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男神迟早是我的 > 第二十六章 离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吗
夜间

男神迟早是我的

        

时玥回到宿舍,看到胡萱正坐在书桌前对着电脑,画她的恐怖漫画。


        

听到她进来,胡萱回过头打招呼,“你回来了,怎么连续两天都这么晚?”


        

“今天不算晚吧。灯都没熄呢。“时玥放下东西,拖过凳子坐在胡萱边上,“雯子跟梦琪呢?”


        

“梦琪陪雯子去三楼开寝室长会议了,还没回来。”


        

时玥想到最近梦琪和雯子两人总是形影不离,不禁闷闷的说,


        

“我跟雯子吵架的事,梦琪显然是站队雯子的。”


        

胡萱瞄了她一眼,笑着说,“恩,可能是。不过你别看我,我中立。”


        

胡萱意外的看着她,“所以你这两天回来这么晚,都是去跟驰早约会了?”


        

“嗯。”


        

“又没让你站队。”时玥趴在桌子上,“只是宿舍里这样乌烟瘴气,真是心烦……”


        

她趴了一会,“对了胡萱,跟你说件事。驰早这几天回国了,然后……我跟他正式开始交往了。”


        

“行啦,你不用跟我说这些。虽然我能理解你对他毫无抵抗力,但还是保持原先的观点:1,他在你的承受力之外,2.他会反噬你。”


        

“他对我很好的……”


        

胡萱无语,“看来无论怎么劝,你都是死不回头啊。”


        

“没办法,”时玥把脸枕在胡萱胳膊上,有点害羞的说,“从见到他第一眼到现在,无论大家怎么说,我都没想过有一天会不喜欢他。你不了解驰早,他不是你想的那种富二代……”


        

胡萱接着的说,“不过,如果你能明白这一点,不去报太高希望,谈谈恋爱也无妨。”


        

“哎,为什么你们都这么说?”


        

“那也不影响分手。”


        

时玥无语的趴在桌子上。


        

梦琪看到她,简单的打了声招呼:“时玥你回来了。”雯子则一言不发的走到自己的书桌前。


        

“嗯……”时玥顿时感觉气氛压抑起来。她站起身,“我去洗澡了。”


        

“还有谁这么说?”


        

时玥刚想要不要说说许洛斐的事,梦琪和雯子进来了。


        

她其实没必要急着让胡萱承认,驰早有多好。虽然她很希望自己的朋友能接受他,看好他们。但驰早很快就要回到国外,他跟她的朋友们并没有时间互相了解。


        

另外,驰早虽然没有跟她强调过,要对他们交往的事情保密。但时玥依稀明白自己的处境,是在一种半地下的状态。


        

……


        

站在热气腾腾的花洒下,时玥很快把刚才的一点不快赶走了。


        

……


        

时玥闭着眼睛揉搓着自己光洁的脸,突然想起几十分钟前,驰早修长的手指捧起她下巴的时候,嘴唇还没碰到她,她就主动迎上去亲吻他的唇,不禁脸开始发烧起来。


        

许洛斐之前提醒过她,她有出生家庭这个bug,驰早的妈妈一定会反对。再加上她也算是个网红,如果被人公开在网上,乱哄哄的各种说法,总归影响不好。


        

至于唐闻馨……驰早为什么一直不肯跟他的同学澄清他们的关系,一定有他的目的和考虑吧。时玥觉得还是没到时机提起这件事,但一想到驰早那么仔细的为她的未来做打算,她就觉得应该相信他,相信的他的安排,相信他做的每一步都有他的道理。


        

真是对自己无语了,驰早会怎么想她,会不会认为她很轻浮?或者很开放?……


        

但时玥并没有很开放。尤其有妈妈的前车之鉴,她绝对不会不计后果的把自己交出去,就算对方是驰早,她也不会。但她这样的举动,又会容易给人造成一种错觉,以为她很前卫很放的开的样子=_=


        

怎么搞的,为什么一跟驰早在一起,她就有一种强烈的想要亲近他的冲动,像一只无法遏制欲望的蝎子……就因为她是占有欲很强的天蝎座?


