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江南第一名厨 > 第86章 春天!
夜间

江南第一名厨

        

张知行的脸色,此时有些凝重起来:“同志们,大家都知道,这几年,我省尤其是我市的国企改革,陷入了困难区,阻力重重、反对声此起彼伏。”


        

“去年,杭兴市饭店的承包制失败了,主要原因在于没有改彻底,没有放权,没有给承包人足够的自主经营权。”


        

“这次失败,犹如狂风暴雨,反对改革的声音起来越强,一批犹豫、观望的人加入了他们阵营,不少赞成改革的人,也加入了他们的阵营。”


        

“市里顶住压力,坚定地在容石县推进改革,国海同志也立下军令状,不打开突破口决不收兵。”


        

“第一个表态,是重复王国海同志跟商业系统同志作过的许诺,那就是你们能做一百万,就分一百万,能做一千万,就分一千万。这一条,不会变!”


        

“上个月,小秦同志个人就能分到9万多,我刚才问他怕了吗?他说怕。同志们,这就是面对未来的心态,你们吃不准风向会不会变,拿到手的钱会不会飞?”


        

“我向你们保证,不会!而且,我认为,分得还不够多,下个月,如果你们能分到90万,也请放放心心地拿在手中,没有人会把它夺回去!”


        

“同志们,至少从目前来看,这道突破口是打开了。刚才,我在六楼,详细查看了财务分析报告,秦氏龙阁的经营状况很好,财务同志也告诉我,最少从半年走势看,经营是能一直往上走的。”


        

“从两个月来的实际情况来看,容石饭店的承包制是成功的;从可预期的半年来看,它也不会失败。”


        

“市里对容石饭店的改革,寄予了很大希望,为了让你们轻装上阵,一路快跑,我今天特意来这里,向大家表几个态。”


        

“这一点,我们考虑得不够,生产经营,肯定要用流动资金来支撑。小秦同志的15万元贷款批了,金融系统的同志很支持,这一点很好。”


        

“那么,我刚才国海同志商量了,决定由改革领导小组出面,向小秦同志再提供50万元的低息贷款,什么时候需要,小秦同志什么时候向领导小组提出申请,符合手续,一周内放贷!”


        

秦天愣了:“太好了,领导!”


        

“哗……”掌声响彻全场。


        

张知行:“这掌声,就是对改革最有力的响应。我的第二个表态,是全力支持奋战在改革最前线的同志,要为他们提供好弹药,要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


        

“刚才我在六楼,听财务的同志讲,小秦同志为了发展,自己申请了贷款。”


        

“承包人拿了大头,员工的收益,我刚才听财务同志讲,逐月实现翻番,以前在二楼的普通服务员,最高的拿到了四千元钱一个月。”


        

“同志们,这是国有资产增值还是损失?这是不是先富带后富,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是!这个就是改革的方向,就是我们国家未来的目标!”


        

张知行拍拍他的肩:“第三个表态,是全力推进其他方面的改革。容石饭店的二楼一楼,已经递交了改革方案,刚才我看了,方案很好,在一些细节上作些完善,我和国海同志都认为,应该尽快推出!商业系统、工业系统和其他系统的改革,应该在容石饭店试点的基础上,也快速、稳步地推进。”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是国家最高层的声音。不要仇富,谁有能力,谁站出来,凭本事致富,我们全力支持!”


        

“同志们,改革的好处,在容石饭店试点上就看一清二楚地看得到。三楼餐厅,以前做不足15万元利润,现在呢?第一个月饭店净利润就达到了12多万元,饭店能分到6万多元,一个月完成了往年近半年的利润。第二个月31.36万元,饭店分到近16万元,一个月完成全年利润。”


        

秦氏龙阁,真正的春天来了!


        

秦天准备,放手一搏!


        

去年9月的设想,还是太保守了,当时自己只想着一年能赚十万就行,没想到,两个月就超出全年盈利目标。


        

“哗……”


        

掌声,长久地回荡在三楼。


        

……


        

“秦经理你先去四楼会议室,我去办手续、领牌。”钱丽说着,朝一楼一间办公室走去。


        

秦天走到了四楼。


        

会议室被分成两个区域,一个是拍卖区,一个是观看区。


        

基础基本打稳。


        

该是巨轮扬帆起航之时喽。


        

3月10日,下午一时出头,他在钱丽陪同下,出现在了县工业局大楼下。


        

老头就瞪着眼:“姓名?”


        

“秦天。”


        

老头戴上老花镜,往名单里找,然后抬起头,堆了满脸的笑:“唷唷,对不起,秦经理原来这么年轻,老头眼花了,请,里面请。”


        

拍卖区,已坐着不少人,不少老板都带着年轻女孩,不过多数是那种背影理想丰满,正面现实骨感的那种。


        

见秦天进来,门卫老头就伸出了手:“参加拍卖的老板才能进,你们拎包的,都去那个区域。”


        

秦天:“我也是来参加拍卖的。”


        

旁边有个光头笑着:“小暴发户吧。”


        

还有个西装套棉毛衫的打趣着:“报名几千就够,家里有几个钱,说不定是来见见世面的。”


        

大金牙不屑地:“现在的年轻人呀,胆儿大,见个世面也好,等下就见识见识八万十万的真金白银。”


        

一条靠背长椅上,有个穿名牌西装的,指上戴着硕大的镶钻黄金戒,脖上狗链似地大粗黄金项链,一张嘴,里面又是大金牙。


        

大金牙一只搭在一个微胖女孩肩上,女孩涂着大口红、略有些暴牙、二十出头的短发女孩,打扮得也是金光暴发,正旁若无人的拿挫刀挫指甲。


        

大金牙翘着二郎腿,冲秦天指了指:“这小年轻也是老板?”


        

光头:“老兄的五金厂,现在在县里也算排得上号了,自有资金足吗?”


        

大金牙:“干个体的,有几个充足的?都靠银行贷,玛的求爹告奶奶,我也就贷出那么几万,不知拍得下拍不下纸箱厂。拍不下,我那厂子的地儿就太小了。”


        

秦天在一个空位上坐下,听这些人的话语,都是县里一些上得了台面的企业家。其中那个开五金厂的大金牙实力最为雄厚。


        

这时,一个官员模样的人出现在了拍卖区:“唷,几位都熟人都在场啊,我来看看大家。”


        

大金牙介绍:“老韩,韩长庚,以前是工业局轻工业科科长,管纸箱厂,厂子倒了,他倒升官成工业局副局了。来来,要了解纸箱厂历史的,听韩副介绍好了,没人比他更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