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豪门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 091:霸气婳哥,直接断绝关系!
夜间

091:霸气婳哥,直接断绝关系!

        

听到苏老太太这番话,苏时越很是无奈。


        

他不知道如何去解释。


        

宋婳就是个小村姑而已,而宋宝仪却是闻名江城的第一才女。


        

这个第一很明显就是宋宝仪让给宋婳的。


        

如若不然,宋婳能拿第一?


        

她凭借什么?


        

凭她是乡下长大的?


        

这个解释,未免太过牵强。


        

“奶奶,您对宝仪偏见太深了。”苏时越道:“她究竟做了什么事,才让您这么讨厌她?”


        

“是你太蠢了,”苏老太太恨铁不成钢,“宋宝仪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能不能有点自己的主见?”


        

苏老太太一直都认为苏时越不会在女人身上吃亏。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因为他对女人一直都保持着一种警惕性。


        

可现在.....


        

他居然被宋宝仪骗成这样,这是苏老太太绝对没有想到的。


        

苏时越看着苏老太太,“奶奶,其实我也很想把这句话送给您。别宋婳说什么您就信什么!”


        

宋婳才是那个心机沉重的人。


        

偏偏。


        

苏老太太就像被鬼遮眼了一般,听不见,也看不见。


        

语落,苏时越接着道:“您怎么不想想,宋婳为什么要接近您?为什么要讨好您?”


        

“你是不是有毛病?婳婳什么时候接近我了?是我主动找的她好吗?”苏老太太非常生气,“还有,我纠正一下,人家婳婳根本看不上你,你少自作多情,往自己脸上贴金。说出去让人笑话。”


        

闻言,苏时越无奈地摇头。


        

他懒得和苏老太太辩解什么。


        

因为他知道,此时他说什么,苏老太太都是听不进去的。


        

苏老太太被宋婳洗脑太深,恨不得宋婳马上成为苏家的未来孙媳妇。


        

“奶奶,那我也跟您说一下,我是永远都不会喜欢上宋婳的,请您不要乱点鸳鸯谱。也不要对宋婳许诺什么!”


        

看苏老太太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许诺了宋婳苏家未来孙媳妇的位置。


        

老人家年纪大了,难免糊涂。


        

苏老太太深吸一口气,尽量不让自己生气。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生气容易变老。


        

苏时越轻叹一声,接着道:“奶奶,我不想因为一个外人跟您吵。”


        

苏老太太看着苏时越道:“是我在跟你吵吗?分明是你识人不清,错把鱼目当珍珠!”


        

一个河蚌内可能就有一颗珍珠。


        

很显然,这个词语不适合宋宝仪。


        

苏时越本已经准备回房间,听到这句话,他回头看向苏老太太,“奶奶您错了。”


        

“宝仪她是星星。”


        

天空中,最明亮,最闪耀的那颗星星。


        

说完这句话,苏时越转身便走。


        

看着苏时越的背影,苏老太太伸手拍了下额头。


        

下手还挺狠。


        

啪--


        

额头上立即出现一个红色的巴掌印。


        

见此,管家立即走上前,“老太太,您这是做什么!”


        

“我教孙无方,该打!”


        

苏时越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由她教养着长大,现在苏时越变成这样,她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管家安慰道:“老太太,少爷他只是一是糊涂而已,跟您没有任何关系,您不要这么自责。”


        

儿大不由娘,更何况,苏时越只是苏老太太的孙子而已。


        

苏老太太已经很不容易了。


        

管家接着道:“少爷他那么聪明,肯定很快就能走出来的。”


        

苏时越是个很从聪明的人。


        

但有句话叫物极必反。


        

慧极必伤。


        

苏时越就个很好的例子。


        

按理说,他这样的人,不应该为情所困才是。


        

苏老太太轻叹一声,“其实,他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苏时越还不到三岁的时候,父母就因为车祸双双去世,苏家也在那个时候落幕,没人能体会到,无父无母的孩子的心酸。


        

苏老太太含辛茹苦的将他带大,好在他没让苏老太太失望。


        

成绩优异的他,在十五岁时就考上了江城最好的大学。


        

十九岁毕业后进入苏氏集团工作。


        