        

他们才交往不到24小时,她就表现的这么的,急不可耐?(°ー°〃)


        

总之,她需要注意一下,克制一点,虽然对方是她无比喜欢的驰早,她也不能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情,这样会让他误解,带来不好的印象和后果。


        

时玥洗漱完爬到被窝里,灯已经熄了。她看到手机里有驰早发来的消息,


        

还好对方是驰早这位很清雅很绅士的翩翩公子,如果换成许洛斐……


        

时玥赶紧打住,呸呸呸,怎么会想到许洛斐?那个交往过19个女朋友的色狼?(╯ ̄Д ̄)╯


        

这种每天睡前都知道“明天还能见到他”的感觉,和被喜欢的人喜欢着的感觉,真幸福……


        

时玥甜丝丝的趴在抱枕上。


        

“我到家了,你早点休息。明天见。”


        

心里再次涌起甜甜的幸福感。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又数了一遍。个、十、百、千、万、十万!


        

“我的天哪!”她差点叫出声,驰早是疯了吧!居然送她这么贵的东西?!!


        

借着手机的亮光,她看到放置在枕头边的小盒子,里面是驰早送她的手表。她把表拿在手上仔细观赏,又看到了表盘上的那个铁十字标志。


        

时玥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心,去查了这个品牌的官网。找了一会,她找到了自己的那一款。手表下方的价格,是一串长长的数字。时玥一个一个位数的过去,个、十、百、千、万、十万?


        

按照时玥的观念,平等恋爱的前提,是两人之间的消费应该对等。他们送的礼物应该价格差不多,他们出去玩花的钱,应该AA制。


        

但是,她肯定没法达到驰早的水平,而强迫从小生活优渥的驰早,降低到她的生活标准,是不是也有点强人所难?这才刚开始交往,他们之间的问题就已经开始显露了。


        

她之前只是猜到这种名牌的东西会很贵,绝对没想到会贵得这么离谱!刚才那种甜甜的幸福感,立刻被重重的压力取代了。


        

她明白驰早对她是满满的诚意,可是这种诚意,没法不让她压力山大。


        

接下来的几天,驰早取代许洛斐每天去接她下班。


        

他比许洛斐低调许多,车子停靠在隐蔽的树下,再加上夜色的庇护,完美潜行。


        

时玥有点郁闷的趴在抱枕上。


        

……


        

“你说这样会不会欲盖弥彰,别人还以为我们是什么名人,反而多看几眼。”


        

“那也没办法,谁让你是热搜美女。”


        

每天的约会,驰早都有精心安排时间。


        

像他们这样的高颜值帅哥美女,无论走在哪里,总会引起路人侧目,所以他们总是戴着口罩和鸭舌帽,像一对低调的艺人。


        

他们一起看了电影,也在城市中心最高的大厦顶上,看夜合市最璀璨的夜景。周末还一起逛了画展、博物馆、科技馆……


        

其实只要跟驰早在一起,牵着手走过路口,去哪里她都觉得无所谓。


        

“你也上过热搜啊。”


        

驰早笑着说,“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我已经过气了。”


        

即使要烦恼,也要等到驰早回纽约以后。到时候,她有的是时间去烦恼。


        

驰早靠在长椅上,看着时玥在冬季的暖阳中微微眯起眼睛,问她,“你在想什么?”


        

唯一的问题,她总是不知不觉想到消费差距,这让她很心烦,觉得自己好俗气。


        

在他们坐在艺术馆附近的长椅上休息时,时玥再一次努力赶走这种想法。


        

“对,你帮我考虑了这么久未来的职业,却从来没说你的理想。”


        

驰早笑着说,“我没有理想。”


        

“我在想,你以后会做什么工作。”


        

“我?”


        

“我从前还以为你对建筑感兴趣。”


        

“是感兴趣,可能是受爷爷的影响。我感兴趣的事情有很多,但是术业有专攻,我只是随便了解一下罢了。因为以后接管家里公司的可能性比较大,我不喜欢在没希望的事上花费精力。”


        

“怎么会呢,你看起来一直是目标很明确的样子。”


        

“我只是做好我该做的事。”


        

他不喜欢在没希望的事上花费精力?所以,他是觉得,他们两是有希望的咯?


        

是这个意思吗?


