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影后她重生了 > 第65章:亲生父亲
夜间

影后她重生了

        

苏朴和NR的合同最终敲定,签约之后,苏朴拍了不少的宣传照和广告图,NR方也开始铺地广,按照宣传安排严格执行。


        

因为苏朴是NR在国内首位品牌大使,所以宣传称得上声势浩大。


        

包括线下广告、买热搜、买各大APP开屏、推杂志等等,外网上也有认领,不是国内特供,可以说是排面十足。


        

苏朴一向腥风血雨,网络上讨论的人也不少。


        

【苏朴居然是NR大使,我还以为韩早勾搭了那么久,NR会选韩早】


        

【NR秀没看吗?韩早待遇真不行,而且论气质苏朴吊打韩早,我要是品牌方我也选苏朴】


        

总的来说,还是苏朴的粉丝占据上风。


        

她口碑好,有作品,不爱炒作,喜欢她的人自然比黑的人多。


        

NR这边的事情暂时忙完,苏朴又收到一个好消息。


        

【xswl真以为是苏朴的本事?谁不知道华盛娱乐老板易月明跟NR总监的关系好,是易月明的本事,吹到苏朴头上真搞笑】


        

【易月明真有那么厉害,怎么NR以前没给华盛的艺人title?】


        

苏朴黑多粉多,恶意揣测和diss她的人从来不缺,赞美的人也从来不少,两方交战,总能把水搅浑。


        

等这通电话已经等了很久的余燃很高兴,当天就跑去买菜,买的都是苏朴喜欢的。苏朴去了之后和他一起做饭,他倒是想把她推开,不过苏朴不让,两个人就一起窝在狭窄的厨房里做饭。


        

苏朴切菜的时候,余燃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她的背影。


        

他沉默地盯着看了片刻,开口说:“觉不觉得有点像回到了以前?”


        

凭借《山河不朽》,她入围了流星奖的最佳女主角。


        

毕竟是个镶边女主,戏份不多,她不敢奢求太多,入围即是胜利。


        

忙活完这一阵,苏朴终于得空,按照约定,她给余燃打了个电话,去他家里吃饭。


        

“嗯,以前是挺好的。”苏朴转过身继续切菜,“生活挺悠闲的,没这么忙碌,有工作就做,没工作可以休假。不过我也很喜欢现在,很充实,可以演各种各样的作品……”


        

余燃听着她的话,一时缄默,不知道该说什么,索性不再说话,认真地炒自己的菜。


        

在厨房里忙碌了两个小时,两个人终于合力做出一桌菜。


        

苏朴身体一顿,转过头去看了他一眼,似有几分无奈:“你在想什么呢?”


        

“只是觉得以前的日子挺好的。”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十天半个月见不了面。


        

后半句话余燃没有说出口。


        

疑惑归疑惑,他老实起身去开门。


        

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世界突然安静下来,余燃第一反应是关门,门外的人反应机敏,及时拦住了他关门的动作。


        

“余燃!”门外的不速之客喊道,“我这回真的求你了!”


        

苏朴洗了手,坐到饭桌上去。


        

两人一边吃饭,一边简简单单地聊天,还喝了一点度数很低的酒。


        

饭吃到尾声时,门铃响起,余燃皱了皱眉,语气疑惑:“这个点是物业?”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这是余燃的声音。


        

“你邻居说的。余燃,不是我想缠着你,是我真的没办法了,我真的很需要钱。”这是另一个人的声音。


        

“所以呢?你需要钱我就要给你钱吗?我跟你既不是亲人也不是朋友,有什么资助你的义务?”


        

苏朴坐在饭桌上,看不见门外的人,这个男声却让她身体一僵。


        

被尘封的记忆猛地浮现,让她头晕目眩,甚至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她合上眼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那两人的话却不停地传进她的耳朵里。


        

“把你做过的事情复述一遍不算坏话。你不是嫌弃她是个女儿不能给你传宗接代吗,现在干嘛觍着脸问我要她赚来的钱?”


        

“那是她的一面之词!我什么时候嫌弃过她是个女孩?我是生她养她的亲生父亲,现在她人去世了,难道我不能分她的遗产?”


        

“不好意思,真的不能。她的遗嘱有法律支持,继承者只有我。”


        

“可是苏朴把遗产都留给你了!我查过,起码有一千多万,我是她亲生父亲,难道不应该分她的遗产?!”


        

“呵。”余燃冷笑一声,“那么请问,您尽到了您作为亲生父亲的义务吗?”


        

另一个人听到这句话似乎十分震怒:“我怎么没尽到作为亲生父亲的义务?她小的时候难道我没养过她?她活着的就尽跟你讲我的坏话了是不是?”


        

余燃不说话了。


        

他似乎有些疲累,静默半晌才开口道:“没钱给你,别再来缠着我了,你下次再来我就直接报警。”


        

“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苏朴在天之灵知道你这样做,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你是她姘头,她当然要给你了!你们俩倒是绝配,不忠不孝,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请你对苏朴尊重点!她是我学姐……”


        

“抱歉,是我太激动了。我现在是真的很需要钱,就当我求求你,我也是走投无路了……”


        

“学姐。”余燃轻声叫她。


        

“菜凉了。”苏朴说,“没法吃了。”


        

余燃轻轻“嗯”一声:“那就不吃了,我来收拾桌子,你先休息一会儿。”


        

余燃懒得再和他废话,强行把他从门口推出去,“哐当”一声把门关上。


        

门外那人疯狂拍门,一声一声的,仿佛要把门锤烂,房内十分安静,只有余燃向苏朴走去的脚步声。


        

苏朴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安静沉默。


        

苏朴勾起嘴角:“原来这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儿子啊。”


        

她在笑,眼底却一片冰凉。


        

没有大仇得报的快感,只有一种“果然如此”的通透。


        

饭桌上的菜被撤下,余燃端着碗碟进厨房。


        

苏朴抬起头,看着他清瘦的背影:“苏国强遇上了什么事?”


        

余燃的背影一顿,唇边溢出一丝叹息:“他说是他儿子酒驾车祸,撞死了三个人,为了获得受害人谅解减轻刑罚,要先赔偿……”


        

她再世为人,不想再和她这个所谓的亲生父亲苏国强有任何的牵扯,但她更不想让他们之间的恩怨牵扯到无辜的余燃。


        

这个时候余燃已经在厨房里洗碗了,苏朴走到他的身边,低声道:“燃燃,对不起,连累你了。”


        

余燃关掉水龙头,微微低头看着苏朴:“不用跟我道歉。比起我自己,我更加担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