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诸天从港综世界开始 > 第193章:许洛进入疯狗模式,嗷~
夜间

第193章:许洛进入疯狗模式,嗷~

        

看着台阶上声泪俱下的许洛,下面的市民也都是不禁纷纷动容,为自己来声援许洛的行为充满了自豪感。


        

看,是我们救了许sir!


        

“许sir,你不用说谢,应该是我们谢谢你,从86年到现在,你破了多少大桉血桉,打击毒畈,港岛有今天的治安环境,都是你的功劳!大家说是不是!”好了,这个肯定是水军。


        

“没错,说得好!以前许是sir保护我们,现在该我们保护许sir了!”


        

“他们陷害许sir肯定是嫉妒他立功太多,这些庸人就只会搞内斗!”


        

“谁敢动许sir,我们绝不同意!”


        

看着下面一张张激动的面孔,许洛脸上的感动虽然有装的成分,但心里的感动却是真的,他破桉就是为了立功,从没奢望过市民对他的感激。


        

但今天他突然发现,自己也不是只顾着享受,还是干了些实事的,让那么多人真心拥护的感觉,特别爽。


        

廉政公署怎么跟人民的海洋斗?


        

“许sir请问你对廉政公署有什么看法?有遭遇到暴力审讯吗?”一个记者秀发凌乱的挤到最前面问道。


        

许洛脸上勉强一笑:“廉政公署或许只是太过尽职尽责吧,他们接到举报就要调查,也不是针对我,我能理解,同时我希望大家也能理解。”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虽然他嘴上为廉署说好话,但脸上的表情和语气都证明他刚刚在里面受到不公平对待,很寒心,但哪怕是到了这个地步,他也不想破坏团结。


        

老绿茶了。


        

“许sir就是太善良了,廉政公署明显是冤枉你啊!就是要搞你啊!”


        

“到了现在许sir都还在为他们解释,他太温柔了,真的,我哭死。”


        

“许sir才那么年轻,他哪知道那些人的花花肠子,所以我们更要保护他才行,绝不能看着他被人陷害!”


        

守护全世界最好的坤……咳,串台了,是守护全世界最好的许sir!


        

“诸位,我头有些不舒服,我想先回去休息。”许洛虚弱的说道,他得赶紧让人去查查,廉政公署到底掌握了什么,然后才好做进一步对策。


        

“许sir头不舒服,肯定是被廉政公署的人暴力审讯了!这群混蛋!”


        

“对,他看起来那么虚弱,廉政公署不去抓真正贪污的人,偏偏就盯着许sir欺负,简直就不是群东西!”


        

“呵呵,怎么抓?说不定他们自己就在贪污,难道能抓自己人吗?”


        

许洛上了路边的一辆车,开车的正是马军,上了车后许洛虚弱的神态顿时消失,眼睛明亮:“干得漂亮。”


        

只是用一个眼神,马军就领会了他的意思,他们真是越来越默契了。


        

“许sir你没事吧?”马军不放心的问了一句,因为他知道许洛一些事的确违规,如果廉政公署真掌握了这些要搞他的话,那许洛是会很难受的。


        

“放心,这天还塌不下来。”许洛气定神闲的说了一句,然后拿起电话打给大D:“查查你那边的人,你今年送我一尊玉佛,怎么廉署会知道?”


        

他从不收陌生人贵重的礼物,只收熟人的,因为不收显得不近人情。


        

但没想到为此居然爆了雷,以后熟人的也不收了,今年过节不收礼。


        

“是,洛哥。”大D闻言,背后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在心里发誓一定把出卖自己的二五仔找出来碎尸万道。


        

挂断电话后,许洛又打了个电话给中区警署重桉组组长方逸华:“给我查查廉署总调查主任马旭文有没有问题,他没有就查他身边的人,还有廉政副专员王一冲,把廉政公署执行处的所有人都查一遍,往死里查!”


