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 第一百零五章 弃婴
夜间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突破墙壁阻隔,在整个楼道里响起,


        

整层楼靠得较近房间内,都有些反应。


        

或是查看开门查看情况,或是暂停下各自的事情。


        

而紧接着,


        

“嘭……”


        

一声门碰撞墙壁的声音从隔壁房间传来,紧接着便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先生,女士,请问是有什么问题吗?”


        

“……有鬼,有鬼啊!”


        

似乎是那对情侣慌忙逃出楼时,恰好碰到酒店服务员。


        

撂下一句声音颤抖的话过后,踉跄凌乱的脚步声再次响起,似乎是那对情侣有些慌张地逃离了此处。


        

“……这酒店不会不干净吧,听人讲,这种老酒店最容易出问题了……”


        

……


        

套房里,廉歌听着外面喧嚣嘈杂的声音,微微顿了顿动作。


        

紧接着,靠近几个房间,开门查看的人开始让楼道里愈加喧嚣嘈杂起来。


        

“……怎么了这是?”


        

“好像就听到一个女的尖叫了声,喊什么有鬼?”


        

一声低喝声响起,术法发生作用,


        

收回手,廉歌随之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


        

扫了眼同样停下动作的小白鼠,廉歌微微示意了下,小白鼠瞬间便顺着廉歌手臂窜了上来,如同之前一样,安静蹲在肩上。


        

收回视线,廉歌驱使着法力,朝着自己用了个降低存在感的小术法,


        

“敕令,隐形匿迹!”


        

“……老公,要不我们也退房吧,这搞得怪吓人的,我怕我晚上做噩梦啊。”


        

“呼……幸好之前我们没选那间房。先等等吧,刚才那服务员进去看了,看看怎么回事我们再走。”


        

……


        

推开门,廉歌在门口微微驻足,扫了眼其余房间探着头打量着的人。


        

此刻,其余房间的人,基本都聚集着房门边,朝着那房间张望着,议论着。


        

“……你们说,不会是真得有那种不干净的东西吧?”


        

廉歌以天眼扫了眼隔壁房间,视线在房门口微微停留,眼睛微微虚了虚。


        

虽说刚才慌张跑出的情侣说有鬼,但廉歌并未看到那房间里有阴气溢散萦绕。


        

倒是有股血腥味和臭味伴随着房门的持续敞开,而不断从那房间里弥漫而出,在楼道里愈加显得浓烈。


        

扫了眼门边的众人,收回视线,廉歌向前再挪动了几步,踏出了房门。


        

站在楼道边,朝着隔壁房间看去。


        

此刻,隔壁房间的房门敞开着,隐约还能听到刚踏入房间查看情况的服务员,那有些犹豫踌躇的脚步声,


        

靠得较近的人逐渐也闻到了那房间里溢散出的血腥味和臭味,不禁捂住了口鼻,议论道。


        

“咚……”


        

就在这时,之前那进屋查看情况的服务员重新走了出来,脚步有些踉跄凌乱,出门时还不小心撞了下门。


        

“好臭啊,这什么味啊。”


        

“好像有股腥气,还有点东西腐烂发臭的味道……”


        

“玛德,这是尸臭啊……老婆我们走吧,去退房!”


        

“诶,发生什么事儿了?里面什么情况?”


        

站在门边打量的众人中,一位中年人出声朝着那服务员询问道,


        

“各位……请稍等,一会儿我们经理会来……给各位解释。”


        

廉歌挪动着视线,朝着那服务员看去。


        

虽然没有如同那对情侣一样尖叫,但这服务员脸上也有些发白,眼神中还流露着惊魂未定,


        

两只手紧攥在一起,低着头也没给周围众人解释就朝着楼下慌张走去。


        

“不好…意思,先生。”服务员声音仍然颤抖着,停了下脚步后,就准备朝着楼下继续走下去。


        

“麻烦了。”


        

廉歌从兜里掏出几张百元钞票,递给了这服务员。


        

被叫住的服务员声音有些发颤地回答了句,然后便埋着头,更加快脚步朝着楼下走去。


        

“……麻烦,是否能给我说说,你在屋里面看到了什么?”


        

廉歌注视着那服务员,当其即将从身前掠过的时候,出声问道。


        

“谢谢。”


        

看了眼这服务员,廉歌点了点头说道。


        

闻言,这服务员没再答话,紧攥着手,低着头,快速朝着楼下走去。


        

见状,服务员犹豫了下,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里面……里面厕所的马桶里,有个婴儿的头……还睁着眼睛……呕!”


        

说着,这服务员眼里惊恐愈加浓烈,不禁干呕了下,拿着钞票的手都不禁紧攥着,将钞票捏得发皱。


        

时间流逝。


        

片刻过后。


        

警察赶到现场,从廉歌身前掠过,涌入隔壁房间。


        

收回视线,廉歌再次将目光朝着隔壁房间看去,


        

看着那敞开的房门,廉歌微微虚了虚眼睛。


        

……


        

……再次向各位道歉,实在不好意思,也感谢大家的配合。”


        

楼道里,酒店经理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朝着周围房间的住客道歉。


        

听着酒店经理的话,楼道里的喧嚣嘈杂也平息许多,渐渐重新安静下来。


        

酒店经理也赶到,安抚周围住客的情绪。


        

“因为酒店给各位带来的困扰,我向大家致以诚挚的歉意。不过退房的要求我们暂时不能满足,还需要大家配合下警察同志的工作,留下来做下笔录。还希望各位能够体谅。


        

稍后如果需要退房的,本酒店会退还所有住宿费,以尽量弥补本次入住给大家带来的不愉快。


        

“小许你继续勘察现场,初步确定下,这里是否是第一案发现场。小钱你跟我出来,我们去问问那经理情况,顺便看看周围房间有没有连续居住过几天的住户,问问他们知不知道什么。”


        

……


        

伴随着话语声,两名警察的身影出现在楼道内。


        

廉歌扫了眼楼道里的众人,再次将目光投向了隔壁房间,同时听着从房内隐约传来的声音,


        

“……呕,老大,这好像是个新生婴儿的头,看腐烂程度应该有死亡超过三天了。”


        

“玛德,简直是畜生!先把头颅取出来,再看看马桶里还有没有其余肢体。”


        

“大概十几分钟前,客房服务部的一位服务员找到我说在酒店房间的厕所里发现了个婴儿的头,我就立即报警了……就是这位服务员。”


        

回答着话,酒店经理将看向身侧之前那位服务员。


        

闻言,两名警察的视线也看了过去,


        

“……陈经理对吧,我们需要询问您一些情况,希望您能够如实回答。”


        

“警察同志,您问吧,我一定如实回答。”


        

“你先跟我讲讲,酒店是怎么发现房间内情况的吧?”


        

“这位同志,麻烦你叙述一下发现现场时候的情况。”


        

“……我在大概十几分钟前,带另一位入住酒店的客人去房间,将那位客人安置好后,我正要下楼,突然听到一声尖叫声,紧接着,一对情侣就慌张地从客房里跑了出来,还喊着有鬼,然后我就进屋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