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诸天从港综世界开始 > 第194章:我不好,那大局就不稳
夜间

第194章:我不好,那大局就不稳

        

上午九点,廉政公署。


        

因为内部出了奸细而导致这次针对许洛的计划失利的原因,执行处整个调查一科都是笼罩在阴云之中。


        

“妈的!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家伙吃里扒外,非得拔了他的皮!”执行处调查一科办公室里,昨晚数钱数到手抽筋的高级调查主任陈文海颤抖着手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满脸愤慨。


        

陆志华冷哼一声,目光缓缓扫过所有人,慢悠悠说道:“整個计划就我们一科知道,那个吃里扒外的王八蛋现在正坐在我们之中偷着乐呢。”


        

调查许洛的事一直是他们一科在负责,这次好不容易逮住了许洛的把柄能治他,没想到就因为内部出了奸细而前功尽弃,所有人都憋着股火。


        

陈文海眼皮一跳,面不改色的附和了一句:“这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他心里一乐,一群蠢货,就是老子吃里扒外,你们能把我怎么样,我现在还能跟你们一起骂自己呢,哈。


        

就让他感觉很刺激,很兴奋。


        

“好了,都少说两句,姑且就容那姓许的再嚣张几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马旭文是老ICAC了,虽然心里也很气愤和郁闷,但却能更快的调节过来,下一步就是想法揪出内奸。


        

不然他们这边以后针对许洛的调查细节就相当于暴露在他眼皮底下。


        

“不错,说得好,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道清冽的女音传来,身穿白衬衣,牛仔裤,外面罩着黑色风衣的方逸华带着人鱼贯而入,拿起脖子上挂着的证件冷冷的说道:“我是中区警署重案组组长方逸华,经过我们调查,廉政公署调查主任陆志华涉嫌殴打他人,助理调查主任王寒……高级调查主任……” 记住网址m.qqwmx.com


        

她一口气念出四五个名字,然后说道:“请配合我们调查,都带走!”


        

随着方逸华话音落下,她身后的警员顿时一拥而上抓人,毕竟许洛被廉政公署带走调查的事已经传遍了全警队,所有警员同仇敌忾憋着气呢。


        

“干什么!你们搞什么!住手!”


        

“你们这是蓄意报复!滚出去!”


        

“我们廉署有内部调查部门,用不着你们警队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和廉署的人去警队抓人一样,警队来廉署抓人也遭到强烈抵抗,双方爆发对峙,你推我嚷像随时会动手。


        

“咔嚓!”


        

一道清脆的撞击声响起,喧闹的场面安静下来,闻声看去,只见方逸华持枪在手,面无表情:“因为一些小事抗拒抓捕,我怀疑你们是为了掩盖更大的犯罪行为,如果你们再拒捕的话,我会开枪,不信那就试试。”


        

总调查主任马旭文又惊又怒,没想到方逸华带十几个人居然就敢在廉政公署拔枪,这里可是他们的地盘!


        

在他们保持寂静的时候外面的声音就隐隐约约传了进来,格外刺耳。


        

“我是O记警司廖志宗,接到举报你们ICAC调查第二科……等人涉嫌从事黑涩会活动,请跟我回去……”


        

“我是西九龙交通组……”


        

“我是油尖警署重案组高级督察刘建明,有人指认你们……”


        

“我是扫毒组高级督察苏建秋……”


        

这一刻马旭文才反应过来为什么方逸华敢在他们的地盘拔枪,因为这不是她个人行为,是警队集体行为!


        

“你知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你们在挑动警队和廉署对立!”马旭文一股怒火蹿上脑门冲到方逸华面前。


        

警队和廉署虽摩擦不断,但还从没发生过那么大规模的明面冲突,警队这是正在将冲突升级,不顾大局!