那个时候,苏氏集团的老股东们都不肯定他,联合起来,想让这个十九岁的少年自己认输。


        

但是苏时越没有认输,他用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的爬上了苏氏集团最高的位置,最后拿回了原本属于苏家的东西。


        

因为这一路走来的艰辛,导致苏时越不愿意相信任何人。


        

他固执不已,一旦认定了某件事,不撞南墙不回头。


        

**


        

另一边。


        

宋家。


        

宋婳坐在电脑前,十指不断地在键盘上跳跃着。


        

莹白如玉的指尖对上黑色的键盘,黑白分明,不是一般的好看,简直是手控者的福音。


        

嘟嘟。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馒头,去开门。”


        

宋婳红唇轻启。


        

馒头喵了一声,立即跑过去,跳到门把手上。


        

啪嗒。


        

下一秒,门就开了。


        

这是馒头刚学会的新技能。


        

“姐姐。”


        

门外响起一道温柔的声音。


        

是宋宝仪。


        

“有事吗?”宋婳微微回眸。


        

电脑屏幕上已经转换成时下最热门的游戏页面。


        

“我、我能进来吗?”


        

宋宝仪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丝毫不见半点盛气凌人。


        

今天的宋婳让她非常意外。


        

她做梦也没想到,宋婳会成为她的对手,最后抢走了她的第一。


        

小提琴这种高雅的乐器,宋婳究竟是怎么学会的?


        

她想了很久,决定来跟宋婳示好。


        

摧垮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了解敌人,打入敌人的内部。


        

宋宝仪要让宋婳彻底信任她。


        

最后,沦为她的垫脚石。


        

思及此,宋宝仪的眼底浮现出得意的神色。


        

“进来吧。”


        

宋宝仪走进来,关上房门。


        

宋婳的房间不大。


        

约莫十个平方,这原本是宋家别墅的库房。


        

最后因为宋婳要来,就临时改成了一个房间。


        

整个房间的陈设很简单。


        

原本就一张床,一张书桌。


        

后来宋婳自己又买了个猫爬架。


        

放眼望去。


        

可以看到书桌上摆着一台破旧的笔记本电脑。


        

因为时代已久边缘黑色油漆均已全部掉落,就像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一样。


        

电脑旁边还放着个手机。


        

不同于时下的流行的薄款手机,这手机厚重不堪,最起码十几厘米的厚度,一看就是地摊货。


        

唯一崭新的东西大概就是那个放在电脑桌旁的猫爬架。


        

宋宝仪不着痕迹的眯了眯眼睛。


        

村姑就是村姑。


        

果然就只配用这些廉价的东西。


        

“姐姐,”宋宝仪看着宋婳,态度诚恳的道:“首先,我要跟你道歉,以前我若是有什么得罪了你的地方,请你原谅我。”


        

“嗯。”宋婳微微点头,“还有呢?”


        

宋宝仪没想到宋婳的反应会这么平淡,楞了下,接着道:“那,姐姐你能原谅我吗?”


        

“可以。”


        

宋婳说的随意。


        

事情发展的好像比宋宝仪想象中的要简单很多。


        

她本以为很难过宋婳这关。


        

“所以,你现在可以出去了吗?”宋婳语调浅浅,指着门道:“我还有事。”


        

宋宝仪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在此时,宋婳走过去,拉开房门。


        

宋宝仪这才反应过来,接着道:“姐姐,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问。”


        

宋宝仪道:“你的小提琴,是谁教的?”


        

有一点,宋宝仪不得不承认。


        

宋婳的琴技确实非常好。


        

“同村的爷爷。”宋婳回答。


        

宋宝仪眯了眯眼睛。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把一个小村姑教得这么灵气?


        

很明显,一个农村的庄稼汉不会有这样的实力。


        

宋婳是没想跟她说实话。


        

“请问你可以出去了吗?”宋婳接着道。


        

“姐姐,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宋宝仪走出门外。


        

不等她反应过来。


        

砰。


        

宋婳便关上房门。


        

看着紧关着的房门,宋宝仪眯了眯眼睛。


        

眼底有寒光闪过。


        

宋婳重新坐在电脑前,一手按着鼠标,另一只手在操作键盘。


        

电脑屏幕上打开了两个窗口。


        

一个是游戏。


        

还有一个是满屏的代码。


        

神奇的是,这两个窗口都在同时进行着。


        

游戏里的人物正在推塔。


        

忽然,草丛里冲出来一个拉克丝。


        

宋婳不慌不忙,左手快速的操作着键盘。


        

瞬间秒掉偷袭的拉克丝。


        

一杀!


