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四合院里的大玩家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周铃结婚了
夜间

第二百七十七章 周铃结婚了

        

陈亮胡闹了一下午之后,晚饭就随便对付了一下,大渣粥配上二合面的窝窝头,吃着毛妹做的红汤牛肉,总体来说美滋滋!


        

晚上陈亮也没出去,而是陪着安妮和安娜两人一块睡了个纯素的觉。


        

第二天起来,安妮就收拾东西去上班了,她对于单独跟陈亮去打猎这件事儿,是又想又怕。


        

想的是能单独跟陈亮在一起,这怕的也是单独跟陈亮在一起,真是纠结的很,最后索性眼不见心不烦,早早的跑去上班算了。


        

安妮她不愿意去,所以陈亮出发的时候,就只能孤身一人上路了。


        

兄弟,你是不是忘了啥?老蔡的秘方还没拿到手呢?


        

呃,忘记了,等下一趟回来的吧!反正也差这一时半会的。


        

嘚,老蔡他认识你,也算是他倒了八辈子血霉!


        

这一次没有安妮的地板油可以踩了,路途上无聊了不少,陈亮这车是开一会,歇一会儿,断断续续到晚上五六点才到山里。


        

来了山里也没去周鹏家,到了老房子,将炕给烧热了之后,就裹着铺盖沉沉睡了一觉。


        

第二天,陈亮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不情愿的从暖和的铺盖中爬起来,披着大衣,趿拉着鞋子,溜溜的跑去开门。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外面正下着鹅毛大雪,周鹏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被雪给覆盖了。


        

“周哥,你咋来了?”


        

陈亮开了门之后,就立马跑回去穿上衣服,然后穿戴整齐之后,才从里屋出来。


        

“兄弟,昨晚就听到你车声了,还想着晚上你能过来吃饭的,结果到现在你也没动静,就忍不住跑过来看看。”


        

陈亮蹲地上刷着牙,“就这事啊?我这昨晚不来的迟嘛,开车人也累了,索性就蒙头睡了一觉。”


        

“这次弟媳没跟来?那正好,到哥家吃饭去!”


        

用热水打湿毛巾后,搓了搓,然后狠狠的擦了一把脸,“我正好没吃饭呢,周哥你等我会儿啊!”


        

陈亮转身就从里屋拎了一小包五斤重左右的水果硬糖出来,“周哥,这个就当我给铃丫头的结婚礼物!”


        

“老弟,你这是干啥?这老贵重的东西,你快收回去!”


        

这是陈亮当初在四九城里,钱多没地花的时候给屯的东西。


        

在四九城不起眼的水果硬糖,结果到了东北,居然发现没地卖的,这糖果反倒成了硬通货了。


        

“周哥,给你就拿着吧,就当抵了我这几天搁你家吃饭的饭钱了!”


        

周鹏一听就急眼了,“兄弟,你这不是打哥的脸吗?你帮了我这么多,这要是吃饭在收你饭钱,那我这脸可就没地放了啊!”


        

嘿!这人咋是个死心眼呢!


        

“行了,周哥,这东西你要不收,那我也不去你家吃了啊!”


        

跟死心眼就说不通理由,陈亮直接一句话,就堵的周鹏说不出话来了。


        

陈亮跟着周鹏一块去了他家吃饭,千年不变的大渣粥,知道陈亮吃不惯纯棒子须的窝窝头,特意给做了二合面,然后桌上还摆了道硬菜,糖拌萝卜丝。


        

为什么说这萝卜丝是硬菜了,因为它是糖拌的,在这个年代的东北,只要是用了糖的菜,那必须叫硬菜。


        

“铃丫头,明天就结婚了吧?”吃完了饭,陈亮跟老山里人一样儿,腿往炕上一盘,就张嘴问道。


        

“嗯…”


        

陈亮点上烟又问:“那要不要,明早陈叔开车送你过去?”


        

收拾桌子的周铃,头上大辫子一甩,“不要,你那疙瘩太精贵了,我可受不起那福分!”


        

嘚,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不说,还免费被人送了两白眼!


        

哼,简直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今天下了一天的大暴雪,陈亮一天都搁周鹏家待着,坐在炕上吹牛侃大山过了一天。


        

第二天,陈亮早早的就起床了,换上自己的保卫正装,就去了周鹏家里。


        

跟长辈一样儿,往炕上一坐,就被一群人给围起来问东问西的。


        

这些都是周鹏的邻居,他们全都知道周鹏家来了一个城里的朋友,虽然见面认识,但真没和陈亮聊过天。


        

借着今天周铃大喜的日子,正好跟他唠唠嗑。


        

“唉呀妈呀,这公安的衣服,看着也太好看了吧!”


        

呃……尴尬。


        

不过保卫公安也不分家,他们说公安就公安吧!


        

周铃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的大棉袄,头上也扎了根红色的头绳,下身是一件绿色的棉裤子。


        

这身打扮非常的符合时下的潮流,穿红戴绿,看着人就特喜庆。


        

噗嗤一声,陈亮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


        

毕竟是专业的,陈亮他也是忍了好久,最后实在没忍住。


        

一旁的周铃,听到陈亮的笑声后,又赏了他两记卫生眼!


        

热热闹闹的好一会儿,周铃的丈夫,林场后勤主任家的宋晓军,就骑着自行车赶了过来。


        

这自行车在山里那也是稀罕物,周鹏所在的一号林场,那么大的规模,全场也就那么一两辆而已。


        

东北这个时候,娶新娘子那是真的简单,进了门女婿拜见一下父母后,就完事了,然后母女说两句,就可以接走了。


        

周鹏给那些来看热闹的邻居和小孩,一人分了两块水果糖后,多了也给不起,就结束了。


        

完了事后,陈亮又回去换了一身衣服回来,在周鹏吃了顿午饭后,就跑回去睡午觉了。


        

这么大的雪,山里也去不了,不睡觉干嘛?安妮也没跟来,也没办法打打安妮助助兴啥的!


        

第二天起来,天上的雪就小了很多,陈亮他起床吃点便当对付一下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进山了。


        

刚将家伙什装好,周鹏居然也是一副狩猎装的找上门来。


        

“老弟,今天我也去,咱正好结个伴,有事也好照应着!”


        

“没问题啊,那咱就一块走着呗!”


        

陈亮当然不会拒绝,锁好了门之后,就跟着周鹏一块上了山。


        

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说着岔路口往右一拐,就发现了一连串的脚印。


        

周鹏看见了后,顿时一乐,“老弟你这运到是真的好啊,这才多久就碰上傻孢子了。”


        

这就是山里人常年狩猎出来的经验,反正光凭脚印是看不就什么动物来的,但是周鹏就能一眼认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