        

方逸华红润的小嘴撇了撇,不屑一顾的看着他,语气冷硬:“我们是依法办事,你有意见的话,等着开庭的时候跟法官说,现在把嘴闭上。”


        

说完后她吐出两个字:“收队。”


        

收起枪,双手插在风衣的口袋里转身就走,其他警员押着抓捕目标跟在她身后离开,廉署一些人本来还想阻拦,但是被马旭文用眼神制止了。


        

警队今天来了那么多人,各个部门的都有,而且双方又都有枪,一旦冲突加剧,很可能就会演变成乱战。


        

毕竟情绪很多时候不受控制的。


        

那结果可就糟糕透了。


        

“都不要轻举妄动,我现在就去见王专员!”马旭文嘱咐了一句,然后就快步出门,直奔王一冲办公室。


        

因为事发突然,又刚上班,此时王一冲才泡完咖啡,还不知道下面混乱的情况,毕竟他的办公室太高了。


        

“哐!”


        

马旭文直接推门而入。


        

王一冲吓了一跳,等看清是他后才说道:“慌慌张张的干什么,难道天塌下来了吗?就算是天真的塌下来了那也不能慌,每逢大事有静气!”


        

说完他慢悠悠抿了一口热咖啡。


        

“专员,出大事了,警队各个部门来廉署抓人,就连上个月有人超速的事都被交通组揪着不放!明显就是故意冲着我们来的!”马旭文没有理会他的话,满脸愤怒和慌乱的说道。


        

“哗啦!”


        

“什么!”王一冲手里的咖啡掉在了地上摔得到处都是,脸色变幻,又惊又怒又不敢置信:“他们怎么敢如此?谁给他们的胆子!他们疯了!”


        

他十几年的养气功夫破防了。


        

这么做的后果李树堂不知道吗?


        

“专员,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被他们骑在头上撒野吧!以后我们廉署还有何威严可言?必须要让史专员出面诘问!”马旭文咬牙切齿的道,廉政公署除了成立之初,就还没吃过那么大的亏,必须要让鬼佬出来出头。


        

他口中的史专员就是廉政专员史博文,名字听着是华人,但其实是个地道的纯血鬼佬,高跪的带英绅士。


        

“王专员,出大事了,警队的人都疯了,居然惹到我们头上来了!”


        

“专员,下面乱套了……”


        

就在此时,又是一群职位较高的人冲了进来告状,办公室里转眼就挤满了人,叽叽喳喳的就像是养鸡场。


        

“行了!全都闭嘴!”王一冲烦不胜烦的大吼一声,等众人都安静下来后才说道:“我现在就去见史专员。”


        

说完就大步流星往外走去,根据他的经验,李树堂不会卖他这个华人专员的面子,但肯定不敢得罪鬼佬。


        

他就是华人,最了解这一点了。


        

“哦,王,是什么事让你看起来如此愤怒?”史博文放下茶杯,看着满脸怒容推门而入的王一冲笑问道。


        

王一冲顾不上关门,怒气冲冲的告着警队的状:“史专员,因为昨天请许洛回来调查的事,现在警队的人正在蓄意报复抓莪们廉署的人,简直是没把你,没把港督府放在眼里!”


        

“从来就只有我们廉署去警队抓人!什么时候警队敢来廉署抓人!”


        

七十年代他也是一名警察,但现在屁股不一样了,想的自然不一样。


        

“法克!有这种事?”前一秒还笑眯眯的史博文下一秒就豁然起身,阴沉着脸抓起了电话:“接警察总部!”


        

电话接通后,还不等对面说话史博文就是一顿狂喷:“李处长!我是廉政专员史博文!你在搞些什么!是谁给你的胆子来廉署胡乱抓人!给你半个钟头,立刻把人全给我放了!”


        

政治部,廉政公署,两个部门是鬼佬的自留地,能按他们的意志对警队进行辖制,所以警队来廉署大肆抓人,就相当于当着他的面干他老婆。


        

这就是夫目前犯,这么过分,他能不兴奋……不是,他能不愤怒吗?


