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让世界变异了 > 第五百三十七章 黑神牌
夜间

我让世界变异了

        

肖沐道:“可以让我看看你家宝库吗?”


        

宝库被翻动,意味着邪物寻找的东西和宝库有关。查看宝库,可以发现更多的线索。


        

“这……”


        

徐咨陷入迟疑。


        

徐家的宝库,怎能随便让外人进去查看?


        

肖沐知道徐咨在担忧什么,正色道:“徐先生,你或许还不清楚事态的严重性。”


        

“生死宗邪物的厉害,远超你的想象,而且手段残忍,如果不能及时制止他们,我怕你们徐家所有人都会有危险。另外……”


        

肖沐笑了笑,脸现自信之意,“说实话,你们徐家宝库里的东西,我还真不一定看得上……”


        

普通的宝物,肖沐还真看不上。


        

不过,肖沐也感到想不通,徐氏作为徐城隍的后裔,怎么也不应该没落到这个地步才对。


        

徐氏是徐城隍后裔不假,显然并没有获得徐城隍的传承,否则现存实力最强的异变者也不会只有第五境初期了。


        

无疑,徐氏宝库里并没有特别珍贵的东西,否则其家族实力最强的异变者不会只有第五境初期。


        

片刻后,抬头望向肖沐,“带外人查看宝库,事关重大,我做不了主。”


        

“这样吧,我带你去见我祖父,祖父是我徐家现有辈分威望最长的人,他说可以让你查看宝库,我就带你去看。”


        

其中或许别有隐情。


        

徐咨显然有被肖沐的话镇住,低头沉思。


        

关于徐咨的祖父,资料中同样有介绍。


        

老人家名叫徐义,是整个徐家实力最强的存在,处于第五境初期,是徐家最能做主的人,说是徐氏家主也不为过。


        

“请带路吧。”


        

肖沐冲徐咨点头。


        

偏院很大,建有亭台楼阁,中间还挖了个池塘,有一股典雅气息。


        

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坐在池塘边上钓鱼。


        

“肖先生,请跟我来。”


        

徐咨带着肖沐往院子里走,穿过院子,进入一个月亮门,进了一个很精致的偏院。


        

眼望老人,肖沐暗暗摇了摇头。


        

这老人无疑就是徐氏的家主徐义,修炼的是木之力,只不过机缘不巧,并没有修炼任何异术。


        

老人气势不弱,实力处于第五境初期,身上散发出一股木之力。


        

异术真不是什么人都能获得的。


        

老者头顶,不断有金色瑞气逸散出来,流逝在空气中。


        

这种现状让肖沐不解。


        

这样的实力,在第五境异变者中,只不过是末流罢了。


        

同时,老者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又让肖沐皱眉。


        

只不过,鬼仆《化神经》中的吸运异术吸收敌人身上气运的速度比老者身上的气运流逝的速度更快,更加狂暴。


        

难道说,老者徐义身上的气运流逝,是因为徐家的气运衰败的缘故?


        

那金色瑞气,明显是老者身上的气运,只不过流逝的速度很慢,老者察觉不了。


        

这种情况,很像是鬼仆所掌握的《化神经》中的福佑异术,一旦施展,福佑自己人的同时,还能吸收敌人身上的气运。


        

“徐咨,什么人来了?”


        

老者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听到了肖沐和徐义的脚步声,却并不回头,依旧在专心钓鱼。


        

可是,徐家的气运,为什么会衰败?是天外邪物在算计徐家吗?


        

肖沐暗暗揣测,一时不清楚原因。


        

“联盟没有忘记我们徐家啊!”


        

老者欣慰的转过身来,视线一下子集中在肖沐身上。


        

“爷爷,是联盟的肖先生,受联盟之命,来调查咱们家进了邪异的情况的。”


        

徐咨恭恭敬敬的回应,对老者极为尊敬。


        

“老人家好,我是联盟派来的肖沐,特意来调查徐家进了邪异的情况。”


        

肖沐冲老者徐义拱了拱手。


        

“你的实力……”


        

此老一下子怔住了,肖沐的实力,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一看就知道远超自己。


        

肖沐隐隐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他不敢怠慢。


        

“爷爷,你……”


        

“贵客光临,没有远迎,恕罪恕罪!”


        

老者徐义急忙站了起来,冲肖沐拱手。


        

凭他第四境的实力,暂时还感应不到肖沐实力强到什么程度,只能模模糊糊知道肖沐实力很强而已。


        

徐义颔首笑道:“咨儿,肖先生实力深不可测,多向他讨教,对你会有好处。”


        

徐咨感到惊讶。


        

祖父竟对肖沐如此客气!


