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三界劳改局 > 第110章 大天庭【万更求订阅】第一更
夜间

三界劳改局

        

崔珏等人笑了……


        

余会非当然是睡不着的……


        

宋清好看么?


        

答案是必然的。


        

余会非是个正常的男人,是男人对于美女都有着天然的喜欢,这个是没办法避免的事实。


        

但是余会非心中早已经有了另外的一个影子,所以他一直努力的和宋清也好,其她人也罢,保持着些许的距离。


        

只是想到那回眸的一滴泪,余会非也不知道有生之年,两人是否还有交集了


        

她让他等她,但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迷迷糊糊中,余会非睡着了。


        

梦中,他推开自家的大门,看到一少女打着油纸伞站在院子里,大雪飘飘,边上的雪人带着微笑。


        

余会非看看他,然后一连嫌弃的道:“你就不能晚点来么?” 记住网址m.qqwmx.com


        

申公豹看看四周,然后笑道:“看样子是打扰你美梦了。”


        

余会非笑了,但是下一刻,梦境破碎了,一个豹脸环眼的家伙,背着手,踱着步走了过来。


        

“道友,好久不见。”申公豹笑呵呵的问。


        

余会非一听,直接从地上扣起一块板砖来:“要钱没有,要砖管够!你他娘的要不要逼脸啊,自己越狱就算了,还给我找麻烦。找麻烦就算了,还厚着脸皮找我要钱?你不是神仙么?你不是法宝一大堆么?你自己赚钱去啊。”


        

申公豹打了个哈欠道:“我不是答应过你这一年不搅合人间么?当然,你要是觉得我可以自己去赚钱,我是不介意的。”


        

“废话!说吧,又要干啥。”余会非问。


        

申公豹道:“不干啥,就是听说你现在有钱了。给我十万花花?”


        

余会非呵呵道:“看不上就算了,你继续穷着吧。”


        

申公豹一愣:“你就不怕我自己去赚钱?”


        

余会非一听,顿时打了个寒颤,问道:“你咋赚钱?”


        

申公豹道:“简单,随便找个富翁催眠了。要多少钱没有啊?说实话,就你那十万,我都看不上。”


        

两人看了半天后,申公豹笑了:“罢了,那我就再忍忍。反正下一个考验就要到了,我要是赢了……嗯……我准备试试当凡间首富的感觉。”


        

说完,申公豹消失了。


        

余会非笑了:“我听闻申公豹虽然不是个好东西,坑死了不少同道。但是我可没听说过申公豹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啊。还是说,传闻是假的?”


        

申公豹笑眯眯的看着余会非,余会非也不避让。


        

这时候,司机道:“老板,到地方了。哎?前面好多人啊……”


        

余会非趴在窗户上看过去,果然,自家门口聚集了好多人。


        

余会非跟着也醒了过来,然后任凭他如何努力去睡觉,都无法恢复到之前的梦境当中。


        

最终,余会非忍不住骂了起来:“申公豹,你大爷!”


        

然而下一刻,门开了,就听外面一群人喊着:“小鱼,听说你要还钱啦?你欠我们家两千,现在能还么?”


        

“小鱼,我们家五千!”


        

“老板,你挺受欢迎啊。回来还有这么多人等你……呵呵……”司机师傅笑道。


        

余会非呵呵一笑:“没办法,人缘好。”


        

……


        

余会非脑门上那叫一个暴汗如雨啊,心说这些家伙一点眼力见都没有,这也太打脸了。


        

“小鱼你欠我们家两万啊!”


        

“小鱼,你欠我们家三千八……”


        

这司机师傅也是个好热闹的主,见到这么多人在这要债,他也不走了,就靠在车上,抽着烟看热闹。


        

余会非挥挥手道:“大家让让,别挤。我让你们来了,自然是有钱还你们。郎哥,举起来给大家看看!”


        

余会非掏出车费递给司机师傅,脸不红心不跳的道:“看到了吧,换了你欠这么多,他们对你也热情。要试试么?”


        

司机师傅干笑一声:“算了。”


        

“小鱼,牛啊!”


        

也有老人担心的道:“小鱼,你怎么突然有钱了?这钱哪来的啊?”