        

真就是要九七了,现在华人就已经敢骑在他们带英绅士头上撒野了?


        

“史专员你好,我是许洛,李处长刚刚出去了,我正等他回来,你的要求我稍后会转告给他。”许洛看了一眼旁边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品茶的李树堂,语气温和,很有礼貌的说道。


        

李树堂的位置太高,对鬼佬有所顾忌,但许洛却没有,只要李树堂罩着他就行,再退一万步,大不了直接撂挑子不干了,出去买个岛当国王。


        

骚瑞啊,有钱,就是为所欲为。


        

史博文当然知道李树堂这是在故意躲着他,同样知道一切是因为许洛而起,因为调查许洛的命令就是他下达的,怒斥道:“许洛!港岛还是我们大嘤的港岛!你们是想造反吗?”


        

这个许洛,上次搞得政治部元气大伤,这次又挑衅廉署,简直就是他们大嘤绅士在港岛利益的共同敌人!


        

“史专员,何来造反一说?我们只是在深入贯彻廉政精神!对一切违法犯罪的人员严厉处置,扫除这些败类免得污染廉署的纯洁性!绝对没有抓错一个人!”许洛大义凛然,说完又补充道:“如果有,那当我没说。”


        

“难道你要港督亲自下命令让你放人吗?”史博文厉声质问,抬出港督企图压服许洛退步,毕竟港岛还是港督说了算,而港督也是纯纯鬼佬。


        

王一冲也在旁边跟着附和:“许洛,我知道你有委屈……”


        

“我不委屈。”许洛答道。


        

“也知道你有情绪……”


        

“我没情绪,嘿嘿。”许洛说道。


        

李树堂在旁边险些笑出猪叫,却又要拼命维持形象,脸色憋得通红。


        

王一冲的音量猛然提高:“但我们也只是例行调查!没有问题不还是把你放了吗?你现在在干什么?你是在煽动两个部门对立!你是在激化警廉矛盾,你懂不懂什么叫大局观!”


        

他觉得许洛太不懂事了,个人受点委屈怎么了?最终不也是逃过了一劫吗?不苟且偷生也就算了,居然还把事情搞得那么大,受点气能死吗?


        

“去你妈的!什么是大局?我就是大局!我不好!大局就不稳!”许洛直接破口大骂,然后冷笑一声,掷地有声的说道:“史专员,别拿港督来压我,你承担得起三万警员和数十万社团成员围堵港督府的责任吗?国际舆论一发散,你他妈第一个死!”


        

他现在动员不了三万警员,但要动员十几万社团成员绝对没问题,再请记者全程报道,那事情可就大了。


        

板子最终肯定不会打到他头上。


        

就算会,那也是最后打他。


        

鬼佬是想给对岸留个烂摊子,但绝不是想自己处理烂摊子,所以事情搞得越大,他们才越怕,才越麻烦。


        

“谢特!你个混蛋!你到底想怎么样!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还不满意吗?”史博文咬牙切齿的喝问,正如许洛所言,事情闹大,他绝对第一个完蛋,他还舍不得现在的官位呢。


        

许洛搞掉曾石,让他少了条捞钱的路子,损失惨重,九七将近,他得抓紧多搞点钱才能回祖家过好日子。


        

毕竟在港岛他位高权重,但回了大嘤,他可就没这种权势,也就没有这么好的发财机会了,机不可失啊。


        

许洛轻笑一声:“很简单,廉政公署召开记者会,公开向我致歉!你们的行为使一部份不明真相的市民真以为我受贿了,影响了我的形象!”


        

有市民支持他,自然就有市民支持廉政公署,虽然许洛并不看重市民的支持,但不妨碍他借此羞辱廉署。


        

“你有没有受贿你最清楚!”史博文鼻子都要气歪了,随后坚定拒绝许洛的要求:“道歉绝不可能!廉政公署的权威不容动摇!你别做梦了。”


        

“那你也别做梦了,我是不会轻易收手的,我这个人受不得气,老子比你有钱,你当我在乎这身衣服?”


