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觅青梅 > 魇蔢之毒
夜间

觅青梅

        

此时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百里羡和紧闭着双眸,白皙光洁的额头已经开始大大小小的冒出了细密的冷汗。


        

闻人御把了脉,急忙招呼一旁的金云序说道,“云序,快把我那药箱拿来!”


        

在叫金云序帮忙之际,看准了百里羡和血染的胳膊,赶忙将他长长的衣袖给掀起,目光所到之处,伤口处的样子似乎比预料中的要轻,看起来似乎已经被百里羡和简单处理过。


        

在这之前,闻人御一直都是会定时来这里为重伤未痊愈的百里羡和治疗,如今他竟有受了这奇怪的蛇毒,恐怕只是重上加重。


        

急的金云序是站在那里直抓耳挠腮,一刻他也停不住。


        

“这样,解药的事我慢慢想,你快去秘密把尚书大人找来,此事他必须知晓。快去。”闻人御目光坚定,一刻也不停留的帮百里羡和的各处经络施针。


        

“对啊,好好好,我这就去!闻人,一定要好好想办法啊。”


        

在金云序的帮助下,闻人御拿到了药箱,他在焦急中有条有序的将银针袋拿出,并在百里羡和的手边处铺好。


        

“看样子百里已经将毒血逼了出来,在回府之前这段时间一直都是用内力封锁了身上的各处血脉,以免有毒发的可能,现在我所能确定的是他极有可能重了魇蔢之毒,此毒绝非一般毒药,而是由特殊的驯养师在朝夕之时日日用魇蔢草研磨喂给所训之蛇,这些蛇的生养繁殖全部都是由驯养师一个人完成,绝不是什么普通野生之蛇,百里竟然遇到这样的事情,会不会是皇上那党已经暗中发现了他?”


        

听着闻人御一字一句的话,站在原地的金云序气的用拳头拍了一下另一只手的掌心,他愤懑不平道,“肯定是他们!太过分了,闻人我们现在怎么办,你有这个什么魇……什么蔢毒的解药吗?”


        

如今的百里羡和也是偷偷重归了这京都,况且这所宅子更是处在京都最偏僻且靠近京郊的地方,行事也一直是隐蔽的很,到底会是谁竟然对百里下了如此毒手,倘若看这趋势,上次派出的郴魅,就是那般的心狠手辣,如此这么一想,到真有可能是出自一人之手,这么想,极有可能是为了了断百里,看来,如果不早些日子重新回归,可是要有生命危险的。


        

另一边下了车还未等反应过来的尹棠便看到从府中出来一众小厮,他们帮持着一起将沈觉清送入了府中。


        

见有人帮忙的尹棠渐渐的落到了他们身后,原本慌乱的情绪一时间慢慢的平复了下来,她抬头再次望向那块象征着他灵王的匾额。


        

匆匆看了一眼匆忙离去的金云序,他便又将目光转向床榻上的百里羡和。


        

无奈他叹了口气,看着百里羡和自从失踪到现在,他这个人都不知道受了多少的伤,这次又是重伤未愈又添新伤。


        

看如今这个境况,魇蔢之毒出现的几率也并不高,况且单单是想要养出一批精良的毒蛇不仅仅是驯养师耐心和能力的问题,更是需要驯养人自己的心头之血用以灌养这魇蔢花,实际上也便于这魇蔢草心脉相连,倘若一招失足没处理妥当,死了之后也会被魇蔢草所蚕食当做养料,已保它经久不衰。


        

此刻的尹棠站在王府门口处,俨然像一个不会动的木桩子,她在考虑到底要不要进府,这堂堂灵王府应该也不缺上等大夫宫廷御医来治,况且这里对她来说是陌生的,而且既然他想隐瞒自己的身份,自己何不依了他。


        

但是自己难道就这么丢了他不管吗?好歹也是同自己一起受伤的,他也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受伤的,若是自己不伴在左右,岂不失了这份义气。


        

尹棠攥紧了拳头,也算是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刚要抬脚进府,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讥笑。


        

她面前跟她说笑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沈清,而是三王爷沈觉清,仅仅一字之差,却是两个身份。


        

其实尹棠是不会计较过多的,她也并未是什么心思多的人,和沈清相处了这么久,她已经将他当做朋友,既然当了朋友,可他又为何要隐瞒身份与自己相识?


        

转念一想,也对,自上次狼群相救,再到她们再次相识本就是巧合所致,或许他想隐瞒身份也只是因为他的身份不简单吧,这么一想倒也说得过去。


        

尹棠就纳了闷了,这喜欢动不动就用鼻孔看人的本事可真是跟他娘许晚晴如出一辙。


        

“你管我!你怎么跟我说话呢,信不信我还让爹爹关你禁闭!”许是动了怒,尹湘九气的整个人直发抖。


        

尹棠自然是不愿同她多说一句,但还是撂了一句话,“我管不了你,那也请你不要管我可好?无事不要在我面前提我爹,否则你看我揍不揍你。”说着,尹棠故意伸出拳头去吓尹湘九。


        

这笑声带着三分不识趣,七分找打!不用多想,这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便可推算出是她那个妹妹尹湘九。


        

“尹棠,你怎么在这里。”她一身粉色裙衫,金钗步摇好不引人注目,带着自己丫鬟,抬眸傲慢的看着尹棠。


        

“你管我在哪里,这是你能决定的吗?还有,别用你那鼻孔看我,我难受的很!”


        

只剩下她一个人在原地咒骂尹棠,心中的怒火更是久久不能平息。


        

“别打我,别打我……”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尹棠便已经离开了。


        

见此,以为尹棠要打她,尹湘九吓得坐到了地上,忙闭上了眼睛。


        

“一个无人在乎的女子凭什么什么都要排在我的头上?不对,她一直都在山野之地,怎么会和我清哥哥认识,还来我清哥哥的府上,尹棠,你给我等着,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尹湘九想起,自己今日本是要来找他的清哥哥的,结果却得知他不在,可就在门口,竟然遇到了尹棠,明明清哥哥不在,为何她要进去?


        

想到这里,尹湘九赶忙站了起来,便追着尹棠离开的方向追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