        

牛郎举起手里的钱袋子,打开后,大家看到了一袋子的红色钞票,顿时眼睛都亮了。


        

“哎呀,小鱼,你真发财啦?”


        

……


        

余会非见大家越喊越离谱,赶紧叫道:“大家安静一下,放心吧,这钱是正经钱。没事大家多看看本地新闻,就知道这钱怎么来的了……”


        

“就是啊,小鱼,不正当的钱你可不能赚啊。昧良心……叔叔大爷们暂时还不缺钱,不急着你立刻还啊。你可要学好啊……”


        

“小鱼啊,你说说,你咋赚的钱啊?”


        

“小鱼,趁着警察没来,不行你去自首吧。”


        

余会非脑门上那叫一个汗啊,他咋觉得再说下去,他就算没抢银行也成了抢银行了呢。


        

这时候一个老人道:“本地新闻……本地新闻我看啊,前两天还看来的,说是有人抢银行啊。哎呀……小鱼你不会抢银行了吧?”


        

村民们一听,一个个的都激动的叫了起来:“小鱼啊,你可不能干这种事啊。那是要枪毙的啊!”


        

但是一跑两个多小时,全程就是大家在那跑,很少有人能够全程跟下来的。


        

再就是,华夏人本身对于马拉松的热情就没那么高,农村人就更没兴趣了,有那时间,他们还不如聚在一起聊聊国际形势呢。


        

不过余会非也理解,虽然马拉松比赛动静不小,但是其实真正的影响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毕竟只是市里搞的一场马拉松,虽然奖金很多,但是还是差了些意思。


        

而且马拉松比赛本身也缺乏看点,开始的时候大家还能热情的看一眼。


        

老人们看了之后,这才没开眼笑了起来。


        

这时候,崔珏已经将那些欠条拿了出来:“小鱼,可以了。”


        

所以,大家并不知道余会非夺冠马拉松赚钱的事情。


        

余会非干咳一声,拿出手机,翻出新闻举起来:“大家看看啊,这是我跑本市马拉松夺冠的视频。钱是奖金,不是抢的啊。”


        

牛郎的大嗓门,不用喇叭直接喊就行了。


        

黑白无常负责维持排队秩序,不允许插队。


        

白无常抱着一张桌子放在了门口,崔珏坐下,拿着毛笔道:“一会喊到谁,谁就过来领钱。放心,我们统计过了,一拱欠大家伙80万零九百七十六。我们准备了九十五万现金,足够偿还所有人的钱了。”


        

原本大家还在往前挤生怕慢了就拿不到钱,听到这话后,大家松了口气,老老实实的排队了。


        

为了防止事后有纠纷,崔珏特意弄了个牌子放在边上:“欠款当场点好,离柜概不负责。”


        

这显然是崔珏进了一趟城,去了一次银行后,学会的全新办公理念。


        

崔珏负责记账,余会非负责点钱。


        

点完之后,崔珏还要再过一遍,然后才交给对方,对方也要当场点清楚了。


        

有的还,多一张少一张,已经不在意了。


        

从下午四点半开始,一直发到晚上七点半结束。


        

对此,余会非没意见。


        

村民们也没意见,毕竟,在他们眼里,这钱八成是没得还的。


        

大门一关,余会非将所有钱都拿了出来,还有十四万多……加上上次宋清给的三万块花的还剩下两万多。


        

加在一起,一共十六万六千多快。


        

当看着一袋子的钱最后就剩下点底了之后,余会非的心也空唠唠的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终于把所有的债务都还上了,也着实出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不少。


        

他也不知道马吉利的底细,天下这么大,他上哪找马吉利去啊。


        

就在这时,崔珏笑呵呵的拿出一张卡放在了桌子上:“当初我留了个心眼,把马吉利交给志愿者的时候,顺带着把卡给顺过来了。”


        

余会非忽然叫道:“不对啊……奶奶腿的,马吉利那五万我忘记要了!哎呀……”


        

余会非是真的要疯了,五万块钱啊,就这么弄没了。


        

余会非气的原地一跺脚道:“哎……呀我去的,不行,找时间我得去找找那个马吉利。我记得他好像说过什么城来的……”


        

白无常道:“泰州城。”


        

余会非看到那张卡,顿时笑了,然后就哭了:“你知道密码么?”


