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老婆是大明星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画
夜间

我老婆是大明星

        

张叔这次没有提前走。


        

因为陶琳也跟着来了。


        

张主任路上跟陈然聊着,说女儿回来的不是时候,陈然节目刚调档,还嘱咐陈然在这关头别分心。


        

陈然微笑着点头,他也不是太忙,就跟平时差不多,调档只是改播放时间,没有对节目进行改版,更何况还多了一个王明义,替他分担不少工作。


        

陶琳果然在张家,见到陈然并不觉得意外,脸色都没怎么变化。


        

只是心里嘀咕道,这家伙怎么还特意打扮过,看起来是有些养眼。


        

陈然和张繁枝的假情侣关系她是知道的,更别说陈然上次还特意在微信上说了自己有一首新歌。


        

上次借口说张主任车出问题,这次可没借口了。


        

陈然坐到张繁枝旁边,互相看了看,然后说道:“我最近想了一首歌,趁现在有空,先去写下来?”


        

张繁枝瞥了一眼陶琳,微微点了点头。


        

“琳姐。”陈然对她打了招呼。 记住网址m.qqwmx.com


        

陶琳还笑着点了点头。


        

张繁枝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见到陈然眼睛微微明显亮了一些。


        

反正只是写歌,写出来也能听,也不着急,要是让张繁枝的爸爸对她有意见,那才是麻烦。


        

……


        

进门以后,陈然问道:“怎么是琳姐跟来,小琴呢?”


        

看着两人进了张繁枝房间,她对陈然的歌好奇的很,本身对两人在一起又不是太放心,想要跟过去。


        

她都还没站起来,就听到张主任问道:“小陶啊,枝枝最近工作怎么样?”


        

陶琳登时停住了,她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发现张繁枝顺手把门带上,只能转头对着张主任笑道:“还好,最近发了新歌,成绩很不错,所以有点忙……”


        

其实相比坐张主任的车,他更希望张繁枝去接他。


        

“你新歌上了热销榜,已经到了前二十,公司有什么打算,是准备冲榜首吗?”陈然问道。


        

截止目前,《勇气》一直稳在新歌榜第一,偶尔被超过一天,却很快又抢回来。


        

“小琴临时有事,回家了,琳姐也想听新歌,就跟来了。”张繁枝简单的解释。


        

陈然心里难受,这还是我乱说话引过来的?


        

当初说一句有新歌,是为了让陶琳放心,谁知道把她给引来了。


        

随着发新歌,张繁枝也频繁上综艺,现在人气很高,名气远比以前还大。


        

出去很容易会被认出来。


        

张繁枝明眸看着陈然,反问道:“为什么不敢?”


        

在热销榜上走势良好,进前十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繁星什么打算,是不是要帮忙冲一下榜首。


        

张繁枝说道:“不知道,公司一直在宣传。”


        

陈然笑道:“你现在是越来越火了,现在还敢出去吗?”


        

“真有歌?”张繁枝微愣。


        

陈然笑道:“我什么时候骗你?”


        

张繁枝没吭声,以前没想过陈然骗她,也就这一次是。


        

陈然却不知道怎么说,他说的出去,意思是两人一起出去,如果被认出来拍下传到网上,对张繁枝影响不小,也不知道张繁枝听没听懂。


        

两人这样沉默的对视一会儿,以前都是陈然败下阵来,这次却是张繁枝先移开了目光。


        

陈然咳嗽一声,“咱们先写歌吧。”


        

张繁枝问道:“有什么开心的。”


        

“能见到你就开心了。”


        

陈然突兀的一句话,让张繁枝微微抿嘴,侧头没去看他,盯着墙壁没说话。


        

陈然看她的表情,隐约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忍不住笑了一声。


        

张繁枝柳眉拧起来,“你笑什么?”


        

这四个字陈然可以说是非常熟悉了,听到以后笑的更厉害,见到张繁枝蹙着眉头,才说道:“我就是开心。”


        

他拿过张繁枝的吉他,先是回忆一下歌词,手指在吉他上拨动几下。


        

这段时间他虽然忙,但是偶尔都会练习一下,不管怎样以后还得唱歌给张繁枝听,也不能一直是这水平。


        

陈然清了清嗓子,他看着张繁枝,轻声唱道:


        

房间里面静了一会儿,陈然说道:“我唱一遍,你先听听怎么样。”


        

听到陈然要唱歌,张繁枝总算转过头,只是看陈然眼神有些僵硬,颇不自在。


        

陈然对张繁枝的脾气早就见怪不怪,以前还会琢磨不透,现在是一清二楚。


        

张繁枝听着歌,眼神亮堂起来,一抬头,见到陈然带着笑意的眼睛,她移开了视线。


        

陈然也不在乎,继续唱着:


        

“我把你画成花,未开的一朵花,再把思念一点一滴画成雨落下……”


        

“爱情就像,蓝蓝天上,一片留白有你陪我想象……”


        

“白马突然,不再抽象,青蛙终于遇见灰姑娘……”


        

“就算路还漫长,我却有一种预感,我相信这预感……”


        

歌曲很短,陈然也只是唱了一遍。


        

唱完以后,他看着张繁枝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张繁枝不知道什么时候,耳垂已经全红了,眼神仿佛被定在了钢琴上,一直数着黑白琴键,听到陈然的问话,迟疑一下后说道:“挺,挺好。”


        

“每当我不在,请记得我的爱,就在同一天空之下遥远的灌溉……”


        

“等待秋去春来,等待下一次花开,在咫尺的未来……”


        

这是邓紫棋的《画》,陈然穿越前正当红,一首含糖量非常高的歌。


        

“爱情就像,蓝蓝天上……”陈然唱完,发现张繁枝没动静,仔细一看,得,走神了。


        

本来两人合作几次,应该轻车熟路才是,而且这首歌并不复杂,对于张繁枝来说相对简单,可她硬是半天没进度。


        

等到云姨在外面喊吃饭的时候,张繁枝明显松一口气。


        

陈然听她说话都有些不利索,心里忍不住失笑,从认识张繁枝以来,就没见到过她这种神态。


        

不过现在肯定不能笑,陈然说道:“那我先唱着,你把谱写出来。”


        

张繁枝看了陈然一眼,见他神色如常,轻轻嗯了一声,双手放在钢琴上,等着陈然唱歌。


        

她若无其事的将歌词翻过来盖上,起身道:“吃饭了,明天再写。”


        

她动作很自然,表情也平静,可这模样在陈然看来,怎么都像是欲盖弥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