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皇城第一娇 > 96、被逼婚了?(二更)
夜间

96、被逼婚了?(二更)

        

“见过太皇太后。”谢衍踏入寝殿,站在床前恭敬地行礼。


        

如今整个大盛,大约也只有这位太皇太后才值得让摄政王殿下如此谦恭有礼了。


        

太皇太后道:“都是自家人,就别管这些繁文缛节了,给知非搬个椅子过来。”


        

片刻后,两个内侍就已经抬着椅子走了过来,放下之后恭敬无声地退了出去。


        

谢衍谢过太皇太后坐了下来,看了一眼旁边一坐一站的长陵公主和秦凝。


        

秦凝行过礼,飞快地退到母亲身后当柱子去了。


        

太皇太后见她这副模样,也忍不住摇头。


        

她倒是知道秦凝为什么怕谢衍,却还是对外孙女的胆小有些无奈。


        

不就是杀人么?那有什么?


        

别看太皇太后也算是出身名门,但年轻时候跟着高祖,也是曾经亲自提着刀砍过人的。


        

这世上,不杀人的恶鬼多了去了。 记住网址m.qqwmx.com


        

关键还是要看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杀的又是什么人。


        

现在的小姑娘,胆子比她年轻那会儿真的是小太多了。


        

太皇太后倒是对秦凝说的骆家姑娘更加好奇了。


        

这两年她不怎么见朝中命妇了,隐约还记得跟在骆夫人身边的两个姑娘。一个端庄明丽,一个精致骄纵,那晚宴会上倒是看了好几眼,那是个像雪玉一般漂亮,生气勃勃的小姑娘。


        

想到此处,太皇太后忍不住看了看坐在自己跟前的谢衍。


        

在脑中想象了一下那骆家小姑娘和侄儿站在一起的模样,又忍不住有些泄气。


        

看着倒是般配,就是…这知非的年纪大了些,骆云恐怕不会乐意让女儿嫁给知非啊。


        

太皇太后并没有考虑朝堂上权衡利弊,兵权政局一类的事情。并非她老糊涂了考虑不周,而是她对骆云和谢衍都有着绝对的信任。


        

这两人骨子里其实都是一般的正直,只要不触碰到他们的底线,他们永远也不会因为私心而利用自己手中的兵权将天下重新拖进战火。


        

但如果他们认为已经忍无可忍了,那再多的制衡妥协都没有任何用处。


        

他们关心和在意的事情都是大致差不多的,用知非制衡骆云,这真的有用吗?


        

太皇太后虽然不理政事,那些朝中官员的心思她却并非不知,但她并不看好。


        

她已经没多少时间了,骋儿却还太小,儿媳妇看着也不是个精明的,将来会如何不好说。


        

但她相信无论如何知非至少都会护着阿骋,给他大哥留下这一丝血脉,让大盛的天下安泰稳固。


        

这就足够了。


        

丈夫儿子为天下征战一生早早地去了,太皇太后却并没有非得要自己孙儿坐这天下的执念,只要他好好活着长大成人就够了。


        

别的事情,她这个没几天可活的老太婆也管不了。


        

“知非啊,秦迁的事,处理妥当了?”太皇太后还是没有直接切入正题。


        

谢衍微微点头,“伯母放心,他以后不会再回到京城了。”


        

太皇太后点点头,叹气道:“当年是我和陛下看走眼了。”这个陛下说的是高祖太宁帝。


        

“母后,您别这么说。”长陵公主轻声道:“人都是会变的,他或许是觉得这些年事事顺着我,委屈他了。以后大家山高路远,就各自安好吧。”


        

长陵公主到底还是不想告诉母亲,这个驸马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些恶心人的事情,她们自己知道就行了,何必再让母亲跟着一起恶心呢?


        

谢衍听了这话,也明白了长陵公主只将真相说了一半。


        

也没有多说什么,那些事情确实没必要细说,只需要让太皇太后知道有这么个事儿,别冷不防地让人在太皇太后面前胡说八道气着她就行了。


        

太皇太后轻轻拍拍女儿的手背,看着侄子道:“罢了,你皇姐好歹还有两个孩子,将来有你照看着也吃不了亏。但是知非啊,你呢……”


        

“……”谢衍这才知道,这趟进宫原来是趟鸿门宴。


        

挥手让上茶的宫女退下,谢衍有些无奈地道:“伯母,我不着急。”


        

太皇太后气结,“你都三十了,还不着急?再过几年,你看谁家做父母的还舍得将自家花儿一般的姑娘嫁给你?”


        

谢衍有些头疼,“伯母……”


        

太皇太后难得强硬地道:“不成!你就给我一句实话,我这老太婆闭眼之前,到底能不能看到你未来媳妇儿?”