        

崔珏的笑容凝固了:“呃……当时不知道还需要密码。”


        

黑无常道:“小鱼,甭担心。这个账赖不掉,就算死了,咱们在下面也帮你催债!”


        

余会非笑了,随后好奇的问道:“哎,老黑,你们是东方地府的阴神。难道也管西方人啊?”


        

余会非一拍巴掌道:“对,就是泰州城!泰州城虽然也不小,但是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留学生。黑人留学生,有名,应该不是太难找。”


        

有了方向,余会非就不心疼了。


        

崔珏道:“自古以来,天庭代表着的就是上天的意志,哪怕是圣人,也不能随意干涉天庭。甚至,圣人都要留下一道分身在天庭任职,见到了天庭大帝,都是要行礼的……


        

这是鸿钧老祖的规定,没人能逾越。


        

崔珏笑道:“小鱼,你可能对于地府和天庭有什么误会。”


        

余会非纳闷的看着崔珏。


        

再加上鸿钧老祖的肯定,以及那……不提他。


        

总之,现在的天庭,或许战斗力不是几代天庭当中最强的。但是论地位和靠山,那绝对是最高、最强的!


        

当今天庭是封神大战后定下的天庭。


        

且不说玉帝实力如何,那可是三大教派,所有圣人联手定下的天庭。


        

余会非听到这,一阵神往,没想到自家天庭这么牛逼。


        

难怪之前黑白无常说带过一个外国精神病画家呢,感情不是越界抓天才,而是正常执法啊。


        

诸天万界,尽在天庭之下。


        

地府掌管万界轮回,管你是何方人士,只要是生死簿上有名讳,世上的生灵,理论上都归地府管辖。”


        

天庭神灵众多不假,但是也不需要凡事都亲为。


        

所以,天神下面有各路其他神灵帮助打理各方事情。


        

余会非又好奇了:“那……为啥西方有自己的一脉传说啊?”


        

崔珏道:“诸天万界,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主宰,他们和天庭的关系,就好比是大帝和诸侯一般。


        

西方人信仰的,应该就是万界中的一界神灵。他们的灵魂被那边接走,倒也算是合规合法,但是如果我们想要人,他们也得乖乖的给送过来。”


        

余会非竖起一根大拇指道:“牛逼!”


        

而诸天万界,自然也有自己本土的神灵,这些神灵对于本土的生灵更加了解,也更容易管理,也更容易百花齐放。


        

这就是为何世间信仰众多的缘故了……


        

崔珏继续科普道:“你为什么老是觉得,我们应该是隶属于东方的神灵呢?”


        

余会非愕然:“难道不是么?”


        

崔珏道:“不是我们牛逼,其实是你啊,太小家子气了。”


        

余会非不解。


        

崔珏笑道:“当然了,从血脉上来讲,我们的确是一脉的。所以,你那么想也对,但是以后再想的时候,要放大了想,别那么小家子气。这天底下,万界之内,都他娘的是咱的!”


        

余会非笑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崔珏如此霸气的吐脏话。


        

崔珏指着脚下的打带道:“这星球小的就跟个泥丸似的,你觉得我们堂堂一个万界天庭,是隶属泥丸上的一小块漆么?”


        

余会非哑然……


        

余会非想想也是,人家在自己的世界里的确牛逼,吹一吹好像也不犯法。


        

不对,人家那应该叫做实话实说才对。


        

余会非道:“那我听西方神话的时候,人家都说是唯一神,这算不算亵渎天庭啊?”


        

崔珏摇头:“不算,人家在自己的世界当中,的确是唯一神。所以那么说,并不为过。”


        

余会非掏出口袋一看,顿时愣住了。


        

上面写着:“今晚,有一位新的犯人即将送达,请注意查收。另外,你小子有钱了,能帮我再还点债么?”


        

想通了一切,余会非的口袋里一阵炙热。


        

余会非心道:“又有人来了?我曹,我家不够用了啊!”


        

同时余会非也在盘算着,再来人,该怎么处理的问题。


        

看看时间,余会非也不打算出去了,而是安静的坐在院子里等着新劳改犯的到来。


        

余会非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滚!”


        

毕竟家里的房间真的不够用啦!


        

就在这时,白无常义愤填膺的过来了。


        

余会非道:“老白,啥情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