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老婆是大明星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她的梦想
夜间

我老婆是大明星

        

反正林帆是挺郁闷的,跟陈然说了好一堆话。


        

相亲很多次都没成,这也就罢了,这次明显不想去的还被逼着去,这负面情绪止都止不住。


        

陈然看林帆这状态,也幸好没提要喝酒,不然铁定要醉。


        

估计他都闷心里挺久的,现在见到陈然就倒苦水,说出来以后心里也舒坦一些。


        

三十岁还单身的人,负面情绪累积这么多吗?


        

这种感觉陈然大概是体会不到了。


        

跟林帆分开以后,陈然收到张繁枝的电话,他心想张繁枝还好没在刚才拨过来,不然人家林帆心里苦楚,自己这儿还跟女朋友通话甜甜蜜蜜,这得多扎心。


        

随着《后来》这首歌的热度消减,张繁枝以后也会没这么忙,时间总会越来越多。


        

其他明星跟她这样人气的时候,会接很多常驻综艺节目捞金。


        

知道张繁枝过几天就会回来一趟,陈然心里倒是舒服,他还以为张繁枝要等到生日前后才能回来,这算是挺惊喜的。


        

张繁枝这次乖巧了,没跟前两次一样想要给陈然惊喜,都两次没等着人了,都说事不过三,她也没那么傻。 记住网址m.qqwmx.com


        

……


        

“老杜啊,你这运气可真不错,竟然会遇上这样一个大火的节目。”


        

一个歌手想要火起来是挺不容易,不管是公司还是个人自己都会想着趁机多挣点钱。


        

繁星也是同样的想法,给张繁枝接了不少综艺,不过她综艺感真的不强,常驻节目肯定不行,偶尔当当嘉宾倒是可以,所以也没其他歌手那样忙的夸张。


        

蒋玉林看着老友,感觉他这运气不是一般的好。


        

两年没有发歌,之前的歌曲销量也一般,传唱度也不是太好,他的名气是在下降的。


        

“我也没想到《达人秀》这节目能有这么火。”杜清笑了笑。


        

当初节目邀请他的时候,说的话倒是好听,可选秀节目什么情况大家都知道,他是因为看人家开价不错才过来,嘿,他也没想到节目质量这么高,一下子红火起来了。


        

杜清作为四位梦想观察员之一,人气肯定涨了很多。


        

关键他还唱了一首《我相信》,比其他人收益更大。


        

现在的爆款综艺节目需要的是流量明星,杜清这种名气下降的,爆款综艺绝对不会邀请他去,实在想办法上去了也就是几分钟的画面,至于常驻嘉宾就更不可能了。


        

可谁知道会偏偏出现了《达人秀》这样的奇葩,节目没请流量明星,而是没头没脑的找了几个风马牛不相及的明星,而节目竟然还爆火了。


        

你看看现在排行榜上,二十年后很多歌曲保证很多人没记得了,但是《我相信》肯定还有人放着。


        

歌词正能量,旋律还挺洗脑,注定经久不衰。


        

蒋玉林是玩音乐出身的,对这首歌的赞誉颇高。


        

别看现在销量不高,可这种歌曲就不是那种主流销量疯长的,而是细水长流型。


        

“你就是要求太高了,卖给其他人的时候,也没见你给人说歌曲质量不好。”蒋玉林嘿嘿笑着。


        

杜清看了他一眼,这能一样吗,个人标准不一样,他满意的别人不一定满意,别人满意的,他也不一定觉得好。


        

蒋玉林问道:“现在你人气在涨,也该发新歌了吧?”


        

杜清摇了苦笑,“我也想,可写出来的歌都不满意。”


        

杜清皱眉吸了一口气,思索一会儿道:“我再考虑考虑。”


        

“其实你也没必要非要唱自己写的歌,考虑一下其他音乐人。”蒋玉林试着提出建议。


        

更何况他又不傻,既然是卖歌,说这种话岂不是自己砸了招牌。


        

蒋玉林说道:“照你这样磨磨蹭蹭,等节目结束了,你都还没有发新歌,这人气实在浪费了。”


        

“这些歌,差《我相信》太多了。”杜清叹息一声。


        

这下蒋玉林反应过来,杜清这是被《我相信》这首歌养叼了,这才把标准提高了不少。


        

杜清微微摇头,他也不是没找过其他人的歌,可就是没找到合适的,高质量又合适自己唱的,哪能这么好就遇到。


        

他这种唱作人都还好一些,实在不行可以自己写,有些单纯的歌手,到了这年纪很多都已经退了,要么同样是很多年才会发张单曲,并且还是成绩不佳的那种。


        

“我看啊,你就是拉不下面子。”蒋玉林笑了笑:“你自己考虑一下,你现在的名气都快要超过你当初的时候,现在发新单最好,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


        

杜清哪里会不知道这事儿,可情况有点复杂,如果陈然是个正经的音乐人,他早就上门约歌了,就现在来看,人家就像是玩票的,而且还专门给女朋友写歌的那种,你让他上门去,有点开不了口。