        

谢衍不答,这他怎么知道?未来媳妇儿在哪儿他都还不知道呢。


        

皇伯母一向开明大义,怎么也胡搅蛮缠起来了。


        

看着他少见的为难模样,长陵公主也忍不住笑起来了。


        

就连站在她身后假装木桩子的秦凝也忍不住捂着嘴偷笑起来。


        

只是被谢衍的目光冷飕飕地扫过,她立刻僵硬了小脸,一缩脖子小声道:“我出去转转。”然后赶紧转身溜了。


        

出了寝殿还不忘赶紧搓了搓自己的胳膊,被楚王舅舅看一眼,感觉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


        

寝殿中,太皇太后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长陵公主连忙起身帮她调整背后的靠枕。


        

太皇太后对长陵公主道:“贤语,你出去看看阿凝。秦迁再混账毕竟也是她亲爹,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你好好跟她说说,别让她把自己憋坏了。”


        

长陵公主知道母亲是有话要单独跟谢衍说,她也确实有些担心女儿,便应声去了,并带走了殿中侍候的内侍和宫女。


        

殿中只剩下两人了,太皇太后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淡去,轻叹了口气道:“贤语别的都好,就是性格有些优柔,不像我和你伯父。”


        

谢衍道:“伯母不必担心,皇姐知道分寸。”


        

太皇太后道:“我知道,她不是对秦迁心软,是不想让我担心。她从小就这样,总想万事做得周全,反倒是有些当断不断。罢了,既然她自己能过得去,我也就不操这个心了。以后贤语她们母子三个,还要你多担待。”


        

谢衍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点了点头。


        

太皇太后轻声道:“伯母知道,这几年你身上的担子太重了,偏偏我们都还要继续往你身上压。知非,你听伯母的话,伯母一定替你寻个合你心意的王妃。就算别的不说,至少你那府里也不会再冷冷静静的,有个人陪着也好。”


        

谢衍蹙眉道:“伯母,我还不……”


        

“男女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好,有人无情无爱一辈子万花丛中过,有人执念深重除了情爱什么都看不到,但不管别人怎么样,那都是别人的跟你没有关系,你终究要自己去走过,才知道自己会拥有怎样的感情和伴侣。”


        

从谢衍十五岁以后,太皇太后就很少这样长篇大论语重心长地劝说他了。


        

谢衍沉默不语,眉宇间却有几分阴郁。


        

太皇太后摇摇头,“你爹和你娘荒唐,那是他们的事情。你可以引以为戒,但是不能因噎废食。再说…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痴男怨女?我和你伯父之前,没有他们那么多的爱恨缠绵,不也过了一辈子?”


        

“伯母…可有怨恨过伯父?”谢衍问道。


        

他的伯父高祖太宁帝是王朝末世中最耀眼的英雄。


        

他出身名门却不受宠,不到二十就被迫离开上雍在外游荡,却又在不到十年的时间成为一方枭雄,让朝廷都不得不公开召他回京授予高官。


        

他和太皇太后是患难夫妻,当年太宁帝流落在外的时候只有妻子和岳家对他不离不弃。


        

然而当他手握重权之后,终究还是如同每一个身居高位的男人一般,身边从未缺少过美人。


        

所幸他对陪着自己共患难的妻子还保留着一份尊重,无论什么样绝色倾城的美人,都从未动摇过太皇太后和先帝的地位。


        

作为一个曾经也被侧室和庶子陷害过的嫡子,太宁帝是坚定的嫡长子继位制度拥护者。


        

但他也从未想过直接从根源上杜绝侧室和庶子的出现,这或许也是男人的劣根性。


        

也正是这些美人和她们的儿子,在日后造成了险些动摇大盛国本的“三王之乱”。


        

太皇太后思索着,眼神悠远。


        

半晌才缓缓道:“说没有那自然是骗人的,但是…我并不后悔。我这一辈子,已经尽我所能做了选了我能做的一切,便是有什么遗憾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但……就算我当年不嫁给你伯父,另外选一个人,又怎知就一定会比他好呢?那秦迁倒是我和你伯父精挑细选出来的,结果又如何?”


        

“知非,日子是自己过得的。能将日子过成什么样子是你的本事,但你不能因为看到不好的例子,就止步不前不让任何人靠近你。”


        

“就算结果真的不尽如人意,将来后悔自己做的选择,也比后悔自己什么都没做要好一些。”


        

谢衍不语。


        

太皇太后也不再多劝,只是道:“我不管你是这么想的,反正若是不能看着你成婚,喝到一杯媳妇儿茶,我就是死了也不能闭上眼,也没脸去见你伯父和大哥。”


        

“伯母。”谢衍有些无奈,太皇太后若是长篇大论的劝说,他还能有说辞。但是这样专断蛮横,反倒是让他有些无可奈何。


        

太皇太后也不理他,自顾自道:“你若嫌麻烦,就别管了,我自己挑。但是你可记住了,你要是自己不管,回头我直接下旨赐婚,你可别怪我。”


        

“……”


        

皇伯母早些年一直都是端庄明理的一派国母风范,为什么现在却开始胡搅蛮缠了?


        

------题外话------


        

太皇太后:不喝到侄儿媳妇茶,我死都死不安心。


        

谢衍:那伯母好好活着,等我娶媳妇儿吧。


        

太皇太后:等不了了,你不动我就自己来了。到时候你不满意可别哭。


        

谢衍:……还是本王自己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