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老婆是大明星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都走到这一步了?
夜间

我老婆是大明星

        

词他记得清楚,歌也能唱出来,但是唱出来跟唱好听,能一样吗?


        

要这样到处跑调唱出来,别说是在张繁枝面前,就是在朋友面前也唱不出口。


        

陈然没自怨自艾,是他没提前准备,现在表现的跟要上刑场一样,提前说道:“我唱得不好听,提前没有练习过,你做好心理准备。”


        

“嗯。”张繁枝点了点头。


        

陈然也没管这么多了,总是要唱的,他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才拨弄吉他开始唱着歌。


        

期间一直注意张繁枝的表情,发现她就认认真真的听着,不仅没笑陈然,反而有些入神。


        

张繁枝侧头道:“怎么停了?”


        

“调起高了。”陈然稍显尴尬的挠了挠头,第一段就是副歌,直接把调起高了,再往下唱越唱越不是味道,都跑到喜马拉雅山去了,“还是一句一句来吧,谱写出来你直接唱我听就好了。”


        

张繁枝看了陈然一眼,大概看出他的心思,其实她挺想听陈然唱歌。


        

??其实有一点陈然想错了,这歌张繁枝第一次听,以前没有印象,所以他跑没跑调也没有一个对比,并没有觉得多难听。


        

而张繁枝更是见过其他音乐人人写歌,一段儿旋律要改很多次,见到创作过程,那些也没见多好听。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陈然刚准备唱下去,突然戛然而止。


        

张繁枝的音乐素养不用说,毕竟科班出身,有时候陈然唱错的,她也能听出来,等陈然说完以后再修改。


        

这能力让陈然羡慕的同时,又有些惋惜,这么厉害的人,怎么就不会写歌呢?


        

想想现在张繁枝的外形条件,嗓子和唱功,要是一个唱作人,保证繁星把她当祖宗供起来,哪里会出现以前的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哪怕唱的很粗糙,依然觉得很动听,当初陈然唱《画》这首歌,画面在她脑海里生了根一样,时不时都会想起来。


        

“好。”张繁枝最后点了点头,拿起笔来,准备开始写歌。


        

陈然稍微松了一口气,虽然唱的磕磕绊绊,总比直接唱完全曲好很多。


        

“后天?”


        

张繁枝点了点头:“明天没活动。”


        

陈然恍然,怪不得小琴要去酒店,如果张繁枝明天要走,小琴肯定就住在张家,他笑道:“那还好,看明天能不能全写完。”


        

这首歌一天时间扒谱肯定是不成的,速度是受限于陈然,如果他能唱准点,张繁枝也能跟上速度,可他速度太蹩脚。


        

“今天就到这儿吧,再唱不行了。”陈然说道:“等你下次回来咱们再写。”


        

张繁枝微微抿嘴:“我后天才走。”


        

陈然喉口微微动了动,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


        

因为一些节目上的事情,陈然今天晚上加班了。


        

他心想今天回去再练习一下,早点写完好,不然跟张繁枝面前一直这样唱着,他心里难受的紧。


        

张繁枝看着陈然,微微蹙着眉头,有些欲言又止,见陈然看过来,便将手指放在钢琴上,随意弹奏着刚才写下来的旋律,心里跟着唱。


        

她精致的脸蛋被微黄的灯光映照,脑袋随着手指按动琴键而轻轻点动,小嘴微微张着,在无声的唱着歌词,秀美的嘴唇上泛着点点光泽。


        

陈然笑着拒绝道:“谢谢,不过有些对不住,我女朋友过来接我,没办法跟大家一起去了。”


        

姚景峰几个人稍微失望,大家都是看着陈然前途无量,想要刻意拉拢结交,不说要关系多好,混个面熟结个善缘也是挺好的。


        

但是人家陈然没时间,他们也不能强求。


        

“陈老师,这么晚了,等会下班和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一位同事对陈然发出邀请。


        

这人叫姚景峰,导演组的人,是个自来熟,现在来邀请陈然。


        

虽然说叫陈然陈老师,可他年纪不比陈然小,今年都二十八岁了。


        

陈然说着话,坐了进去,转身跟众人摆了摆手,然后才拉上车门。


        

姚景峰道:“没想到陈老师这么年轻,都有女朋友了。”


        

他现在都还没有呢。


        

大家一起下楼,一辆车停在电视台门口,陈然跟身边人打了招呼道:“那我先走一步了。”


        

“陈老师慢走。”


        

陈然笑着一路朝着车子小跑过去,他拉开车门的时候,大家都见到一个长发飘飘,气质不凡,还戴着口罩的女人。


        

他们都是三十左右的年纪,差不多这个岁数才能搭伙玩在一块儿。


        

而旁边另外一个人则是若有所思道:“感觉陈老师女朋友有点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


        

姚景峰没好气道:“人家戴着口罩,你能看出什么来?”


