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深渊走出来的王者 > 第八十八章诡异
夜间

第八十八章诡异

        

“是吗?”


        

陆羽有些迷糊了,李文文是寒星后期,六识十分敏感,绝对不会闻错了。


        

可是,他也的确是闻到了酒菜的香气啊!


        

两个人,问道两种截然不同的味道,这是什么原因?


        

两人从一楼一直走到三楼,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这就是一座普通的酒楼,座椅板凳虽然有些陈旧,但是都没有损坏,还能使用。


        

“奇怪了,按说这里存在了应该很多年了吧,怎么这些家具还能使用?”


        

两人上下检查了一遍,除了这些家具摆设,其他的没有发现可疑之处。


        

陆羽一刀砍在一把凳子的扶手上,砍下了一节木头。


        

“什么?”陆羽吃了一惊:“你说是云母铁木?”


        

接过李文文手中的木块,只觉得入手沉重,小小的木块比铁块还重的多。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好结实的凳子,以他的力道,普通的木质凳子这一下绝对会被砍成粉末,而这个凳子却只掉了巴掌大的一块。


        

李文文手一伸,将木块取在手中:“云母铁木,难怪这么结实?莫非,这里的家具全是这种铁木制成的?”


        

古怪的香气,价值不菲的摆设,这一切都透出一股诡异。


        

停留了一会,再没有别的发现,也只能去别处查看了。


        

果然是云母铁木,这是一种十分珍贵的的木材,生长在阴气极重的地方,特点是沉重结实,不易腐败变质,用这种铁木制造成的东西,数千上万年也不会腐朽。


        

云母铁木价格十分昂贵,在这里却只是被做成普通的座椅板凳,是谁有这么大的手笔!


        

二十多人分别进入一间间房间,每次至少五个人在一起行动。


        

刘博宇带着四个人进入一间房间,这是一间套房,每个人仔细的检查着,生怕错过任何有价值东西。


        

李云奇与温天赐都是寒星中期的高手,刘博宇是寒星初期,他们三人带着二十四人进入一家客栈中。


        

进入客栈中,李云奇道:“大家都小心点,不要单独行动,至少确保身边有两个人以上,发现什么不对马上呼叫支援,好了,开始吧。”


        

没准,玉天门的传承就隐藏在这古城之中。


        

如果不是因为这里太过于诡异,恐怕那些寒星期的高手早就自己行动了,又岂会带上他们这些累赘。


        

其实大家都清楚,这一次的全城检查固然是为了查找到可疑的地方,找到逃生的办法,但何尝不是一次寻宝的机会。


        

这古城也不知道存在了多久,既然在玉天峰中出现,必然与玉天门脱不了关系。


        

唯一的指望就是能找到一些宝贝,自己私藏起来。


        

一旦能活着出去的话,说不定人生就此开挂,也能成为十王那样的强者。


        

带上他们,说不定危险关头就把他们当成炮灰了。


        

但这也无所谓了,让他们这些低层武者自己行动,恐怕死得更快。


        

他好奇的举起铜镜,看着镜面,镜面中,只有无尽的黑暗。


        

奇怪,怎么没有自己的影子。


        

所以,虽然心里害怕,但是每个人依然在卖力的寻找着。


        

王华找到一面铜镜,昏暗的灯光下,这面铜镜散发一层蒙蒙的青光。


        

从王华捡起镜子到消失中间不过几秒的时间,站在门口的刘博宇竟然没有半点察觉。


        

刘博宇盯着门上挂着的一个墨玉制成的穷奇挂件在发呆,心中砰砰直跳。


        

王华侧了侧身,想要借助身后的灯光看仔细一些。


        

忽然,一团黑暗从镜子中冲出,瞬间包裹着他,将他拉进镜子中。


        

外貌像老虎,大小如同牛般,长有一双翅膀。


        

喜欢吃人,更会从人的头部开始进食,是一头凶恶的异兽。


        

他能感觉得到,这个穷奇挂件中蕴含着惊人的能量。


        

穷奇,上古神话中四凶之一的神兽。


        

宝贝,绝对是个宝贝!


        

至于这里为什么会挂一个邪恶的穷奇挂件,早已被他忽略掉了。


        

乃是邪恶的象征,代表着至邪之物。


        

可惜的是,贪心的刘博宇早已经忘记了穷奇所代表的的含义。


        

刘博宇整个人竟然凭空消失了,原地只留下一个忽明忽暗的手电筒。


        

李云奇是这一队人中,除了李文文外修为最高的,也是性子极为沉稳之人。


        

刘博宇伸出手去,就要取下这块挂件。


        

他的手指刚一碰到挂件,一阵黑雾涌出,将他包裹住,拉回了穷奇挂件中。


        

忽然,他听见最深处的房间内传来一个女人焦急的喊叫声。


        

“来人,快来人帮忙啊!”


        

进入客栈之后,他主动走在最前方探路。


        

一路没有异常,李云奇直接来到二楼走廊的最里面。


        

落地镜中,有一个身穿红衣的妩媚女人。


        

女人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对着李云奇痴痴的笑着。


        

李云奇来不及多想,冲到这件房屋前,一脚将房门踹开。


        

房间中,一个巨大的落地镜矗立在中间,其他地方空荡荡的。


        

素来沉稳的李云奇这是竟然一反常态。


        

他大步走了进来,一拳打向落地镜。


        

“好人,快来帮帮我啊!”


        

“大胆邪物,胆敢在这里装疯卖傻。”


        

每个镜子中都有一个红衣女人。


        

“嘻嘻,坏人,你打疼我了!”


        

“咔嚓”


        

落地镜破碎了,落在地上化为千百块小的镜子。


        

他想差了,红布本是无形之物,又岂是他能破坏得了的。


        

整张红布包裹住李云奇,在他不敢置信的神情中。


        

倏忽,所有的红衣女人都飞出了镜子,化为一片巨大的红布向着李云奇当头罩来。


        

李云奇丝毫不惧,手中长剑挥舞,向着红布砍去,要把红布切为碎片。


        

在贪心的驱使下,每个人即使发现了异常,也都没有声张,反而小心提防,生怕别人注意到。


        

最终结果是,每个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悄无声息。


        

带着他破开窗户,呼啸着飞向远处。


        

类似的情况,在各个房间内发生着。


        

除了李云奇,其他人就连半点声息都没有发出,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陆羽和李文文走出客栈,立刻察觉到不对,跟随他们的一百多人,竟然一个都不在,也没有半点动静传来。


        

两人对视一眼,都感到了一丝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