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老婆是大明星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太过分了
夜间

我老婆是大明星

        

车上。


        

陈然盯着张繁枝看了会儿,打算把这几天没看到的看个够本,一直到她蹙眉才问道:


        

“怎么就突然回来了,昨晚上开视频你也没说。”


        

张繁枝说道:“活动完了临时做的决定。”


        

她衣服换成便装,但是脸上妆还挺浓的,估计活动完了之后走,可这么说的话,她提前就订好了机票,肯定不是临时做的决定。


        

这是想给自己一个惊喜吗?


        

陈然问道:“你们等多久了?”


        

张繁枝还没来得及说,前面开车的小琴就先开口:“我们五点就到了,就一直没见着陈老师,还以为陈老师要加班,才……唔……”


        

主要是上次都差点错过了,想着张繁枝这次定然不会这么笨。


        

陈然想到刚才她让发了定位以后就直接挂了电话,估计那时候心里不痛快,本来想要去电视台接陈然给他一个惊喜,结果下班的时候陈然还没出来,才被迫打了电话。


        

这种精心准备肯定伴随满腔的期待,结果陈然不在电视台,期待和现实的落差肯定让心里不舒服。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说着她从后视镜里面瞅了一眼,瞧见希云姐神色有些不对,小琴连忙吐了个舌头,心里暗自后悔,这时候就应该沉默当个无情驾驶机器人,怎么会想着碎嘴。


        

等小琴闭嘴,张繁枝才慢慢说道:“我们才刚到。”


        

陈然看她这表情,要不是小琴先说,他还真相信了。


        

要是搁以前,陈然听到这话心里还想这有几分真假,是否生气之类的。


        

那时候不懂张繁枝,忐忑总会有点儿。


        

现在他也没吭声,就这么盯着张繁枝。


        

害,这事儿陈然提前也不知道,否则老老实实在电视台等着了,跟林帆那也可以改天约啊。


        

“今天我是去了制作中心,没在电视台。要不下次来之前咱通个话,万一我要加班,你岂不是白等了?”陈然尝试提个建议。


        

张繁枝面色淡淡的说道:“没下次了。”


        

意思明显着呢,十多天没见着,现在怎么也要看个够本。


        

张繁枝微微蹙眉,看了前面一眼,陈然这才惊觉车里还有一个人,主要是小琴这次实在没存在感,而且每次车里就张繁枝两个人,这次嗅着张繁枝身上散发的幽香,给忘记了。


        

小琴虽然是在专心开车,不是想要故意听陈然和张繁枝说话,可人家这对话就是简直跟直接摁着她往耳里灌一样,不想听都不行。


        

张繁枝脸上妆容是有些浓,却将她精致的五官更好的凸显,双眸水亮水亮的,被陈然这样看着,弯翘的睫毛有点不安的颤动,本来想不理会陈然,可被这样一直盯着,哪里能自在,耳垂微微泛红,扭头盯着车窗外。


        

这次陈然盯着她看的时间有点长,张繁枝轻呼一口气,隔了好一会儿才转头问道:“看够没有。”


        

陈然笑道:“还没呢,这十多天没见……”


        

小琴也只是在心里喊一喊,没有那个胆子敢说出来。


        

经过张繁枝提醒以后,陈然是收敛了一些,在车里正襟危坐,没再说这种话,而是正常聊着,他其实也是属于脸皮很薄的那种,现在都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他这姿态也没能保持多久,没过一会儿,就感觉手臂被碰了碰,转头一看,见张繁枝直视前方,陈然只以为是车晃动,不小心碰到,直到第二次被蹭一下的时候,才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


        

她心脏突突突,一动一动的,有种酸酸涩涩的味道,这感觉就跟前段时间去看《我的青春时代》那种感觉一样。


        

过分,实在太过分了。


        

怎么一点都不顾及别人感受。


        

小琴一路开车,往后没有被干扰所以心里都还舒坦,可等红绿灯的时候,瞥了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她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


        

等把张繁枝和陈然送到张家小区以后,小琴就问道:“希云姐,等会儿还有事情吗?”


        

陈然狐疑的看了看张繁枝,还以为她有什么话要说,结果她面不改色,一点表情都没有,等见到张繁枝微微抿嘴,放在腿上的小手微微动了下,他才恍然,试探的过去将张繁枝的手握在手里,等她没挣扎,才确定是这意思。


        

看她脸上平静,不动声色的看着车窗外面,陈然感觉有点好笑,要牵手你直说啊,就蹭两下,那我要是没领悟怎么办。


        

没一会儿,张繁枝手稍微翻转一下,跟陈然握在一起,她小手依然是冰冰凉凉,在这样有点燥热的天气里面让陈然异常舒服。


        

陈然现在对这词可挺敏感的,他看了看小琴,纳闷道:“你同学多大年纪,怎么就要相亲了?”


