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穿成反派下堂妻 > 第262章 砸场子
夜间

第262章 砸场子

        

“来来来。”南枝有些无奈开口。


        

“拿去拿去,这是我的贺礼,可别说我不够意思。”小何豪气地一拍胸脯,把手里那个厚厚的红封塞进了南枝怀里。


        

柳大瞧着小何公子哥的模样又瞧瞧自家东家,没多问什么,而是领着他进了酒楼去。


        

一旁正和林福他们聊天的林守贵看见跟在柳大身后的少年眼前一亮,又起身招呼道:“小何?”


        

“林叔!”能再次化形,小何自然是高兴得很,看见熟人更是乐颠颠地走了过去。


        

“这两年多没见着,你还是这样子!”林父乐呵呵道。


        

“确实挺久没见了。”小何嘿嘿笑道,坐在了沈之玉旁边。


        

小家伙看见是小何,一双眼睛顿时变得亮晶晶的。


        

小何伸手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瓜,有些怅然。


        

到头来要不是这小娃娃把自己给买回去,它只怕已经成了别人碗里的蚌肉汤了。


        

又在外面等了一会儿迎了些客人,南枝也就招呼着沈妙妙进门了。 记住网址m.qqwmx.com


        

今天第一天自然是忙的,总不能她们两个一直在这儿傻等。


        

“妙妙,先进去吧。”


        

南枝朝一旁的小姑娘招了招手道。


        

“南枝姐,你要先进去,我再等等。”小姑娘小声说道,一双眼睛却是紧紧看着一个方向。


        

猜到她是在等王敬之,南枝也没多说,只先回了大堂招呼客人。


        

“南枝,当真是要多谢你了。”桂花婶看着南枝,眼里带着些泪花。


        

就自家如今的样子,要是没有人家林丫头,自己闺女只怕还在家里缝帕子呢。


        

她和老伴儿如今哪里还赚得了多少银子,连着闺女也都在帮衬着家里。


        

可她到底是要嫁人的,总不能待在家里照顾他们一辈子。


        

十二那孩子好,如今又去了京都做官,自家本就配不上人家,可如今她们更是成了累赘。


        

“婶子,你这说的什么话,当初要是没有你和妙妙,也就没有现在的我了。”南枝语气诚恳,惹得桂花婶擦了擦眼角的泪。


        

“你这老婆子,今天可是大好的日子哩,说些什么话!”


        

沈三虎着脸小声说了一句,心里同样感慨。


        

自己的闺女如今也有铺子了,至少他们两个老的没了,不会真的没有依靠。


        

只庆幸当初娘俩偷偷给沈家母子两个送东西的时候他没有阻拦。


        

沈家老两口心情复杂,林福却是看着这三味居的陈设连连点头:“你就是南枝丫头?当真是厉害!”


        

“多谢林福叔夸奖了。”南枝笑眯眯回道。


        

“当初林福叔回大石村的时候你都还在你阿娘肚子里,只可惜这么多年都没见着,这个,就当是我这个做叔叔的,送你的见面礼。”林福说着话从腰间取下一块玉佩就要往南枝的怀里塞。


        

“林福叔,心意我领了,东西您收着。”


        

南枝连连退了几步,开口道。


        

林守贵也在一旁拽着他说道:“你这是干啥,快坐下快坐下。”


        

“南枝,你这酒楼好,以后生意肯定红红火火的!”陈秋兰笑着朝南枝祝贺道。


        

“多谢大嫂了,借你吉言。”


        

日头高升,不少人看见这百味斋改了三味居,纷纷驻足往里头看,有的人本就是几个好友约着出来吃饭,也正好进了酒楼。


        

沈妙妙则是站在酒楼门口一边招呼客人一边张望。


        

人群熙熙攘攘,却怎么也没有那人的身影,让沈妙妙有些挫败。


        

自己和王敬之算得上是青梅竹马,虽然两人之间只是好友,可她到底不愿意让他一直留在当初的阴影里。


        

这两年里她长大了,明白了更多的事,也猜到他当初是遭受了什么样的迫害。


        

想起小时候那个沉闷却总将自己护在身后的少年,沈妙妙鼻尖有些泛酸。


        

“妙妙。”王敬之看着情绪低落的少女有些恍惚,他本是不想来的。


        

可想到从前桂花婶对自己的好,还有林家人当初的照拂,他还是来了。


        

少年依旧是一身青衣,却没了当初的青涩和少年该有的热切。


        

如今他身形消瘦,脸上的笑有些勉强。


        

“敬之哥哥。”小姑娘有些惊喜,抬头时忍住了泪意。


        

“嗯,抱歉,医馆里有些事,我来的晚了些。”王敬之笑意浅浅,苍白的肤色看起来如宣纸一般。


        

“没事的,走吧,我带你进去。”


        

“嗯,好。”


        

少女的腰肢纤细,泛着活泼。


        

王敬之看了看头上的牌匾,心里叹了一口气。


        

那人已经走了,过于他也该彻底放下。


        

到三味居吃饭的人不少,纷纷询问送的特色菜会是什么,更有的人是冲着二十文一份的烤羊而来。


        

有的只点了几文钱的烤素菜,就一直坐在旁边等着人送菜上来。


        

各样的人都有,南枝也是一张笑脸迎人。


        

一个男人瞧着三味居的东家是两个女子,顿时有些不屑,来了后只要了一串藕片,便一直坐在旁边等着,不时得还要再嘀咕几句。


        

无非是说些女子做生意会招了霉运如何如何。


        

柳大有些恼了,却顾忌着东家的话不能同客人动气,等着后厨送了菜来,这才不大情愿地端了过去。


        

那人本就是想来白吃一份菜,可瞧着端上来的都是些下水,顿时恼了。


        

一拍桌子站起了身。


        

拍桌子的动静不小,引得其他人纷纷侧目。


        

“小二,小二呢!”


        

那男人粗着嗓子喊到,看见南枝和柳大过来,不由得冷哼一声,指着桌上的菜问道。


        

“这是什么?”


        

“这位客官,这是我们店的特色菜,爆炒羊杂。”南枝笑着说道,眼神里却是带着些冷意。


        

“那不就是羊下水!我是来吃饭的,你们说送菜,我等了半天就端来一份羊下水?你们这是店大欺客!”


        

那男人一张脸上生着横肉,三角眼里带着些鄙夷。


        

一旁的林家人脸色已经黑了,尤其是林一成和林二成两兄弟,更是冷着脸想要起身,却被林母给拦了下来。


        

“阿娘?”


        

林一成有些不解。


        

“让南枝自己处理,她和妙妙两个要做这女东家,迟早会碰着这样的事。”


        

林母摇了摇头,小声说道。


        

两兄弟这才又坐好,目光却还是看着南枝那边。


        

“这位客官,我们说了入店吃饭送一份特色菜,却并没有说菜是羊肉还是猪肉或者是一碟咸菜,我们三味居的特色菜,这爆炒羊杂就是一样,哪里存在什么店大欺客的说法?”


        

南枝依旧是笑着说道,柳大则是站在一旁,以免那男人动手。


        

沈妙妙听见动静过来想要开口,却被南枝给挡在了身后。


        

这人本就是来找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