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老婆是大明星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你很有天赋
夜间

我老婆是大明星

        

林帆心情挺好。


        

昨晚上只是跟小琴匆匆见了一面,吃了饭以后两人就分开了。


        

今天他早上去了电视台,下午约好了一起出去,还特意打扮了一下,虽然有点浪费时间,可想到见面的时候能看到小琴高兴的样子,多花点时间算什么,甚至还跑去重新做了一个发型。


        

见面的时候,小琴果不其然的惊讶,林帆心里挺有成就感。


        

虽然对方小他八岁,可现在他感觉八岁其实也不怎么大,反而因为年龄差距,让他也变得青春起来,没有以前暮气沉沉的样子。


        

两人去了游乐场,林帆以前哪有玩过这些东西,被小琴拉着每一样都玩了个遍,最后人都差点懵。


        

小琴不开心道:“听我要来这边,你不高兴?”


        

“我很高兴啊,肯定高兴,巴不得你现在就过来。”林帆反应过来,连忙说道:“我就是关心你的工作,是不是有什么变动?”


        

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小琴突然说道:“我过段时间,可能会来这边工作。”


        

“怎么突然要来这边?”林帆都愣了一下。


        

“你当我是猪啊,还白白胖胖呢。”小琴撇了撇嘴,见到林帆的表情又连忙摆手道:“你不要多想,我是因为枝枝姐要回这边,而且这边朋友不少我才想着过来的,没有其他意思。” 记住网址m.qqwmx.com


        

林帆忙点头道:“没其他意思,我也没想其他意思。”


        

“谁要你关心。”小琴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她又说道:“是工作上的事情,枝枝姐不想在公司了,那我也不想在那边,所以打算来临市工作。”


        

“那肯定好啊,你来这边工作,我保证天天请你吃东西,喂的白白胖胖的。”林帆高兴的不行。


        

“你有什么好奇的?”小琴问道。


        

“我见到过陈然女朋友几次,每次都是戴着口罩,感觉挺神秘的。”


        

两人的对话有点傻,可平时都是这么聊,也不怪小琴在手机上聊天的时候,都傻乐傻乐的。


        

二人吃着东西,林帆又问道:“对了,既然要辞职了,那总可以透露一下陈然女朋友是做什么工作的吧,我真的挺好奇的。”


        

而且就现在希云姐和陈老师的情况,说不定在离开公司以后就会公布恋情,反正不能是她这儿泄露出去,丁点可能都要杜绝。


        

林帆也没逼她,他的好奇也就是顺口问问,又不是非要知道,他又不傻,问多了小琴肯定会为难。


        

“反正我不能说,以后你总会知道的。”小琴眯着眼说道。


        

她原则性很强,虽然现在跟林帆关系挺好,但是工作上的事情不能泄露,更何况这还是关乎希云姐的事情。


        

“我先接个电话。”小琴跟林帆打了个招呼,然后跑出去接了电话,隔了好一会儿,她回来的时候小脸上全是心事。


        

“怎么了?”林帆问道。


        

这时候小琴的手机响起来,她连忙将口中的东西咽下去,抓起手机看一眼,做她们这一行的,就得贴身跟着,她一个人跑出来玩已经很过分了,接电话可不能怠慢。


        

可看到来电显示,小琴脸色稍微古怪,不是张繁枝,而是公司的廖总监。


        

她肯定没暴露出去,跟廖总监说完全没有这回事,并且说希云姐除了演出就是回公寓,偶尔才会回一次家,绯闻都没有,根本没时间谈恋爱。


        

廖总监说只是随便问问,免得上次情侣表的事情被人挖出来,可小琴总感觉没这么简单才是。


        

“工作上的事情。”


        

小琴主要是想不明白,廖总监怎么会突然打听希云姐恋爱的事情。


        

她小心的将廖总监糊弄过去,心里却还惦记这事儿,难不成真的只是想将情侣表事件做的稳妥点?


        

看来等会要跟琳姐打个电话,然后跟希云姐说一声。


        

那事情都过去多久了,怎么还可能被人挖出来,难道是希云姐和陈老师的事情被人举报到公司了?


        

想想也不对啊,平时就她跟希云姐回来,除了她,公司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希云姐和陈老师的关,琳姐就更不可能举报了。


        

廖劲锋挂了电话,他就知道从这助理嘴里问不出什么来,虽然是公司的人,可人跟张希云成天相处,指不定早就被收买了。


        

“张希云肯定有不对劲的地方,这圈子里的人,或多或少都有黑历史,哪有这么干净的人。”廖劲锋有点不相信。


        

这事情得注意啊,就不到半年合同这个关头,肯定不能出问题。


        

……


        

“还有那个陈然……”


        

廖劲锋心里想了想,最好能够把陈然的身份也挖出来。


        

现在唯一能够抓住的,就是她恋爱这个事儿,问小琴问不出来,下一步就是找人盯梢看看。


        

