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老婆是大明星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哈?
夜间

我老婆是大明星

        

关于《快乐挑战》,陈然研究了好几天。


        

一个模式能够连续六年保持1以上的收视率,这节目肯定有可取之处,陈然没想过全盘改动,所谓的大改,是在原有的框架上面,从节目的游戏环节,嘉宾,节奏安排上下功夫。


        

至于明星对抗,以及最后的惩罚环节,这点陈然改动不多,改动最大的,就是内容。


        

他参考了地球上许多节目,根据一些室内竞技,再结合现在的市场调查,做出了这份策划书。


        

在这些节目里面,参考最多的就是《王牌对王牌》,本身《快乐挑战》节目形式上就类似,不过后者的对抗性大于娱乐性太多。


        

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节目性质上的改变,所有游戏环节全部变了,从以前偏竞技性,成了现在的偏娱乐性,这种改动,甚至比当初扑街那一期的改动还要大。


        

这要是做出来,还能是《快乐挑战》吗?


        

胡建斌沉默不语,他想法跟王宏差不多,更关键是改动这么大,怎么保证收视率?


        

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快,大家看这种娱乐综艺是想要图个开心,放松心情,对抗性太强大家看得也累,陈然加强娱乐性的同时,又添加了一些情怀元素,每一期一个主题,又不至于娱乐到底。


        

当初张主任夸赞陈然的,就是他写策划书的这份能力,简洁有力,一目了然,拿去做范本都足够了。


        

王宏仔细看着内容,眉头都皱起来,这改动也太大了,除了一层皮,其他跟以前的《快乐挑战》都不一样。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在这样沉默里面,时间过去了不少。


        

王宏将策划从头看到尾,忽然站起来说道:“这个策划我不怎么看好。”


        

此时大家都还在看,还在思索,只有王宏站起来发声,是有点显眼。


        

这节目大部分观众都是老观众,人家追到了现在,喜欢看的就是现在的《快乐挑战》,你节目突然就变了,观众不适应且不喜欢,那收视率怎么办?


        

他抬头瞥了一眼陈然,心里不明白,陈然竟然直接做了这么多改动,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底气?


        

难道就不担心收视率会崩?


        

陈然看了看,其他人大致都差不多,都是皱着眉头的,显然改动太大了,一时之间都无法接受。


        

他对王宏说道:“《快乐挑战》从第一季到现在,收视率本来就是逐步下滑,时代在进步,但是内容还是以前的内容,你说的老观众也在不断流失,想要摆脱现状,改变是必须的,而要让节目重新火起来,大改更是必然。”


        

“但是这个改动太大了,之前节目也有过改动,但是收视率几乎雪崩,你现在的改动比当初还大,还想让节目火起来?”


        

陈然对他点了点头说道:“说说你的看法。”


        

王宏皱眉道:“《快乐挑战》到现在已经六年了,节目内容稳定,要改动也应该是在游戏环节上面改动,直接改了节目性质,这已经不是原来的节目,怎么保证老观众喜欢看?”


        

他才刚说完,旁边的胡建斌也开口了,说的理由类似,语气里面对策划是并不满意。


        

“这改动太大了!”


        

“对抗性一直都是《快乐挑战》的看点,现在要削减对抗性,到时候还会有人看吗?”


        

“……”


        

王宏盯着陈然问道。


        

胡建斌也跟着说道:“我不同意做这么大的改动,《快乐挑战》现在已经第六季,没有必要做这么大的改变。”


        

“我也认为……”


        

他虽然有《达人秀》的成绩,可毕竟太年轻,哪怕现在是制片的身份来参加策划会,别人都不会太重视。


        

毕竟节目是老节目,基本没有什么可以改变的,陈然来了也是按部就班的做,谁也没想到他语不惊人死不休,直接要将节目大改,这不引起反弹才怪。


        

“既然都不同意我的方案,那大家能不能讨论一个能让节目收视率逆跌的策划来?”陈然问道。


        

其他编导也是差不多的声音。


        

陈然看着这一幕,并不觉得意外,前两天都想到了。


        

毕竟这是一个做了六年的老节目,他一上来就要提出大改,其他人全都同意那才奇怪。


        

胡建斌也没吭声,他们现在商量的,也都是想缓解收视率下降,想要提升那就太难了。


        

陈然笑了笑,将自己提前准备好的话题抛出来。


        

从调查过看《快乐挑战》的收视人群,再到现在的时代环境,这些全都谈了谈,最后才说道:“《快乐挑战》初心是通过明星竞技来给观众带来快乐,从一开始的定义上,就是一档娱乐节目,让观众开心为主。当年节目刚出的时候的,节目偏向对抗性没什么错,可时代不是一成不变的。上一季的节目我看了,加重了对抗性的内容,别说观众,我看着都有点累,这种快节奏的社会,人人压力都不小,本身上班就够累了,回来看个综艺节目还累,你觉得收视率能不降吗?”


