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原来我早就宠冠六宫了 > 第396章 受用
夜间

第396章 受用

        

大雁湖位于皇宫的中段,湖中心有座天然的岛屿叫做大雁岛,自然环境极佳,湖水清澈,芦苇随风荡漾,适合大雁栖息。


        

每年的秋分之后,尤其九月十月份起,大雁便会成群结队自北方极寒地迁徙来南方越冬,近日可见岛屿上湖水里,栖息着不少的大雁,景观非常怡人。


        

岛屿上有座大雁塔,登上塔顶观景更佳。


        

这日天还不明,洛长安便醒了来,也可以说是彻夜没睡。


        

半个月过得好快啊,今天后,就不再是帝君的妻子了。


        

然而,她不愿承认彻夜难眠是因为不舍帝君,她二十八岁了,不可以继续犹豫不决了,不可以到三十几岁还过着蹉跎的岁月,她要打算一下,以后,没有帝君的生活,或许平平淡淡,但也未尝不好。


        

而她等了半个月,终于等到今天大雁湖中秋宴了,脑子里回想时江渡头那场画舫大火,回想梅姑姑倒在血泊里,尸身被大火烧成了灰烬的场景,她回想了一整夜,浓烈的心痛和怒火以及愤怒,使得她脑子都疼了!发自肺腑地想立时将杨清灵亲手除掉!


        

耳边犹如梅姑姑笑着嗔她‘皮猴’。


        

她到底令梅姑姑失望了,她骨子里并不想要梅姑姑一直希望她争取的帝王宠爱。但她可以一意孤行了,因为再也没有像梅姑姑这样的关心着她命运的人念她要争宠了。


        

回想到伤心处,洛长安在桂花香浓的黎明里落下泪来,消瘦的肩头轻轻地抖动着。


        

人生好难,帝王宅院好难。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环在她腰身上属于今上的手臂紧了些,这半个月,夜里他都是搂着她睡的。


        

她原背对着他,今日是半个月夫妻的最后一日,昨夜彻夜未睡的,不单是她一人,还有凝着她背影一夜的帝君。


        

帝千傲将手轻轻地拍抚着她的后心,而后将她身子转过来,小心地把她拥在怀里,“想梅官了?”


        

一语戳中心事,洛长安泪水登时决堤了,她只稍微失控了一下便及时收住了,她需要戒掉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对他的依赖,她忙把自己崩塌的情绪收拾起来,使自己坚强起来,偎依在他怀里道:“梅姑姑待我极好。自爹娘死后,您以外,唯她如亲人般真心待我。那日,她叫我皮猴,她给我织了过冬用的围巾。我好想她啊。好想她。”


        

“朕毕生也将念着她的好,她对朕有大恩,她的死重如泰山。”帝千傲轻声安慰着她,“过了今日,朕会追封她为诰命夫人,赐她入皇族,赐诰命夫人府,由人日夜专门供奉她。好不好。”


        

洛长安颔首,“嗯。好。”


        

说着,洛长安便打算起身,帝千傲却将面颊伏在她颈窝里,将她紧紧抱住,温声道:“才五更天。再睡会儿。你我心知肚明今日是什么日子,都是一夜没睡,歇歇眼睛吧。”


        

洛长安心里惦记除去杨小姐,根本睡不下,心心念念要起来,口中只说,“睡不着了,在床上躺着怪没意思的。”


        

怎么就没意思了!太有意思了!帝千傲睇了睇她。


        

“唔......”帝千傲突然揉着眉心,口中状似难受地轻轻吟着,似乎身体有恙了。


        

洛长安见他剑眉微微蹙着,近日雨水大,几处河道水位告急,他半月来因河道治理的事情烦心,她也生出几分不忍,“可是半月来劳累过度?”


        

帝千傲一怔,“哪方面?”


        

洛长安脸上一热,随即想到这半月来的亲密,她凝着他,轻声澄清:“河道治理。”


        

“嗯...这个啊,的确是劳累费神。”帝千傲轻轻一咳,“和你这半月,不至于累病。朕今天只是觉得心里...不舒服,你给朕揉揉心口。”


        

“心口疼了?”洛长安觉得非同小可,便命海胤将沧淼给传来了,“让神医给您看看。”


        

帝千傲因此郁结坏了,单揉揉就好了,传沧淼来干什么呢,沧淼又不管用......


        

沧淼忍着笑,给帝千傲搭了脉,片刻后将一瓶药膏递给洛长安,笑道:“他病得不轻。”


        

洛长安:“......!”