现在张繁枝回家一趟,明天就会回来,到时候直接安排人去盯着,掩藏的再厉害,她总会露出马脚,只要能抓住一个把柄就够了。


        

陈然爸妈在吃完饭以后,打算跟着张主任夫妇去外面逛逛,陈然今天放假,本来就是想陪着爸妈玩一天,可现在嘛,他看了一眼张繁枝,果断不想出去。


        

可话还没说出口呢,张繁枝就先起身,显然是要陪着出去的。


        

在电话里面不管他们承诺什么,陈然都不动心,可如果能见面就好操作了,人都是有欲望的,到时候投其所好,肯定会松口。


        

……


        

倒是露在外面白晃晃的小腿有点显眼,让陈然看的一愣一愣的,跟前面走着的张繁枝突然停了下来,陈然抬头的时候,见她平静的看着自己,饶是陈然感觉自己脸皮够厚,此时也忍不住有点脸臊。


        

“咳……”陈然干咳一声,“你鞋子还挺好看的。”


        

陈然心里苦哈哈的,他就想要个二人世界,这都挺久没跟张繁枝单独相处了,现在看来如意算盘打空了。


        

出去的时候,张繁枝扎着马尾,戴着口罩和鸭舌帽,这样小心翼翼,也不担心被人认出来。


        

“你什么时候学会做这些菜了?”上车以后,陈然终于逮到机会跟张繁枝说点悄悄话。


        

刚才宋慧一直夸张繁枝厨艺不错,虽然客气的成分有,可是不管是宋慧还是云姨都是做了这么多年的饭菜,哪能跟她们比,相对来说张繁枝做的已经很不错了。


        

张繁枝可不被他这种转移话题的低级手段给蒙住,依然盯着他,隔了一会儿才说道:“开车。”


        

陈然看了一眼,这才恍然,她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陈然爸妈和张主任夫妇要坐一辆车,而陈然跟张繁枝一辆。


        

才学了几天就能做成这样?


        

“看来你很有做菜的天赋!”陈然嘀咕一声,总感觉以后自己胃挺有福气的,张繁枝要是真想做,肯定能够做到云姨的水准,那味道,开个饭馆都够了。


        

张繁枝看了看陈然,说道:“一直都会。”


        

这话陈然可不相信,盯着她看了会儿,张繁枝这才撇开头说道:“跟公寓的煮饭阿姨学的,学了几天。”


        

两家人出去玩是挺累的,临市有趣的地方挺多,昨天陈然爸妈他们就逛了一些,再加上今天都还没逛完,云姨他们好像挺久没这么热闹,再加上有张繁枝在,嘴巴一直没有合拢过。


        

临市这么多景点,他们就这么两天时间肯定逛不完,到了最后说起还有些没有去过的地方,宋慧跟陈俊海都有点意犹未尽。


        

张繁枝听到他的嘀咕声,只是抿了抿嘴没吭声。


        

……


        

陈然边开车边问道:“谁的电话?”


        

张繁枝说道:“小琴的,有点事儿。”


        

可惜时间不早了,只能下次来的时候才能继续逛了。


        

途中张繁枝接了个电话,眉头都皱起来。


        

“啊?”


        

陈然转头瞥了她一眼,却见张繁枝也在看着他。


        

陈然没继续问,张繁枝要说肯定会说,他又问道:“还要忙多久?”


        

“五个月。”


        

“谈了,一直拖着。”张繁枝说道。


        

“这时候就不跟他们杠,如果他们真想要歌,到时候跟我说就是,反正他们也要付钱的。”陈然说道。


        

隔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张繁枝说的五个月,是跟繁星合约到期的时间。


        

陈然笑道:“最近公司怎么说,有没有让你续约?”


        

没过一会儿,张繁枝手机又响起来,这次是陶琳的电话。


        

陈然微微摇头,看来她这次回来能抽出时间真不容易,难道是繁星猜到张繁枝不续约,现在疯狂压榨她的剩余价值吗?


        

张繁枝稍稍走神,也有点不自然,估计是想到上次的事儿,等了会儿才嗯了一声。


        

这五个月时间,她也不打算发新歌了,这时候发新歌,发行的公司始终是繁星,虽然版权还在陈然手里,可收入还是要给繁星,她肯定不会做这种傻事儿。


        

陈然喊道:“等等。”


        

“什么?”张繁枝停了下来。


        

这种做法委实有点难看,连和平分手都不愿意,那是一点情分都不想留。


        

到了张家小区的时候,张繁枝要下车。


        

陈然说道:“你头发上有东西,我替你拿下来。”


        

陈然探身过来,伸手去拨开张繁枝的头发,就在她心想头发上有什么的时候,陈然连脑袋也伸了过来,手捧着她的脸蛋儿,直接亲了上去。


        

感受着陈然的呼吸,张繁枝人都愣了。


        

不是说头发上有东西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