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剑岚传 > 第563章 一眼
夜间

第563章 一眼

        

/


        

何双摇摇头,说道:“婆婆,这里是南阳城。”


        

“这还是我阴女教十年一度的明月心大会!”阴婆婆提高了声调,“南阳城又怎么样?过往无数次,不知道多少修仙者想方设法想要趁着明月心大会开幕之时闯入扬州城去!他们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不要以为我老太婆心里不知道!修仙修得一肚子坏水,满脑邪念,这要是真能得道成仙,岂不就要祸害千千万万年?”


        

云芷道:“只要心有邪念,在我阴女教弟子面前就会无计可奈,正好趁着他们受邀前来观看本门明月心大会的当,让他们知道,我阴女教能掌控人心,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让那些只为将我阴女教弟子当成掌中玩物之辈看看,他们到底玩得起玩不起!”


        

听到云芷之言,阴婆婆面色稍霁,不过却是开口道:“你这孩子倒有几分老身当年的意味,行事作风也较别人好得多,只是老身听说你十年前收了个天生媚骨的妖女当弟子,不仅言行不端,而且也不将本门放在眼里。”


        

云芷闻言,冷冷回道:“婆婆应该不至于轻信那种道听途说。”


        

“是道听途说,但老身也是有所求证。”阴婆婆冷笑一声,“婆婆我虽然年纪大了,但耳朵不聋,眼睛也不瞎,阴女教道统传承近千年,也就你们两个入得老身的眼,你们也算洁身自好,可惜门下不争气,尽走歪门邪道!老身这许多年来也不知对你们说过多少次,阴女教的道走偏了,走错了,该改改,你们就没有一个听我的。”


        

微一沉默,阴婆婆对云芷道:“小芷,你想坐这个掌教之位?”


        

云芷看了何双一眼,然后又看向阴婆婆,没有说话。


        

阴婆婆嘿嘿笑道:“只要你按照老身的意思来,老身就让你坐这个位置。”


        

这一次,何双也看着云芷。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云芷轻轻一笑,道:“婆婆未免太看轻我了,这个位子我是想要,但我会自己争。”


        

阴婆婆冷笑一声,道:“依靠你那个弟子?”


        

“依靠?婆婆未免太看轻我了,不要忘记,那是我教出来的弟子。”


        

“自己教出来的弟子不一定都能满意,俗话说玉不琢不成器,但也不要忘记,一些天生坏种,实在是朽木雕不成。”


        

苏嫡玲压下心头火气,听得这含沙射影的一句句话,全身皮肤都红了起来,这让她倍显妖媚。


        

阴婆婆看了她一眼。


        

苏嫡玲突然甜甜一笑,右手五指往前轻轻摆着,左手插在腰间,那柔弱柳腰往左边弯斜,将倒欲倒,让场中一众男修看得眼睛发直。


        

阴婆婆眼中射出冷芒,可是苏嫡玲视若无睹。


        

就与那些年里一样,阴婆婆越是看不惯的行为,苏嫡玲越是能轻易打破心头那道防线,越是容易越过那道禁忌而充满粉红色彩的防线,去做,去享受。


        

那些过去以为可怕的难以名状的言行举止,而今在她看来却也不过如此而已,倒说不上乐在其中,而是时间已久,她早已过了那享受的阶段。


        

苏嫡玲身上的魅力,在这粉红肌肤映衬下,随着她柳腰半斜而尽展,修为粗浅者已失魂。


        

阴婆婆只朝场中众人瞪了一眼,那些人便如被一盆凉水浇下,猛然惊醒,再去看苏嫡玲时,再找不回方才那种感觉,哪怕苏嫡玲催动功法,散发魅惑之力,也再难牵动他们的心,她的皮肤变得更红。


        

吕严心头恶寒,压低声音道:“这老太婆好厉害。”


        

吴眺心有余悸,连连点头。


        

顾辰的双眼却是紧紧地盯着另一个方向。


        

那里,一名身姿窈窕的女子缓缓走来。


        