        

随后,对面又来了两个英雄。


        

宋婳的血条只剩下半格。


        

她依旧不慌不忙。


        

三杀!


        

非常漂亮的成绩。


        

代码那边也在不断的变化着。


        

很难想象,她是怎么做到一心二用的。


        

此时如果有人在场的话,肯定不敢置信!


        

宋宝仪回到房间,坐在公主床上,眼睛半眯着。


        

宋婳今天晚上的反应,很明显是没想着跟她交心。


        

她自降身份,可小野种却不识好歹。


        

既然这样。


        

那就别怪她不讲姐妹情分!


        

思及此,宋宝仪眼底全是毒光。


        

第二日下午。


        

宋宝仪端着一盘水果走到宋婳的房门前。


        

伸手敲门。


        

敲了很久,里面都没人回应。


        

就在此时,一名佣人走过来道:“大小姐,她好像出门了。”


        

“哦,”宋宝仪点点头,“那我给姐姐把果盘送进去吧。”


        

语落,便拧开门把手,推门进去。


        

佣人看着宋宝仪的背影,感叹着宋宝仪可真善良。


        

换成别人,谁愿意搭理一个乡下人?


        

宋宝仪将果盘放在书桌上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打量着整个房间的布局。


        

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一本书上。


        

上面的文字她不认识。


        

但是她知道,这是一本介绍古埃及文字的书。


        

这种书记录了上万种古埃及文字,连她都看不懂,更别说宋婳。


        

可真是够会装的。


        

宋宝仪伸手拿起那本书,翻了翻。


        

书籍已经很久了,纸张已经微微泛黄,但不难看出,这是一本盗版。


        

毕竟,正版书籍站在他们家的书架上摆着。


        

就在此时,从书中掉落出一张纸。


        

宋宝仪捡起掉在地上的纸。


        

纸上写着两行数字。


        

第一行是数字。


        

第二行是song.1122。


        

很明显,这是一个账号和密码。


        

宋宝仪眯了眯眼睛,拿出手机,将这串数字和密码拍摄下来,随后,将书放回原处。


        

回到房间,宋宝仪一直在研究着这个账号。


        

她试着登录了微信和QQ。


        

但......


        

都不是。


        

那会是什么呢?


        

直觉告诉宋宝仪,这个账号里,肯定隐藏着秘密。


        

**


        

另一边。


        

宋婳正在跟李妡以及云诗瑶一起逛街。


        

云诗瑶抱着宋婳的胳膊,“婳婳你真是太厉害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咱们学校所有人的女神!”


        

宋婳笑着反问,“难道以前不是?”


        

“以前虽然你也很受大家的欢迎,但依旧有很多人对你抱有误解,但是现在没有了,大家都非常喜欢你!”


        

上官迎迎接话道:“别说你们学校,就连我们学校论坛上现在都是在讨论婳婳的。”


        

“你是哪个学校的?”宋婳问道。


        

“三中啊。”上官迎迎回答。


        

宋婳微微点头,拿出手机,点进去三中论坛。


        

果然看到了关于她的帖子。


        

还有人上传了在宋婳比赛时的照片。


        

拍的还挺好看。


        

宋婳将照片一一保存好,随后便把着几条帖子全部黑掉了。


        

她不太喜欢这样被人评头论足。


        

她刚将帖子删掉,上官迎迎就尖叫一声。


        

“怎么了?”宋婳和云诗瑶关心的问道。


        

上官迎迎道:“我们学校论坛关于婳婳的帖子全都没有了。”


        

“被人黑了吧?”宋婳道。


        

“你怎么知道是被人黑掉的?”云诗瑶问道。


        

宋婳微微一笑,“因为那个人就是我啊。”


        

“别开玩笑了。”上官迎迎没这件事放在心上,“你知道我们学校的安保系统有多牛吗?”


