,依旧能察觉到很多姜以沫和他讲述时没有说到的细节。


        

在听到陈老的话后,场内安静了下来。


        

对于比较了解陈老其人的老学员们而言,这位上一年才开始带教他们的老师是一个朴素而不乐意说废话的人。


        

师生俩就这样绕着场地走了一圈,最后陈老停在了那被最多学生围观的巨兽旁,拍了拍手后说道:


        

“看起来大家对于这些妖兽很感兴趣,和上学期纸上谈兵的符文学不同,如今你们对于这些符文已经有了最基本的了解,所以我们也将你们带来此处,近距离观摩一下业内公认的符文起源。”


        

好吧,是他们飘了,竟然会觉得金丹期不过尔尔。


        

总而言之,他们想表达的是,作为修士的陈老,比起作为符阵师的陈老,差的不只是一个量级。


        

虽然因为他的风格而让学生对他上课时的提问多有畏惧,但对学生一视同仁,并乐意教导学生的风格还是让那个不少学生颇为认可其人。


        

虽然他只是一名金丹期修士,与他们想象中的那些能够翻江倒海的修士大能还有着不小的差距,最多也就相当于移动的导弹发射装置——


        

这个老师,得舔!


        

这是那几个幸存的修士家族的学生脑中闪过的第一反应。


        

尤其是少数几个聪明的没参与到小团体中的修士家族的后代,他们更是清楚,修行之路处处是拦路虎,国内九成九的修行家族的顶梁柱,也就是金丹期的水平。


        

比起那些非修士家庭出身的同僚,他们更能清楚的认识到,仅以境界而言,陈老就足以让大多数修士家族尊为座上宾,更别提陈老在符阵师中的赫赫威名。


        

“我看你们都很激动,你们在《集成符文Ⅰ》中应该看到过,符文是凭证,是征兆,是印证符合之意,也是修行者和神灵、世界沟通的印鉴凭据和秘密。


        

但是,学过《海洋灵兽学》的同学应该很清楚,比起我们人类,在更久远的时代,灵兽才是更早开始与世界沟通的生灵。


        

但在后来,我们依据灵兽对人类的好恶,或者更具体点说,依据灵兽是否对人类有益和实力差距,将灵兽的群体区分成瑞兽和妖兽。


        

瑞兽中最强的那一批,变成了神兽,而妖兽中最强的那一批,则被称为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