        

以前跟电视台一个外景记者处着,后来人家跳槽了,不干了,也就吹了,一直到现在都还没重新找到。


        

成天忙工作上的事情都头昏脑涨,哪里还有时间去找什么女朋友。


        

“人家好像才二十四岁,就已经是总策划,而且还有了女朋友,真的是人生赢家。”旁边有人酸溜溜的说着,这又是一只单身汪。


        

可想了想,张希云这么出名,忙都忙不过来,哪里来的时间谈恋爱,还且人家要找,肯定要找业内人士,估计是看岔了。


        

陈然也没想到张繁枝差点被人认出来,此时他对张繁枝说道:“都这么晚了,你不应该来接我,我自己去就行来。”


        

“不是接你,我只是想透透气。”张繁枝说着,微微抿嘴。


        

“我也觉得奇怪,可就是感觉眼熟。”这人想了想,顿时拍手道:“我想起来了,陈老师的女朋友,有点像一个女明星。”


        

姚景峰摇头道:“你快得了吧你,刚才人家坐车里,还戴着口罩,你能看出什么来。”


        

这人挠了挠头,也在怀疑自己看错,他昨天看到张希云戴着口罩的侧脸照,是有点像。


        

“这是在你家小区。”陈然左右看了看。


        

这儿都是熟人,很多都认识张繁枝,跟上次一样被看到,尴尬是一回事儿,要是传出去怎么办。


        

“哦。”张繁枝应了一声,没去看陈然,但是也无动于衷,根本没有松手的意思。


        

又是透气,发现张繁枝其实挺懒的,换一个借口都不愿意。


        

陈然觉得有些好笑,却没有继续说下去,万一张繁枝真赌气以后不来电视台透气了怎么办?


        

下车的时候,陈然本来想牵张繁枝的手,可想了想还是没付诸行动,反倒是张繁枝十分自然的挽住他手臂。


        

陈然今天唱歌的时候有底气了许多,没跟昨天一样放不开,昨晚上他回去以后刻意研究了一下唱法,现在还是有点效果,进度比昨晚上快。


        

不过写完的时候,都已经是夜深了。


        

“今天听不到你弹唱了,只能等下次。”陈然有些遗憾的说道。


        

陈然哭笑不得,难道这么长时间了,脚还是疼吗?


        

他只能加快点脚步,早点进电梯,免得被人发现。


        

这次运气就比上次好,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人,已经有些晚了,大家都是在家里。


        

她转头看着陈然,轻声说道:“谢谢。”


        

陈然笑道:“就咱们的关系,不用这么客气吧?”


        

说话的时候,陈然看着她的美眸,仿佛能从里面看到自己的倒影。


        

就跟上次一样,他听张繁枝亲自唱的《画》,跟录音室的版本感觉完全不同。


        

现在已经夜深,继续弹唱的话,那就是扰民了。


        

张繁枝看着歌谱,以她的音乐素养,自然明白陈然写的这首歌是什么水平,被《我的青春时代》选上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儿,就算是不被选中,只要她唱,歌曲成绩绝对不会差。


        

张繁枝回过神来,忙挪开目光,脸色看起来平静的很,白皙的脖颈伸的笔直,一脸的若无其事,只是脖子耳垂瞬间变了颜色。


        

陈然看着张繁枝,心里说了一句可惜,也不知道是在可惜什么,在云姨第二次敲门的时候,他去开了门。


        

因为时间太晚,陈然只能在张家歇息。


        

张繁枝也没挪开目光,就跟陈然这样静静看着。


        

陈然心脏跳动有些快,正要做些什么的时候,外面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


        

“枝枝,陈然,出来吃点夜宵。”云姨的声音传进来。


        

次日。


        

陈然洗漱的时候见到张繁枝,她跟平时没什么两样。


        

趁着张主任去卫生间,云姨在厕所的时候,陈然捏了捏她的手,张繁枝没躲闪,只是皱了皱鼻子,有些心虚的看着厨房。


        

想到刚才一幕,他有些睡不着,摸出手机给张繁枝发了两条消息,最后才说了晚安。


        

在陈然隔壁,张繁枝殷红的小嘴微微张着,像是一条离了水的美人鱼,想到刚才的一幕,她心脏就跳的有些快,安静的环境里面,能听到咚咚咚咚的跳动声。


        

……


        

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陈然刷着牙,张繁枝走过去开门。


        

“希云姐,早上好,所有东西我都准备好了,十点半的机票,我们等会儿就出发……”


        

小琴还没进门就叽叽喳喳的说着,但是她话还没说完,见到刚刷了牙,嘴边还残留一些泡沫的陈然,人当时都傻了。


        

陈然看到有些好笑,当初在张主任面前的抓住他手不放的时候,也没见她这么心虚的。


        

张繁枝回头见到陈然笑意盈盈的样子,张繁枝轻轻蹙眉,然后抽回了手。


        

她一直是这样别别扭扭的性子,陈然早就习惯了,现在也不在意,继续洗漱。


        

“陈,陈,陈老师……??”


        

小琴看了看陈然,又看了看张繁枝。


        

人都有些懵。


        

这,都走到同居这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