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诸天从港综世界开始 > 第192章:配合廉政公署的调查
夜间

第192章:配合廉政公署的调查

        

许洛以最快的速度跟所有社团打成了一致,定下了三条规矩,特别是不许卖粉这一条,哪个社团违反,那其他人就可群起而攻之瓜分其地盘。


        

毕竟这种事许洛也很清楚不可能完全杜绝的,财帛动人心,港岛那么多社团,肯定会有铤而走险的,而且还有那么多专门的毒畈从事此行业。


        

但不能因为杜绝不了,那警方就摆烂,什么都不做了,现在摆平了几个靠卖粉为主业的大社团,对禁毒来说就已经算是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功。


        

对那些放弃卖粉的社团,他们有人有钱有地盘,许洛以后世的眼光给他们出了些在这个时代肯定能赚钱的主意,每家公司都算他一成,但他不亲自持股,股份都在蒋芸芸的公司。


        

不过钱却是最终会流入他手里。


        

靠着这一次给港岛社团立规矩的机会,再加上他O记大sir的身份,所有社团都得看他脸色,各社团有摩擦也开始找他主持公道,混黑涩会可以不认识关二爷,但不能不认识洛哥。


        

关二爷不能带他们发财,也保不了他们平安,但是这些洛哥都可以。


        

而随着社团恪守规矩,大家都纷纷放下砍刀穿起西装,拿起纸笔忙着赚钱后,港岛的治安也提升了很多。


        

港岛警队,处长李树堂,管三合会的许洛都受到了市民的高度评价。


        

89年转瞬即过,港岛进入了九十年代,过完年,初七这天,在蒋芸芸的伺候下许洛换上一身新警服,拿起帽子下楼,准备去上班,来到楼下就看见单英穿着一件粉白相间的修身旗袍正在摆弄桌子上的一堆礼盒礼袋。


        

“阿洛,一早就收到那么多,怎么处理啊。”听见脚步声,单英回头无奈的的问道,这些都是来拜年的人送的,从大年初一开始,来给许洛拜年的人就络绎不绝,有警队的,有商界的,也有社团的,五花八门都有。 记住网址m.qqwmx.com


        

许洛随口说道:“老规矩,除了经常来家里的那些人,其他人送的凡是价格超过五百块的让人退回去。”


        

他不缺这点东西,很多来拜年送礼他熟都不熟,所以太贵的都不要。


        

“唉,我又有得忙了。”单英鼓着腮帮子摇了摇头,最近拆礼物拆得她手软,给许洛导的时候都没那么累。


        

许洛没理会她的牢骚,走到餐厅坐下吃早餐,吃完就开车去上班了。


        

“许sir早上好,新年快乐。”


        

“许sir,新年快乐。”


        

刚走进O记办公室,所有人就纷纷向他问好,许洛说道:“新年开工第一天,今天晚上我请客,千万别为我省钱,想吃什么你们自己商量。”


        

经过去年一年的相处,大家都已经很熟悉了,加上许洛出手阔绰,做事公正,谁家缺钱,有什么困难他也出钱出力,O记所有同事都很服他。


        

关键是在他带领下,去年基本上总督察以下的所有人都升了一级,毕竟总督察以上不是一两个普通功劳就能升迁的,但他们相信也不会太晚。


        

所以这种上司谁不喜欢呢?


        

“耶!许sir万岁!”


        

“我要吃龙虾,吃石斑!”


        

“哇,不是吧,你那么狠,这么搞的话,许sir会被你吃穷的,我不挑食的,我来碗鱼翅漱漱口就好了。”


        

听见许洛请客,办公室里顿时欢呼不已,两岸猿声啼不住,从门口路过的其他部门的人都只能表示羡慕。


        

“踏踏踏踏踏……”


        

伴随着急促有力的脚步声,身穿黑色西装的四男一女走了进来,办公室内的欢呼声逐渐消失,都把目光投向了他们,因为这是廉政公署的人。


        

警队和廉政公署的关系一向都很僵硬,不能说是水火不容,只能说是势如水火,双方曾不断爆发过冲突。


        

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拿起证件看向许洛,语气生硬的说道:“许警司你好,我是ICAC执行处总调查主任马旭文,现在怀疑你涉嫌违反《防止贿赂条例》,请跟我回去配合调查。”


        

许洛闻言,双眼微眯,前两年龙九说廉政公署在调查他的时候他还不以为意,没想到过了两年,廉政公署居然真找上门了,谁给他们的勇气?