        

除非专业黑客,否则普通人很难做到。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宋婳反问。


        

“你是谁?”上官迎迎问道。


        

宋婳一脸认真,说出四个字,“芋圆奶茶。”


        

上官迎迎很喜欢计算机,自然知道最近声名大噪的大佬。


        

“你是说那个黑掉LW的奶茶大佬?”云诗瑶立即问道。


        

云诗瑶和上官迎迎一样,很喜欢编程代码,以后两人都准备考计算机系最出名的山海大学。


        

“嗯。”宋婳微微点头。


        

边上的上官迎迎直接笑出声,“婳婳别开玩笑了。”


        

“我没开玩笑。”宋婳道。


        

云诗瑶也觉得宋婳是在开玩笑,“如果你是奶茶大佬的话,那我就是大佬的女朋友!”


        

宋婳立即远离云诗瑶一步,“我性取向正常。”


        

上官迎迎见状笑得不行,接着道:“迎迎你傻啊!当女朋友有什么好的?要当就当奶茶大佬的女儿,有这么一个厉害的爹,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好不好?”


        

云诗瑶点点头,“对对对,那我就是奶茶大佬的女儿!可以横着走路的那种!”


        

宋婳摸了摸鼻子,很认真的看了云诗瑶一眼,“我大概率生不出你这么大的女儿。”


        

“婳婳,你入戏太深啦!”


        

宋婳笑笑,没解释。


        

云诗瑶挽着宋婳的胳膊,满脸惆怅,“我发现我身边的人都好厉害啊,婳婳你的医术出神入化,还会弹小提琴,学习成绩还贼好!我学习成绩不行,也没啥特长.....”


        

“不要这么想,其实你也不是什么都不会,你对地球还是有贡献的。”宋婳道。


        

云诗瑶看向宋婳,满脸期待的问道:“那我会什么?”


        

难道她还有什么隐藏技能不成?


        

“会转换二氧化碳。”


        

闻言,上官迎迎直接笑出声。


        

云诗瑶也被逗乐了,“那我确实对地球贡献挺大的,毕竟植物没我不行!”


        

“宋小姐!”


        

就在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宋婳微微回头,便看到郑民贞朝她走来。


        

“郑会长。”


        

郑民贞满脸笑容,看着宋婳道:“宋小姐,我能单独跟你聊一下吗?”


        

说罢,还看了眼边上的上官迎迎和云诗瑶。


        

两人也很有眼色的道:“婳婳,我们去那边等你。”


        

郑民贞这才满意,笑看宋婳,“宋小姐,我们去那边坐坐?”


        

“好。”


        

宋婳微微点头。


        

两人来到一处咖啡店前坐下。


        

郑民贞点了两杯咖啡。


        

宋婳道:“给我一杯开水就行。”


        

郑民贞看向宋婳,“不喜欢喝咖啡?”


        

“有些喝不惯。”宋婳道。


        

除了喝不惯之外,宋婳对咖啡还有些过敏,只要沾一点点,晚上就会睡不着,而且还会连着影响好几天的睡眠。


        

郑民贞接着道:“咖啡是一种高雅的饮料,你们年轻人可以试着尝试下。”


        

上层人士之间的交流,基本上都是喝咖啡,宋婳以后要是成为她徒弟的话,不会喝咖啡可不行。


        

这要是让人知道的话,会被嘲笑土包子的。


        

宋婳礼貌的点头。


        

郑民贞这才满意,接着道:“宋小姐,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昨天听了你的《梁祝》之后,我很是振奋!激动的一夜没睡着,在国内,像你这样的好苗子已经不多了。”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所以,我想收你为徒。”


        

她已经想象到了宋婳听到这句话的激动。


        

毕竟她名声在外。


        

但很意外。


        

宋婳依旧是一副神色淡淡的样子,“承蒙您看得起,不过,我已经有师傅了。”


        

有师傅了?


        

这让郑民贞非常不悦,但她也没有表现出来,接着问道:“不知令师高姓大名?”


        

宋婳音调浅浅,“我师傅就是一位很普通的老人。”


        

既然很普通,那么宋婳为什么不愿意拜她为师?