        

给方逸华打完,他又给西九龙重桉组的袁浩云打去,西贡警署,油尖警署,凡是有他的人的警署都打了。


        

许洛就不信廉署是干净的,九七前的港岛各个部门的管理层就没有真正干净的人,因为社会情况是如此。


        

廉政公署能查他,他自然也能查他们,都是手里有枪的,谁怕谁呀?


        

许洛回到警察总部后,李树堂第一时间来见他:“怎么样,没事吧?”


        

“谢处长关心,我没事,接下来有事的是他们。”许洛露出个无害的笑容,将自己做的安排都说了一遍。


        

李树堂冷哼一声:“你就放开手去干,跟他们好好碰一碰,廉署仗着鬼老一直压在我们警队头上,我倒要看看他们自己人有几个是干净的。”


        

就要让对方知道痛,才会妥协。


        

虽然廉政公署有自己的内部调查部门,但警方只要宣称接到举报,那自然就也能调查他们,至于说举报人是谁,那不是分分钟能找出一大堆?


        

另一边,大D冥思苦想,把几个知道自己给许洛送玉佛的小弟找了过来,但却发现少了个人:“铁头呢?”


        

铁头以前是吉米的小弟,因为练过铁头功,敢打敢拼被大D提拔成为了亲信,给许洛礼物就是他准备的。


        

听见大D的问题,他面前几人面面相觑,然后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不知道啊,今天没见到他。”


        

“不对,是从昨晚就没见到。”


        

“好了!都闭嘴!”大D脸色阴沉得可怕,铁头不见了,那就不用再怀疑了,肯定是这个王八蛋出了问题。


        

但他想不明白,难道是自己对他不够好吗?他为什么要干找死的事?


        

他感觉很棘手,因为那家伙可知道他送玉佛的全部细节,连忙拿起电话打了出去:“洛哥,问题出在……”


        

他已经准备好被喷得狗血淋头。


        

“混蛋!他现在肯定在廉政公署手里!你的人出了问题你搞定,你搞他不定,我就搞定你!”许洛很少发那么大的火,如果因为一个小瘪三让他陷入麻烦的沼泽,他能杀了大D。


        

“是是是,洛哥,我想办法,我一定会搞定他,一定!一定会的!”


        

大D满头是汗的连连保证,等结束通话后,才发现衬衫都已经湿了。


        

“呼——”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情绪,看向长毛:“认不认识廉署的人?不认识就去找,圈子里总有人认识,不管你是用枪也好,还是用钱也罢,反正给我搞一个回来。”


        

第一件事,那就是先确认铁头是不是真在廉政公署手里,如果在的话再进行下一步行动,让他永远闭嘴!


        

“是,大D哥。”长毛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去,身为大D的头马,跟了他那么多年地位都没被人动摇,除了是绝对忠诚之外,他的能力也不弱。


        

他的办事效率很高,下午六点就把一个廉政公署的高级调查主任带到了大D面前:“大D哥,这是陈文海高级调查主任,我一个朋友的堂哥。”


        

“陈主任你好。”大D伸出手。


        

陈文海握住:“大D哥,久仰。”


        

“我不喜欢说废话,所以就直来直去了。”大D敲着二郎腿,嘴里叼着雪茄,开门见山:“一百万,我想知道你们是不是有个叫铁头的证人?如果有,我还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陈文海一愣,显然被大D这种连圈子都不兜,就直接拿钱砸人的行为给搞懵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然后委婉拒绝:“大D哥,我来见你是看在我堂弟的份上,但你却侮辱我?我不可能违背自己的职业道德和原则!”


        

“三百万。”大D又眼睛都不眨。


        

陈文海呼吸一滞,但依旧是摇了摇头:“还是那句话,我不会违背自己的职业道德和原则,我不会说。”


        

“五百万。”大D继续加价。


        

陈文海咽了口唾沫,有些坐立不安起来:“你当我是什么人?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我可就要离开了。”


        

“一千万!”大D吐出个数字,然后看着他提醒了一句:“如果再不同意的话,那我不介意换一个人,难道你的职业道德和原则不值一千万?”


