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让世界变异了 > 第三百八十九章 他的资格不够
夜间

我让世界变异了

        

“你可以前往三区23号,去找剑先生,他就是团队首领。”


        

朱珠查询了一下电脑道。


        

“多谢!”


        

肖沐转身向外走出。


        

“肖沐,应真人召你,有事要问,跟我走一趟吧!”


        

刚走出杂事厅的大门,就有人迎面走来,用的是命令的口气,仿佛不容置疑。


        

鹤北!


        

肖沐认出了这人。


        

正是那天在杂事厅交还固定任务时出言嘲讽他的鹤北,据说乃是灵鹤成道。


        

他对这鹤北没有好感,也不知道应真人为什么寻找自己。


        

应真人的实力,不过是第四个境界巅峰而已,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忌惮的。


        

“嘿嘿!”


        

肖沐冷笑,“我不管他应真人有什么能耐,想要召唤我,他的资格还不够,有话就让他过来说吧。让开!”


        

冷冷道:“回去告诉应真人,想要见我,让他自己过来。”


        

鹤北大怒,厉声叫道:“肖沐,你以为自己是谁?应真人的召唤,你敢违抗?”


        

鹤北为肖沐气势所慑,下意识的让开道路。


        

很快,他便意识到不对,自己不该在肖沐面前示弱的,于是快步追了上去,再次拦在肖沐前面,大声道:“肖沐,你敢违背应真人的命令?”


        

一声喝斥,迈开大步向着鹤北走去。


        

“你……你……”


        

鹤北并没有让开道路,反而鄙夷一笑,紧跟着拿了一块平板电脑在肖沐面前一晃,冷冷道:“你还是先看看这个视频吧。”


        

伸手在平板电脑上一划,一个视频立即就被打开了。


        

肖沐冷笑,“他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命令我?回去告诉他,想要见我,就自己过来。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有种,连应真人都敢辱骂,希望待会你还能够笑得出来。”


        

视频的环境乃是一处阴邪之地,阴气森森,昏暗无比,不仅没有太阳月亮,更是没有光华。


        

唯一的光源也许就是某种特殊的阴气,在这种特殊的阴气映照之下,阴邪之地的环境顿时显得晦暗无比。


        

凄厉的惨叫声首先传出,“啊~,饶命!救命!求求你,放过我吧!啊~”


        

看清了视频中的情景,肖沐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阴灵的血肉!


        

该阴灵实在太惨,全身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到处都是被魔头撕咬过的痕迹,以至于已经彻底认不出是什么人来了。


        

然而真正让肖沐愤怒的却是视频正中一块狰狞青灰色巨石之下,压着一个不成人形的阴灵。


        

空气当中,阴邪之气凝聚成了一个个恐怖的魔头,扑在阴灵身上,不停的从其身上撕咬下来一块又一块血肉。


        

肖沐大怒!


        

石魂竟然被击杀了,阴灵被剥离出来,镇压在了阴邪之地的狰狞巨石之下,任由魔头在其身上撕咬,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


        

阴灵的声音,却依旧让肖沐感到熟悉。


        

石魂!


        

鹤北冷笑一声,“这个人想必肖先生是认识的吧?”


        

“你们杀了石魂?镇压了他的阴灵,还要折磨他?”


        

想起临别之前,石魂曾经说过去找应真人说明啸真人的死因,没想到却被杀了。


        

“嘿嘿!”


        

鹤北神情得意,语气里却透着威胁。


        

“他想见我,让他自己来。石魂死了,我会为他报仇。让开!”


        

愤怒之下,肖沐冷冷的盯着鹤北,杀机隐现。


        

“肖沐,我劝你还是去见应真人一面的好,否则此人就是你的下场!”


        

鹤北并未阻拦,迅速让开一条道路,讥讽道:“不识时务的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胆敢违背应真人的命令,你死定了!”


        

接连冷笑,仿佛肖沐已经是死人。


        

肖沐不为所动,再次向前。


        

尽管他对应真人并不忌惮,却不愿自投罗网,焉知对方会有什么布置针对自己?


        

“是吗?”


        

肖沐冷笑之余,“我会不会死不知道,你敢继续跟着我,别怪我不客气。”


        

肖沐并不理会,放开火龙车,前往三区23号。


        

鹤北却化为一只灵鹤,飞行追赶过来,死死的跟在肖沐火龙车之后,不断嘲讽,“你最好祈祷自己不要走出破真山,否则出山之日,就是你死亡之时。”


        

双翅一展,腾空而起,两只好几丈长的铁羽翅膀猛然一扇,顷刻间就是好几里地,到了肖沐头顶上方。


        

呼!呼!呼!


        

“哈哈!”