        

最后经过再三谈判,双方达成一致,史博文私下道歉,王一冲公开道歉并承认查许洛是他因为一些捕风捉影的消息的私人行为,与廉署无关。


        

只有王一冲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王一冲站在旁边脸都绿了,面部不断抽搐,暗自握紧了拳头,在愤怒之余也还有些茫然,怎么就变了呢?


        

鬼佬居然对华人警员退步了,如果以前也能这样的话,他又何必抛弃本性,而想方设法的向鬼佬靠近呢?


        

“现在你先道歉吧,史专员,我这正听着呢。”许洛慢悠悠的说道。


        

史博文强忍着顺着电话线撕了许洛的冲动说道:“许警司,很抱歉。”


        

“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下次我曹了你妈也向你说很抱歉,到时候你还得叫我爹地说不客气,哈哈哈……”


        

许洛语气轻佻,哈哈大笑起来。


        

“啪!”听着许洛嚣张的笑声,史博文猛地挂了电话,随后抓起电话狠狠砸在了地上,双手一挥,化身桌面清理大师将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都掀飞了出去,破口大骂:“谢特!他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这么羞辱我!放在十几年前他就连给我舔鞋都不配!这该死的九七!还有该死的黄皮猴子!”


        

黄皮猴子王一冲保持沉默,他觉得自己年龄大了,或许也该退休了。


        

鬼佬都他妈没一个好东西!自己兢兢业业那么多年,就没把他当人。


        

“王,抱歉,我骂的人里当然不包括你。”史博文顺口把王一冲开除了黄人籍,然后上前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我知道你有委屈……”


        

“我不委屈。”王一冲说道。


        

“也知道你有情绪……”


        

“我没情绪,嘿嘿。”王一冲笑。


        

“没情绪就好啊!”史博文突然话锋一转,大笑道:“我就知道,王你和许洛不一样,一向是个识大体懂大局的,所以就委屈委屈你,为了尽快息事宁人,立刻去准备记者会吧。”


        

王一冲:“…………”


        

不识大体,不懂大局的许洛叫嚣着草泥妈要当你爹地,你拿他无可奈何;识大体,懂大局的我就差管你叫爹地了,你他妈却让我去公开道歉!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而且王一冲年轻时也是刚烈性子,何况在有了退休的觉悟后,他的心态也不一样了。


        

所以强忍着怒气说道:“好。”


        

另一边,警察总部处长办公室。


        

“唉,年少轻狂,意气风发,我要是像你那么年轻,那也敢指着鬼佬鼻子骂。”李树堂羡慕的叹了口气。


        

许洛嘿嘿一笑:“处长,光像我那么年轻没用,你还得像我那么有钱才行,不然我也不敢那么嚣张啊。”


        

有钱,就有随时掀桌子的底气。


        

老子吃不饱,那我在临走前也要把桌子给掀了,谁也别想吃得舒服。


        

“你小子……笑话我穷啊?”李树堂指了指他,然后又说了句:“跟你比起来我确实穷,毕竟这逢年过节的可没有人给我送价值百万的玉佛啊。”


        

他这句话意味深长。


        

“处长,我以后不敢了,本来怕不收会被人觉得不近人情,现在看来以后还是不近人情吧。”许洛闻言露出个苦笑,知道李树堂是在敲打他。


        

李堂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你缺这一百万吗?你不缺!但你却差点因为这一百万丢了前途!他们捧着你不是因为你近人情,是因为你手里有钱有权,以后多长点心,赶紧滚吧。”


        

“是是是,处长教训得是,那我就不打扰你了。”许洛连连点头让对方享受教育晚辈的快感,然后转身出了门后,顿时又变得抬头挺胸起来。


        

他当面一套,背面一套,市区一套,山顶道一套,晚上还从不戴套。


        

就问一句这种男人谁能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