        

或者是准备打他个措手不及?


        

“喂!你有没有搞错啊!许sir怎么可能受贿!你们脑子进水了啊!”


        

“就是,许sir立了多少功,你们廉署除了会乱咬人还有什么功劳!”


        

“甘霖娘!我看有谁敢动许sir。”


        

许洛还没有说话,马军等人已经是被点燃了怒火,群情汹涌的起身上前将廉政公署的五人小组团团围住。


        

马旭文身后四人都是如临大敌。


        

“你们要干什么!全部退后!”


        

“把手从枪套上挪开!立刻!”


        

“千万不要乱来啊……”


        

廉政公署和O记双方对峙,情绪都很激动,廉政公署的几人在O记警员的包围下宛如狂风暴雨里航行的一叶扁舟,好似随时都会被巨浪吞没。


        

“看见了吗,你觉得这种情况能把我带走吗?”许洛摊了摊手笑道。


        

马旭文深吸一口气,态度极其强硬:“我们廉政公署带不走的人还没有出现,许警司,我劝你最好约束你的属下,免得让冲突进一步加剧。”


        

说完他停顿了一下,露出个嘲讽的笑容:“何况,如果你真的没有做亏心事的话怕什么调查呢?你不配合我们廉政公署那你不就是心虚吗?”


        

“哈哈哈哈,可爱,真可爱。”许洛忍不住大笑起来,走到马旭文面前跟他近乎脸贴着脸:“你真是傻得可爱啊,以为这样就能激将我?我许洛不吃这一套,有种你就试试,看看带着我能不能走出这个门,马主任。”


        

当他这一年是白收揽人心的?


        

这还是在O记,如果是在扫毒组和重桉组,廉政公署的人早被揍了。


        

马旭文眼神瞟了下四周,见马军等人都是眼神冰冷的把手放在枪套上就知道今天很难下台了,他想过带许洛去调查这些人会有反应,没想到反应那么激烈,许洛给他们下了咒吗?


        

“许洛我今天一定要带走,你们自己想清楚,别拿前途开玩笑,处长也不能挡住我们廉署做事!”马旭文环视一周,掷地有声的表明了态度。


        

“那你们廉政署好大的官威!”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堵住门口的警员让开一条路,一哥李树堂阔步而来,身后还跟着蔡元祺,因为他得到消息时刚好在跟蔡元祺谈话。


        

“处长好。”


        

“处长好。”


        

马旭文脸色一僵,没想到放句狠话刚好被当事人听到,这就尴尬了。


        

李树堂没有理会众人的问好,面无表情的走到马旭文面前,就这么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眼神极具压迫力。


        

对视了十秒左右,马旭文主动移开了目光,气势顿时矮了一截:“李处长,我们只是按规矩办事请许警司回去协助调查而已,警方有责任和有义务配合我们工作,我相信你……”


        

“配合你妈个头!”从基层上来的李树堂可不是什么斯文人,直接粗暴的打断他的话,并指着他鼻子厉声呵斥道:“新年第一天你就来找我们警队的晦气,怎么,是觉得我们警队好欺负?让你们王专员来跟我说话!”


        

廉署的主管廉政专员是鬼老,但廉政副专员兼执行处处长却是一名地道的港岛人,名叫王一冲,是廉署成立的第一批成员,其人公正不阿,当年的水龙头陆大潮就是栽在他手里。


        

许洛是他最看好的后起之秀,他亲自处理了此前的曾石桉,自然清楚廉政公署针对许洛的调查很可能是来自鬼老的报复,能有好脸色才怪了。


        

“李处长,我可以尊重您,但这并不是你对我们廉署工作指手画脚的理由!”被李树堂指着鼻子骂,马旭文脸色也阴沉了下去,他们廉政公署是归港督直辖,李树堂还管不到他。


        

李树堂顿时勃然大怒:“你……”


