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63章正义的伙伴(1/5)
夜间

第63章正义的伙伴(1/5)

        

而他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就这样迷迷糊糊一脚踏入了这个异类的世界,就像是散落在人群中的异类,终究会渐渐的聚拢在一起一般。


        

有人进来,有人离开。


        

弦月境就是他们这种人最后的堡垒,那别墅群和教学楼孤独的矗立在弦月湖畔,见证着一代代人的进出,以及一代代人的消亡。


        

也许有一天,当弦月境最后的一位修士死去,这座秘境就会荒芜,会崩塌,会完全沦为灵兽、妖兽的乐园。


        

他情不自禁的想,修士对于这个世界到底意味着什么?


        

是坐忘长生的变现渠道吗?还是对于世界观的另一种方向的探索?


        

大概不会吧?又不是力量体系崩坏的某些小说世界,手枪不行就上步枪,步枪不行就榴弹枪,榴弹枪不行就迫击炮,再或者火箭弹、东风扫地、邱小姐远行……


        

好吧,邱小姐这个划掉。


        

如果没有修士,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总不可能这个世界的主人就会从人类变成了妖兽,然后人类就反过来变成了妖兽这样,躲藏起来,隐藏在黑暗的角落,找到机会就用小手枪给妖兽们突突两下?


        

苏漾朝着两人打了声招呼,然后索然无味的回到的宿舍。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他觉得今天也许并不适合在通宵达旦的修行和研习符咒,而更适合让自己的心情稍稍平静一下。


        

总而言之,他对于人类的热武器为何还是很有信心的,至少不会出现金砖国家会议中,各妖怪代表梳着整齐的鳞片,穿着超级加大号的西装、坐在万峰林的山巅指点江山。


        

“突然感觉有点困,可可,安然学长,明天有时间我们再聊吧。”


        

如今月影剑已经从仅限于上手的水平变成了“乍练”的程度。


        

发射月影剑的数量直接多了一道,操作剑气的水平也从直白的是射出去,让敌人啊的一声惨叫,变成了射的更快,叫的更惨的程度。


        

坐在二楼修行室的凳子上,他无聊的翻看着自己的属性面板。


        

随着自己对月影剑的使用越发熟稔,那月影剑气在自己手中也变得越发的犀利,连带着熟练度都开始飞速上涨。


        

开玩笑,我开挂了还打不过一个修士?


        

翻着翻着,他的时间情不自禁的看向了道具栏里两个闪烁着明灭光芒的道具。


        

而最让自己感到自豪的,还是那新获得符文学技能。


        

随着自己这段时间对于各种书籍的精研,他发现符文学的相关书籍最容易生成相应的技能,这倒是让他多了些许应对颜安然邀请的底气。


        

「一段记忆:没有一人死亡的战场(可重复进入)」


        

他沉思了一下,想起上一次进入「一段记忆:少年游」中获得的诸多好处,迟疑了一下,在两个道具中点开了「一段记忆:没有一人死亡的战场(可重复进入)」。


        

那是他今天在扶着白前辈的时候拾取到了两个特殊道具。


        

「一段记忆:正义的伙伴」


        

作为一处商业大街,此时周边人潮涌动,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看着那些人直接从自己的身体中穿过,他脸上带着些许好奇,四处打量。


        

好在项明哲还是比较好认出来的,他穿着一身骚白的白色西装,坐在一家水吧的路边摊上,叼着根烟吞云吐雾。


        

下一秒,他出现在了繁忙的大街上。


        

苏漾扫了一眼,瞬间就认出了这是崇明大学附近的第三大道。


        

他的目光有些许涣散,看起来似乎随时都要睡着一般,眼眶中带着些许的血丝,下巴上的胡须看起来似乎已经好几天没有整理过了。


        

突然,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本来涣散的视线瞬间凝固了起来,冷哼了一声后说道:“坐。”


        

苏漾走了过去,发现项明哲这时候的状态似乎不那么好。


        

与初见时那翩翩公子模样的青年比起来,现在的他虽然依旧骚包,但是眼中带着一股无法消散的疲倦。


        

项明哲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给谭雪风递过去了一个小本子:“你要的东西我给你准备好了,还有,下一次不要把什么阿猫阿狗都往我们分部塞。


        

义勇修行者奖的事情我已经搞定了,这种事情不能多干,下不为例,懂?”


        

这时苏漾才发现,在项明哲对面的椅子上,谭雪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上面。


        

“脸色不要这么差,这一次可是你邀请我来的。”谭雪风翘着二郎腿,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我亲爱的老大盛情相邀,我这次也很给面子,本体前来。”


        

谭雪风再次将金属盒推了过去:“你就不打开来看看?”


        

“你就是这样考验战斗雇员的?”项明哲翻了个白眼,将铁盒子拧开,而站在旁边的苏漾也探头过去看了一眼。


        

谭雪风笑眯眯的从项明哲的手中接过了小本子,然后将一金属盒推到了项明哲身前。


        

项明哲玩味的打量了一下谭雪风:“天材地宝什么的你自己留着吧,我不要。”


        

他想起了在鬼火行车上第一次见到项明哲的时候,他在聊到谭雪风的时候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可见也是一个老狐狸了。


        

“这个东西……什么时候出现在重明市的。”项明哲皱眉,表情有些不好看。


        

那是一根小小的植物,褐红得像是干枯的蚊子血,在那铁盒子中如同蠕虫一般不安的扭动着,散发着让人不安的气息。


        

看着两人不紧不慢的对话,苏漾哪里还能不知道谭雪风和项明哲两人挺熟的。


        

谭雪风耸耸肩,表情有些古怪:“然后就被小雪连续几脚,整了个鸡飞蛋打,现在的话应该已经下身失血过多而住进医院了。


        

这是她从那小蝙蝠的身上搜到的东西,我看着感觉不对劲,第一时间送来你这里了。”


        

“我怎么知道,只是听下面的人说,最近有一群小蝙蝠偷偷打通了重明市内某些富豪的渠道。


        

这个东西是一个倒霉的小蝙蝠想要吸C女血,然后将目标盯在了我的秘书身上……”


        

“我之前听特级战斗司中的一些前辈提起过。”


        

项明哲皱了皱眉,心情开始变得不好了起来:“这应该是黎明结社那些疯子出产的道具,啧……世界树的一根根须,经过恶魔基因的改造后,又以血族的血能侵蚀。


        

这些家伙是真不怕使用了这些道具的人会陷入崩溃状态。”


        

“这也是我要和你说的第一则消息,有内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