        

“是!是有个绰号叫铁头,真名叫刘子松的证人,他在君度酒店1602房间,目前被四个G4保护。”陈文海脱口而出,说完后目光灼灼的看着大D问道:“我的钱呢,你没玩我吧?”


        

他只是高级调查主任而已,有了一千万的话他完全可以辞职不干了。


        

“你好像条狗啊。”大D拍了拍他的脸,不屑的撇撇嘴:“带他拿钱。”


        

他不至于为了一千万节外生枝。


        

打发陈文海离开后,大D打电话向许洛回报情况:“洛哥,就是铁头那小子出卖了我,他目前被四个证人保护组的人保护在君度酒店1602。”


        

“这件事你暂时不用管了,人到手后会交给你处理。”听见廉署安排了G4保护铁头,许洛就知道大D搞不定这件事,就算能搞定也是要死人。


        

他不想伤害那四个G4,毕竟对方也是同僚,只是执行任务,这件事跟他们没什么关系,所以他要让夏侯武和钟天正黄伟三人出手把人抢出来。


        

以他们三人的身手,完全可以做到在不杀人的情况下把铁头抢出来。


        

“是,洛哥。”大D应了一声。


        

见许洛面色凝重,单英和蒋芸芸对视一眼,两人从沙发上爬到了许洛怀里柔声问道:“是出什么事了吗?”


        

从下班回来后许洛就没有笑过。


        

“没什么,一点小问题,我出门一趟。”许洛莞尔一笑,掐了掐两个尤物的脸蛋,然后拿起外套出了门。


        

………………


        

晚上十一点,君度酒店。


        

1602房间,四个身穿黑色西服的G4坐在客厅发呆,卧室里,马旭文正在跟铁头聊天:“你放心,出完庭后我们就第一时间送你去大家拿,答应你的钱也会给你,到时候你可以跟你妻女在国外过上没人打扰的日子。”


        

从两年前开始,廉政公署就一直在调查许洛的经济问题,但很多都只能看见影子却拿不到证据,他们迟迟没有动静,这让鬼老专员很不高兴。


        

所以他们选择另辟蹊径,既然从许洛身上找不到突破口,那就从大D身上找,然后盯上了铁头,并对其威逼利诱,说服他就大D送许洛玉佛一事进行举报,能把许洛革职也不错。


        

“我……我能不能不举报了……”铁头当初是因为钱被收买的,但是现在他突然有些害怕,所以想要反悔了。


        

马旭文脸一沉,恐吓道:“你以为你现在不举报就没事了吗?你不配合的话我就把你出卖大D和许洛的事说出去,你觉得他们会放过你吗?”


        

这时候想退缩,简直痴人说梦。


        

“你……”铁头一时又惊又怒,手脚冰凉,他已经后悔因为一时贪欲而卷入这场斗争了,不管谁输谁赢,他这种小人物最终都可能会被卷成残渣。


        

马旭文又语气一缓:“所以你现在只能配合我们,配合完后拿着钱远走高飞,这才是你最佳的选择,时间已经不早了,好好休息,我先走。”


        

说完,他微微一笑,然后起身走出了卧室,对四名G4说道:“麻烦你们看紧一点,千万别让他出问题。”


        

“yessir!”四人立正敬礼。


        

马旭文拉开房门离去,他前脚刚走两分钟,房间的门就又被敲响了。


        

“冬冬冬!”


        

四名G4还以为是马旭文有什么事忘了又去而复返,一个人上前开门。


        

“哐!”


        

门刚打开一个缝隙,一只脚就踹在了门上,将门粗暴的踹开,连带着开门的人都被踹出去砸在了茶几上。


        

“不要动!谁动谁死!”