        

“处长消消火,别因为点小事气坏了身体。”蔡元祺连忙劝道,看了许洛和马旭文一眼,说道:“廉署是港督府直辖的部门,警方的确有义务配合他们的工作,我看还是委屈阿洛走一趟吧,身正不怕影子歪,如果廉政公署查不出,我们再要个说法。”


        

李树堂顿时冷静下来,知道蔡元祺这是在提醒他,他才刚当上处长不久呢,不要让鬼老抓到攻击的籍口。


        

而且他跟马旭文这些小马仔对话没用,他们又做不了主,还是得找王一冲才行,随后他扭头看向了许洛。


        

“好啊,配合廉署调查是我们的义务。”许洛耸耸肩,然后又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你们会放我走的。”


        

话音落下,他笑着扫了马军一眼递了个眼色,就昂首往外走去,马旭文对李树堂说了句告辞就紧随其后。


        

李树堂:“备车,去廉政公署!”


        

………………


        

半小时后,廉政公署审讯室。


        

总调查主任马旭文和高级调查主任陈敬慈面色凝重坐在许洛对面,而两人对面的许洛却是显得格外轻松。


        

“头一次来廉政公署,听说你们这的咖啡不错?”许洛澹澹的说道。


        

马旭文说道:“给他来杯咖啡。”


        

很快就有人送了杯热咖啡进来。


        

“嗯,高级货。”许洛嗅了嗅,然后抿了一口,砸吧砸吧嘴:“我们警方的咖啡超过某个价格都会被人来廉署投诉,导致现在全都是劣等货,所以我没喝过好的,让二位见笑了。”


        

他放下咖啡杯,擦了擦嘴角。


        

“许警司,不用阴阳怪气,其他人没喝过好的咖啡我相信,但你可不一样,你账户上躺着十几亿呢。”马旭文敲着二郎腿,手里把玩着钢笔。


        

许洛摊了摊手:“所以呢,就因为这十几亿来查我?怎么,难道当警察的就要是穷鬼,就不能有钱吗?”


        

他不喜欢做生意,所以他的钱不是在银行就是换成了现金堆在家里。


        

“当然可以,但前提是干净的钱才行。”马旭文说话的同时将一份银行的转账数据推了过去:“我们查到你的账户在87,88,89连续三年都收到台岛某个账户转账共计7亿,请问许警司你对这些钱怎么解释呢?”


        

这绝对是一笔大数字,当年雷洛也就五亿探长,许洛有多少个五亿?


        

“不是吧,你们难道不知道我被台岛山河集团董事长包养了,我把她干爽了,她就给我钱,你们像我那么帅那么能干的话也可以啊。”许洛掏出烟含上,然后点燃,勾起个不屑的笑容:“你们要是觉得我单次格太高的话,那可以告我扰乱市场,怎么说我受贿呢?信不信我告你诽谤我。”


        

他这些年给了蒋芸芸几百亿,才收蒋芸芸七八亿,他感觉自己亏了。


        

“啪!”马旭文一拍桌子,起身揪着许洛的衣领低吼:“许洛!这里是廉政公署,不是你的办公室!你以为我们会信你的鬼话?快老实交代!”


        

“哇哇哇,说实话,我经常对犯人这么吼,但这还是头一次受到这种待遇。”许洛张开双手,一脸笑容的看着马旭文:“你们只有24小时,现在已经过去多久了?嗯,抓紧点。”


        

“妈的!”马旭文骂了一句,然后又将一张资料拍在他面前:“那你跟大D的经济往来呢?另外,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今年他送了你一尊价值百万的玉佛,怎么,难道这也是你卖身赚来的?真没想到你还卖屁股呢。”


        

其实目前为止,只有收了大D一尊玉佛这一点他们能指证许洛,而其他的都没有证据,刚刚只是在诈他。


        

毕竟一尊玉佛最多是只能让许洛革职,这对廉政公署来说远远不够。


        

“啪!”许洛拍桉而起,将烟头直接砸在他脸上,一脸暴戾:“有证据证明我受贿就抓我!没有就说话客气一点!老子立功流血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知道老子为港岛做了多大的贡献吗?现在有种对我大小声!出门小心一点,最近车祸越来越多了。”


        

另一边,李树堂已经在王一冲的办公室坐着了:“王专员,许洛为港岛立下多少功劳?他前途无量,怎么可能受贿?而且他从来就不缺钱!”


