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老婆是大明星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疼
夜间

我老婆是大明星

        

这几天两人都挺忙的,视频都没怎么开。


        

《我的青春时代》过几天会有首映,到时候张繁枝得跟着去宣传。


        

她现在名气很旺,电影宣传的时候也刻意带上她,反正是互惠互利。


        

今天回来,估计明天下午之类的就得走,这么点相处的时间,陈然可不想睡过了。


        

刚才两人发消息的时候,张繁枝还在飞机上,算了算时间,应该是下飞机就去开车赶过来,都没在家里停留,要是浪费这时间,他良心会痛。


        

“节目还得多久才播?”张繁枝慢慢开着车问道。


        

“快了,等录制出来,台里看了就会定下来。”


        

《达人秀》不一样,这要复杂的多,因为节目多样,舞台就得提前准备好,再加上更繁琐的赛制,考虑的东西多,准备要更加周全,速度快不起来也正常。


        

“嗯。”


        

“《我的青春时代》不知道怎么样,要不等你回来咱们一起去看。”陈然问道。


        

“有点慢。” 记住网址m.qqwmx.com


        

“这速度已经很快了,是选秀节目,还有海选之类的,比我以前做的节目都麻烦。”


        

他做的几个节目,记歌词和麦克风就不用说,都是独立一期一期的,模式比较单一,每一期都是重复就好。


        

不过《达人秀》这种大节目,想要跟《周舟秀》那样轻松肯定不可能,每一期都要好好打磨,只是成熟些后没这么多加班的时间。


        

两人说着,谈到陈瑶身上。


        

张如意是个大嘴巴,知道陈瑶要在网上直播,跟张繁枝聊天的时候就说了,张繁枝也知道这事儿。


        

张繁枝瞥了陈然一眼,才慢慢吞吞的应了一声。


        

电影的首映宣传她也要去,人家现场播放电影,她总不能不看,到时候跟陈然看的时候,都是第二遍了。


        

陈然没想到这儿,心里合算到时候节目第一期应该录完了,时间应该会宽裕一点。


        

她自己在网络上的粉丝不少,唱歌也是给自己粉丝听,张繁枝给她推一下,指不定还会给她压力,就让她自己慢慢玩也挺好。


        

……


        

下车的时候,陈然顺手搂住张繁枝,她浑身僵硬一下。


        

她还问陈然要不要替陈瑶在微博宣传一下,反正她以前帮忙推荐过《往后余生》,跟陈瑶不是没有交集,推一下也不奇怪。


        

陈然却摇摇头,拒绝了。


        

自家妹妹的性格他清楚的很,虽然喜欢唱歌,却不想以此为职业,在晚上直播唱歌估计就是玩票,顺带挣点零用钱。


        

人家都说冰美人,这还真是名副其实的。


        

两人到了张家,是张繁枝自己拿钥匙开门。


        

“叔他们去哪儿了?”陈然问道,他加了会儿班,按道理现在云姨在做饭,张主任在看电视才对。


        

都是第二次了,她没习惯。


        

现在天气开始热了,陈然穿的就是一件长袖T恤加一件外套,张繁枝穿的也不厚,陈然手搭在她肩头,能够互相感觉到对方的体温。


        

张繁枝真是天生体寒,随时都是冰冰凉凉的,陈然碰过她的手脚都是这样,他心里想着,张繁枝夏天岂不是感觉不到热?


        

张繁枝找着退票选项,不熟练的操作着,“按错了,不小心订的。”


        

电影票还能不小心操作订了?就算是不小心按到,你总得输入密码支付对吧?这怎么个不小心?


        

张繁枝想让他一起去看电影,可见到陈然有点疲倦,所以临时取消了想法。


        

“去朋友家了。”张繁枝低头换鞋。


        

陈然稍微有点懵,既然张主任和云姨都不在,他们赶回来做什么。


        

直到见到张繁枝在手机上取消电影票,他才回过神,“你订了电影票?”


        

陈然无言以对,你不都还没看,怎么就知道不好看。


        

……


        

平时这时候都是云姨在做饭,今天云姨不在,那问题来了,接下来是要点外卖吗?


        

“都订了下来,不管是不是不小心,咱也可以去看啊。”陈然提出建议。


        

可张繁枝手快的很,已经把电影票退好了。


        

“这电影不好看,不看了。”


        

张繁枝迟疑道:“我做。”


        

陈然当时就愣神了,“你做?”


        

声音里面充斥着不相信,张繁枝一个明星,平时到处跑,饭菜都不用自己做的,按道理是五指不沾阳春水,怎么还会做饭的?


        

陈然是会做点饭,不过就是勉强填肚子的水准,跟云姨完全没法比,既然不想委屈自己,要么去外面吃,要么就是外卖了。


        

张繁枝听陈然说要点外卖,稍微犹豫说道:“不用点外卖。”


        

“我做的饭不好吃。”陈然先说道。


        

陈然坐在沙发上,心里想着云姨厨艺这么好,说不定张繁枝厨艺也不错呢,厨艺肯定不会遗传,可张繁枝也不是生来就是明星,她以前也会跟着做饭,既然这么自信的进了厨房,肯定会露两手。


        

要是张繁枝有云姨的厨艺,陈然感觉自己婚后的生活肯定幸福啊,说不定不到中年就会开始发福。


        

如果张繁枝手艺跟云姨差不多,还天天做饭给他吃,就算是发福也不是不能接受。


        

见到陈然这表情,张繁枝稍显不悦,最后也没说什么,径直进了厨房,把门打上了。


        

陈然想要跟进去看看,可发现没打不开,从里面锁上的,因为隔音比较好,所以都听不到什么声音,他喊道:“你把门关上做什么?”


