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43章地下深处的神秘人
夜间

第43章地下深处的神秘人

        

陈老望着苏漾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他低声笑道:“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来回答一个问题,如果你能答对了,我送你一册我早年整理的符咒手册。”


        

场内一阵惊呼,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的他们眼睛都红了。


        

一听到有好处,苏漾立刻不困了:“您说。”


        

他推了推镜框:“你觉得符咒到底是什么?”


        

苏漾思考了一下,他联想到基础符文、原始符文和天梯符文的来源,联想到构成符咒的要素,联想到符阵师是如何后来居上的,最后又联想到从记忆回廊里获得的「符咒学·徒手符咒·第一重」。


        

符咒学·徒手符咒·第一重的知识里,有提起过“以符文重现灵兽之威”的词汇。


        

……


        

他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最开始的符咒,其实是通过符文来模拟灵兽的特殊力量?”


        

符文源于灵兽。


        

符咒构成的要素是特定排列的符文。


        

符阵师是将符文集成化、有序排列和精准控制能量出入的新兴职业。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以特殊的符文相互组合,以特殊的仪式,或咏唱或刻录,以体内或体外灵力激活,就生成了咒……”


        

苏漾说出姜以沫之前告诉给她的那句话,然后眼神中多出了些许光彩:“符文本身是语言,是在定下了遣词造句的逻辑之后,号令灵气的语言?”


        

话音落下的瞬间,场面安静了下来。


        

陈安不为所动:“继续。”


        

“我们通过了符咒复刻了部分灵兽的力量,然后由此推算出了灵兽释放的力量内里的规则,从而摆脱了复制灵兽特殊能力的道路,开始根据内里逻辑编程更适用于我们的符咒?”


        

陈安微微眯了眯眼,嘴角勾起:“不错,继续。”


        

…妖管总署重明分会地下某处…


        

图书馆地下四十米深处,一个消瘦的人形蹲坐在椅子上,他低着头,昏黑的空间里除了他手中的手机外没有任何的光芒。


        

突然,黑暗中突然传来了一阵电流声,一道电火花闪烁,黑暗中出现了一个自带光源的青年。


        

陈安看了一眼獬豸的躯体,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很好,出乎人预料的答案,作为一个刚入行的新人,会有这样的见解。


        

不得不说,这个外门班里就算只培养出了你一个,它的使命也完成了。”


        

他死死的盯着苏漾:“牢牢记住你今天说的话,符文,就是用来号令灵气的语言。”


        

“有区别吗?如果你认为和太湖之光融合后的我已经不再是你熟悉的那个人,那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天网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


        

踏步走过来的天网和轮椅上的人遥遥对视,最后摇了摇头。


        

黑暗里一道离子火花闪烁,无数赤红如血液一般的管道向外蔓延。


        

他缓慢的走了过来,电子合成的声音从空旷的深处传来:“今天我让重明的子系统自检了,你还有十分钟,在此期间一切网络影像里都不会有你进入的记录。”


        

青年的声音浮起在空气里:“一会儿你离开的时候,我会再重启一次系统,放你出去,你突然回来有什么事?,你来这里有事么?”


        

“回来叙旧?”缩在转椅里的人笑了,“天网,能把你的电子音换正常吗?听的好不习惯。”


        

“你还有7分钟。”


        

微弱的飞絮在天网的身边环绕,那是斑驳的雪花,静静的落在天网的身上。


        

明明只是虚拟投影,但那雪花如同真实一般,温和的落下,融化,与天网相拥。


        

遥远的妖管总署总部中,天网主机的散热器开始缓缓转动,一道道数据通过网络,如同爬虫一般汇向重明市。


        

突然间,黑暗空间中的光芒消失了。


        

伴随着一阵心脏鼓动的响声,绚烂的离子火花再次闪烁,天网出现,淡漠的望着他:


        

半晌,天网突然伸出了手,握紧拳头,将拳头停靠在了男子手前:“你还有五分钟,我的朋友。”


        

青年突然笑了:“这次过来,我是想请你帮个忙。”


        

“你说,违背规章制度的就不要找我了,不要指望一头獬豸违背它固守的原则。”


        

“獬豸大哥……”轮椅上的人缓慢的走了过去,似乎想要触摸那道光芒。


        

“我已经死了,现在你看到的,是獬豸本源析出,与太湖之光融合后的生命,还是接着叫我天网吧。”天网轻声说。


        

“是啊,你是他,但也不是他了,没有人能证明妖器中的妖魂,到底是妖本人,还是它执念的化身。”男人低声说,差点碰到天网周身光斑的他手停顿在了半空中。


        

“对于獬豸而言是不难的。”天网轻声叹气,青年的状态也变得低迷了下来。


        

“对于天网也是。”天网冷哼了一声。


        

青年瞬间抬头,笑着说道:“獬豸哥,能不能别这么一惊一乍?”


        

“这件事不会违背你的底层逻辑,我只是想拜托你,如果有机会,帮我将一个孩子留在稷下学宫,能让他留下来就好。”


        

“如果他不具备任何修士天赋,那灵教司和稷下学宫对他而言就如同炼狱……所以他是谁?”


        

“苏漾,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


        

考虑到他曾有和另一位道种接触,可能通过另一道种更多了解了修行之秘,该评定下滑至66.62%,触底机制已开启,稷下学宫重明大学分校·苏漾,列入预备道种计划。


        

你还有两分钟。”


        

男人沉默了一会,突然笑了:“那孩子可真出色啊。”


        

“我是獬豸吗?”天网淡漠的望着他,”你说的那个苏漾,根本就不需要你来求我。他的天赋非常优秀,天网已经收集了他从出生开始至今的一切数据。


        

如今已经排除他为地方势力派出的奸细的可能,综合评定45.31%,随着他在重大的一举一动,我这里会进一步建立他的人格模型……


        

现在有新的信息汇总过来了,入学当日,凭借对符文的极端敏锐性,他察觉到了符咒的真相,综合评定上升至91.21%。


        

“如果他成为了道种,你要怎么做?”天网的声音再次传来。


        

“那就……让我成为他的护道人吧。”男人低声说,“我该走了,和你在一起久了,总会让我忘记了,我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獬豸哥,有时间再聚吧。”


        

“你还有一分钟,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