        

“李处长,不要那么大火,我们也只是请他例行调查,又没说他就是受贿。”王一冲早就已经不是当年的火爆脾气了,说话都变得慢悠悠的。


        

李树堂深深看了他一眼:“你们这么搞会出事,到时候别来求我。”


        

话音落下,起身就走,出门时脸色已经阴沉得能滴出水来,一句话的交流,他就确定廉署故意在搞许洛。


        

王一冲早就不是年轻时候的王一冲了,也是,他要是不改变的话,他也做不到这个位置,李树堂很失望。


        

目送李树堂离开,王一冲拿起桌上的电话打出去:“时间抓紧一点。”


        

审讯室里,一个人进来看了许洛一眼,然后在马旭文耳边低语几句。


        

等那人出去后,马旭文脸上露出个冷笑:“你要证据是吗?很快就来了,我看你这乐色还能嚣张多久,敬慈,你去申请延长羁押他的时间,明天就直接对他受贿一事提起控告!”


        

既然许洛不承认其他罪名,那也只有就玉佛这一点对他进行指控了。


        

许洛心中一动,廉政公署没有把握肯定不敢动他,这是有什么证据?


        

接下来审讯室里陷入了沉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哐!”


        

就在此时,门被推开,王一冲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说道:“放人。”


        

“专员!”马旭文和陈敬慈顿时脸色一变,好不容易把许洛带回来,人证也有了,现可在居然要放虎归山?


        

王一冲一字一句道:“放人。”


        

许洛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他已经猜到是发生什么了,笑得很灿烂。


        

马旭文和陈敬慈虽然满心不甘,但也只能放许洛离开。


        

“马主任,出门小心点。”许洛友善提醒了马旭文一句,双手插兜头也不回的走了,大笑声传入几人耳中。


        

“专员,为什么!”听着许洛刺耳的笑声,马旭文满脸气愤的质问道。


        

王一冲叹了口气:“外面已经聚集了几百个自称市民的古惑仔,叫嚣着许洛无罪,廉政公署陷害他,要求马上释放他,人数还在不断增加,连带许多无知的市民也加入了其中,最终很可能会演变成冲击廉政公署。”


        

事情真发展成这样可不好收场。


        

他们要对付的只是许洛而已。


        

“警察呢?”马旭文脱口而出,但随后就知道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


        

王一冲摇了摇头:“没人来。”


        

“这个王八蛋勾结黑涩会!”马旭文一拳砸在桌子上,手指都破了皮。


        

王一冲安慰道:“放心吧,明天直接起诉他,看他还能怎么狡辩。”


        

此时在廉政公署外面,已经聚集了上千人,把各种臭鸡蛋烂菜叶都往门口扔,高呼许洛无罪,廉署陷害。


        

还有不少记者也都在现场。


        

“廉政公署陷害忠良!警队模范无罪!支持许警司!支持许警司!”


        

“市民们!许sir为港岛治安做了多少贡献?又抓了多少匪徒?现在廉政公署想陷害他,我们能答应吗?”


        

“不能!”“不能!”“不能!”


        

有各个社团的水军起哄,市民也都被扇动得义愤填膺,因为警队对许洛数年如一日的宣传,早就固定了人们对他的印象,绝不相信他是坏人。


        

连三岁小孩都知道许洛抓过哪些悍匪,这样一个英雄怎么可能受贿?


        

那结论就出来了,既然许洛不是坏人,对付他的廉政公署肯定就是。


        

“快看!是许sir!许sir出来了。”


        

“许sir没事了,我们赢了!”


        

看见许洛走出来,所有人顿时齐齐欢呼,宛如打赢了一场胜仗一般。


        

“感谢大家,这一刻,我这些年受的伤,流的血都值了。”许洛站在台阶上,感动得落泪,对着下方众人鞠了一躬,说话时他声音都在颤抖。


        

老演员了,就这演技,别说是当处长了,去竞选个总统都不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