        

就小琴这样的,拉出去说是十七八岁别人都信,脸圆不说还小,有点娃娃脸的样子,加上性格跳一点,人都看起来嫩,虽然二十二岁了但是不怎么看得出来,她同学估计也不大,怎么就忙着相亲了。


        

小琴说道:“我同学二十四了,听说是男方那边在相亲,然后跟她爸妈一提,觉得两家人可以试一试,现在征求她意见。反正她是挺不乐意的,听说那男的都三十岁了,比她大好多。”


        

张繁枝摇了摇头,不知道她问这个做什么。


        

“我同学被家里人安排相亲,最近心情不怎么好,我打算今晚在她那儿休息,陪她说说话,我保证明天早上就赶过来,绝对不耽误的。”小琴眼巴巴的看着张繁枝。


        

相亲?


        

张繁枝只是瞅了一眼陈然,对小琴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去吧,我这边没事儿。”


        

“谢谢希云姐!”小琴喜滋滋的走了。


        

下车以后,张繁枝下意识的挽住陈然的手,让陈然稍微意外。


        

要搁平时,陈然都觉得二十四岁相什么亲,这年纪还没对象的海了去了,人家林帆都三十岁了还不着急呢。


        

不过看了看张繁枝,他们俩都是相亲认识的,陈然又说道:“其实相亲也没什么,反正就是见见面吃吃东西,当散散心也好,劝你同学别多想。”


        

小琴连忙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他有些诧异,“怎么突然这么说?”


        

张繁枝看了看他,然后一言不发,只是挽着陈然的手臂却紧了紧。


        

陈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可能是因为这次事情的处理,因为没公开,所以心怀愧疚?


        

他还以为经过这次被偷拍到表的事情,张繁枝会注意一点,没想到依然该咋咋滴。


        

等到了电梯里面,张繁枝看着陈然,微微抿嘴,片刻后低声道:“对不起。”


        

声音是很小,如果不是电梯里面安静,陈然可能都听不清楚。


        

只是张繁枝需要给粉丝一个交代,这倒是真的。


        

见张繁枝还闷着,陈然转移话题道:“过两周就是你的生日了,到时候能回来吗?”


        

张繁枝抬头看着陈然,干净的眼眸能够将他倒映出来,轻轻点头道:“能。”


        

“这也没事吧,反正时间还长呢,不过咱们得注意点,如果被拍到,你得被粉丝骂成什么样了。”陈然笑了笑。


        

他其实也不在乎,对于那事情的处理方式,本身就在意料之中,算是捕风捉影,真要因为这事情直接承认才奇怪,张繁枝可以疯,可陶琳跟繁星不可能不理智。


        

反正就两人现在的状态,两家人都知道,也不需要公开让别人承认。


        

但是张繁枝不同,得经常在外面跑,他想去找她给过生日也不方便。


        

……


        

晚上吃饭的时候,陈然跟张主任喝着酒。


        

她也不问陈然为什么知道生日,就跟她知道陈然生日一样,张主任这些可都是安排的明明白白。


        

陈然笑着点头:“那就好,我还怕你生日的时候回不来。”


        

这跟他生日的时候不同,他就在临市,就跟电视台上班,张繁枝赶回来就肯定能找到他。


        

“一转眼枝枝都二十五了,这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张主任摇头晃脑的说一句。


        

张繁枝蹙眉看着父亲强调道:“我二十四。”


        

“那能差几天?也就是我们算实岁,人家算的虚岁你都二十六了!”


        

这是前几天他提着过来的那一瓶,当天就被云姨拿去放着了,一直都没拿出来。


        

今天张繁枝回来,张主任总算是逮着机会了。


        

张主任抿了一口酒,让酒气跟喉口里面窜了窜,然后舒服的张嘴吐出来,他享受的表情跟陈然眼睛全部皱在一起那是两个极端。


        

“少喝点。”张繁枝微微蹙眉。


        

“没事,我就喝一点点。”陈然露齿笑道。


        

旁边张主任也帮腔,“陈然最近酒量不错了,这点儿醉不着他。”


        

张繁枝稍微不悦,以前她可不在乎年龄,可陈然刚满二十四,她这二十五听着比陈然大,而且二十五,就是奔三了,不好听。


        

反正一天没满她就二十四,不算虚岁!


        

陈然见她的表情,吭哧吭哧笑了一声,然后抓起酒杯喝了一小口,说实话,在人高兴的时候,喝点小酒好像还不错的样子,就感觉心情更好了。


        

张繁枝没跟父亲杠,只是瞅了陈然一眼,蹙着眉头轻踢了他一下。


        

陈然若无其事的放下酒杯,打了个嗝说道:“叔,你先喝吧,我差不多了。”


        

旁边云姨将他们的小动作收入眼底,嘴角微微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