        

连境界处在第五境的祖父都说肖沐的实力强大,他的实力该有多强?


        

“爷爷,肖先生想要查看一下咱们家宝库,到宝库中调查天外邪物的动向,您看?”


        

“真的?”


        

徐咨又是一惊,望向肖沐的眼神渐渐变得敬畏起来。


        

徐义皱起眉头,陷入了迟疑当中。


        

肖沐一个外人,突然提出要进他们家宝库,这让他一时怎么都无法接受。


        

徐咨提到正题,小心翼翼的询问徐义,不敢自己做主。


        

“要看咱们家宝库?”


        

“爷爷,你实力真的每天都会下降?”


        

徐咨同样被吓了一跳。但看到徐义神色,就知道不需要爷爷回答了,肖沐所说的是对的。


        

肖沐突然笑了笑,眼望徐义,“老人家,你是否感到实力难以提升,甚至一天不食用能量果实的话,实力还会下降?”


        

徐义吃了一惊,眼望肖沐,“你……你怎么知道?”


        

“我却可以看出老爷子身上气运每时每刻都在流失,只不过流失的速度微弱,察觉不到罢了。”


        

徐义苦笑,“我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老了,实力才一直提升不上去,原来是因为气运流失。肖先生,不知道我这种情况,该怎么解决?有什么办法可以防止气运流失?”


        

望着肖沐,急切道:“请肖先生明示,我爷爷这是怎么了?”


        

肖沐道:“老爷子没有修炼异术,察觉不到自身情况。”


        

“拜见尊主!”


        

鬼仆躬身,对肖沐行礼。


        

“防止气运流失的办法,我倒是有,却未必能解决根本。”


        

肖沐说着,手一甩,鬼仆从地下钻了出来。


        

他们都能看出来,这是一只阴灵,实力却和肖沐一样的深不可测,远超他们祖孙。


        

“这是鬼仆,是我的属下,修炼善之力,精通福佑异术,我让它试试,看能不能治疗好徐老爷子身上的情况。”


        

“这……这是……”


        

徐氏祖孙都看直了眼,盯着鬼仆,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


        

“是尊主!”


        

鬼仆答应,身上善之力流转,外形立刻变了,头戴乌纱,身穿官袍,手拿一支犹如判官笔形状的朱砂笔。


        

肖沐简短的介绍了一下鬼仆。


        

“鬼仆,你对徐老爷子使用福佑异术试试。”


        

“我……我,我感觉自己的实力提升了,修炼的话修炼的速度也会更加顺利。”


        

徐义又惊又喜,体会到自己身上的变化。


        

你积攒阴德,福佑加身!


        

鬼仆当空对着徐义书写,徐义被福佑,身上金光闪烁,得到了福佑,气运获得了增强。


        

鬼仆对徐义施展福佑异术,让徐义身上的气运增强了不假,却没有改变根本。


        

徐义身上的气运依然在慢慢流逝,速度微不可察。


        

肖沐鬼仆的实力竟然也这么强大,一门异术就增强了自己的气运。


        

肖沐却望着徐义摇头。


        

徐咨露出惊悚之意,爷爷头上竟然有一道污秽黑气。


        

“肖先生,我头上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在金色瑞气的衬托之下,其头顶却有一道黑气显现了出来。


        

“爷爷,你头上那是什么?”


        

“至于具体是什么原因,恐怕要查看过徐家宝库才能知道。”


        

徐义想开了,“咨儿,你带肖先生去咱们家宝库看看,以肖先生的实力,料想还不至于贪图咱们家那些东西。”


        

用水汽显化出一面镜子照了一下自己,徐义也失去镇定。


        

肖沐道:“气运的败落,突然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家族。影响徐家气运的,很有可能是生死宗邪物。”


        

肖沐微笑冲徐义点头。


        

“客气了!肖先生帮我徐家,我应该感谢你才对。”


        

徐咨忙道:“是,爷爷。”


        

“老爷子是个明白人。”


        

徐义便道:“是关于异术的,我步入第五境已经很久了,却一直没有得到异术秘籍,自己异变也异变不出来,不知肖先生是否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肖沐微露笑意,徐义所说的这种情况,他本身也遇到过,清楚原因,“老爷子,异术秘籍用普通方法是异变不出来的,能够获得异术秘籍的地方只有古遗址。”


        

徐义摆了摆手,又忍不住对肖沐道:“肖先生,我有个问题想要向你请教一下,不知是否方便?”


