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56章拿起绷带把自己打包成礼物?(4/5)
夜间

第56章拿起绷带把自己打包成礼物?(4/5)

        

苏漾望着自己手上的鲜血,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周身已经被一股淡淡的腥味给包围了。


        

这种感觉很不好,他刚刚注意到,他身上的衣服染上了一些淡红色的痕迹,在缓过劲后,就感觉浑身上下像是运动过度了一般,肌肉酸痛的厉害。


        

他能感觉自己身体内部倒是没有出什么问题,就是表皮上有些轻微的疼痛,就像是被擦伤了一般,渗透出星点的血滴。


        

不过随着灵力流淌而过,他的身体很快的就驱散了这种感觉。


        

和之前比起来,他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流淌着的灵力下降了不少,身体倒是没什么空虚之感,反而是在握拳的时候感觉更有力了。


        

苏漾闻言,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离开了教室。


        

这种情况明显和他之前从道藏中看到的名门大派中的案例相差甚远,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不是正常修士该有的情况。


        

但他不会去深究,没有任何意义。


        

他捏了捏自己的皮肤,感觉自己的表皮似乎在经过灵力洗刷之后,变得更加坚韧了不少。


        

那在自己身体脉络中奔腾着的后天之力似乎变得更加厚重了。


        

他张了张嘴,似乎是想问讲师一些问题,但讲师却对他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苏漾同学,今天你的课程可以到此为止了,先回宿舍中清晰一下吧。” 记住网址m.qqwmx.com


        

(`?ω?′)


        

怎么说呢,就感觉像是穿了短裙走在路上,凉风穿过双腿的那种微妙清爽感。


        

最大的差距就是这种清爽感并不只局限于一处,而是全身上下。


        

不过至少可以肯定一点,这是和普通修士完全不再一个层级上的修炼速度,甚至于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超越了人们对于天才的定义。


        

甚至于,他还能明显的感觉到,随着体内后天之力如滔滔江水奔流不息,他的呼吸也开始变得绵长,那因为时长熬夜而始终有些酸胀的视线正在变得亮堂了起来。


        

走在路上,他感觉自己的皮肤就像是会呼吸了一般,浑身上下有一种通透的感觉。


        

所以基本上都是捧着一滩温水慢慢的搓洗身上的伤口。


        

结果清洗着清洗着,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身上大多数的血渍都洗掉了,但自己的皮肤上却出现了一些不大明显的痕迹。


        

总而言之,这种感觉有些微妙的色气,感觉整个人对于周边的空气都敏感上了不少。


        

好不容易回到宿舍,冲洗掉身上的身上的腥气,站在浴室的镜子前,他看着自己的身体表情有些微妙。


        

一开始冲洗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身上的那些血渍清洗起来麻烦的很,且因为担心洗的太过用力,让被灵力冲刷之后自愈的伤口重新崩裂。


        

随着他呼吸的祈福,那身上的红色纹路像是有生命一般,如同搏动的血管一般扩张和搜索。


        

“虽然我承认这纹身挺好看的,可这我之后怎么像别人解释?


        

总不能说我虽然不抽烟、喝酒、说脏话,但身上莫名其妙就多了个纹身吧……”


        

最引人瞩目的就是额头上的纹路,在脑门中央,出现了一个宛若飞鸟展翼的简笔红痕,深深的印在他脑门中央。


        

他深出手指摸了摸那个痕迹,除了感觉指尖有些许温热外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异常。


        

而他的身体上,以他胸膛为中心,一个足球大小的不规则圆环印在正中央,那圆环周边的凸起连接着一根根血红色的回路,蔓延上半身。


        

只穿着一个大裤衩的他犹豫了一会,终究还是拿起了绷带。


        

放心,必然不是把自己打包成礼物,然后系个蝴蝶结直接将自己送出去,更不会是只在上身和下身缠绕上几圈后摆出各种色气的动作。


        

如果是女孩子整一个这个,他倒是会秉承着欣赏美丽事物的眼光多看几眼,如果是姜以沫……


        

苏漾思来想去觉得这样做不行,于是从医药箱中取出了一捆绷带。


        

这东西他本来准备来是为了防备在修行界中手上所使用的,虽然他感觉这东西的效果可能还不如修士们的术法,但以防万一还是准备了不少绷带和YN白药。


        

结果现在看来,这东西至少还是用上了。


        

他这样想着,用绷带将手给缠绕起来。


        

在修行界,在手上缠绕绷带的一般都是那些拳修,缠绕在手上的绷带渗透着大量的灵气,挥舞着的每一圈都会带来巨大的伤害。


        

美中不足的就是初期拳修在短距离所能带来的破坏力巨大,但貌似对于那些能拉开攻击距离的修士而言,会显得有些畏首畏尾。


        

他下意识的捂了捂鼻子,只感觉这天气太热,开了空调的宿舍都抵不住自己的上火。


        

咳咳,总而言之,他需要将自己的手臂给缠绕起来。


        

其他的部位,以自己的穿衣风格,基本都会被隐藏在衣服下面,真要有需要被人看到衣服里面的情况,那隐不隐藏都无所谓了。


        

然后恼羞成怒的对手竭尽全力趁着你转身后跳起来偷袭,然后你打了个响指,一道剑光瞬间淹没了场地,世界瞬间安静……


        

好家伙,这样想一想还真的挺刺激的。


        

在将手上的绷带缠绕好后,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陶醉了几秒。


        

考虑到自己和很多修士不一样,个人面板让他至少在学习基础技能的时候堪称无往不利,虽然他更倾向于成为剑修,但不想当拳法家的符文师不是一个好剑修不是吗?


        

想想看,等到比赛的时候,对手以为我是一个远程法师辅助,被符咒折磨的想要杀人,秉承着“团战可以输,苏漾必须死”的精神突脸到自己面前。


        

然后他嘴角微微一笑,一声“欧拉欧拉欧拉”,一拳将进击者锤的生死不知,然后在倒地的对手身边俯瞰着他说“马达马达内”。


        

虽然这一世的自己因为有了系统的加持,勉强有前世十分之一的绝世容颜,但他现在还是很满意的。


        

不过话又说起来,他总感觉自己最近在重大论坛上似乎有越来越多玄之又玄的的称谓了,这多少有些不符合他做人的标准。


        

他心中默默为自己打气,如果有人能够靠近,就能从他口中听到“猥琐发育,别浪”之类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