        

鹤北轻蔑大笑,大叫道:“大言不惭,对我不客气,有什么本事你倒是使出来啊,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对我不客气!“


        

这是破真山,身在联盟,他并不敢轻易攻击肖沐。


        

用巨翼扇动细沙碎石,不过是为了恶心肖沐罢了,让他灰头土脸。


        

化出原型的鹤北故意对着肖沐扇动自己巨大的翅膀,在他双翼之间,顿时激起了狂风。


        

狂风呼啸,掀起无数细沙碎石,向着肖沐席卷过去。


        

他觉得肖沐必然躲不开,下一刻就要狼狈。


        

于是尽情嘲讽肖沐。


        

“洗个泥土澡吧你!哈哈!”


        

看到无数细沙碎石在自己驱动之下,向着肖沐席卷过去,鹤北大笑之余,又猛然腾空而起,冲着肖沐嚣张大叫。


        

“不过如此?”


        

鹤北大怒,双翅一扬,再次对着肖沐扇了几扇。


        

“呵呵!禽兽之辈,不过只有这点本事罢了!”


        

肖沐神色淡定,微微摇头,一点也没有将鹤北扇来的细沙碎石放在眼里。


        

“牙尖嘴利,人类,现在怎么样?是不是很爽?”


        

鹤北尽情嘲讽,挡在肖沐前面,巨大的双翼扇个不停,不停的将各种巨石碎石细沙向肖沐扇来,遮天蔽日,仿佛从天上下了一股石头雨,将视线都遮挡住了,灰蒙蒙一片。


        

呼!呼!呼!


        

猛烈的狂风贴地卷起,几百斤的大石头都被狂风吹起,一块接着一块,对着肖沐头面砸来。


        

紧跟着,伸手一指,看起来轻松至极,口中更是淡淡:“护!”


        

神甲符打出,化为金光。


        

“我说过不过如此,就是不过如此!”


        

肖沐依旧不为所动,“禽兽之辈,也就是这点手段罢了,岂能伤我?”


        

嗡!


        

奇异的能量震颤声响起,一道暗金色的犹如鸡蛋壳一般的防护罩出现在肖沐和他的火龙车外面。


        

神人虚影出现,盘膝端坐在肖沐头顶上空。


        

神人虚影口颂神音,两只手掌轻松下按。


        

“怎……怎么可能?”


        

鹤北眼睛都直了,不敢置信的盯着肖沐。


        

噗!噗!噗!


        

碎石细沙袭来,最终却击打在暗金色犹如鸡蛋壳一般的防护罩上面,向着四周滑落,更没有一片越过防护罩,击中肖沐。


        

嗖嗖嗖!


        

翅膀扇动声响起,灼目的光华自他的手中飞出。


        

“你也不过是初入第四个境界后期罢了,比我高不了多少,也想拦我?”


        

肖沐现出轻蔑之色,伸出右手,冲着鹤北一挥,“下来吧!”


        

鹤北大吃一惊。


        

玄风针上透出的恐怖气息让他悚栗,感觉到危险,不顾一切的想要逃避。


        

一枚长着翅膀的怪针针尖处仿佛睁开了眼睛,以迅疾无论的速度向着鹤北冲击而去。


        

“这是什么?”


        

肖沐神情冷漠,并没有现出焦虑之色,只是伸手一指。


        

玄风针受到感应,漫出更加强烈的光华,斜向上飞出,嗖的一声,便射中鹤北的身体。


        

巨大的铁翼扇动,迅速腾空,向上空躲避,试图避过肖沐的玄风针。


        

“跑得了吗?”


        

“啊~”


        

鹤北如被万蚁噬心,惨叫着从空中跌落下来。


        

身上一痛,如同被针扎了一下。


        

可是紧跟着,这痛感便蔓延开来,传遍全身。


        

即使是言统领都有顾虑,不敢随便出手杀人,何况是肖沐?


        

尽管不能杀人,肖沐却依然要狠狠教训对方。


        

肖沐手下留情了,否则以玄风针的威力,一击就足以让鹤北支离破碎。


        

这儿是联盟总部,毕竟不宜杀人。


        

肖沐驾驭火龙车上前,眨眼间就到了跌落在地的鹤北面前,从火龙车中一跃而下,落在鹤北身上。


        

他双脚移动,左脚踏在鹤北背上,道法灵气聚集于脚底,将鹤北死死的盯在地面,右脚踏出,踩住了鹤北的头颅。


        

否则这只灵鹤不知天高地厚,还以为自己刚才的忍让乃是懦弱。


        

“你一只禽兽,也敢在我面前挑衅!”


        

喀啦!


        

肖沐拿出许久不用的桃木剑,对着鹤北的脑门狠狠敲了十几下。


        

喀啦!


        

喀啦!