        

“这……”王宏皱眉,节目收视率一直在跌,他要能做出来早就做了。


        

当初收视率雪崩的时候,还是他们几经思考才推出的,现在都没想过要怎么改动,而且改动都不稳妥。


        

陈然又看向胡建斌,“胡导呢?”


        

刚看到策划的时候,大家还觉得陈然一上来就想对节目做这么大的改动,都觉得有点离谱,实在是异想天开。


        

可现在听陈然说着,对他的印象有点改观,人家也不是没有准备就来。


        

而胡建斌微微皱眉,跟王宏对视一眼,两人都感觉有点小瞧了陈然,从这准备来看,他是铁了心想要将节目进行大改了?


        

“除此之外,还有游戏环节的一些问题……”


        

陈然能够料到有这种情况,肯定是有所准备,这些在策划里面肯定没有写,现在侃侃而谈,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作为一个制片人,前期调查也是他的工作,现在说出来让他的策划更有力一些。


        

……


        

这场策划会有点不欢而散的意味。


        

胡建斌跟王宏坐在一起。


        

二人真没想错。


        

陈然想要竞争周五黄金档,就必须将《快乐挑战》做出成绩,不管王宏跟胡建斌同意与否,他想法都不会改变,这也是陈然和他们认识当天,心想以后二人对他就不会客气的缘故。


        

观念有冲突,而且他注定会用身份压人,这关系怎么能好起来?


        

“这陈然是挺厉害的。”胡建斌说道。


        

“嗯?”王宏没听明白胡建斌的意思。


        

胡建斌放下策划书说道:“我仔细研究过他,从公共频道的策划起步,做的节目没有固定一个类型,民生新闻,歌唱节目,这些找不到任何相同的地方,而且这些节目都成功了。刚才看到策划书的时候,我也觉得他胡闹,可听他刚才这么解释,感觉他说的也有点道理。”


        

王宏不停的皱眉,“胡导,你说这陈然是不是被《达人秀》的成功冲昏了脑袋,《快乐挑战》的收视率说不上红火,却怎么也不能说差,他刚当上制片人,在咱们节目可以很安稳的过渡,突然要大改,这图的什么啊?”


        

胡建斌手里还拿着陈然的策划,逐页的翻看着,随口说道:“人家想什么,我怎么可能清楚。”


        

“我可不想让《快乐挑战》被他这么胡搞弄垮,这是咱们几年的心血。”王宏说道。


        

两人想了半天,那就只有一个办法……


        

找总监。


        

陈然想要胡闹,总监却不会拿这样一档节目来开玩笑。


        

王宏愕然的看着他,“胡导,难不成你同意他这么改?”


        

胡建斌摇头道:“我只是觉得这人能力不错,怪不得台里看好他,将市场前景分析很透彻,但是透彻归透彻,他大可以做新节目尝试,咱们节目做了六年,我比他了解,不可能同意他这么乱来。”


        

那现在问题来了,节目陈然是制片人,如果陈然真要改,他们怎么办?


        

她们明天早上就要去华海,现在就得准备。


        

张繁枝见她时不时拿手机看一看,问道:“有哪儿不舒服?”


        

小琴脸色一僵,尬笑道:“没有没有,今天舒服的很。”


        

……


        

张家。


        

小琴在收拾东西。


        

张繁枝手机响起来,她眉头一挑,拿起来见到是陶琳,神色微顿。


        

“琳姐,什么事儿?”


        

陶琳有点郁闷的说道:“我现在后悔了。”


        

张繁枝看了小琴一眼,也没说什么。。


        

小琴心里疑神疑鬼,希云姐不是原谅自己了吗?现在问这个又是什么意思,是让我不要经常去?


        

其实张繁枝也没这意思,只是想告诉她,想出去就出去,可她没领悟,张繁枝也没解释。


        

“那歌公司给了新人,经过几天包装造势以后,今天中午歌曲上线了,你知道不,短短时间冲进了新歌榜,并且口碑非常非常好!”陶琳说道:“这首歌要是留给你唱,绝对能登顶新歌榜。”


        

她还感慨的说道:“陈老师就是陈老师,随便写一首歌质量都这么好!”


        

张繁枝问道:“为什么?”


        

“什么?”张繁枝没懂,这没头没脑的说什么。


        

“我后悔把那首歌给公司了。”


        

而这边的张繁枝听到这儿,人当时就愣住了,隔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小嘴微张,吐出一个字。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