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嫡女贵嫁 > 第四百五十七章、撞上门,店铺易主
夜间

第四百五十七章、撞上门,店铺易主

        

“这事现在也急不来,反正父亲心里有数,不过至少要隔一段时间,父亲可能还要查证一下。”


        

曲明诚安抚她道。


        

曲秋燕虽然不是很愿意,但也只能先这样了,这个时候她是不敢再去找父亲的,原本以为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却没想到母亲的事情连累到了自己,就这点上,曲秋燕越想越委屈。


        

自己尚小,有时候看得不透,但母亲必竟比自己的阅历多,没提醒自己注意景玉县君不说,还居然给自己拖后腿,如果不是母亲的这个动作,今天一个铺子的事情,真的不是什么事情。


        

这接下来更需要小心才是!


        

从侧门回了东府之后,曲明诚叫了马车从东府出去,他得先去那个店铺看看,母亲这么说,总是有些深意的。


        

马车一路过来,到了店铺门口,看了看上面空无一物的牌匾,马车夫也愣住了。


        

曲秋燕这里越想越生气,也越想越委屈,趴在桌子上又哭了一会。


        

曲明诚从芙蓉阁出来之后,想了想没去找曲志震,径直回了东院,父亲的意思,当然是让自己少接触母亲和妹妹,这个时候父亲又在气头上,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又插手这件事情了,必然会斥责自己一顿。


        

自打上次的事情之后,曲明诚也算是痛定思痛了,那一次的事情自己虽然谋算了许久,但终究是料错了曲莫影身边的人,对她的忠心。


        

“是这里吗?”曲明诚问道,他是真的没来过这里。 记住网址m.qqwmx.com


        

“就是这里,奴才以前给三小姐带过糕点的。”小厮左右看了看之后,肯定的道,他以前没少给曲秋燕带糕点,这里也是来过数次的。


        

“上去问问怎么回事?”这店铺怎么看都象是有事的样子。


        

“怎么,到了?”曲明诚感觉到马车停了下来,在里面对马车夫道。


        

“二公子……奴才明明记得是这里……可现在……好象不是了!”马车夫困惑的道。


        

小厮挑了帘子,曲明诚从马车里下来,看了一眼眼前的店铺,也愣了一下,店铺的门微微的合着,门口空无一人,最主要的是上面的牌匾没了,看不到店名,整个店看起来象是被撤了似的。


        

却没听到里面的回应。


        

小厮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却见门里过来一个小厮,眼神幽冷的看着他,应当是才过来,手伸着想开门的样子。


        

店外的光很亮,店里很昏暗,就这样两个小厮对上,曲府的小厮吓的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莫名的心头一憷。


        

小厮过去,先是问了左邻右舍的两家铺子,都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店里要整修,也可能要重整,听说昨天店里的人都被遣散了,听之前店里的伙计说,老店重开,不要旧的伙计,要找新的伙计。


        

听小厮把话回过来,曲明诚愣了一下,曲莫影要干什么?这是要整理母亲留下的人吗?还是曲莫影发现了什么?


        

拉了拉衣袖,曲明诚带着小厮来到微合的门前,小厮上前轻轻的敲了敲门。


        

里面出来的小伙计看了一眼曲明诚,向他侧身一礼,“我们掌柜的现在不在铺子里,请问这位公子找我们掌柜的什么事情?”


        

“我是曲府的人,你知道吗?”曲明诚犹豫了一下,问道。


        

伙计看起来并不认识,上下打量了曲明诚一眼:“这位公子,我是才招来的伙计,并不知道这家铺子之前的事情。”


        

曲明诚皱了皱眉头,自己上前


        

一步,看向从里面出来的小厮,或者说是小伙计。


        

“你们掌柜的呢?”曲明诚问道。


        

伙计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请问公子想找谁?”


        

“我是你们东家的公子。”曲明诚不悦的道,抬眼看了看左右,这才发现铺子里空荡荡的,居然什么也没有,特别的冷清不说,也特别的奇怪。


        

曲莫影不开铺子了?


        

这是表示什么也不知道的了?


