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许你再见 > 021.  悄然松动的意念
夜间

许你再见

        

难道?难道他是真的钱太多,嫌钱花的太少不过瘾?―――这不太可能吧。


        

如果这是他的心之所想情之所愿,那么,她归依荷分分秒秒就能将他的银行卡给刷爆。


        

难道?难道他是嫌猎物没到手,还要再诱捕一下?―――这太有可能了。


        

正所谓,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那个男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地生出一场菩萨心肠来,好到令她归依荷无所适从。


        

那么,在没弄清原委之前,她归依荷定要时刻保持着清醒,定不能扑通一声不管不顾地跳下去,弄丢了自己,那可是没人能拉她一把的。


        

“你看,那个模特穿的裙子是不是简洁利落,是不是很适合你?过去看看,如何?”那个男人满是诱人的蛊惑再一次在耳边响起。


        

你听,他似是生怕诱不起一个小女子的购买欲望,就是要把香喷喷的美味送到人家的嘴边,不诱出哈喇子,不张大嘴巴吞下去,就不肯罢休。


        

“哦,是吗?”归依荷没有顺着那个男人的手之所指,看向那模特看向那裙子,也没有真切地为自己浮想一下那衣服漂亮与否得体与否。


        

难道?难道他就是一个精神病人?-――这很有可能极有可能太太有可能。


        

如果那个男人不是个精神病人,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难以用正常去理论。


        

……


        

他那缺失的几多根筋,就是没有打算适时地找补回来,就是一如既往地缺着少着,翘着时刻被挨打被宰割的小尾巴。


        

“你看,那款套装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质感?”


        

“你看,那件花色沉稳的裙子,是不是你所喜欢的?”


        

她仍然站在清醒的门框边上,遥闻着厨房里不断传来的香气扑鼻,却没有一个身体不稳倾斜进去。


        

是的,归依荷依旧挣扎在诱人香气的袅袅升腾里。


        

“是不喜欢吗?那再去看看别的衣柜,”一个永远褪不去火热激情的男人,还在极尽蛊惑诱惑之能事。


        

归依荷那个想要在时间的打磨中耗尽那个男人火热激情的念头,不得不在一再发起的诱惑里去掉了希望。


        

看来,与超常规的人打交道,就得有超常规的思维。


        

真的,理智的门框正在晃晃悠悠地倾斜,归依荷仿佛看到一个个穿着件件时尚靓丽衣服的小女子,正在光彩照耀地走来再走来。


        

“你看,那款休闲的搭配也很适合你,对不对?”


        

……


        

那个男人的目光跳转在各个靓衣美物之间,全神聚力地行走在诱惑的道路上,就是不打算和上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去做一个清醒过来的人。


        

……


        

灿烂的思潮,兴奋了一个小女子的大脑,粉红了一张白皙的小脸颊。


        

终于,那个男人用他的锲而不舍,点点击垮了一个小女子的坚定防线,令其悄然撕开了理智的面纱,点点地裂开难以觉察的口子。


        

莫不是,自己长得漂亮赛过天仙?


        

莫不是,自己魅力无穷光芒四射?


        

莫不是,自己楚楚可人乖巧可爱?


        

似是,归依荷就要紧握良机,就要去为自己的魅力扬起飞翔的翅膀。


        

“女人都喜欢购物,是吧?在这名品齐聚的大商场,总有一款是你所喜欢的……”那个男人的声音在此刻听起来是动听的,更是无比诱人的。


        

是的,在这个货品琳琅满目的大商场,诱人的精品良品太多,一个小女子的哈喇子早就挂在嘴边上了,真的经不住有人反复地邀请你吃吧喝吧大快朵颐吧。


        

终于,一个小女子用她的少女之心灿烂之梦,正在幻化


        

演绎着一场蝶茧之梦。


        

似是,一个小女子用她二十多年来的修行,终于修来了冥冥之中那个幸运之神的光临。


        

如果,那个男人实在不能自行清醒过来,那么让她为他的大脑划上几个脑回路,嵌上几个沟沟,让他再多长出几个心眼几多心机来,归依荷也愿意去做那件成人之美的事。


        

归依荷特别愿意去为那个失去常人思维的人,做那最为关要时刻的挽救与拯救。


        

可是,那个男人的大手还在那里不停地点着货,将一个又一个的时尚,将一件又一件的靓丽引入视线,再传递出去。


        

‘是啊,喜欢,喜欢,都喜欢,你所指点的我都喜欢,那你能给我都买下来吗?’归依荷在心头积满了亦喜亦忧的幽怨,叫嚣着呐喊着。


        

可是,尚存的一丝理智使她在默念中祈祷,祈祷那个男人能够在猛然间清醒过来,恢复一个常人的思维。


        

如果,那个男人在刹那间回过神,调转身不打一声招呼地走人,那么,归依荷会为他送上一抹微笑,发出一声赞叹,然后会心地目送他离去。


        

此刻,那腰杆因故作理直气壮而挺得直直地,似是在掩饰着刚刚试图逃跑的那份难堪,也似是在助阵着自己悄悄改变的决定。


        

是的,一个小女子,已然忘记了躲在墙角里的那些纠结和不安。


        

是的,一个小女子,已然忘记了她是要离陌生的男人远一点的,离长得好看的男人更远一点的,离居心叵测的男人更更远一点的。


        

他就是没有接收到来自挽救的信号,他就是没有接收到来自拯救的呼唤,他就是依然故我地行进在无可挽救的道路上,就是不打算回过头,靠向岸。


        

是的,一个小女子的脚步已然降了速,变了方向,不再是可着劲地寻机逃跑,而是向着那衣那裙还有那数不尽的时尚迈出去了。


        

那款上衣那件裙子那身套装,可都是她曾经看都不敢看过去的奢侈,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的衣物鞋帽,都是装在她梦幻里的无尽期待呀。


        

是的是的,最初的初衷都发生了改变,变得全没了最初的逃避模样。


        

在万物齐聚的大型商场,好东西多得是,想要收入囊中的有很多很多,她归依荷是不是真的该去多拎上几件,让自己痛快地过上一把购物瘾?


        

此时,那个男人也放轻松了脚步,不再是一张又一驰地围追堵截。


        

脚步是在缓慢地向前移动,一个女人在走,一个男人在跟。一场和着节拍的美好,似是就要在当下发生。


        

只是,转过扶梯口出现在前方视线里的那个人,令归依荷不设防地再一次抽搐了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