        

帝千傲不言。


        

沧淼认真道:“皇后娘娘,你将此药涂在他耳唇后面,然后将药物吹一吹帮助吸收吧,需得马上用药了,慢了就抢不回来了!”


        

洛长安只听得心惊肉跳,连忙将药物接过来,待沧淼退出去之后,她用指腹抹了点药膏,对帝千傲道:“烦您将耳朵凑过来一下。虽然河道治理烦心,也不能积劳成疾呀。那不是已经得了方案了吗,舍弃地势低的十处村落,调离百姓,然后泄洪至这些低地去。”


        

“方案是有了。只今天,心里真不舒服。”帝千傲抿着薄唇,依言将耳朵凑了过去。


        

洛长安轻轻地将药物抹在他的而后揉开了,然后微微的嘟起唇瓣轻轻地往帝千傲的耳根处吹着风。


        

帝千傲被吹得耳根轻痒,看她认真的模样,忍不住莞尔,竟笑出声来,“笨蛋。说什么信什么。好哄得很。半个月属实太短了,该狮子开口求你二三个月的。”


        

洛长安一怔,沉声道:“您唬我的?您心口没有不舒服,是不是?我就纳闷了,怎么心口疼,药得抹在耳垂子后面。沧淼也跟着编排我。你们俩穿一条裤子的。”


        

帝千傲趁她不设防,凑过来往她唇上啄了一记,“耳边风吹得不错。受用。”


        

洛长安脸上不由发烫,多日不曾和他如此心平气和的玩笑过了。


        

“半个月,说过就过去了。还没亲够你呢。”帝千傲起身着上龙袍,系起领口的纽扣,而后摊摊手,举重若轻道:“孩儿他娘,夜里歇宴了,颁给你和离书,朕送你至出宫必经之路,宣武门。”


        

洛长安被这句孩儿他娘叫的心口揪着,他内心里也如她一样,追求着寻常的日子吧,她点点头,“东宫钥匙,夜里还您。”


        

“走了,去早朝。大雁湖中秋宴上见。”帝千傲红着眸子摸了摸她的项顶,而后折身,将龙靴步出了东宫。


        

***


        

傍晚的大雁湖,笼罩在晚霞之下,景色美极。


        

帝后及太后贵妃及权臣乘龙船,其余妃嫔及诰命及高官家眷乘了十数艘小船,抵达了大雁岛。


        

岛上有望湖阁供帝君下榻使用,宴席摆在湖滨玉台之上。


        

宫人忙碌的身影在岛上穿梭着,这场由洛长安一手策划的中秋宴,开宴了,君臣入席,和乐融融。


        

帝千傲的眸子注视着洛长安,这场中秋宴,是否可以缓慢一些,他心思不在宴上,而在宴后如何收场,他这样的男人,他盯上的女人,属实...舍不得。


        

洛长安先行打开了话锋,对诸人道:“帝君,太后娘娘,诸位贵客,近来大雁南飞来湖心岛上越冬,本宫借机在这大雁岛上设宴,邀请诸位过来观湖水晚霞,观大雁栖卧芦苇荡,煮上几壶热酒,配上月饼、珍馐佳肴,本宫还备了灯谜。大家君臣同乐,共度中秋佳节呢。唔,清灵,宫人在你旁边上菜呢,别烫伤了。”


        

洛长安说着就提醒着杨清灵,她自登上大雁岛就盯着杨小姐了,过程兴许迂回,目的只有一个,治死杨清灵!


        

杨清灵突然被皇后提醒,一个烫字让她立时联想起画舫大火了,她忙撤了身躲开了宫人端上来的砂锅,“谢谢娘娘提醒。”


        

“皇后办事素来周全。如此安排,深得朕心。朕瞧宋凝也开心。这倒使朕觉得皇后的安排更好了。”帝千傲轻笑着将宋凝推上去,此人已经趟了浑水了。


        

宋凝被今上点了名字,便吓了一跳,怀抱小兔子,不知如何是好,为何点了我的名呢,那日将我轰出龙寝,不是对我厌恶至极吗,如此当众关怀,帝君究竟对我是何心意呢。


        

洛长安微微揪了揪唇尾,到底帝君懂帝王后院的规矩,他清楚自己提谁,谁便是上了风口浪尖。不过,点名宋凝,倒似有意做给谁看的,以她对帝君了解,帝君从不说多余的字,每个字都有用意,那么在场群臣众多,是做给谁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