        

郑民贞接着道:“没关系的宋小姐,我不嫌弃你之前有过师傅。只要以后你只有我这一个师傅就行。”


        

语落,郑民贞微微思索了番,“宋小姐,你的天赋很好,小提琴弹奏的也非常好。不过璞玉依旧需要打磨,只要你相信我,我就可以让你成为小提琴界最耀眼的那颗启明星。”


        

郑民贞研究了小提琴将近半生,在小提琴界很有话语权,可惜的是,后继无人。


        

宋婳的出现,让她看到了希望。


        

她有一种直觉。


        

假以时日,宋婳必定会有更加惊人的作品。


        

所以,她一定要收宋婳为徒。


        

名师成就名徒。


        

同样,名徒也成就名师。


        

郑民贞现在急缺一个这样的好苗子。


        

“谢谢您的好意,”宋婳礼貌的婉拒,“我师傅对我很好,我不能辜负他老人家的期望。”


        

宋婳第二次拒绝,让郑民贞微微蹙眉。


        

她如此的低声下气,宋家这个养女,多少都有点不知好歹了。


        

她郑民贞这三个字在小提琴界,让多少人趋之若鹜。


        

可宋婳却再三拒绝!


        

这算什么?


        

郑民贞从未遇见过如此没有修养的人。


        

如果不是宋婳天赋极高的话,郑民贞早就发火了,但谁让宋婳是真的有才气?


        

郑民贞压着心底的怒气,温声道:“要不宋小姐你再考虑考虑?”


        

“谢谢郑会长的厚爱,不过,我想我不用考虑了。”语落,她拿出一张钞票压在杯子下,而后从椅子上站起来,“我还有事先走了。”


        

看着宋婳的背影,郑民贞紧锁眉头。


        

本以为这是个好苗子。


        

不曾想,宋婳如此的目中无人,她以为有点本事就能傲视天下一切?可以把所有人都不放在眼里?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就在此时,郑民贞突然想到宋宝仪。


        

宋宝仪虽然骗了她,但是宋宝仪的礼仪修养,很明显比宋婳高一个台阶不止。


        

果然,名门千金就是名门千金,是那种不明来历的野种永远都比不上的。


        

上官迎迎和云诗瑶坐在路边摊,边吃麻辣烫,边等宋婳。


        

看到宋婳过来,云诗瑶好奇的问道,“婳婳,郑会长找你干什么?”


        

“就随便聊了几句。”


        

和宋宝仪不一样,她不会把这件事当成炫耀的资本,自然也就不会把拒绝郑民贞的事情透露出去。


        

云诗瑶也没多问,接着道:“婳婳,我们也给你点了一份麻辣烫,现在让老板煮。”


        

和宋婳成为好朋友这么长时间,她俩早就摸清了宋婳的口味。


        

吃麻辣烫她必点油条和豆腐,还有海带和豆芽也是必点品。


        

饮料最喜欢芋圆奶茶。


        

“迎迎呢?”宋婳坐到云诗瑶对面。


        

“去买奶茶了。”


        

这话刚说完,上官迎迎就拎着奶茶从对面走来,笑嘻嘻的将一杯奶茶递给宋婳,“奶茶大佬,这是你最爱的芋圆奶茶。”


        

“谢谢。”宋婳双手接过。


        

上官迎迎笑着道:“能给奶茶大佬效劳,是我的荣幸!”


        

......


        

宋家别墅。


        

周蕾看着墙上的时钟,眉头紧蹙,“都这个点了,那个小野种还不回来!也不知道在跟哪个野男人鬼混呢!”


        

宋大龙也很不高兴。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脚步声。


        

宋婳从外面走进来。


        

可终于回来了!


        

周蕾看着宋婳道:“你过来一下。”


        

宋婳不紧不慢的走过来。


        

野种就是野种,没教养的东西,连妈都不知道叫一声。


        

周蕾更加来气,接着道:“你去发个声明,澄清一下你的小提琴是宝仪教的。”


        

想要宋宝仪的名声不受影响,就必须去发表这个声明,让所有人都知道,宋宝仪是宋婳的师傅。


        

宋宝仪之所以没得第一,是因为宋宝仪想把这个第一让给宋婳。


        

宋婳就这么看着周蕾,突然就很想笑,“她教我?”