        

张繁枝就在里面,听不见陈然说什么,陈然敲了几下,张繁枝就只是说一句等着,然后没再说话。


        

陈然正美美的想着,厨房门咔哒一声打开,将他从这种白日做梦的状态里面惊醒过来。


        

幻想和现实的差别,一般都是很大的,就比如说陈然幻想张繁枝做了一大堆好吃的菜,在现实里面就没有。


        

她身上没穿围裙,还是刚进去时的样子,这么快肯定做不出什么大餐,就是端着一碗面出来,放在陈然面前。


        

这么一想着,他思维就散发开,不仅想到婚后的生活,还想到以后会不会有孩子的问题。


        

生个儿子太调皮了,还是女儿可爱。


        

他一会儿想到张繁枝抱着个长得跟她差不多的女儿对着自己笑,又想着她穿着围裙站在厨房做饭的样子,然后一个个菜端给他吃。


        

面的卖相真的一般,就这样陈然自己也能做,上面还有个荷包蛋,还好虽然有些焦黄,却不像是不能吃的样子。


        

陈然搅了搅面条,抱着再难吃也得全部吃完的心态先尝了一口,然后他神色微愣,面条卖相一般,但是味道出乎意料的很不错。


        

陈然现在本身就有点饿,感觉是挺香的,说了一句很好吃,然后就埋头大口大口的吃着面条。


        

“煮面?”陈然稍微呆滞,这和刚才的幻想差别,实在有些大了。


        

见张繁枝看着自己,陈然问道:“你的呢?”


        

“我吃了。”张繁枝说着,继续看着陈然,就等着他吃。


        

吃饱喝足,陈然跟张繁枝坐在一起。


        

两人正说着话,张繁枝眉头微微蹙起来,柳眉都扭曲了一下,轻吸了口气,身子微微蜷缩。


        

“你怎么了?”


        

他可以发誓,这一点做作的成分都没有,完全是发自内心。


        

张繁枝一直盯着陈然,见他没什么古怪的表情,神色稍微一松,她也就会煮一个面条,刚才在厨房里面可是唱着勇气做的。


        

……


        

“真没事。”


        

张繁枝被陈然这么盯着,虽然痛楚一阵阵传来,但是脸色已经变成了绯红色。


        

在陈然看来,她这是疼的有些变色了,“不行,咱们去医院看看。”


        

陈然就贴着张繁枝,第一时间发现不对,连忙问了一声。


        

“没,没事。”张繁枝脸色不自在,连忙扭头不去看陈然。


        

“你这不像是没事的,是哪儿不舒服?”陈然连忙问道。


        

话音还没落下呢,他就瞅着张繁枝把另外一只手伸过去捂着肚子,柳眉拧巴在一起,看着他的表情难得有些窘迫。


        

陈然当时就顿住了。


        

他以前没有过女朋友,但是没吃过猪肉,至少也见过猪跑,再怎么迟钝,也明白过来,人家这是痛那啥了!


        

他有些着急了,两人刚才坐一起都还好好的,突然就不舒服,看脸色这么差,得多严重。


        

见到陈然都快急到拨打120了,张繁枝脸色更红了一些,迟疑之后说道:“不用去医院,你给我烧一杯热水。”


        

陈然说道:“你不舒服,喝热水顶什么用,就得去医……”


        

陈然又接了一杯水过来,先是放下,见她有些难过,伸手过去搂住张繁枝的肩膀,将她揽过来。


        

张繁枝浑身一僵,感受陈然身上透过来的阵阵热气,她感觉痛楚好像消散了一些,身子也放松了许多。


        

……


        

“这,这……”见到张繁枝好像疼的厉害,陈然既有些尴尬,又有些茫然,这没经验啊!


        

最后只能听张繁枝的,连忙去烧开水过来。


        

张繁枝喝完开水,仍然蹙着眉头,偶尔发出吸气声,看样子还是疼的厉害。


        

“这大刘还想让咱把枝枝介绍给他儿子,嘿,就他儿子六亲不认的样子,我除非瞎了眼才会介绍枝枝给他,更何况现在枝枝还有陈然了,不比他儿子好千百倍。”张主任呵呵道。


        

云姨也说道:“我也不喜欢他儿子,听说当初拿了家里拆迁款去炒股,全赔了不提,还跟亲戚骗了许多钱,也就是他家运气好,又拆迁一套房,不然当初两口子都要被要债的亲戚逼得跳楼了。刚才打枝枝主意见咱们没这意思,后来又想着让介绍如意,我家如意还读书呢,这人品真的不行!我可给你说,大刘要是还这样,以后少去他家里。”


        

“知道知道,我有分寸。”


        

张主任说着,插钥匙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