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老婆是大明星 > 第二百六十二章 熬粥
夜间

我老婆是大明星

        

“你是说,排行榜上那歌,是你写的?”陈然反应过来,有点懵的问道。


        

还记得才认识没多久的时候,他问过张繁枝为什么不自己写歌这问题,当时张繁枝就跟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很明显她不会写。


        

怎么现在又说自己写歌了?


        

张繁枝轻轻点头,承认了。


        

“还真是?”陈然愣了愣,“那你写的歌,为什么署名是我?而且为什么不自己唱?”


        

自写自唱,新歌榜第一,哪一个都是噱头,别小看这一首歌,如果原创歌曲有这个成绩,她就能被人称为唱作人,原创歌手了。


        

她极少这样说一串话,听得陈然一愣一愣的,他反应过来之后还摇了摇头,失笑道:“就是一首歌的事情,哪有什么为难的,要是繁星答应现在就跟你解约,别说一首,我写两首都行。”


        

张繁枝没吱声,正因为知道她开口陈然不会拒绝,才不想为难陈然。


        

陶琳也不傻,这样的噱头,怎么可能放过?


        

张繁枝抿了抿嘴,将事情简略的说一遍。


        

当时觉得这想法没什么问题,过后却觉得会不会影响到陈然,一直到歌曲成绩很好才松了口气,却又不知道怎么跟陈然开口。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我还以为真这么巧,繁星也有个叫陈然的音乐人。”陈然没好气的笑了笑,然后又问道:“这事儿琳姐知道吗?”


        

她也担心歌曲写的太差,还提前跟琳姐说过,陈然这歌是写来敷衍繁星的,所以价格都是往低了要。


        

不管哪一个作曲家,都不是写的每一首歌都能大火,偶尔也有不出色的时候,繁星这首没火,也是他们运气不好。


        

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他不会特意关注,等到歌曲热度一过,就这么过去了,以后也不会起什么波澜。


        

张繁枝看了看陈然,这才撇开视线说道:“我不撒谎。”


        

张繁枝说道:“没给她说。”


        

陈然眨了眨眼说道:“那大家都不知道,你不跟我说也可以啊?”


        

这话陈然算是听懂了,她不撒谎,不是真的不撒谎,而是不想对陈然撒谎,所以这次才将事情说清楚。


        

陈然盯着张繁枝看了看,第一次有种眼前的不是大明星,就是一个普通恋爱中女人的感觉。


        

陈然愣了愣,总感觉她这话在刻意引他发笑,这歌出来都是因为撒谎呢,他问道:“前两天我问这事儿的时候,你都还说不知道。”


        

“那天琳姐在。”


        

这事情陈然感觉过了就过了,在他心里也不是什么大事,而起因还是因为张繁枝不想让他感觉为难,虽然觉得张繁枝有时候想的事情有点多,可恋爱中的人,这种心态也能理解,两人都是第一次恋爱,能够做到举重若轻那才奇怪了。


        

陈然有点佩服张繁枝,他的歌看起来都是自己写的,可全都是地球上的,自己压根儿不会,人家张繁枝这是靠自己写出来上了新歌榜。


        

她不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也不是大家粉丝心中想象的样子,在平时清冷的面具下,内里也是一个普通小女人。


        

会因为事情牵扯到陈然而做事欠考虑,也因为患得患失而一直没跟陈然坦白,完全没有平时做了决定就干脆利落的样子。


        

虽然表现不明显,可也能看出她心里没这么平静。


        

陈然说道:“下次不用这样,歌我多的是,我已经给杜清写了两首歌,只要繁星钱给够,给他们写一首也没事儿。”


        

歌曲是交给了新人唱,如果是她自己唱,以现在的号召力,只要歌不差,绝对能够上热搜榜。


        

张繁枝说完以后就没吱声,一直没听陈然说话,悄悄瞥了陈然一眼,见他看过来,又若无其事的眺开。


        

陈然跟张繁枝聊着天,见着张繁枝就坐在床前,陈然忍不住伸手去牵她的手。


        

张繁枝眉头微蹙,却没有躲开,只是拉了被子把陈然的手盖住,估计是担心他受凉。


        

张繁枝专注的看了看陈然,张了张嘴,最后轻轻嗯了一声,这次应该是听进去了。


        

……


        

陈然眼珠子一转说道:“发烧的人不能捂,要透气才能好的快。”


        

张繁枝却不听,她打小发烧都是吃了药捂在被窝里,等出一身汗就好了,而被风吹以后更严重。


        

陈然浑身这样捂着,才过了一会儿就感觉要开始冒汗了,而且刚吃了药,有点困的厉害,他想透口气清醒一下,好不容易张繁枝在这儿,不能这样睡过去了。


        

可张繁枝不让他掀被子,蹙着眉头说:“别动。”