        

就三个字,却颇具大佬姿态。


        

“我告诉你,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如果不是宝仪教你小提琴,还让着你的话,你能得这个第一?”


        

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看宋婳的样子,是根本就没想感谢宋宝仪。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白眼狼!


        

“能教我的人还没出生,”宋婳的语调淡到不行,“宋宝仪嘛,更不够格!”


        

这句话,直接将周蕾和宋大龙两口子的怒火点满。


        

宋婳未免太狂妄了!


        

她是怎么敢说出这句话的?


        

宋大龙看着宋婳,“给你两个选择,一给宝仪道歉,并且发布澄清视频。二,马上给我离开这里!”


        

宋婳肯定不敢离开宋家。


        

她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离开宋家后,还能去哪里呢?


        

所在听到这番话后,她肯定会吓得马上道歉,并且乖乖的去写澄清证明。


        

听到这句话,宋婳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往楼上走去。


        

周蕾看着宋婳的背影,有些不解道:“你说她这是想干嘛?”


        

宋大龙道:“肯定是去写澄清书了。”


        

她一个连家都没有野种,难不成还有勇气离开?


        

根本不可能。


        

周蕾点点头,觉得宋大龙说的有道理。


        

十分钟后。


        

宋婳背着一个包,来到楼下。


        

就在宋大龙等着宋婳给他道歉的时候,不料,宋婳却直接拿出一张纸,“签完字,我马上离开这里。”


        

看着宋婳拿出来的纸,宋大龙一愣。


        

只见,这白纸黑字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


        

断绝书。


        

宋婳这是想跟他们断绝关系?


        

周蕾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宋婳。


        

这个小野种,她哪里来的胆子?


        

她以为宋家真的不敢跟她断绝关系?


        

想用这个威胁他们?


        

简直可笑!


        

如今,宋宝仪已经和郁廷之退婚,宋婳已经是一颗无用的棋子,他们根本不需要忌惮什么。


        

“我警告你,机会只有一次。”宋大龙眯了眯眼睛。


        

“签吧。”


        

“你不要后悔!”


        

宋大龙拿起笔,直接在纸上签上自己的大名。


        

拿到断绝书,宋婳很小心的收起来,随后转身就走。


        

她的背影挺得笔直,没有半点犹豫。


        

周蕾在后面骂骂咧咧,“没良心的小野种,你怎么让她就这么走了?”


        

她好歹也养了宋婳那么多年。


        

再者,宋宝仪的身体这些年来一直都很虚弱,万一肝病再复发,肯定需要宋婳继续割肝。


        

“等着吧,她早晚有一天会回来求我们。”


        

没了宋家的庇佑,宋婳什么都不是。


        

郁家人本来就不喜欢宋婳,如果得知他们跟宋婳脱离关系的话,肯定会立即讨要回聘礼,跟宋婳撇清关系。


        

到时候,宋婳肯定会哭着回来求他们。


        

听到这句话,周蕾放心了不少。


        

宋婳背着包,行走在别墅区的公路上。


        

突然就没了方向,漫无目的走着。


        

这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这么迷茫,两世都是孤儿的她,也是第一次这么渴望家人的存在。


        

馒头从背包里探出头来,喵了一声。


        

宋婳伸手摸了摸馒头的脑袋,“你没有家,我也没有家,以后我们四海为家好不好?”


        

“喵。”馒头蹭了蹭宋婳的掌心。


        

就在此时,一辆迈巴赫停在稳稳的停在她身边。


        

车窗缓缓摇下,露出王登峰的脸,“小嫂子,快上车。”


        

宋婳看了他一眼,而后拉开后座车门。


        

刚坐上去,就发现身边还坐着个人。


        

迈巴赫的内部被改装过,男人坐在特质的轮椅上,冷峻的五官隐藏在夜色之下,呼吸浅浅间散发着淡淡的檀香味。


        

不等宋婳开口,男人便开口解释。


        

“我今天腿不方便,就没下去,你别介意。”


        

郁廷之的腿疾若是发作起来,疼得要命,跟在针尖上行走一般,非常人不能忍受,所以多半时候,他都是坐在轮椅上。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咱们明天见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