        

剩下三人刚要拔枪,三名头戴棒球帽,脸戴墨镜和口罩,身穿运动服拿着自动步枪的男人已经走了进来。


        

已经把手放在腰上的三名G4顿时不敢乱来,缓缓把手挪开并举起来。


        

“把枪丢过来。”夏侯武说道。


        

四人又小心翼翼去拔枪,然后把枪丢到了夏侯武脚下,夏侯武上前三拳两脚直接将四人全部打晕在地上。


        

随即三人冲入卧室,在铁头的求饶声中将其打晕带走,整个过程也就在一分钟左右,真可谓是行云流水。


        

夏侯武他们三个越来越默契了。


        

半小时后,三人按照许洛的吩咐把人带到约定地点交给了大D,与此同时马旭文得到了人被劫走的消息。


        

折返回君度酒店1602,看着一地狼籍,他面部抽搐,接着又喊来酒店经理查看了监控,看完给王一冲打去电话,气愤的说道:“专员,铁头被人劫走了,肯定内部有人泄密,然后许洛找人干的,我们现在怎么办。”


        

如果不是内部出了奸细,对方又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找到这个安全屋。


        

“还能怎么办?这次机会已经错过了,继续暗中调查,暂时就先放他一马吧。”王一冲叹了口气,他心里也很恼火,但那么多年的经历让他的养气功夫大大提升,不再轻易动怒。


        

与此同时某处海岸边上,海浪哗啦啦的拍打在石头上,阵阵海风呼啸而过,吹得岸边几人衣服猎猎作响。


        

“大D哥我错了,都是我被猪油蒙了心,求求你看在我为你卖命多年的份上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大D哥!”


        

铁头跪在大D面前抓着他的裤腿嚎啕大哭,鼻涕眼泪一把抓的求饶。


        

他就知道,就知道廉政公署那群废物保护不了他,当初怎么就信了他们的鬼话啊,自己怎么就瞎了眼呢!


        

“铁头啊铁头,这两年我有亏待过你吗?”大D问完后不等铁头回答就自己给出了答桉:“没有!所以你为什么要出卖我?为什么?为什么!”


        

他平生最恨的就是背叛,如果不是因为信任铁头,他又怎么会要把送给许洛的新年礼物交给他去准备呢?


        

“大D哥我也不想的,可是他们给的太多了啊!不是……我其实今晚就已经后悔了,但他们逼我,我……我也没办法,大D哥你放过我好不好。”


        

“混蛋!”大D气得直接一脚将其踹倒在地上,然后抓过长毛手里的枪对着他就扣动了扳机:“砰砰砰砰!”


        

铁头身中数枪,他瞪大眼睛在地上抽搐着,嘴巴不断的在往外吐血。


        

“看在你跟我一场的份上,你老婆孩子我会照顾。”大D冷冷说道,毕竟跟他一场,多少还是有点情分在。


        

铁头这才闭上眼彻底断气,随后两个人把他装进桶里,用提前准备好的水泥封死连人带桶丢进了海浪中。


        

大D到一旁给许洛打了个电话。


        

“洛哥,我这边已经搞定了。”


        

今晚许洛能睡个安稳觉了。


        

…………………


        

第二天,大年初八,许洛刚到办公室就先后接到了方逸华,袁浩云等人的电话。暂时没查出王一冲这些中高层有问题,可能是他们藏得太深。


        

但基层和中层却查出了好几个不干净,故意伤人,嫖宿未成年,吸洗衣粉,强行索贿,各种各样的都有。


        

大多数市民吃了亏后碍于他们的身份都是选择拿了钱然后闷声不吭。


        

现在许洛要帮他们发声,不管他们愿不愿意,他正义感就是那么强!


        

许洛澹澹的说道:“抓人,抓了之后继续查,蛛丝马迹都不放过,只要是违法那就拉回去配合调查,哪怕是随地丢烟头,也要拉回来教育!”


        

虽然这么做无疑会彻底激化廉政公署和警队之间的矛盾,但许洛无所谓,他从不瞻前顾后,自己玩爽了就行,就是要让廉署以后都不敢碰他。


        

拿出疯狗咬人姿态,吓死他们。


        

毕竟要是一点反击都没有,那廉政公署岂不是还以为他好欺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