        

肖沐道:“老先生请说。”


        

徐义说着转向徐咨,“咨儿,带肖先生去宝库吧。肖先生,有咨儿陪你,我就不跟着过去了,失陪。咨儿,尽量满足肖先生的要求。”


        

“老爷子,再见!”


        

“老爷子想要异术秘籍的话,可以前往古宋遗址,用能量果实换取,低级的异术秘籍的话,大概需要一千两百枚能量果实左右。”


        

“多谢肖先生告知,我知道了,等家里事情了结之后,我会自己到古宋遗址去换取的。”


        

徐咨恭敬答应,又招呼肖沐,“肖先生,请跟我来。”


        

两人从偏院出来,回到正院,又通过两个月亮门,走到后院。


        

肖沐冲徐义拱了拱手。


        

“是,爷爷。”


        

“肖先生,这就是我家的藏宝库了,请进。”


        

徐咨伸手推开了石室的大门,邀请肖沐进去。


        

这后院很大,四周灵气隐隐,杀气若隐若现,无疑暗布阵法。


        

后院中有一个使用真实之力加固的石室,石室很大,至少有三四百平。


        

他的眉头立刻皱起。


        

石室中,生死之气越发的浓烈了,显示出生死宗邪物长时间驻留。


        

“请!”


        

肖沐客套了一句,踏步步入石室。


        

石室中摆放着一个个架子,架子上放置的是各种秘籍、法器,以及法宝残片、能量果实。


        

秘籍法器的数量不算很多,能量果实却大约有三四千枚的样子。


        

生死之气聚而不散,邪物似乎还没离开。


        

肖沐仔细打量石室。


        

肖沐认真查看藏宝库,试图从中找出线索。


        

他不仅要寻找徐城隍遗物,还试图找出生死宗邪物的下落。


        

看来徐家的确是败落了,没有获得徐城隍的传承,否则诺大一个徐家,藏宝库中绝不应该只有这么一点东西。


        

当然,之所以这样,或许也和徐家气运败落有关。


        

不过,很快,肖沐的目光就落在石室的墙壁上。


        

那墙壁悬挂着一张生死图。


        

肖沐一个接一个的架子看过去,寻找是否有徐城隍的遗物。


        

可是直到他将所有的架子看完,也依然没有任何收获,架子上只是一些普通宝物,并没有徐城隍的遗物。


        

图中的空间给他一种阴冷的感觉,透着极度的邪恶气息。


        

这气息让肖沐都感到心寒,忍不住猜测图后隐藏着什么样的大恐怖。


        

生死图分为生死两半,隐隐释放出生死二气。


        

神念释放出去,细细感应,生死图内部,肖沐感应到了另一个空间存在。


        

“这是什么?”


        

肖沐眼望生死图,缓缓走了过去。


        

普通人发生的事件算不上大恐怖,大恐怖都是重大事件,牵涉到重要的人或者重要的事。


        

肖沐隐隐感觉图中正在发生的事情和徐城隍有关。


        

肖沐点头,伸出手来,打算触摸生死图。


        

这并非徐城隍遗物,却暗藏古怪。


        

徐咨神色紧张,跟着肖沐,说话吞吞吐吐,对墙上的生死图饱含畏惧,“这是我徐家标识,是和城隍老祖有关的信物图案。不过这张图并不是老祖的遗物,而是几十年前我祖爷爷画的。”


        

“哦!”


        

肖沐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不管什么人,一摸就会受伤?看来问题的确出在这张图上。”


        

“徐先生,我想毁掉这张图,你没有意见吧?”


        

徐咨紧张,大急的制止肖沐,“肖先生,请不要触摸。这张生死图,一年前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就变得邪门了。”


        

“图中有一股邪恶力量,不管什么人,一摸就会受伤。”


        

“原来徐先生是为我担忧,徐先生多虑了。”


        

肖沐神色一肃,“我敢提出毁掉这张图,是因为我有把握。”


        

说完,肖沐转头,望向徐咨。


        

徐咨大急的劝解,“肖先生,最好不要,图中的诅咒之力很强,连摸都不能摸,何况是毁了它?”


        

“好了,请让开吧!不管破坏这张图的时候发生什么事情,都由我一个人承担!”


        

说着伸手抓住生死图,手一抖,嗤啦一声,生死图就成了碎片。


        

藏宝室中一暗,一个幽黑的空间出现在两人面前。


        

空间中只有一样物品,是一个黑色的神牌,上面写着徐城隍的名字——徐湮之神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