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婚后肆爱 > 第51章 051·失败
夜间

第51章 051·失败

        

050【晋江文学城正版】


        

顾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午后炽热的阳光被白色的窗纱过滤,温柔地洒落进来。


        

顾筠打了个哈欠,餍足的在被窝里伸了个懒腰,朦朦胧胧地睁开双眼,入目是一架硕大的红木屏风。


        

“?”


        

顾筠有些不解,怎么多了一架屏风?


        

她察觉到了不对劲,撑着枕头坐了起来,目光呆滞地看着这间陌生的卧室。


        

清雅的绣竹纹窗纱,墙边摆着一盆葱茏翠绿的文竹盆栽,高几案上则放着鎏金兽首香炉,钧窑花瓶。每一件装饰品都透露着高级的品味,但每一件装饰品顾筠都没有见过。


        

顾筠嘶了口凉气,脑子里乱糟糟的,她怎么会出现在陌生的房间里?难不成是昨晚发生了什么?


        

慌乱和害怕席卷而来,她又发现自己身上的睡衣也被人换了,而此时这间卧室里除了她没有任何人。


        

顾筠平复心情,让自己不那么慌乱过后,这才小心翼翼地伸手朝床另一侧探去。


        

温温的。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有人睡过,并且离开不久。


        

这个信息让顾筠的大脑直接宕机。


        

她猛地下床找自己昨天的衣服,找包包,找手机,光脚踩在木地板上,敲出一串凌乱的接走。


        

对,昨晚她是和裴珊,姚瑶,顾昭一起,点了帅哥,吃了好多好吃的,玩了游戏,喝了酒还有


        

想不起来了。


        

她怎么出的会所,怎么和裴珊她们走失了,怎么来的这里,一切她都不记得,她唯一有印象的是她昨晚是抱着人睡的。


        

她不会真的和什么男模睡了吧?酒后乱性这个词居然会发生在她身上,真是天方夜谭。


        

顾筠心里流淌出一连串情绪,害怕,焦急,后悔就在她犹豫着该不该打开卧室门的时候,门打手被旋开了。


        

顾筠呼吸一滞。


        

门推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两人的目光猝不及防撞在一起。


        

熟悉的轮廓,熟悉的气味,熟悉的一切,甚至是她身体里怦怦跳动的心悸感,都是那么熟悉。


        

“怎么是你?”顾筠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赵璟笙,迟缓的思绪在一点点被唤醒。


        

赵璟笙:“不是我,你还想是谁?”


        

顾筠皱起眉,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脑海中依次闪过好多画面,感觉像是想起了什么,但画面太过荒诞了,她又觉得像一场梦。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顾筠的脑子像是一颗即将爆炸的气球,“我怎么会和你在一起?不对啊,不对啊”


        

怎么会和赵璟笙在一起呢?她明明和裴珊她们在一起啊。


        

也许是听出来顾筠话里极度抗拒的情绪,赵璟笙本来平复的心情又被倾翻,他语气冷厉,分毫温柔都没有:“发生什么?你去了那种地方,我若没有及时赶到,你觉得你会发生什么?你自己想想吧,顾筠。”


        

顾筠没说话,只是咬住下唇,四目相对中,有很微妙的情绪在流淌。


        

在看到赵璟笙的那一刻,她就知道昨晚的荒唐肯定瞒不过去了。


        

是,她去那种地方和一群男人玩是听上去有些不对,但她什么也没做,不过是跟正常朋友一样喝酒聊天玩游戏而已。


        

本来还很愧疚的情绪被赵璟笙这质问的语气冲散了,她心里莫名其妙来的委屈。


        

他的态度凭什么这么强硬?好好说话不行吗?


        

“不关你的事!我没让你管我!”顾筠语气很冲,没好气地看他一眼。


        

“若不是你气我!我怎么会去那种地方!”


        

都怪他,都是他的错。


        

顾筠心里乱成一锅粥,倔的很,什么理智都没有了。


        

“不让我管?你昨晚喝成那样,你想让谁管?你应该庆幸是我,顾筠。换你当时那情况,任何一个男人都能把你带走。你是成年人,能不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赵璟笙心里无端涌出烦躁的情绪,语气越来越差。


        

明明都说服了自己,一觉醒来之后一定要对她软一点,对她温柔一点,多哄她一点,可看到她嫌弃自己的表情,他就什么都忘了。


        

顾筠咬着唇,“我就问你,你有没有趁我不清醒对我做过什么?”


