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66章恭喜你引起了我的注意(4/5)
夜间

第66章恭喜你引起了我的注意(4/5)

        

苏漾看着谭雪风吞云吐雾,恰似项明哲一般。


        

他突然觉得谭雪风现在心里应该挺难过的,他养的第一只宠物鸭死的时候他有些难过,更何况项明哲明显是谭雪风的朋友。


        

“老大,你的梦想很美……”谭雪风将烟嘴丢在了地上,然后转头迈向了黄昏之中。


        

燃尽的烟头、谭雪风的背影和沉入地平线的日轮融为一体,场景逐渐被拉长,苏漾缓缓睁开了眼。


        

「叮,你学会了‘符咒学·符阵·屏蔽之墙’」


        

「您有新的支线任务,请尽快查收」


        

「支线任务·阶段任务·重明谜影」


        

「任务进度:0%」


        

还是那个熟悉的天花板,向来没心没肺的突然有些沉默,说是伤心倒是不至于,就是有些难过吧,看到一个很不错的好人就这样离开了,多少会有些伤感。


        

当他看到项明哲在塔吊的顶端张开双手拥抱世界的时候,他是很希望现实会是很多俗套小说中描写的那样,勇敢者披荆斩棘,在无数危险中找到打出幸福大结局的那个可能性。


        

「任务内容:血族的计划虽然暂时被打断,但重明市已卷入这场漩涡之中,请调查幕后隐藏的真相,根据事件结束时调查的进度,结算相应奖励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提示:可先从项明哲吞服的恶魔化、血能侵染化的世界树根的源头进行调查」


        

「任务难度:困难」


        

就好像是看到了一个让人难以释怀的故事,想要更改,可又知道更改后的故事已经不再是自己记忆里那遗憾中带着美好的故事了。


        

烦躁!


        

他起身洗了个脸,然后出了门。


        

可现实却是英勇无畏的修行者倒在了尘埃里,眼中的火光伴随着生命一同流逝。


        

这种感觉挺烦人的。


        

这种感觉,甚至连从一段记忆中获得了一个新技能的快乐都被冲散了不少。心里有些说不出的不爽。


        

当听到了苏漾的脚步声中,他有些佝偻的身体下意识的直了起来,挡在了那不大的骨灰盒前,似乎只要来者有什么动作,他就会直接抱起骨灰盒就跑一般。


        

苏漾的脚步停顿了,这一刻他突然很想掉头就跑,可那湖面倒映的如火般的暮色确实太美,他走的很慢,慢慢的靠近了白前辈。


        

“学长他一定是个勇敢的人吧。”


        

他越走越远,夕阳的光在他的严重缓缓褪去,弦月境的湖面上倒映着即将沉入地平线下的落日,那火烧云的色泽被奔袭而来的月色侵染。


        

他在湖边看到了那个挺熟悉但却只说过几句话的白前辈,他用着一根小小的松枝在一个破碎的阵盘上刻画着符咒,一颗颗指尖大小的灵石被冲入阵盘中。


        

蒸腾的符文化作一个圆球,小心的保护着符文中央的骨灰盒。


        

白前辈突然抬起了头,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了某个该死的事实……或者说他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那个亦徒亦孙的项明哲,是抱着自己的理想溺死的。


        

但是在无数个日夜以前,是他引导着项明哲,去成为那个自己一辈子都没能成为的“正义的伙伴”——在那个夜色撩人的晚上,是他将自己并没有完成的梦想交托给了项明哲。


        

他有些失落的松开了对符文的控制,那被符文包裹着的骨灰盒缓缓向前飘去,最后失去浮力,沉入宁静的弦月湖底。


        

白前辈的眼神没有任何的波动,只是转过身来静静的刻画着符文。


        

“学长曾说过,‘我一直觉得,当我绝望的时候,如果能有人骑着白马,脚下踏光而来,站在我面前说,嗨,倒霉蛋,我来救你了。那场景一定很炫’。


        

我想在他保护民众的那一刻,他一定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耀眼吧。”


        

他朝着背对着他逐渐走远的白前辈大喊:


        

“白前辈,学长他有履行自己的职责,没有让任何一个人因他而死去,虽然、虽然人的价值不应该以牺牲来衡量,但坚持自己的信念到死,没有比这更酷的了。”


        

苏漾不知道自己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说出这么羞耻的话,这种感觉就像是高中在老师的办公室里、


        

他看了很久很久,临走前对着那静谧的湖水喊道:


        

“小哲,师傅先走了,师傅年纪大了,以后就不来看你了。”


        

那一刻,他那比年轻人还光滑的脸上似乎多了风霜,但佝偻着的身体却已经撑了起来,苏漾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己有必要说些什么,否则之后他一定会后悔的。


        

但这喊完之后羞耻和舒畅交织的感觉再让人纠结,苏漾也要大声的说出这句话。就像是没有人能拒绝假面骑士和迪迦,项明哲那慷慨赴死的感觉真的是太戳爆了他这个转生老油条的心了。


        

然后下一刻,那走远了的白前辈是身影就像是时间断层了一般,那身上散发着不安气息的他已经站到了苏漾身前:


        

“你也觉得,一个人的生命还比这种莫须有的东西要重要的多吗?”


        

班主任无语的指着自己作业本背面,一字一句将自己无意识写出的“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但就是要靠实力”的话给念出来时一样。


        

那种羞耻和社死的感觉太让人绝望了。


        

中二病遗老伤不起啊!


        

“可是,如果一个人打从一开始就坚定了一个目标,并愿意为了走向那理想生活而洒满骨和血,我不敢说这种做法是对的,但我想没有人会对学长的行为有任何的嘲讽。”


        

“那是年少轻狂。”


        

“既然你们认同了人不风流忹少年,就没有理由天然的觉得年少轻狂是个贬义词,至少学长的行为,让我对于自己个人的定义,有了些许的改观。”


        

白前辈眼神中的暴戾是如此的直白,让苏漾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可是他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心情平静的站稳,轻声的说道:


        

“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让人去送命……”


        

白前辈眼中的暴戾似乎稍稍缓和下来,但下一刻苏漾低头说出的话,让他气的捶胸顿足:


        

白行舟只感觉苏漾的眼睛像是在发光,那是自己前所未有的痛恨的神色,他冷眼扫了苏漾一眼,脸上的笑容逐渐狰狞:


        

“恭喜你,小鬼,你引起了我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