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猫妖美男的追妻计划书 > 第二十七章 迈出第一步
夜间

猫妖美男的追妻计划书

        

换了以前,晋寒鸢肯定随手就结果了古德白这种人,起身飞去追击的。但现在,她已经变了。


        

眼看着机会溜走,却不忍杀死拿她当做同伴的人了。而且既然羿一直藏在奥布罗山脉,不怕以后发现不了他。她如今只能叹叹气,嘲笑自己居然被她曾经看不起的人改变了自己。


        

“那是什么人?我也想飞,你会不会飞大哥,教教我。”


        

“现在我们还没这个本事,等再几年,我想个办法帮你。”


        

晋寒鸳心里想着终于找到了羿的下落,眼眶有点发红,古德白不知道鸢心里在想什么,赶紧又认错又唱歌的哄着她开心。


        

毕竟是伪装出来的暗裔,几个人互相看着大眼瞪小眼。心想着万一被识破,又要逃跑。


        

正在这时,有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走过来。


        

“你们就是古拉拉帅气不得了的朋友吧?我和他相见恨晚,一见如故,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带你们直接进去就行了,有我在,不需要走程序的,我是城中护卫队一队的大队长。”


        

两天后,古德白兴奋的和另外俩人说。他认识了个新哥们,可以把几个人都安排进城中护卫队,这样更方便联络治,和修互相商量了一下,他决定自己先进入护卫队中,其他人看情况再说。


        

转天中午一行人来到征兵处。


        

“你好,这边办理手续后检查,一切正常后填写申请,我们会尽快给你答复。”


        

“只有他一个人应征。古德,啊不,古拉拉和我还没和家里人商量好,要过些天才能确定。”


        

“行啊,哪天来都行,反正空缺多着呢,我们这一天得死好几个,随时有位置。”


        

他本来的意思是虽是可以走后门进队,但话说出来却听着让人觉得可笑。


        

一听这个鸟名字,就知道是古德白。几人尴尬点头确认,跟着他一起往登记处走去。


        

“我叫哇啦啦特别高兴,以后你们叫我哇啦啦就行。大家都是朋友不要客气有事就说话,能帮到的我一定帮。”


        

也难怪他会把古德白的名字当真,这男子名字也是造孽。


        

无奈修陪笑着开了几句玩笑,哇啦啦满意的走了,二人瞪着古德白埋怨怎么认识了这么个疯男人。


        

“看什么看,真哥们,人也讲义气,我本事大吧?”他们着实拿古德白没办法。


        

明天开始修就要正式进队了,每天在岗六小时,可以回家或者住在护卫队里。傍晚的时候修表态说进去混几天就好,见到了治说明情况后就退出来,抓紧找到羿,拿到碎片。


        

不过这个哇啦啦并没瞎说,确实有几分面子,很快就给修办理好了手续,也没有检查什么。然后又交代修有事就跑,别冲前面。如果被安排到城门口站岗就告诉他,尽量给他调换到巡逻岗,这样可以上班的时候逛逛集市,顺便看看女人之类的。


        

皱着眉,修瞅了一眼晋寒鸢。怕她多想,但不得不点头致谢。哇啦啦以为他是在寒暄,突然一脸不悦的看着他。


        

“你们和古拉拉是好朋友就不要这么拘束,平时什么样就什么样。这么客气我就不高兴了!”


        

“哇啦啦大哥,我有个妹妹一直都把治当做偶像一样,不知道你和他熟不熟啊?”


        

古德白和哇啦啦一边喝酒一边试探口风


        

“熟啊,不过据我所知他好像已经有老婆了,但是既然是好哥们,我肯定给你联系,放心吧。”


        

此时修自然是最高兴的。想着能和晋寒鸢回到惩戒之森,虽然说过上男耕女织的日子有些夸张,但做一对儿世人羡慕情侣是修这个猫妖脑袋里的头等大事。


        

晋寒鸢更是开心,因为可以复活羲,回到异能界过以前的生活。两个人带着各自的期盼,修拥着鸢入眠,连呼吸都透着几分喜悦,鸢也轻吻了一下他的手背。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修还是没有机会联系到治,城门口今天又大检查,估计是个好机会。


        

治看古德白此人古古怪怪,没准真的有什么隐情,便带着疑惑接了纸条过来。


        

接过纸条打开,看到信里夹着的头饰先是抬头看了古德白一眼,接着神情越来越悲伤,最后把纸团成一团,也顾不得酒馆里其他的目光,眼泪就往下掉。


        

“你是修?”