        

鹤北惨叫,桃木剑的威力虽然微弱,雷霆之力却让他极度不舒服。


        

“你一只禽兽,也敢对我挑衅?不给你一点教训,你还以为我好欺负!”


        

桃木剑上微弱的雷霆之力释放出来,不断刺击着鹤北的头颅。


        

“啊~”


        

金色的雷霆闪烁,直直的打在鹤北身上,将他打的全身颤抖,身上的铁羽都焦黑了。


        

“啊~,好痛,肖沐,放开我!”


        

喀啦!


        

肖沐拿出了雷符,当场对着鹤北打出。


        

“再有下次,定不轻饶!”


        

肖沐挥舞桃木剑,没头没脑的往鹤北头上砸去。


        

鹤北凄惨大叫。


        

尽管肖沐刻意控制住了雷符的力量,并没有使用化雷术,可是这纯粹的雷霆之力依旧让鹤北无法承受。


        

鹤北却被那微弱的雷霆之力击打的全身发麻,不停颤抖。


        

“放过我,不要再打了!”


        

喀啦!


        

桃木剑质地有限,竟然断裂。


        

“你敢毁我宝剑?”


        

看到桃木剑断裂,肖沐恼了。


        

鹤北求饶,有气无力。


        

桃木剑上的雷霆之力并不算强,然而刚刚受到雷符击打已经受伤的他却是异常脆弱。


        

鹤北大急。


        

你用桃木剑打我,剑被震断了,怎么能怪我?


        

这把桃木剑跟了他很久,发挥过巨大的作用,尽管早就用不到了,突然断裂,还是让他感到心疼。


        

“不关我事!”


        

“我看你是想要再尝尝雷符的力量。”


        

拿出雷符,就要激发,向鹤北身上打去。


        

“你还敢抵赖?”


        

肖沐有点恼火。


        

“我赔你的桃木剑,我用能量果实赔偿。”


        

“拿来!”


        

“不要!”


        

鹤北急的大叫,雷符的威力很强,再来一下,他估计自己不死也要重伤了。


        

“两枚?”


        

肖沐毫不客气的接了过来,收入大地印空间,嘴里却嫌少,右脚使劲,重重对着鹤北的头颅一踩。


        

肖沐听说赔偿,动作缓慢下来,本要打出的雷符捏在了手里。


        

鹤北颤抖着手从身上拿出两枚能量果实,递给肖沐。


        

“只有五枚能量果实,你打发叫花子呢?”


        

肖沐依旧将能量果实收入大地印空间。


        

“还有,还有!”


        

鹤北大急,再次伸手到身上掏摸,最终又拿了三枚能量果实出来。


        

肖沐冷冷道:“我这把桃木剑,至少值十枚能量果实。要么再拿五枚出来,要么挨我一记雷符,你自己选择。”


        

“我赔能量果实,我赔能量果实。”


        

“真的没有了,要不然你杀了我吧!”


        

鹤北惨叫,这人比强盗还狠,早知如此,自己又何必招惹他。


        

“那就写欠条!”


        

肖沐伸手一撕,直接从鹤北身上撕下一片羽毛,这让鹤北痛的大叫,凄惨不像的样子。


        

鹤北急的大叫,他已经挨过肖沐雷符的威力,着实不想再挨一次。


        

“可是,我身上真的没有能量果实了。”


        

“再有下次,决不轻饶。回去告诉应真人,不用多久,我就会去找他,为石魂报仇,告诉他最好保留石魂的阴魂,否则他怎么对待石魂,我就怎么对待他。”


        

他和石魂的关系算不上太好,远没到必须要为对方报仇的地步,却无法容忍应真人拿石魂要挟自己。


        

最终,鹤北还是写下了欠条,欠肖沐五枚能量果实。


        

将欠条收入大地印空间,肖沐这才从鹤北身上移开双脚,断裂的桃木剑往鹤北身上砸去,击在伤口上面,砸的鹤北再次凄厉惨嚎。


        

眼看肖沐走远,鹤北这才挣扎着从地上起来,化为人形,遍体鳞伤,望着肖沐离开的方向面露阴狠之色的狠狠咬了咬牙,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一个多小时之后,肖沐顺利到达了三区23号庄园的门口,按响了门铃。


        

鹤北并不回应,当起了缩头乌龟。


        

肖沐也不理他,驾驭火龙车,继续往三区赶去。


        

可是,门铃才刚刚按响,便有‘咚’的一声巨响在身后响起。


        

像是有一只流星撞击在地面,当场起了一场地震,整个大地都震颤了。


        

肖沐一怒回头,有人故意针对他。


        

远处,一只牛首人身的兽族手拿一只巨型青黑色三叉戟,大踏步走来,仇恨的目光一直死死盯在肖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