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44章螺旋上升的符文学历史
夜间

第44章螺旋上升的符文学历史

        

那空旷的场地内,陈安看着苏漾无比的满意。


        

只要有着足够多的信息,推离出这个结论也是很正常,真正让他在意的,是苏漾到底用了多少时间搞明白了这些东西。


        

姜以沫那孩子他很熟悉,虽然在符文学上的功底没有到极其优异的程度,但也毫无疑问是上佳水平。


        

以她如今所取得的地位,成为一个刚进入修行界的新人的领路人,是完全没有问题的,那样一个有大局观的孩子不大可能将一天的时间全都放在教导苏漾符文学上。


        

大概率还是每一种课程的相关内容和行业特性,都给那孩子过一遍。


        

陈安强忍着发笑,没有什么比做一个天才的指路明灯更让人快活的事情了。


        

不过就算打心里为重大出了一个符文学天才而高兴,他也要保持严师的风范。


        

他强压下了心中的躁动,朝着苏漾挥了挥手:“过来,就你今天说的这番话,你在符文学上的未来就胜过了外门班任何一位学生。


        

一天,一天能学到多少东西?常人怕是连一个符文都刻不出来,可他真就猜出了正确答案,这其中意味着什么?


        

仅仅一天的时间,苏漾就猜到了很多修士花一两年都没有搞明白的符咒的内核,这种天资,让陈安想到了十几年前TS市的那个怪胎,莫不是我重大也要出一个这般的怪胎……


        

呸,TS市的那个小混蛋才是怪胎,我重大的符文种子怎么可能会是怪胎,那必然是天才。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他脑中一转,就反应过来陈安给自己的估计也不是什么假货。


        

虽然在前世看的各种小说里,经常会出现古老的知识技术超越后代研发出的相关技术的情况,但在他看来,现代所掌握的符咒理应会比早前的符咒更加的具备竞争性。


        

否则时代就根本没有进步,而是在一步步的倒退了。


        

我说过,你若是答出来,我早年整理过的符咒手册就归你了,我一大把年纪了也不至于食言,但你在修行符咒的时候也要有轻重缓急,切不可贸然行事。


        

如果实在有搞不明白的,你来教师公寓,我来告诉你怎么解决。”


        

他打了个响指,手上出现了一册崭新的书籍,递给了苏漾,苏漾接过了书籍,瞥了一眼后,发现在这本书籍似乎很新,远不像是陈安说的那般,是早年整理的符咒。


        

“陈老师,我是新来的,不太清楚教室公寓在哪里。”


        

陈安嘴角抽搐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教室宿舍在你们学生别墅后方的弦月境边境上,你有时间可以多去那里走走,我在第二排三栋,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多来问问。”


        

说完,他翻开了自己的教学资料,开始在现场讲解起相关课程来。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然后就发现陈老朝着他露出了一丝微笑,摇头示意他不要多说话。


        

他瞬间了然,张了张嘴想要说话。


        

陈安一见有些急了,怎么着,给了你更大的好处,你反而还想要拒绝了?


        

从“火·水·雷·风·土·木”六大具备实际破坏力的符文被发现的实力;到早期基础符文开发的思路,再到后来符纸出现后先人开始大量储备刻录了符咒的符纸,玩起了火力压制。


        

符文学的发展历程娓娓道来,在场的学生也因此兴趣大增。


        

在往常,他们是没有多少心思去了解符文学背后的历史的,甚至在不少人眼中,符文学的课程就是一个纯粹的大量记忆的课程。


        

符文学作为一门能够单独设立对应修士专业的学科,自然有着它存在的道理。


        

哪怕仅仅只是炼气期,单体的符文也能有诸多妙用。


        

许是因为苏漾在场,陈老讲课的欲望无比强烈。


        

再到深挖灵力刻符的上限,以诸多手法将短期的灵力刻符变成用时更多、效率更高、符咒威力更大的徒手刻符;


        

最后演变成徒手刻符+宝石魔术+集成符阵三位一体的现代符咒。


        

这其中技术的迭代已经答到了过往任何一个时代的符咒都无法匹敌的程度。


        

苏漾也挺的很认真,符文学发展的历史确实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就以目前陈老讲述的内容,他几乎可以明显的看到寰宇的符文学波动上升的过程。


        

从低效且只能临时制备的灵力刻符;


        

到提前准备的符纸制符;


        

这位不那么喜欢掩饰自己情绪的老人,是希望通过这些更具趣味性的课程,让自己更倾向于选择在符文学上深造,真可谓是煞费苦心。


        

可惜我老苏家的人不吃这套。


        

修行不易,且行且珍惜,如果在保证自己修为的同时,有足够多的精力去学习符文学,他自然不介意获得一份新知识。


        

甚至于陈安兴起了,还用自己的玉觿投影出了上一年符阵师协会牵头举办的技术交流会上的场景。


        

在公布年度最新符阵师成果时,甚至还出现了以智能机器人来取代传统落后的符文师,协助符阵师直接刻画三阶符阵的情况。


        

一场符文课程,硬生生变成了科普符文学历史和展示近年来符文学成就的现场发布会,苏漾倒也看出了陈安的意思。


        

他毕竟不是修士家庭的孩子,对于修行中的相关禁区并没有多少了解,就好比蓝可可,同样和自己情况类似,就是因为完全不懂修行界的常识,差点被那帮修二代们坑死。


        

这其中未尝没有蓝可可自己的问题,这个憨憨在下课途中悄悄和自己说,她之前本来想自己整出个大动作,让陈老师那里对她刮目相看,结果没想到,到头来却得到了个“小丑竟是我自己”的结局。


        

虽然学习知识更重要,但是苏漾现在其实更偏向于了解修行界的相关隐秘。


        

……


        

一堂课下来,苏漾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自问不会和蓝可可这个铁憨憨一样犯下根源性的错误,但万一被别人有心算计无心了呢?


        

他在洗漱台前打开了水龙头,在地下多少有些闷热,从灵兽坟场中离开后,才发现他的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层细细的汗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