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日夜妄想 > 第477章 隐形的网
夜间

第477章 隐形的网

        

付阮拗不过付长康,付长康主动提起蒋承霖,说:“我也不怕你不高兴,之前对于你跟蒋承霖复合,我心里一直不怎么不高兴,之前就是千辛万苦把你追到手,结婚还没消停半年就开始作妖。”


        

“离了婚又来追你,谁知道他肚子里装的什么坏水,但昨晚听说他跟付兆深打起来了,我反倒觉得他有点血性,不然女朋友都让人截胡了,他还是那副端着的样子,我都想踹他两脚。”


        

付阮客观陈述:“他心眼不大,也知道我上学时跟付兆深谈过,爸你给付兆深提个醒,以后少招惹蒋承霖。”


        

付长康:“付兆深先伤的你,你能让他回来,是你大度,他还敢指使陈敬一把你骗走,蒋承霖没把他打住院,我替你出气了,等会我叫人去医院给他带句话,要想在国内待着,别去騒扰你,现在想起你了,以前想什么去了。”


        

付长康不说,付阮还真不知道,付兆深在医院,还是被自家人打的。


        

付阮淡定喝茶,谁也别指望她能说出那句‘算了,都是自家人,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她没这么好说话,付长康处理了陈敬一等人,在她预料之中,付长康收拾付兆深…也在付阮的射程之内,因为换了是她,她也会这么做。


        

付长康:“我让我身边人跟你,他们要是敢出纰漏,以后就不用回来见我了。”


        

付阮拒绝的很快:“别。”


        

付长康抬眼看她,付阮:“都是一帮跟你十几二十年的老人,让他们做点什么,感觉像在指使长辈。”


        

付长康:“你心里有人选?”


        

付阮应声:“嗯,你不用操心这种小事。”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付长康:“身边人集体反水还是小事?”


        

付阮要笑不笑:“像陈敬一说的,又不是叛了外面。”


        

付长康:“你可以难为任何人,就是不能难为自己,只要你一句话,你这辈子都不用再见到付兆深。”


        

付阮淡淡:“如果我妈醒了,她肯定要生我气,怪我牵连别人,我不想她不开心。”


        

提到阮心洁,付长康也一瞬失落,不过很快就咬紧牙关说:“你妈妈一定会醒过来的,我们再等等。”


        

两人好久没见面,聊了三个小时,付长康要付阮留下来吃晚饭,付阮:“我约了封醒。”


        

付长康:“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回来吃。”


        

付阮:“不让他折腾了,他最近很累,我找他聊点别的,明天回来吃饭。”


        

付阮从别墅出去,上了付家的车,车还是她昨天坐的那辆,只是开车的人和副驾的保镖全都换了,她打开后座储物箱,从里面拿出一个表盒,揣在大衣口袋里。


        

回市区路上,付阮手机响,是个陌生号码,她接通,里面传来女人声音:“付阮,我是付娢。”


        

付阮瞳孔微动,付娢,付长康的大女儿,付兆深亲姐姐,在她还是小屁孩的年纪,听说付娢已经优秀到可以独当一面了。


        

付阮跟付兆深谈恋爱的时候,付娢在长康实习,付阮一度以为,付娢会跟戚赫微一样,都是以后要掌家的人,直到她十六那年,年仅二十一岁的付娢,突然嫁给了海城一个资三代。


        

现在看大八九岁不算什么,但那时候听说付娢要嫁给一个三十岁的人,无论付阮还是沈全真,背地里都在震惊。


        

付阮跟付娢本就没有交集,曾经因为付兆深才见过几面,后来周桢出事,付兆深跟周桢双双被赶出国,付娢给付阮打过一次电话,怪她没有证据就血口喷人,怪她欺负付兆深。


        

距离上一次通话,八年了,付阮收回思绪,声音淡淡:“找我有事?”


        

付娢说了个地址:“出来见一面吧。”


        

付阮:“电话里说一样。”


        

付娢:“你确定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就是因为这句话,四十分钟后,付阮跟付娢坐在了同一家店的包间里。付阮穿着衬衫,付娢穿着黑色的高龄羊绒衫,她今年三十,但是养尊处优,保养得特别好,在脸上丝毫看不出年龄,唯有举止能看出成熟的模样。


        

付阮开门见山:“说吧,找我什么事。”


        

付娢一句惊起千层浪:“你现在对付长康也有隔阂了?”


        

付阮心头一震,面上完全不动声色,付娢漂亮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搅着杯中的咖啡:“我一问你说话方不方便,你马上就出来了,可见你对他身边的人,也没什么信任感。”


        

付娢要么就是直呼大名,要么就是‘他’,不称呼付长康为爸,付阮依稀记得,付兆深说,付娢当年并不喜欢她要嫁的那个人。


        

眼皮都没挑一下,付阮道:“你不是嫁到海城了吗?来夜城过圣诞。”


        

付娢不咸不淡:“来看我妈,快十年没见了,她死前遗言是希望我来墓地看她一眼。”


        

付阮没出声,付娢唇角勾起讽刺的弧度:“估计想见付长康见不着,临时才想起还有我这么个女儿。”


        

付阮不确定付娢想说什么,一言不发。


        

付娢眼皮一掀,看向付阮,有那么一瞬间,付阮仿佛看到付兆深,他们姐弟两个很像,同样的冷淡面孔,但特吸引人。


        

付娢望着付阮,一眨不眨:“你不在意阿深,但你在怀疑付长康。”


        

付阮不躲不闪:“你怪爸那么早就把你嫁出去,你怪你妈非但不拦着,还推你出去,你怪我,明明你从前也做得很好,但爸让我管长康。”


        

付娢笑了笑:“原来你都知道。”说完,她继续:“付长康想要海城的资源,就把我早早嫁了,我妈偏心阿深,在她眼里女儿没用,儿子才是继承家业的,但她千算万算,算不到付长康会把她赶走,阿深孝顺,也跟着她一起走了。”


        

“我妈能活十年,已经超乎我的预期,她最爱付长康,被他打断腿赶出国,不气死也得窝囊死…”


        

说着,付娢脸色陡然变沉:“我就是没想到,付长康会为你,又把阿深打到住院,他当我们一家三口是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养条狗养几十年,也不会舍得往死里打。”


        

“他凭什么?因为宠你?还是因为喜欢你妈?你不觉得他对你好的有点过头,好到让你挑不出一星半点的毛病,好到他对身边其他人已经丧心病狂的地步了吗?”


        

付阮以前没想过,就像一层窗户纸,隔得太近,太薄,她从来没觉得眼前有什么东西挡住,还觉得自己看的很清,直到昨晚站在客厅,听到蒋承霖讲电话,直到她刚刚跟付长康面对面坐着,付长康表现的滴水不漏。


        

她宁愿付长康露出为难,哪怕就一点点,那也是人性的漏洞,可他没有,他给了她一个完美的答卷,完美到她觉得冰冷冷。


        

付阮不敢声张,也不敢乱动,她仿佛突然看见头顶有张巨大的网,编织的很密,颜色又特别浅,她不知道被罩了多久,只是一瞬间,突然就看见了。


        

盯着付娢的眼睛,付阮不辨喜怒:“你想说什么?”


        

付娢:“别让阿深走,他想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