        

这个哇啦啦是真的有些本事,过了不到半天时间哇啦啦便带着治出现在酒馆门口,还没等古德白开口,治说道:


        

“我已经成家,谢谢你的好意,告辞!”


        

“诶诶,等等,你别着急走啊,我妹妹让我给你一样东西,说看完之后你会改变心意的。”


        

“小意思,准备休息几天啊?”


        

治没再回话跟着他来到院子门口


        

“修,智障好像带了个人回来。”


        

治恢复一丝理智后沙哑的声音传来。


        

“我不是,我是修的朋友,我可以带他来见你。”


        

“我去见他吧,哇啦啦麻烦你帮我告个假。”


        

“你就是信里的修?”


        

几个人坐定在院子,修告诉了治发生的一切,治虽然伤心但似乎并不意外自己的妹妹死去。


        

“她从小孤单,向往爱和被爱。虽说现在已经不在了,但我想她死去的时候应该是幸福的,你们不必如此自责,我了解她为何这样做所以不会迁怒你们,说说你找我的主要目的吧,葵娜的异龄超过三百万年,我要是有能力,也想杀掉她报仇。但。。去了我就是下一个送死的人,所以我希望是其他的事情。”


        

门口的人身上虽然穿着铠甲,但是并不是普通的制式,修已经猜到了是治。


        

“修,大哥,我把治带回来了。你们不是找他有话要说吗?”


        

“你好,治-约伽尔。”


        

“如果是暗黑城的犯人我倒是可以帮你,其他几界的犯人不关在主城,我手没那么长。而且那里还关押着一些异能界的杂碎,万一逃了出来肯定避免不了一场恶战。”


        

晋寒鸢依旧面无表情的听他们交谈,他运气是真好,这种话换个地方被眼前这界主听见都是一死。


        

“当然是暗黑城的犯人了,还没抓到而已,是羿。”


        

虽然莫拉尔留得信件确实说明一切,但治的反应却好像太平淡了一些,晋寒鸳冷眼站在一旁暗暗观察着他。


        

“当然不是杀那异兽,我并没有这么贪心。我想让你带我见一个人,我和他之间有点事情需要问清楚,希望你能帮忙。”


        

修并没有说是让他寻找羿,想先看看他的反应。


        

古德白兴奋的说道。


        

“什么?你当真是羿?我们已经找了他几十年,想不到他居然在山脉藏身,果然是精明的人。”


        

说起奥布罗山脉。本身资源匮乏,也没有厉害的异兽可以给他提供能量来源,都以为他会躲藏像腐败森林那种丰沃的地方,或者是乔装藏在城里。


        

治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是藏在桌子下的手,紧紧的攥了一下,可是被晋寒鸳看的一清二楚。


        

“我大概猜到应该是个了不得的人物。毕竟一般小贼也不会归我管辖,但是我们现在也在通缉他,还没有他的下落。”


        

“我有,我见过他,我们去奥布罗山脉打猎的时候见过他,但是他在飞!”


        

“羿本身是个多疑的人,但是他更贪婪,只要有足够让他心动的诱饵,他肯定会冒险出现的,只不过如果真的抓到他,我不能保证你们可以见到,魇大人有可能直接就把他杀了。”


        

“所以我们才找你,抓到他以后我们问他几句话,你再交给暗黑城之主,当然了,如果你并不信任我们的话,后面也没办法继续谈下去了。”


        

治想了一下,然后说道:


        

当然,也更想不到他去人界利用地妖和禁术提升自己的能量。


        

“如果他真的在山脉附近藏身,我们会想个办法骗他现身。”


        

治没再说话,不过却朝着修点了点头。


        

如果真的抓到羿是大功一件,眼前这几个人既然有把握把羿引出来,治也是一定会利用他们的,毕竟间接害死自己最疼爱的妹妹,说不恨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