        

他们之间的那场不愉快她还记着,没有忘,也绝不会因为去了一趟什么会所,喝了一场酒就抛到脑后。


        

而他,绝对不能在她又一次喝醉后,趁人之危。


        

“没有。”赵璟笙冷声回答。


        

对视几秒后,顾筠先一步错开目光,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径直走出了卧室。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顾筠心里松了口气,没心思再跟赵璟笙争吵,她现在很饿,想吃点东西。


        

走到餐厅,餐桌上早已摆好了早餐,很丰盛,全是她爱吃的,温热的牛奶里兑了桂花蜜,喝起来很甜很暖。


        

看见这一桌早餐,顾筠的心情稍微缓和了一些,有柔软的情愫在心里滋长。


        

原来他还记得自己喜欢喝兑了桂花蜜的牛奶,顾筠抿了抿唇,为自己刚刚对赵璟笙态度那么差而有些愧疚。


        

也许是她脑子里总是闪过一些很奇怪的画面,太紧张了,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甩脸子。


        

顾筠端起牛奶一边喝一边思索,赵璟笙沉默地走了过来,拉开顾筠身旁的椅子坐下。


        

赵璟笙把顾筠爱吃的那几道菜端在她面前,酒店里的汤虽然比不上家里炖的,但好在原材料也算新鲜高级,又是顾筠喜欢的菌菇鸡汤,尚能入口。


        

赵璟笙拿起筷子和勺子,抽了一张消毒湿巾擦拭。


        

他对干净有着很固执的标准,因为时间紧,来不及让司机去家里拿自用的餐具,只能用酒店的将就。


        

“夫人,先吃饭,吃完了我们再好好说,行吗?”赵璟笙把勺子递过去。


        

顾筠没说话,只是皱着眉,看着这只银勺。


        

记忆是一块被人撕碎的布,而某些记忆犹新的细节则是残破布料上的完整花纹。


        

脑海里闪过男人慢条斯理地拿着消毒湿巾擦拭银勺的画面,记忆重叠,她有似曾相识的错觉。


        

紧接着,记忆像是被彻底触发了,很多她想不起来的画面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


        

她被男人压在沙发上,很热,很渴,四周是暧昧靡靡的灯光,下身有冰冰凉凉的错觉,体内有癫狂的刺激感,然后是意识彻底模糊,她被人抱起来,出了那间豪华的包厢。


        

被男人掌控一切的无助感又一次席卷了她。


        

“你是不是在会所里对我做了什么?”刚刚柔软的情绪一扫而空,顾筠颤着嗓子问道。


        

赵璟笙眼底划过一丝不自然,他错开顾筠冷然的目光,“先吃饭吧。”


        

顾筠被他这避重就轻的话语给刺激到了,她猛地站了起来,椅子和地砖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说话啊,赵璟笙!”


        

顾筠啪一下把勺子扔进碗里,几滴汤水飞溅在赵璟笙的袖口,污了他洁白的衬衫。


        

赵璟笙不懂她突然来的火气是为什么,就算是他们昨晚发生了什么又怎样?之前每晚都会发生的事,就独独昨晚不行?


        

“你到底在闹什么?”赵璟笙尽量压住脾气,声音却因为极力克制而变得更冷厉。


        

“你还在骗我,我都想起来了。”顾筠深吸一口气,余光看着那银勺,心里一片冷寂。


        

“我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碰我!不准对我做那种事!你听了没有?你从来没有尊重过我的意见!我对你来说就是个随意揉捏的物件!”顾筠冷笑,一双漂亮的杏眼因为生气而变得微微狰狞。


        

赵璟笙眉宇拢上淡淡的愠怒,沉着气息,一字一顿:“筠筠,说话不能这么没良心。”


        

“我没良心?”顾筠看着面前的男人,唇瓣翕动,迟迟说不出话来。


        

若是她没良心,在海思晴挑拨离间的时候她就该立刻信了。


        

若是她没良心,在别人说他不好的时候她也跟着立刻诋毁,而非坚定和他站在一起。


        

若是她没良心,她何必遮着掩着他们的关系,她就该借他的权势地位为自己,为家人攫取更多的利益。


        

“赵璟笙,你到现在都没有一句对不起。不论是你设计我,还是趁人之危,你都高傲到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我就活该牺牲我自己的情绪来容忍你吗?”顾筠气到发笑,眼角有一滴泪水滑落下来。


        

赵璟笙眼中一晃而过的后悔,实在不知道为什么又把事情弄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糟糕地步。


        

“筠筠。”赵璟笙走过去,想抱她却被她一把推开。


        

周遭的空气迅速冷凝。


        

怕再一次刺激到顾筠的情绪,男人只能站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若是你希望我说对不起,可以。筠筠,对不起。”


        

“这件事是我不对。是我过火了。”赵璟笙低着气息,从口吻到态度都温和极了,好言好语地哄她。


        

听到他说对不起的那一瞬间,顾筠还是不可抑制地心软了。


        

可对不起有什么用呢?他会改变吗?


