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系统送我一见钟情 > 欲练此功(4)
夜间

系统送我一见钟情

        

“过来。”


        

司徒余光一闪,山茶就结束了和两个丫鬟的话,一瘸一拐的走过去。


        

他这一说话,对面的女子也看过来。


        

山茶也正面看到了此女子的容貌。


        

女子年纪四十左右,生的是貌美肤白,双眼温柔如水,仔细看去,和司徒有几分相似。


        

山茶笑了笑,拱手,“夫人好!”


        

这豪气不已的问候礼证明前面的姑娘就是一个江湖人,原本见她样子有几分好印象的司徒娘突然变了脸色,“徒儿,这是怎么回事?”


        

司徒娘这脸色一变,司徒倒是没有什么表情,在棋盘上落下一枚黑子,“娘,她叫金山茶,是……”


        

“儿子又输了。”


        

“你就让着娘,娘知道,你放心,娘不会有事的。”


        

司徒娘看着自己儿子,眼睛里满是心疼,又看了看旁边神游天外的山茶,轻轻咳了一声,“姑娘,我见你身体不好,你先去休息,改日我再叫你过来聊聊。”


        

说到这里,司徒突然停顿了一下,在山茶看过去之后继续说道,“过来报恩的,心诚至极,儿子便让她过来陪着你,为你解闷。”


        

这么一说,司徒娘才缓了缓神色,又和司徒下起棋。


        

山茶就那么晾在那里,左不能动右动不了,脚腕又疼的厉害。


        

“我经历过最尴尬的事情,无非如此,唉~”


        

“你在感叹什么。”


        

山茶刚刚坐到凳子上准备查看自己的脚腕,耳边突然炸了一声,她扭头看过去,一张放大的脸突然出现自她面前,吓得她从凳子上跌下去。


        

司徒看了脸色苍白的山茶一眼,倒是没有说什么,扶着司徒娘离开。


        

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她还是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


        

而刚刚带她过来的两个丫鬟已经走了。


        

“大侠,您家这人也不少,找我是不是不太好。”


        

这简直就是让她哄人啊。


        

她哪里会啊!


        

“大侠!”


        

司徒负手而立,看着她不含任何情绪,“你不是要报恩,从今天开始你便留在这里为夫人解闷,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开心,若她有一点不适,本教主就要把你送回宇文府。”


        

吓人!


        

“您放心,我一定要夫人高高兴兴的!”


        

不就是哄人嘛!她可以!


        

司徒交代一下这位夫人的喜好,便离开了这里。


        

“你若是不报恩,那边随本教主去日月教打杂吧。”


        

打杂好像是没有哄人轻巧,她……


        

“大侠……别!”山茶赶紧摆手,她还得完成任务,不宜久留!


        

她在这里时间一长就知道,司徒娘并一部分的不高兴是因为司徒,另一部分是因为自己看不到外面的情况,比较无聊。


        

山茶是不是给她弄一些小东西,吸引她的注意力,就将她哄得挺好。而这些时间,她也发现了,这个夫人就是小孩子心性,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大侠好!”


        

山茶就在这里呆了三个月,每天都在想尽办法为这位夫人高兴而奔波,司徒时不时出现来了个突击检查。


        

“小茶,你可别忙了!我儿子来了,你快过来让他看看!”


        

山茶把最新拼出来的小东西抱在怀里,向司徒娘走过去。


        

司徒手执纸扇,听她那不着边际的夸奖,眼皮跳的一直都没停下,纸扇被他拍在桌子上,吓得随侍的婢女突然跪在地上。


        

山茶没被这扇子吓一跳,倒是被婢女吓的一愣。


        

“小茶,你别怕,没事,她们都习惯了。”


        

司徒娘最喜欢听人夸他儿子,所以他每次一来山茶先给司徒娘夸一遍司徒,天上有的地上没的。


        

司徒娘捂嘴娇笑,看着山茶的眼中越发和蔼可亲。


        

“满口胡诌!”


        

但是人家毕竟不是救了嘛。


        

司徒娘拉着她的手没有松开,颇是欣慰的笑着,“那就好,那就好,这样我便放心了。”


        

司徒娘一天想的什么山茶也不知道,这话听得她迷迷糊糊。


        

司徒娘笑的和善,对跪着的人没有半点疑惑。把呆愣的山茶拉着坐下,“你当真觉得徒儿英明神武,当世英雄?”


        

山茶频频点头,“肯定啊,大侠还救过我!”


        

虽然当时是她硬求的。


        

清晨微凉,苍穹泛起清冷的鱼肚白,每日响官啼叫唤醒那些还在微酣中的人,司府的小丫鬟起身准备给夫人洗漱,远远便见到假山之后的人影伫立。


        

小丫鬟慢慢蹭过去,手提青灯,待凑近之后看清面貌,连忙行礼,“见过公子!”


        

司徒染了一身的清露,眉间带着阴蛰,声如寒冰,“金山茶在这里情况如何。”


        

司徒听到这话跟着笑,山茶也不能扳着脸,只能无奈笑了笑。


        

这次司徒待着的时间很长,山茶的脚也好的差不多了,只不过因为她刚刚进来的时候忙着赶命,落下了跛脚的毛病。


        

人生第一次体验什么叫坡脚,这感觉……也真是酸爽。


        

小丫鬟揉了揉发麻的腿,捡起青灯熄灭掉,慢慢蹭向膳房。


        

顺着这一深一浅的痕迹而去,便能见到连夜离开的山茶。


        

现在金家刀法在宇文家,可是那心法还在她这里,所以现在这个时间宇文景还修习不了金家刀法。


        

“回……回公子话……金姑娘在这里生活的甚好。”


        

小丫鬟明显是被他这个样子吓到了,战战兢兢回了话。


        

司徒脸色更沉,看着假山旁边的一深一浅的两道痕迹,站到天光大亮才离开。


        

那么问题来了。


        

既然是传男不传女,她怎么能学?


        

山茶摸着自己刚刚整理出来的心法,陷入沉思。


        

山茶知道现在金家刀法还算是安全,可是她没想到的是这个宇文家和寒门的人居然能将整座城找遍,只为了这个心法。


        

金家刀法这么厉害?


        

金山茶没有什么印象,金家刀法一向都是传男不传女,所以她在小的时候便被金一刀送到了外婆家去学习别的武功。


        

“你真是让人好找啊!”


        

宇文茗!


        

宇文景的妹妹,一丘之貉。


        

山茶这边正在想着,身后突然有人拍了她一下,她一回头,脑子里蹦出了一个名字。


        

山茶立刻站起来,目光平淡的看着她,宇文茗是一个传统的大小姐,一点武功都没有,所以山茶对她并不害怕。


        

但是……这送上门来的,怎么着也不能放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