        

曲明诚眉头越发的皱起来了,这事情跟自己原本想的根本不同。


        

“你知道你们铺子的东家是哪一家吗?”曲明诚又问道。


        

“怎么会全辞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曲明诚沉声问道。


        

“这事我还真不知道,我来的时候就没人了,说是干活不好全辞了,掌柜的要找新的人,重新开店。”伙计道。


        

这话说了跟没说一个样子。


        

“我们东家的公子?有什么证明?”伙计拦在门口,上下打量了曲明诚几眼,依旧没打算让开。


        

“哎,我们公子是曲府的二公子,你们这里的糕点铺子,一直是我们府里的,你不知道,找你们这里的老人过来,必然是清楚的。”小厮站出来大声的道。


        

“这里已经没老人了,全辞退了。”伙计不客气的看了一眼小厮,道。


        

“你什么都知道,找你当伙计来干什么?”小厮气愤不已的瞪着伙计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我比较会干活吧!”伙计伸了伸胳膊,表示自己有力气。


        

看这么一个不聪明的样子,曲明诚气了个半死,抬眼看了看店铺,抬脚要进去,却被伙计拦了下来,“这位公子请留步,店里现在没其他人,也不卖东西。”


        

“你们掌柜的什么时候回来?”曲明诚不耐烦的道。


        

“这事我也不清楚,好象是要出门去进货,但不知道是在周围还是其他地方,我才来,不敢多问。”伙计的回答依然是滴水不漏。


        

却把曲明诚气了个半死。


        

“你恐怕不知道吧,姓越的是我们府里的主母,不过早就过世了,现在这店铺归我们四小姐管,我们四小姐就姓曲。”小厮道。


        

“这位公子也是曲四小姐的亲哥哥?也是主母所生?”伙计看起来是个较劲的,居然还不让步,一脸怀疑的看着曲明诚。


        

只把个曲明诚气的脸色冷了下来。


        

“我们公子是你们东家。”曲明诚停下脚步,他身边的小厮大声斥责道。


        

“我们东家姓越,不姓曲。”伙府理直气壮的道,“我突然想起来了,方才你们公子说是曲府的,可我们这店名原本明明是越字开头的,边上的伙计都说我们东家是姓越的,这才有了以越开头的店铺名。”


        

曲明诚都要被气笑了,他居然让个不知所谓的伙计拦下了,而且还是这样的理由。


        

脚下却是半步却不让。


        

曲明诚真的被气到了,伸手指了指伙计,然后一个字也没说,转身就走,跟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蠢货说什么都没用,还是等那个掌柜的回来再说吧,反正这事一时间也急不来。


        

小厮对着伙计狠狠的瞪了两眼,转身跟着曲明诚离开。


        

他是于氏所生,当然不是越氏所生。


        

虽然他的确是曲莫影的亲哥哥,但他也不愿意承认他是越氏所生。


        

“这位公子还是请吧,这些事情我真的不清楚,就算是方才的事情,也是边上店里的人告诉我的,我们掌柜的可什么也没说,就算你真的是曲四小姐派来的,这个时候我也不敢放你进来。”伙计伸手摸了摸头,纠结的道。


        

“曲府来人?曲四小姐有什么事情?”赵公子漫不经心的道,头也没抬的拿起手边的茶盏,喝了一口茶,然后缓缓的放了下来。


        

目光一直在面前的案卷上,头也没抬。


        

“不是曲四小姐的人,说什么曲四小姐的哥哥,又说什么这店铺是曲府的,真是不知所云。”伙计道。


        

待得他们两个离开,伙计把门关了起来,这一次不是虚掩着,是直接关严实了,而后往后院行去。


        

后院的正屋里,赵公子坐在狭小的正屋中,当中只有一张桌子,桌案上放着一些案卷,皱着眉头查看。


        

“主子,是曲府的人过来了。”伙计一进门,方才看起来蠢笨的样子,立时清明起来,眼底凌厉,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


        

眼下这位不用说就是那个女人生下的儿子了。


        

“问了什么?”赵公子淡淡的道。


        

“好象要见这店里的掌柜,一会又问店里的老人,看这样子应当是还不知道店铺易主的事情。”伙计回忆了一下方才曲明诚的样子,总结了一下道,“主子,这位曲府的公子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要把铺子要回来不成?衙门的章都已经盖过章了,这么出尔反尔是什么意思?”


        

“曲四小姐的哥哥?”赵公子终于抬起了头。


        

曲府的事情他让人查的很清楚,这位曲四小姐是没有什么亲哥哥的,有的是那个继室生下的一对儿女,而这个继室又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听说这位曲四小姐生下来的时候,原本没有眼疾的,是因为这个继室的原因。


        

这个继室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毒妇。


        

赵公子静静的没有说话,眼眸抬起看了一眼窗外,许久才道:“传个消息给曲四小姐吧,让她自己查清楚,为什么这位曲公子过来,看这样子很有一番意思,让她自己查查吧!”


        

“那些人……怎么办?”伙计犹豫了一下道。


        

“如果曲四小姐要,加点钱……买给她也不是不可以。”赵公子漫不经心的道。


        

“是,主子!”伙计应声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