        

等到陈然睡熟以后,她才轻轻将手伸出来,看了眼时间,都快十二点了,她站起身来要走,转身看了看熟睡的陈然,又返身回来,她稍微犹豫,抿了抿嘴,伸手将头发拢在耳后,俯身下去在陈然嘴上轻轻亲了一下,顿了顿之后,才迅速抬起头来。


        

她眼神有点不自在,轻呼一口气,小声说了一句晚安,到了卧室门口,她又看了看陈然,才关了灯。


        

陈然知道她脾气,顿时感觉无奈,只能这样握住她的手,嗅着她带来的香味,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张繁枝坐在床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陈然,哪怕是睡着的,她的手也被握得很紧,因为陈然身上太热,她手上都有些出汗。


        

今天是周六,张主任夫妇睡得比较晚,才刚睡下没多久。


        

咚咚咚。


        

客厅里面,还有陈然的钥匙和门禁,张繁枝犹豫一下,将陈然的钥匙拿起来离开了。


        

……


        

云姨说道:“能有什么不安全。”


        

说是这么说,却还是回去躺着,看着丈夫起身开门。


        

敲门的声音两人都迷迷糊糊的听着,本以为是听错了,可半天都还在响。


        

“这大半夜的,谁啊?!”张主任嘟囔一声,见到妻子要穿拖鞋,他说道:“我去吧我去吧,这么晚了还不知道是谁,你去不安全。”


        

“枝枝?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才回来?”张主任有点吃惊。


        

女儿可没有什么时候回来这么晚,这都睡觉了呢,又不是有什么紧急事儿。


        

“谁啊?”


        

张主任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走出去,咔嚓一声打开门,见到外面是女儿的时候,人都愣神的,瞌睡一下就清醒了。


        

张繁枝说道:“没有,就是想回来了。”


        

“你什么脾气我能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半夜的回来了?以前还半年都不会回来一次!”云姨明显不信。


        

张繁枝只是嗯了一声,不慌不忙的换了鞋。


        

云姨听到外面的动静,也走了出来,见到女儿在这儿,第一时间不是惊喜,而是有点担心,连忙问道:“怎么这时候还回来,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在公司受委屈了?”


        

“这天气发烧是有点难受。”云姨又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繁枝说道:“九点过。”


        

张繁枝稍微顿了顿,隔了一下才说道:“陈然发烧了。”


        

听这话,张主任夫妻二人都松了一口气,不是受委屈就好,张主任说道:“我今天中午都还给他说要注意点,没想到竟然发烧了,这怎么搞的。”


        

“还好明天休息,不然他这要去上班怎么办。”


        

张繁枝走过来后,跟爸妈说道:“妈,教教我熬粥吧。”


        

云姨抬头看了眼时间,十二点,女儿显然先去了陈然那儿,她问道:“他好点了没?”


        

“吃药刚睡下。”


        

……


        

陈然在迷迷糊糊中,听到外面有点动静,醒了过来,他抓起手机看了看,竟然八点过了。


        

“啊?”云姨看着张繁枝愣了愣,又看了看丈夫,这才点头说道:“嗯对,陈然发烧吃点清淡的也好……”


        

张繁枝感受到爸妈的眼神,可她就装作没看到。


        

见到陈然,她顿了顿,很自然的走到沙发坐下,说道:“醒了啊。”


        

“你昨晚上在这儿?”陈然问道。


        

睡了这么久,感觉浑身发虚。


        

外面声音越大,陈然稍微一愣,想了想连忙起床去客厅,就正好见到张繁枝从厨房里出来,手里拿着刚洗好的碗和勺子。


        

“拿了你钥匙。”张繁枝说完,打开饭盒给陈然盛了一碗粥,递了过来,“趁热喝,喝完吃药。”


        

陈然看着这一幕,心里十分怪异,怎么有种提前步入婚后生活的感觉,以后是不是也这样,他起床以后张繁枝已经做好了早餐,等着他洗漱完了以后,两人一起用餐?


        

“没有。”张繁枝否认。


        

“那怎么进来的?”


        

“不是。”张繁枝面色平静的否认了。


        

陈然闻到米粥的香味,感觉肚子有点饿,他接过以后轻轻吃了一口,熬得非常好,感受不到米粒,又有那种特有的清香在里面,他忍不住问道:“这是你熬的?”


        

这事情还有点遥远,可陈然看着现在的张繁枝,心里特别安稳。


        

陈然却只是笑了笑,她越是说谎,就越是平静,演技虽然高,可架不住陈然了解她。


        

粥还是热的,现在才早上八点过就送过来,车程半个小时左右,岂不是说,她六七点就或者更早的时候就起来开始熬汤了。


        

看着她口是心非的样子,陈然心里却暖乎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