        

不会。


        

他习惯了掌控一切,习惯了身边的人对他臣服或畏惧或谄媚,他骄傲到不需要为任何人低头,甚至是他的父亲,他的母亲。


        

别人说的对,他就是一只不可能被驯服的野兽。


        

而她,没有这个本事驯服他。


        

“不用了。”顾筠喃喃出声。


        

赵璟笙皱眉,“什么意思?”


        

“不用对不起了,我们还是分开比较好。你以后会遇到让你更加心仪的女人,比我更好的女人,比我更听你话的女人,也比我更漂亮的女人,总之”


        

顾筠颤着嗓,任由泪水滚落,“我不想继续和你这样纠缠下去。我受不起你这样的男人。”


        

说话间,顾筠真真实实感受到了什么是心如刀绞。


        

她唯一庆幸的就是,她没有说出喜欢一字,她没有告诉过他她也喜欢上了他,这是她最后的尊严。


        

“顾筠!”


        

赵璟笙狠狠攥住拳,任由指甲边缘陷进皮肉,语气低沉到深渊里,“你到底想要什么?你告诉我。”


        

他开始弄不懂她了。


        

顾筠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呼出,感受着氧气在一寸寸逃离,“你为什么就非要我不可?你已经得到我了,你已经成功羞辱了所有你想羞辱的人,你的目的达到了,你还想做什么?”


        

赵璟笙被她的话刺得千疮百孔,气到快发笑了,一双深潭的眼睛冷到没有任何温度,“顾筠,我就不能是因为喜欢你吗?”


        

顾筠有一瞬间获得氧气的满足,可满足过后,她又再次掉进了水里,“喜欢我,所以你设计我?喜欢我,所以你想睡我就睡我?赵公子,您当我三岁小孩?”


        

“还是你的喜欢都是这样恐怖?但凡你像个正常人一样,我都不会如此讨厌你!”


        

顾筠说完,丧气地仰倒在沙发上,面前男人的眼里有着她从来都没有看过的情绪,是涩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话太重太狠了,可话都说到这了,再不说开就没什么意思了。


        

赵璟笙气息少见的紊乱,像一头被蛛网困住的狮子,眼尾泛起赤红,骇人的厉害。


        

他的目光凝在顾筠脸上,声音嘶哑,没有分毫平日里意气风发的倨傲,“我问过你。”


        

低沉的一句。


        

顾筠皱眉:“你说什么?”


        

“第一次在老宅,我问过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你说不可能。”赵璟笙从口袋里拿出一只檀木烟盒,抖出一支烟咬在嘴里,动作间有微不可察的颤抖。


        

他迅速点燃,很凶地抽了一口,烟草的冷涩浓呛弥漫在肺里,似乎能好受一点的。


        

“顾筠,我不设计你,我就得不到你。你讨厌我,恨我,随你吧。我不后悔。”赵璟笙面无表情地抽着烟,一口接一口。


        

独独这一件事,他绝不会后悔。


        

顾筠的心脏蓦然一缩,是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理由。


        

她觉得好荒谬,荒谬到她在问自己,到底是她太矫情了,还是面前的男人太疯。


        

疯到让人无法理解。


        

顾筠的眼睛被泪水模糊,“你这人简直不可理喻!你问我一次想不想和你在一起,我拒绝你了,所以你就想出这种方法逼我就范?”


        

“你就骄傲到不肯试第一次?还是你就是个急功近利的商人,你觉得那样太浪费时间,效率太低,没有直接掠夺来的干净利落!?”


        

赵璟笙只是沉默,不说话。


        

顾筠觉得这个男人完全不可理喻。


        

他就是一个天真又邪恶的小孩子,他知道什么是喜欢吗?他只知道喜欢就要抢过来。


        

这和抢一朵玫瑰花,抢一件玩具一样,没有区别。


        

顾筠很想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一句--


        

你怎么就知道,你好好再试一次,我不会接受你?


        

明明他温和对待她的模样,每一秒都让她心动。


        

可话到了嘴边,她还是止住了,只是淡淡道:“是。你说的没错。”


        

“赵璟笙,你不用这种方法,我的确一辈子都不会和你在一起。你只有靠抢,你只能靠抢,你以为你很得意?”


        

顾筠笑了,声音更冷:“不过是失败者而已。”


        

赵璟笙呼吸陡滞,烟烧到了手指也亳无知觉。


        

失败者。


        

平生第一次,他知道了什么是万箭攒心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