随着她的走近,能听到一声声清脆的铃响。


        

她长发及腰柔且直,纤腰细细,微步行来,带动长发随之微颤,有如应乐起舞。


        

谷这乐声,便是系于她左脚上的一只银白铃铛传来,一声一声银铃脆响,让人心尖随之一起一颤。


        

她衣着甚少,肌肤隐现,短裙仅仅及膝,赤着双脚,长足交互,双手背在柳腰之后,脚尖往地面轻轻一点,人便随之跃动,让那银铃声音更响,让那头发更飘,曼妙身姿跳脱,仿佛对世间一无所知的百灵鸟,在空旷无人的树林间唱歌跳舞,乐在其中。


        

众人皆看得入迷。


        

哪怕是那些因为阴婆婆那一瞪而心头结冰之人,此时亦随之冰碎,双眼迷离,透着浓情蜜意。


        

阴婆婆见此,又是一哼。


        

那些人再次为之一惊,心头柔情破碎。


        

可是,那女子只是嫣然一笑,美目顾盼,脚尖点地轻轻一跃,凌空而起旋动一圈,有如一阵春风吹过,便让那冰湖融化,更让那春水满面。


        

那轻轻的一跃,尽展艳女归尘诀的舞姿,那凌空的一旋,带动水气,形成无数小小的镜面,以媚女临镜诀控制光线,也控制着众人的视线,借助海女思潮诀拨动人心,以净女逐风诀扫去心头阴霾。


        

仅仅是那简简单单的动作,竟然便将阴女教的四大功法融合起来,融会贯通,且将其妙用施展得淋漓尽致,使得场中男修迷醉,女修亦为之失神。


        

阴婆婆的双眼迸发光芒,那一瞬间,仿佛抓到了阴女教功法的真谛,心头颤动,有一股激动的情绪在滋生、在酝酿,然后将要喷薄开来。


        

可是在那激动的光芒之下,却又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隐隐地透着怨恨和憎恶,那怨恨与憎恶随着增强,将那激动的光芒掩下,然后复归漠然。


        

云芷注意到何双脸色动容,顿时嘴角微翘。


        

没有人发现,在那女子轻轻跃起,凌空一旋之际,因见故人而喜出望外。


        

她正好与顾辰四双相对。


        

十年未见的故人,在此时重逢,遥望一眼,便望进了对方心里。


        

无须多言,那一眼,尽释心头思念,那一眼,便将那许许多多说不完的话,在这无声之中叙说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那两个人——顾辰与杨婵,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场中,修仙界的年轻一辈皆哗然。


        

他们的目光锁定在杨婵身上,贪婪地注视着她,不放过她身上一丝一毫外露的肌肤,那些可能被瞧见的如白玉一般的冰肌玉骨,让他们连眨一下眼睛都不舍得,恨不得将眼珠子就这样挖出来暴露在外,片刻不离杨婵。


        

杨婵并没有刻意对这些人用术法,只是没有丝毫掩饰地展露自己的天然魅骨,毫不收敛自己的媚惑之意,自然而然流露,便让一众青年沦陷。


        

也因为并非使用术法,所以那些前辈高人眼看着后辈弟子再一次失态出丑,但却无可奈何,因为哪怕是他们,此时心头也为杨婵举手投足之间展露出来的无穷媚惑感到震惊。


        

哪怕是天生魅骨,也不可能达到如此程度,这种光景,让场中的不少人都想到了当年。


        

在阴婆婆还年轻的时候,也是如此得天独厚,让整个修仙界都为之震动,当时的场景,与此时此刻聚集在杨婵身上的目光,几乎可以说是一般无二。


        

杨婵面带春意,喜形于色,那喜色让她的魅力更添几分。


        

没有人知道,杨婵之所以高兴,并不在于全场青年为之倾倒之象,而在于她见到了顾辰。


        

更重要的是,顾辰看她的目光,与十年前一般无二,那清澈而又坚定的目光与众不同,让她再一次找到了,也是找回了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