        

稍微思索以后,蒋玉林说道:“我听你聊天的时候挺推崇这位叫做陈然的音乐人,既然喜欢他写的歌,何不就跟他邀歌,他既然能够写出《我相信》这种歌,肯定能让你满意。”


        

杜清听着,摇头说道:“这我也想过,可人家写歌只是兴趣,有其他主业,而且感觉不想被打扰。”


        

……


        

对于杜清的纠结陈然可不知道。


        

就跟蒋玉林说的差不多,还是有点拉不下面子,要论交情,交情没到这一步,要论生意,陈然又没卖歌,他是挺纠结的。


        

害,你说这陈老师,要真是一个音乐人多好,哪里还有这么多讲究。


        

陈然以前被车撞死过,现在还心有余悸,听到黑小胖邓鹏程的遭遇,虽然无奈,却只能打算重新编排一下节目。


        

毕竟邓鹏程不能来,就会乱了节目编排。


        

他现在跟叶远华一同感觉有些头疼。


        

节目录制好好的,可就是在这一期晋级赛之前,突然听到黑小胖邓鹏程给车撞了,腿被车从上面压过去,折了,现在就跟医院里面躺着呢。


        

“可是你腿成这样,怎么录制节目?不仅是你要对自己负责,我们栏目组也要对你负责!”陈然劝解道:“节目你以后还可以上,没了达人秀还有其他节目,可如果腿没恢复好,这是一辈子的事情。”


        

“我问过医生,到时候我可以坐轮椅过去,而且我的表演是唱歌,可以坐着唱,不会影响节目的,陈老师,求您了,我都走到这一步了,我不想放弃!”邓鹏程央求道。


        

这一期已经马上要彩排,遇到这事儿是挺闹心的,可节目还得继续吧,只能琢磨办法了。


        

他们这儿想办法,邓鹏程那边却不想就这么退出比赛,打电话给栏目组嚎啕大哭,无论如何都要参加晋级赛录制。


        

“其实,他说的也没错,就只是唱歌的话,应该没问题。”叶远华迟疑的说道。


        

陈然看了叶远华一眼,邓鹏程这样情况还上去唱歌,不仅不会影响节目收视率,反而能够引起观众的同情心,并且给节目增加一些戏剧性,叶导肯定是想到这一点了。


        

陈然听到邓鹏程这样坚持,忍不住皱眉,其实就邓鹏程真要上节目,对节目说没有什么坏处,但是就跟陈然说的一样,栏目组也得对邓鹏程负责。


        

在让邓鹏程认真考虑以后,陈然挂了电话,跟叶远华导演在这儿沉默呢。


        

叶远华解释道:“邓鹏程都这样了还想要参加节目,我们应该尊重他的主观意愿。”


        

陈然想了想,微微点了点头,邓鹏程本身是参加比赛的达人之一,现在想要继续参加比赛的意愿这么强烈,情绪已经变得不稳定,如果真要把他这样刷下去,指不定心态都崩了。


        

别说这是意外,有些节目不是意外都要故意创造意外出来,为了收视率专门博人眼球。


        

可《达人秀》现在这热度,根本用不着这样的招数。


        

别看他才是总导演,可对陈然的意见尊重的很。


        

现在他对陈然的心态,跟见面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怎么就遇到这事儿。”陈然啧了一声,最后对叶远华说道:“等会儿咱们一起去医院看看吧,如果他还想继续参加,咱们就跟医生谈谈。”


        

叶远华也松一口气。


        

他坐在病床上,黑黝黝的脸上写满了失落,看到陈然和叶远华才勉强打起精神来。


        

邓鹏程也是倒霉,遇到酒醉的人闯红灯,躲避不及脚就被压成骨折了。


        

……


        

陈然跟叶远华去了医院,见到打上石膏的邓鹏程。


        

陈然跟叶远华对视一眼,最后只能尊重邓鹏程的意愿,帮助他上节目,至于他在台上表现怎么样,那得邓鹏程自己去努力了。


        

晚上陈然跟张繁枝说起这事儿的时候还挺感慨的,“人家这是为了梦想啊……”


        

听医生说当时都直接不规则的弯曲,想想肉都是麻的。


        

“叶导,陈老师,我问过医生了,只要不动着,肯定能够参加完节目的。”邓鹏程满脸希冀,好不容易找到这样一个舞台,却发生了意外,如果是正规淘汰了他没怨言,可因为这样不能参加比赛他肯定不甘心。


        

那边张繁枝听到梦想两个字,人有些走神。


        

以前她对唱歌的执念可不比邓鹏程来的轻。


        

这种东西不是说嘴上喊一喊就是梦想了,而是为了某一个目标不断努力去追求,最后成的一个执念。


        

张繁枝从初中,高中,到大学毕业为止,一直朝着唱歌去努力,这就是她的梦想。


        

隔了好一会儿,张繁枝才收回了思绪,抿嘴说道:“我明天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