        

驰早微笑着,“都说无用主义的灵魂最自由,可没办法,我是彻底的实用主义。”


        

时玥靠在长椅的头,慢慢搭在了驰早的肩膀上。


        

袁女士不在国内,这次是许洛斐开车送他去机场。时玥坐在驰早身边,听他的家人一一打来电话跟他道别。一路上他们没说太多话,一直是许洛斐在前面哇啦哇啦说个不停。驰早一直把她的手握在手心里。


        

值完机,他们走到国际出发的安检口,驰早停下来,“前面要过边检了,你们回去吧。”


        

……


        

一周的幸福时间转眼到底了,驰早终究还是得离开。


        

他转过脸,又揉揉时玥的头发,轻声说,“回去吧,等我到了给你电话。”


        

“嗯,那你自己小心。”


        

许洛斐在一边揶揄,“我要不要给你们俩留点单独相处的时间,好让你们相拥而泣?”


        

驰早笑着踢了他一脚。


        

时玥跟在许洛斐后面走到机场的地下停车库,几乎没注意到自己是怎样坐上许洛斐的车的。


        

这一次的分离,跟上一次在夕阳下与驰早道别时的心情又不一样。


        

驰早走到入口处,最后回头对他们挥手。


        

……


        

没多一会,车子靠路边停了下来。


        

许洛斐说,“时玥,你在这边下车。”


        

那时候他们彼此还不熟悉,离别好像意味着两人关系的开始。而这一次的离别,隔开的是她身边的那位温存的恋人。看着驰早英俊的身影消失在安检口的时候,她心中十分不舍得。


        

车子飞速的前进,时玥看着窗外的景物飞逝而过,默默无言。


        

“真希望我能把你送回学校,但是我不能。”许洛斐扭头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因为,我、不、乐、意!”


        

“哈?那你干嘛带我到这边?我从机场坐地铁回去就好了啊!”


        

“哦,好的。”时玥回过神,正想起身,却发现外面是荒无人烟的机场大道。


        

“这么在这里停车,你临时有别的事吗?”


        

“我晕死!许洛斐,你别这么幼稚好不好!而且我那时候是喝晕了,才说那样的话。”


        

“所以说,你是酒后吐真言咯?”


        

时玥看看四周,这鬼地方打车都不一定好打。


        

“你不是说我没有责任感吗,我是让你瞧一瞧,什么样才叫做没责任感。”


        

“好吧……”时玥现在也没心情跟许洛斐吵架,“话已经说出去了,我只能说对不起。”


        

说完,她打开车门走下车。


        

“你当时是问我,对男朋友的标准,不是对朋友的标准!”


        

“那也不行。”


        

不远处的2个交通人员问她,“怎么了姑娘,刚看你从一辆豪车上下来?”


        

他们看她的眼神,同情又八卦。时玥明白了,他们以为她被富二代男友赶下车。


        

刚关上门,许洛斐就飞驰而去。


        

郊野的天气很冰冷,时玥一边往前走,一边着尝试打车,却一直拦不到。


        

时玥谢过他们,继续向前走。


        

手机收到驰早发来的信息:


        

她不禁感叹自己遇到的都什么事。


        

“美女,这边打不到车的。打车的得去前面的路口。”那两个人又说。


        

时玥沿着机场大道继续向前走,看着不远处的机场上空,飞机起起落落。


        

人的欲望真是无止境的。


        

“时玥,我已经登机了,飞机很快就要起飞。我先关机,到了再联系你。”


        

“好的,路上小心。爱你。”


        

再然后,他们一起做志愿者,成为了朋友,她又希望能听到他说喜欢你。


        

现在,他在她耳边说了我爱你,并正式成了她的男朋友,她又希望,他能一直留在身边……


        

那时候初次遇见驰早,又被他拒加的时候,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成为让他欣赏的人,能成为他学子网好友列表里的一位。


        

加了好友之后,她每天盼着驰早能回复她的评论,能跟他有话题聊天。


        

时玥仰头观看,目送飞机消失在云层里。


        

一架蓝白色的飞机飞上灰蒙蒙的天空,机身上像是美联航的标志。驰早应该就在上面吧。


        

人性就是这么贪得无厌,是不是?


        

她想起了在书里看到的一句话:离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但愿是吧。


        

时玥深深吸了一口气,加快脚步向路口跑去。