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古代农村奋斗记 > 第六十四章 大事不好
夜间

古代农村奋斗记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几个孩子担心道。


        

陈巧娥笑着道:“你们别担心,爹娘会想办法的,你们该干啥干啥,照顾好自己就是帮爹娘的忙了。”


        

顿了顿,她继续道:“咱们短时间内可能回不去了,青阳,我跟刘先生说好了,你明天就回去,以后吃住在学舍里……就是爹娘不在身边,你照顾好自己,要是有啥事儿就去找你何叔。”


        

“我知道了娘,我会好好学的。”


        

“别累着自己了,你才十岁,慢慢来……行了,时间不早了,你先睡,明早要早点起来。”


        

“行了,我相信你。”陈巧娥道,“今天我把启蒙的书拿回来了,明天开始红枣你和青玉轮流教豌豆识字,闲了你跟我学针线!”


        

田青安扁扁嘴,没敢反驳。


        

“好了,你们也洗洗睡吧。”陈巧娥说罢冲过田大壮招招手,“你过来我给你换药。”


        

田青阳走后,陈巧娥又看向田青安和豌豆,看的俩人心里发毛,“娘,有话你就说,你这么看着,我心里慌!”


        

得到白眼一枚,“你慌啥,今天又干啥坏事儿了?”


        

“冤枉,我就吃饭的时候出去了,其他时候都在房子里老实呆着,不信你问大姐!”


        

“娘,大哥要走了?”


        

“你快睡。”陈巧娥拍拍她的背,田青安却一咕噜爬了起来,“我送送大哥!”


        

“那你小声点儿,别吵醒了他俩。”陈巧娥小声道。


        

……


        

第二天天还没亮,田青安就醒了。


        

昏黄的灯光下,娘把一个装着碎银子的荷包挂田青阳腰间,小声的叮嘱着,田大壮一手拿着张饼再吃,另一手的饼在油灯上烤着。


        

“知道了,你们快回去吧。”田大壮左手拉着牛缰绳,挥挥右胳膊。


        

哒哒哒声中,牛车很快与黑夜融为一体。


        

“回吧。”陈巧娥说道。


        

不多会儿,田青阳吃了烤热的饼子,田大壮先一步出门喂了牛,把牛车牵到院子外头。


        

“娘,坐牛车多慢啊,你们昨儿个啥时候到的?”田青安打个哈欠,陪着一起到了村口。


        

“到了镇上就换乘张记车马行的马车。”陈巧娥耐心的解释道,“牛车可以暂存在客栈,那里很多附近村落打工的,大多都认识……好了,天快亮了,你们赶紧去吧,大壮,把青阳送到学舍再回来。”


        

这还是第一次听田老头说话,好稀奇!


        

田青安赶紧放下筷子,站起身,“我爹娘昨儿个回京城看手腕去了,大哥的先生催他赶紧回去上课,所以今天爹就送大哥回京城了,昨儿个他们回来的晚,今天早上走的又早,就没来得及说。”


        

“嗯。”


        

……


        

“红枣,你爹和青豆咋不出来吃饭?”


        

早饭开始吃了,田大壮和田青阳却迟迟不来,田老头放下筷子问道。


        

“暂时还要住一阵子,毕竟京城的物价那么高,我爹干不了活,家里没钱。”


        

“那我这个做伯娘的多数一句,既然你们不急着走,家里的活儿是不是也有你们——”


        

“老二媳妇!”坐她对面的田老太厉声喝道。


        

“你们不回吗,青豆一个人在京城能行吗?”田老太不放心的问道。


        

“可以,大哥住在先生家里,有人照顾。”田青安淡淡的道。


        

“红枣,你们不走了?”二伯娘抬头问道。


        

田青安坐下扒拉稀饭,待会儿还得去陈婶子那儿拿饭,她得吃快点。


        

……


        

晚上田大壮才回来,“我看过了,学舍的伙食不错,咱儿子又聪明,刘先生最喜欢他了,不会有啥问题的。”


        

这婆娘犯傻了不成,难不成还让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给你做饭喂鸡?


        

二伯娘不情愿的闭上了嘴。


        

“吃饭!”田老太没好气的瞪了眼桌上看热闹的其他人。


        

这对于田青安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她虽然有记忆,但看到繁体字还是有些懵圈,好在,原身就不爱学习,她要真出口成章,那才吓人呢。


        

导致豌豆嫌弃的不行,“二姐,你到底认不认识?我看你还不如跟我一起学!”


        

但这是田青阳第一次离开自己身边,晚上陈巧娥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第二天顶着熊猫眼起来,吃过饭又睡了个回笼觉才精神起来。


        

田青安和田青玉轮流教豌豆认字。


        

认完字,在地上用树枝写上几遍,还要学针线。


        

陈巧娥对她要求不高,嗯,这两天都在练习直线,她也发现了,自己在这方面确实没啥天赋,直线都走得歪歪扭扭……天知道她多认真,缝出来后她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不过相对的,她在学习上天赋很高,一开始学的时候跟豌豆没啥两样,只两天时间,她就写的有模有样,迅速赶超豌豆。


        

“谁说我不认识!”她二十好几的人了,说不认识字,多丢人!


        

“你呀你,教你的又还回来了!”陈巧娥摇摇头,“行了,我看你今儿个开始也跟着青玉学吧!”


        

于是,田青安又多了个任务。


        

田青玉甚至还跟老娘夸道:“红枣要是个弟弟,肯定能考状元,比当年青阳学的还快哩!”


        

田青安心虚的摸摸鼻子,先不说她上了十六年的学,单她一个成年人的灵魂就不是这些小屁孩能比的,哎,羞愧!


        

但是,她是不会说的。


        

急的豌豆快哭了,晚上点着油灯也得学习,背诗。


        

每天看着二姐洋洋得意的样子太让人生气了。


        

一点儿都不知道让着弟弟。


        

一大盆鸡蛋羹,一群孩子下手抓,把她恶心坏了,但这是人家家的孩子,只能选择视而不见。


        

就在这顿早饭接近尾声的时候,田莲花来了。


        

气喘吁吁的跑到门口,推开栅栏门,端起田老太跟前的碗,一口喝光稀饭,抹了把嘴,把碗推给付白草,“可累死俺了,还有稀饭不,大嫂,再给俺盛一碗。”


        

嘻嘻,被人夸奖的感觉可不赖,她还想多听两天呢。


        

每天一忙起来,时间就过得飞快,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


        

这天早上正吃着饭呢,稀饭,咸菜,粗面馒头。


        

付白草端着碗走了,田老头关心的看着自家小闺女,“莲花,你大早上回来有啥急事儿吗?”


        

田莲花想起正事儿,赶紧站起来跑到主桌,“爹,大事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